见朱元璋面上全是疑问,眼神深邃的看着自己。陌妃菀微笑道:“外公,这太子的势力是最弱的一股,我看这西德安会将我赐婚与他。也是与我今日的做法有所关系。他的几个儿子都差点和我有所联系,但是却都以各种理由不了了之,这太子在朝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后台,这西德安当然是放心的,我看他是有着绝对的把握将军府和丞相府不会帮助太子殿得到皇位。当初的南王也是最没有势力的一个人,所以西德安将我赐婚于他,现在又是这样赐婚于太子。这西德安葫芦里卖的些什么药业让人一清二楚了。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但是跟着一个没有实际权力的太子,我也乐意。这闲着就闲着,乐得清闲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是吗?毕竟这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的。”乖巧朝着朱元璋一笑,又狡黠道:“外公,难道你希望我做皇后?”与那么多女人争一个男人?这件事情她想想都头皮发麻,后宫佳丽三千。各个都嗲声嗲气的话,这皇宫不都乌烟瘴气了?那还能生存吗?恐怕很难-----

    朱元璋一笑,原来是这样。他就知道菀儿如此聪慧的一个人,定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一般也不去干涉她的事情。朱元璋放手中的茶杯将陌妃菀的手拉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慈爱道:“有何不可!”只要她想要的,不论什么他都能帮她做到。弥补自己那惨死的女儿所没有感受到的一切。为了自己的妻子他不做王,来这圣都当个护国将军就已经证明了对于妻子的热爱。可若是连活着的人都不能保护的话,那一切的坚持也是没有丝毫意义的。她死之前让自己好好保护这个国家,他做到了。保护好女儿。他却食言了。如今,他只能好好保护唯一剩来的亲人。

    虽然佳人也是她的女儿,可在他的心中。陌妃菀依旧无人能比,对佳人好,也只是因为想看到她的笑容。

    陌妃菀掀起唇角,微笑道:“这西德安打得什么主意我本不愿多想,毕竟他的事情与我没有半个铜钱的关系。可若是他打的主意是建立在以我为中心展开的势力之上,那我就不得不多想一些。虽然猜不透他彻底的想法。但是一些皮毛还是能猜到的。况且女子本就是要嫁人的,虽然对于嫁给谁这件事情我没有多想过。但是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想自己选择。不过这次西德安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嫁给太子总比便宜了别人的好。”陌妃菀灵巧一笑,带着调皮道:“况且外公应该也看出来了。我与太子是相识的。只是他不知道我的身份而已。而且他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诺于我。外公大可将心收回肚子里了。没事的。”

    朱元璋被陌妃菀突然调皮的语气一惊。本以为她只是会多想想,没有想到却是如此玲珑的心思。这样的话,他也就不用多担心了。在圣都她应该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但是她的性子不是说很冷淡的吗?这速的转变倒是让朱元璋有些不适。但是这人是他的菀儿就足够了,知道是那个人就已经足够了。

    不过,先前百姓们说的话他也稍微在意了一。太子的确是天神之态,莫非这菀儿只是看上了太子的皮貌而已?菀儿应该不是如此肤浅的人,虽然看长得俊俏的人的确是比较舒心,也有句话这么说着,“女为悦己则容”但是用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恰当?

    貌似的却是不恰当!!

    朱元璋摇了摇头,苦笑。自己这是在想些什么啊?真是!懊恼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认真的对着陌妃菀道:“菀儿,这太子的后台不明。我也让人去查了。但是确实一点消息都没有,可以说是太子回到圣都以前的一切事情都没有任何迹象留。就像是突然出现的人一样。菀儿你要多放个心思。”

    “还有就是,这西德安貌似对这个儿子很不看好,不然也不会将你如此放心的就嫁给太子了。我想当初赐婚于南王的时候他都没有想到过会发生这件事情。但是这些事情联合起来,若说是巧合,解释起来都有些苍白无力,况且太子没有后台不说,还是个病秧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病,但是据我手探子打探的消息说,太子不宜在烈日多呆,也不宜在极冷的天气里多呆,这就是病状所在之处。只是听说最近似乎好了一些。”

