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陌妃菀突然间这样问,朱元璋突然沉默了来。这件事情要怎么跟菀儿说?到底是该说还是不该说,这些都是该考虑的事情。那……如此就从陌家的事情开始说起吧!

    朱元璋冷静道:“丞相府的来历这件事情其实外公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菀儿也应该知道。丞相府的财力都是由你二叔陌笙箫手中拿出来的。其实,你娘亲当初钟情之人便是你二叔,不是你娘亲。这也是你爹爹为何会对你娘亲尊重冷淡的原因。只是天意弄人,两兄弟不止是面貌一样,甚至是连气质都一样,特别是在你爹爹陌笙寒的伪装之,这一切自然都不是难事。”

    “外公,这都不是理由,外公还是说自己的吧,我对陌府的事情可是一点都不敢兴趣的哦。”陌妃菀拖着尾音道,虽然知道自己娘亲与二叔肯定是有所羁绊,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羁绊,但是既然两人都已经逝去,便也不好再对死人的事情多说些什么。

    朱元璋尴尬一笑,苦笑道:“好吧好吧。”

    看着陌妃菀睁着清亮的眸子紧紧看着自己,朱元璋神色有些扭捏,小声道:“还不是因为你外婆。”

    陌妃菀一怔,就这个原因?她就说嘛,外公看起来就不是一个会忠于西德安的人,若真是有理由非得守着这个国家的话,一定是有一个不得了的理由,可就因为外婆?难道外婆是这圣都土生土长的人?

    陌妃菀眨眨眼,继续看着朱元璋。

    朱元璋突然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神情有些黯然失色道:“你外婆是我的救命恩人,她死之前的遗愿就是让我守护好这个国家。”看着陌妃菀明显不信的样子,朱元璋有些挫败,无奈道:“哎。你外婆在这里救了我,我所说的话也不是作假。只是说起来很是别扭而已,毕竟都过去那么久了。”

    陌妃菀正准备说话,朱元璋却叹了一口气道:“圣都就是她想守护的地方,她心地善良,所以我才答应她。守护好这个地方。”

    陌妃菀一愣。外公竟然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就直接将自己的一切搭了进去。一个男人的后半身就因为那一句话,他们到底是有怎样的感情,才能做到这样的一步,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所有的一切。

    陌妃菀一笑道:“外公,菀儿知道了。菀儿倒是有些不会说话了竟然让外公想起了伤心之事。”

    “那外公你休息一。”陌妃菀说完之后便走了出去。刚才自己应该是不该问的吧。毕竟那是外公自己的事情。而且跟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啊!毕竟那都是已逝去的人。在怎么说都没有用了。

    陌妃菀站在门外,思考着外公朱元璋面上从未出现过的神色,若素走进院子便发现陌妃菀在想着自己的事情。小声道:“主子,你怎么了?”

    见来人是若素,陌妃菀微笑道:“没事,怎么了?”

    “小姐,有人传来消息说……”若素断断续续道,面色有些僵硬,似乎想笑又有些笑不出来的感觉。

    陌妃菀差点以为她被谁掐着脖子在说话,疑问道:“若素,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是出了什么事情?”

    “小姐,百姓们说小姐是看上了天神大人的美貌。还有人说小姐早就嫁过人了。”若素豁出去般说出这句话。

    “呵呵……这些人是想说些什么?算了都随他们去吧,这些事情都与我们无关。流言止于智者,过段时间之后就好了。”陌妃菀对于这种事情没有什么看法,但是微微扬起的唇角却是看出了她的好心情。

    “对了,小姐,安逸轩好像新出了一种糕点,据说与一种花名一样。”若素紧跟在陌妃菀身后走着。

    “若素,你何时说话变成这样了?”陌妃菀好笑道。这若素今天有些别扭啊!

    “哎?主子,莫非你看出来我是装的了?”若素疑问道,难道主子真看出来自己是装的了?

