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署相连。

    春季是一个很好的季节,游湖、春游都是很好的放松方式。

    德王圣都,卫星湖上,一竹筏漂荡在上,若说是竹筏不如说是一艘“小船”罢了,竹筏很简单,却是四角都有着一根木头撑起,上面搭着白色的布,。形成布帘。而竹筏漂浮在卫星湖之上,没有人划桨,其实也没有浆。

    竹筏虽简陋,但却是有个词语可以形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卫星湖,常年美景怡人。此刻也有许多画舫,如此简陋的竹筏却是头一次见。

    依稀从白色的布帘里能看出竹筏之上有五人,看不清楚模样。似梦似幻。

    “主子,为什么我们要用这弱不禁风的东西来游湖。”木子正襟危坐的说出一句话,旁人几人都乐了,看向那被几人围在中央身着绿色衣裳的女子,自从那日赐婚之后,就未见主子身着过白色衣裳,只因为她说,白色。是唯独属于他的颜色,等他也属于她之后在换也不迟。

    虽然这句话有些地方很奇怪。但是几人还是点头道是。

    那绿色衣裳的女子怀中抱着一白色冰蓝眸子的小狐犬,听见木子的问话,又逗了逗怀中的小东西。

    木子被无视了,也不觉得尴尬。见着陌妃菀玩得高兴,唇瓣也微微扬起一丝称得上是笑意的东西,若素看着木子毫不在意的模样道:“木子姐姐,你真是。小姐这是在陶冶情操。”陌妃菀抬起清亮灵动的眸子看着面前这秋水为眸。粉唇容貌秀雅的女子,清声道:“妞,给爷笑个如何?”闲散的语气弄得若素苦笑不得,主子最近越来越喜欢这么玩了。

    “主子。你这是?”木子疑惑道。

    “哎呀,木子姐姐你真的跟你的名字都快一样了。”陌其吧唧吧唧咬着苹果道,这么久未见,这木子姐姐倒是一点都没有变啊!她们这次回来也是知道陌妃菀与那传说中的天神太子要成婚了,避免会出现什么意外。她们就回来了。

    不过未回来之前,倒是发生了一件事情,只是如今陌其还不准备说明而已,到了大婚之日,她要把这件事情当做是礼物送给陌妃菀。

    陌夭夭看着自己妹妹如此也是好笑,陌妃菀倒是见着几人有些乐了。微笑道:“其其。你武功长进了没有?”

    “啊!妃菀姐姐。不可以这样,我一回来就这样问人家,嘿嘿。偷偷告诉你。现在的话,鬼七大哥恐怕都不是我的对手了。”陌其毫无避讳道,陌妃菀也是笑笑。如今已经有了西慕凉,鬼七已经是过去式了。

    “对了主子,为何这次不让佳人小姐跟着一起?”陌夭夭温柔道。

    “有些事情她参合在里面会比较不适合,我只希望她平凡的过完一生。”陌妃菀道。

    陌夭夭眼波微闪,笑了笑道:“可是小姐,如今佳人小姐正跟在我们身后。”从一开始就跟着出来了。不知道为何,陌夭夭觉得佳人小姐的话。她还是觉得有些危险,似乎有些什么目的一样。

    “算了。随她吧。她要是愿意跟就跟着,与我们无关。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去管。免得扫了本小姐的兴致。”陌妃菀依旧玩弄着小巴卫,毫不在意对着几人说道。那话也传进了陌佳人的耳朵之中,陌佳人笑笑也不在意。

    陌妃菀将手中的糕点继续往小巴卫嘴里塞着,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家伙似乎很是喜欢吃糕点,所以陌妃菀出门之时总是会带上一些备着。陌妃菀塞得有些急了,小巴卫被一块糕点给哽噎住了,陌妃菀揉了揉小巴卫的肚子,嘻嘻笑道:“巴卫,你说说。吃个饭有这么着急吗?没人跟你抢的!”眼中尽是笑意,看来自己还是适合闲着啊!呵呵,陌妃菀心想着。

    “嗷呜~~嗷呜~~~”小巴卫在陌妃菀的怀中直打滚儿。

    几女看着都是一阵好笑,这小巴卫最近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萌太。

    虽然离婚期越来越近,但是陌妃菀却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虽然是与西慕凉成婚,但是心中也就仅仅是有些喜意而已。

    直到昨日,陌妃菀才知道,原来这小巴卫与西慕凉也是认识的。可以说,比自己更早。不过现在也是自己的。

    陌妃菀看着小巴卫,眯了眯眼睛道:“上次的曲子你们记得吧?”虽然感觉是问话,但是也就是评述的语气而已。

    几女点点头,陌妃菀狡黠一笑,软软糯糯道:“我想听~”