    陌妃菀手上的动作一停,慕凉的病---那真的是病吗?她有些怀疑了。莫非是苗族的人动了什么手脚不成,慕凉也说过,其实这些症状都是回了圣都才会有的。以前-------他从未说过他的以前,因为他不记得了。似乎真的像是凭空出现的一个人。

    那---也会随时消失吗?陌妃菀感觉自己的心狠狠得颤抖了一。

    朱元璋说完那句话之后就一直在观察着陌妃菀的反应,果然。陌妃菀那狠狠得一颤抖被朱元璋瞧了个分明。朱元璋以为陌妃菀是因为太子西慕凉的病,因为听起来就像是得了什么恨痢疾的病一样,可能会在不久之后就消失掉,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这对菀儿来说又是一件不幸的事情,接二连三的打击,谁人能承受得了?

    朱元璋越想脑中越是愤怒不已,若不是这西德安强行将婚事强加于菀儿。菀儿便可在日后选择自己的如意郎君。可偏偏就是出现了这种情况,这让他那暴躁的脾气怎么忍!

    当朱元璋一巴掌将檀木桌子给拍碎了,大声道安抚道:“菀儿,若是你后悔了不想嫁给太子了,这件事情交给外公去解决。这个世界之上还没有外公解决不了的事情。为了菀儿外公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的!”语气中的坚定,那斩钉截铁的模样。陌妃菀都能看出这个年过半百外公的认真,所以她更不愿意让他担心。有些事情她自己可以解决。甚至是完美的解决。

    因为------有些事情非她不可!

    陌妃菀被朱元璋的这一巴掌给弄得回过神来,走上前。拉起朱元璋的大手掌,摇摇头乖巧道:“外公,你别多想。这赐婚之事菀儿倒是不觉得委屈,太子这病也不是没得治。那也只是痢疾的小毛病,这点是难不倒我身边之人的。”是啊!那个病---看来是需要将夏不凡叫回来一次了。

    朱元璋看着陌妃菀那自信的面庞,张了张嘴。又感觉陌妃菀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神情也非常认真。当将未说出口的话咽进肚子里。毕竟菀儿自己也是这么大的人了,一些事情她还是能知道轻重的。算了,就随她吧。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解决掉。这件事情也就当做是菀儿的练习好了。

    见朱元璋似乎妥协了,陌妃菀这才松开朱元璋的手,站在房间内。狡黠道:“外公啊,菀儿有一件事情实在是有些困惑。一直都没有弄清楚。”偏头看着朱元璋有些疑问的眼光,陌妃菀继续道:“外公在圣都的地位不低,况且以前又是大漠之主,究竟是什么样的理由,外公放弃了大漠之主的身份,愿意屈居在这小小的德王圣都做一个镇国大将军,况且依照陌家在德王圣都的地位加上将军府的势力,这两家连亲。我想这西德安只怕是没少暗算过你们吧?那为何外公与我那丧尽天良的爹爹从未想过要将这圣都抓到自己手?况且娘亲去世的这件事情,还有佳人的委屈都可以构成理由。为何还是这样的风平浪静。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那爹爹似乎在计算着什么事情她不去管,可是外公为什么似乎除了自己的事情。对于别的事情压根儿就没有半分兴趣可言?

    原本在丞相府的时候她也一直都疑问,只是还没有问出口的时候,便发现这爹爹原来的面目。也就不值得相信了,那本来看起来有所目的的二叔却直接将手的产业交给自己后就去自刎了。这些事情她都很困惑。而且她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事情都是以她回到陌府为契机开始的,似乎有一场很大的阴谋在朝着自己逼近。

    偏偏她什么都不知道,虽然说得好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若是火都烧到眉毛上了她依旧是淡泊如水,这件事情倒是真是蹊跷了。因为她是那种火还没开始烧,就准备将其消灭之人,毕竟这个世界之上的威胁太多了。留多了总是不好的。

    早点解决,早点空闲来。不也失为一件好事?

    今天明天后天,每一天都是数着数字过着,呵。后天就是放假的最后一天了,玩心太重了。还真是个改不掉的坏习惯,老实说对于自己双更这件事情都还怀着怀疑的态度,每天都是六千六千,还是六千。懒散了都有些不想码字。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