    “好了,说说吧,到底是什么糕点?”陌妃菀道,若是在与这丫头说去,怕是天南地北都能扯到上面来。如今时候也还早,去去安逸轩也无妨。更何况外公也该休息一。

    “哎,主子,你先听我说……”

    “好好……”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内朱元璋这才安心的躺,也是该休息一了。

    安逸轩内,陌妃菀长待的房间内,靠窗而坐着,陌妃菀怀中抱着小狐犬巴卫,将桌子上的满天星糕点不时往小巴卫嘴里丢一颗。

    二楼某一间房内,小厮敲了敲门禀告道:“公子爷,陌大小姐来了。”

    安逸轩笑笑,没有言语。这陌妃菀今日做的事情他可是都知道的,呵呵。好一个玲珑心思的女孩,这个女子,倒是让自己越来越感兴趣了。

    “恩。”安逸轩淡淡道,如今还没到见面的时候。

    不远处的房间内,陌妃菀看着楼来来往往的小贩们,吆喝的声音,唇瓣微微扬起。目光游离,若素站在陌妃菀身边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家主子又在失神了。这种事情她已经习惯了。

    不知道想到什么,陌妃菀面上带着几分嘲讽,几分冷气,倒是让若素觉得。主子若是与天神太子成婚之后,这不久就是夏季了。府中也不必准备冰块了。因为他们俩就是天生的冰力场景。

    “哎!你们知道吗?其实啊!那陌大小姐以前真有心爱之人,但是那人似乎就是西王。”

    “你这话从何说起?”

    “这你就不知道了吗?年前我去过清水镇一次,恰巧碰见的,当时陌家大小姐身边有一白衣老人,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一个娃娃脸。一个霸道俊秀的男子。那俊秀的男子就是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我绝对没看错。”

    “我看你是看错了吧?不然为何陌大小姐不愿继承陌家家主之位,拒绝与西王的婚姻?”

    “所以啊!这陌大小姐绝对是看上天神太子的容貌了。这毕竟天神太子的容貌可是独一无二的,连西王都稍稍逊色。”

    “这话说得也是。”

    陌妃菀扬起的唇角似乎就是刚好听见这句话,面上虽然是笑意,但是身边却是冰如地狱的场景,安逸轩内的百姓们都觉得浑身一冷,抬起头看看也没有什么异常。若素还算正常。就待在陌妃菀身边,像个木头似的。

    “呵呵”陌妃菀一笑,若素眼皮一跳,主子这是怎么了?陌妃菀却是突然想起来了一句话,有人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件事情在世界之上是有真理存在的。虽然说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可若非是有些人故意找茬,又怎么突生这么多的事情?

    还是说按照有句话来说,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会成为瞎子,因为喜欢折磨你的人,是因为嫉妒你。因为嫉妒你才会这么做,因为你很了不起才会去羡慕你,对于那些人来说。也许这就是他们活着唯一的好处,说点别人的事情来满足自己空虚的心灵。呵呵。陌妃菀一笑,虽然这话不着调,又不知所谓。但是却能开怀人心。所以陌妃菀认为它是好话罢了。

    “咳咳咳。”若素笑了起来。

    陌妃菀回过头,看着若素有些贼兮兮的样子。眉目狡黠一闪,凑近若素,若素后退一步,陌妃菀前进一步,直到将若素逼近死胡同,陌妃菀这才伸出一只手将若素抵制在墙上,调戏般问道:“妞,给爷笑个如何?若是今个儿伺候爷舒心了,爷就收了你。”

    若素呆愣了,瞪大眼睛看着陌妃菀,眨了眨眼在眨了眨眼,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看着若素呆愣的表情,陌妃菀唇角慢慢掀起,绝美清灵的脸上泛起笑意,突然就那么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若素,你太好笑了,你这样子就活像是被调戏的娘家闺女一样!哈哈哈哈哈------”

    安逸轩上都能听到那灵巧的笑声,如同美妙的音符一般,围绕在耳边,不曾远去。

    “主子,你!!!你怎么这样!”若素是一个江湖儿女不错,可是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家主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也不知道这是自己对主子的不了解,还是主子的多变,想来也是不了解吧,小姐的性子虽然她都能极快适应,但是这种场景还是有些不能释怀。

    突然间被人调戏了,若素面上起了两坨粉红,陌妃菀更乐了,这妮子这是害羞了?哈哈哈,真纯啊!这这书上写得果然没错,虽然自己不是男子。但是对女子这样做,女子也依旧会脸红。

    |“唔------原来书上也有错的啊!”陌妃菀一只手拦着小巴卫,一只手放在唇瓣之上,疑惑道,很快便得到结论之后,又自言自语的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啊哈~书上也有错误了!书上当真是没有材米油盐的,但是还真的有红粉佳人。”

    每日一句:换一个人像删一段剧本。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