    “好。”几女点头答应,见陌妃菀有些想要睡觉的模样,木子身而起将陌妃菀抱起,立于空中,几女瞬间将竹筏变成一画舫的模样,速度之快。那不远处画舫上之人都未能看清。只是眨眼间的事情,陌妃菀昏昏欲睡的被木子抱在怀中,见画舫弄好,便身而。

    将陌妃菀放于软榻之上,直接坐在陌妃菀身边守着。

    陌夭夭从腰间取笛子,若素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把九玄琴放于腿上,见陌妃菀眯起双眼,轻轻拨动了第一个音,陌夭夭的笛声也随之而起,陌其看着两人合拍的模样,粉唇一开,轻声吟唱:“一干二净,爱恨嗔痴的幻影。我敬你,一杯一干二净的黎明。我在南极,憧憬你的北极星----------”

    画舫之上,女子轻轻吟唱,纤手弹奏,粉唇抚笛。淡淡透着忧伤的曲子洋溢在整个卫星湖之上,而陌妃菀却在这淡淡的忧伤中睡了过去。歌词曲调随着清风飘去,让人听着感同身受,卫星湖景色怡人的场景,刚好能与这歌词引起共鸣。

    陌妃菀会随意唱出一些曲调,但是却记不住。而记住的任务就交给了几女,几女却是没有让她失望过。一字不落都记了来。

    刚结束,就能听见四处的吸气声,便是在几人弹奏之时。那些画舫已经在不自觉之时渐渐朝着这边靠拢了。

    “若素姐姐,好多人。看来我们要负责迎客了。”陌其看着那睡得香香的主子,无奈道。主子真是,越来越嗜睡了。只是这件事情连夏不凡也没有看出来是为什么。倒是让人有些在意。因为无从手。感觉很是无力。

    “呵呵---”若素一笑道:“其其,你这次回来真是变懒了,小心主子不要你。”见着陌其如此可爱模样,若素打趣道。

    “哎哟,若素姐姐,你竟然学会取笑我了,嘿嘿,若素姐姐。本来妹妹还准备与你一起去迎接客人的,哼!现在我不干了。你自己去吧!”陌其将小嘴一厥,头一偏,一副生气的模样道。

    几女都是摇摇头,这其其真是小孩子心性。

    “那我先去看看是哪位客人来了。”若素一笑道。

    陌夭夭和木子点点头。

    这一出来,若素这才发现,周围聚集的画舫不在少数,都是精致华美。看来都是写奢华得主啊!

    见画舫之上有人出来,其余画舫之人都朝着看去,那立于画舫之上青色裙衫的若素,映忖在这美丽的景色中,也是一佳人、美景。那立于画舫之上的女子,容貌秀雅,秋水为眸,浑身散发出淡淡的书香气,眉间的自信柔雅倒是有些人迷人,清风吹佛发丝随之起舞,又是一美。带着淡淡的微笑。

    许多画舫又是朝着近了一步,亲切问道,是否是那弹唱之人,女子闻言一笑,伸手挽过飘舞的发丝,真如北方有佳人,秀雅而清婉。

    可有不少人认出,那便是江湖智囊,青衣若素。

    见问话之人愈来愈多,若素清雅一笑,朝着几方一礼之后,微笑道:“各位。虽然这卫星湖很是宽敞,但若是人人都聚以此处的话,那若素这小小的画舫可还有容声之处?”这话说得在理,既不唐突也不会让人觉得生疏。

    况且这女子面上的危险如此暖心。

    “若素姑娘说得是,是我等唐突了。”说着就吩咐身旁之人,直到吩咐到了船夫之处,这才对着若素一礼之后道:“若素姑娘见谅。”

    若素在回答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自己的名字,就是怕有些登徒浪子罗里吧嗦。待会儿会问上一大顿,不过这公子倒是识相。

    若素浅浅一笑道:“公子严重了。”

    见有一人这样做,其余画舫之上也有人如此做了。若素猜的没有错,这个世界之上还真是有许多的“废人!”所谓废人与登徒浪子是绝对相连在一起的。

    有些自认为风流倜傥之人,见周围的画舫都移开,自己独霸鳌头。便对若素直言道:“若素姑娘好个相貌,当真是国色天香啊!如此我猜想那吟唱之人便是姑娘了吧?不知道姑娘可否移步到本公子画舫之上,与本公子饮茶畅谈一番?”

    若素抬眼,见说话之人,身着锦衣,相比身份不低,容貌也俊俏,只是那脸上轻佻的笑意若素很是不喜欢,一双眼睛里全是不明之意,若素唇边扬起淡淡的嘲讽,就算如今她是一个婢女,可她也是青衣若素,难道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由资格与她交谈的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