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早上就要去学校了,说实话,还真的是不想去啊!但是也没办法,现在还算数是新年吧?据说新年都是由十五天的,如果是的话,那么某木就祝大家新年快乐了。马年大吉,万事如意。恭喜发财~

    见若素看向他,男子面上全是得意的笑意。调笑道:“若素姑娘意如何?”哼!我就不信你不答应!

    若素温柔一笑道:“这位公子,你可知。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与我说话。”这句话说出来若素的神情也变得倨傲,她本就是高傲之人,岂能容忍这污秽之人如此调戏。虽然如今她说是婢女,可道如今她也只是承认自己是陌妃菀的婢女而已,她心中的傲性在陌妃菀身边之时并没泯灭,甚至是更甚之。

    况且,对于自己厌恶的人,又何须留情!

    那锦衣男子面色立即变了,正要破口大骂,却传来一柔和的笑意之声:“这位公子何须如此?”安逸轩早就在旁看了好久。这若素姑娘是陌妃菀的女婢,这若素在这里。想必这陌妃菀就一定在画舫之上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管我的闲事!”“啊!”男子跪倒在画舫之上,“吵着我睡觉了。”陌妃菀的声音传了出来,若素一笑看着那摔倒在画舫之上的锦衣男子,小腿之上插着一只筷子,有些无奈一笑。这筷子应该是木子挽发的东西吧?

    安逸轩一惊,这陌妃菀的性子当真是不好琢磨。

    众人对画舫又是一看法。原来这女子是那人的女婢。难道说话如此自信。甚至有些自信过头。

    锦衣男子忍住疼痛道:“是谁!是谁暗箭伤人!有本事出来与本公子决一死战!”刚刚破喉喊出声,若素便出现在他身边,对着他温柔一笑。男子一愣,这若素姑娘的笑真是美啊!呆呆愣愣的看着若素没有言语。若素附身抽出筷子。快的落一个字:“呵。”在锦衣男子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身回到了陌妃菀画舫之上。

    锦衣男子摔倒在地,若素刚才的杀意他感觉到了,可是遗留在他脑中的却是若是那清雅的一笑,而且身边似乎还遗留着若素身上淡淡清幽的香气,锦衣男子突然站起身子气急败坏道:“谁-------谁要你假好心了。”说完便吩咐人将画舫划远,陌妃菀被他的声音弄醒,男子转身的一瞬间她刚巧看到了男子脸上的微红。

    那是害羞?因为她也曾经在某人身上看到过。

    而画舫前方的若素倒是有些呆愣了,她怎么觉得。这锦衣男子有些可爱?萌萌的,这扭捏的性子是为何?

    呵呵,若素又是清雅一笑。

    安逸轩身边的人。站在竹筏之上撑着竹竿划着水。若素眼中闪过欣赏之意。能用竹筏之人才是真得懂欣赏美景之人。当对着他清雅一笑。这男子并不陌生,安逸轩。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如此清雅的一个男子,处处都透露着清秀雅气。

    “公子------”

    若素一笑道:“公子可是有事?”若是无事。为什么要慢慢逼近画舫。

    “我想见见那吟唱之人。”安逸轩道,若是他猜得不错,那吟唱之人便是陌妃菀不错了。

    “呵呵,这件事情若素可是做不了主的。”若素一笑道,只是一句话这男子便毁坏了那清雅秀气,让若素有些不喜。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清雅笑着道:“若素可代为通传,公子在此等候便可。”说完便转身进入画舫。

    “请他进来吧。”画舫之中传来女子

    若素面上惊讶一阵,但还是将安逸轩请了进去,走进画舫之内。安逸轩看着那绿衣女子盘腿坐在软榻之上,逗弄着手中的小狐犬,见有生人的气息出现,小巴卫抬起眸子盯着进来的陌生人,陌妃菀手指搭在小巴卫身上,嘴角带着笑意偏了过头,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这个男子刚才让若素生出了不一样的情绪、?

    安逸轩看着那女子的坐姿,没有觉得粗俗,反倒是觉得女子落落大方。

    “原来是你。”

    “|真的是你。”

    一个闲散,一个稍微带着些许确定。

    陌妃菀随意指了一位置道:“请坐。”

    安逸轩点头,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陌夭夭上前倒了一杯茶,安逸轩对着陌夭夭一笑,陌夭夭回之一笑,这个男子倒是没有见过,主子认识?因为有些特别的原因,陌夭夭和陌其觉得以后也叫陌妃菀主子。

    陌其待在边上打量着安逸轩,这个男子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身上总是有些气息让人不舒服。

    陌妃菀见安逸轩不说话,也乐得清闲,因为她后悔将这个人请进来了。真是浪费空气了,可以说如今陌妃菀眼中除了西慕凉,其余的都不值一个铜板。

    安逸轩打量着陌妃菀,陌其打量着安逸轩,安逸轩见陌妃菀请自己进来之后也不说话,只是面上还是跟自己进来时一样。同一个表情都没有换一,倒是不断折腾自己手中的小狐犬巴卫。

    于是微笑着道:“陌大小姐,我们见过。我是安逸轩掌柜安逸轩。”安逸轩缓缓道。

    陌妃菀一笑道:“这些事情与我何关?刚才发生了一件事情,我只是有些疑问,可现如今发现,你不是我要找得那个人。”

    “陌大小姐这是何意?”安逸轩一顿道,这陌妃菀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怎么有些不明白。

    陌妃菀摇摇头,这个男子看起来并不是坏人,那么久没什么事了,于是道:“没事,我只是说着好玩而已。”

    没有错过安逸轩眼中的打探,陌妃菀依旧是带着笑道:“我说这位安公子,方才你停留在我画舫之前应该是有事情要做吧?既然如此。就说吧。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奉陪了!”陌妃菀看着安逸轩道。

    安逸轩笑着道:“陌大小姐,我来只是想知道一件事情,刚才吟唱之人可是你?”应该是她吧?毕竟上次的歌声可也是从将军府传来的,这件事情虽然有不少人知道。但都认为陌大小姐是个没什么才艺的人,自然歌唱也是在内的。

    陌妃菀见他的问题跟别人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当解释道:“呵呵,这可就真是不好意思了。诺-------”陌妃菀指了指陌其所在的位置道:“是陌其唱的不是我。所以安公子想见之人也就是陌其了吧?”

    “呵呵,是这样吗?是我冒昧了。”安逸轩笑道。

    “安公子可是还有其他事情?”陌妃菀回头侧着身子道,发丝因为与小巴卫打闹,有些乱,她看着安逸轩笑颜如花,左手将散的发丝挽到耳后。

    陌妃菀明显的逐客出门,让安逸轩面上有些不好看,但却也没过多计较。他已经知道这个女子是这种性格了。当笑了笑:“那如此,我就先行一步了。后会有期陌大小姐。”

    陌妃菀没有答声,安逸轩一笑走了出去。

    站到自己的竹筏之上,安逸轩回想着刚才的声音,似乎真的不是陌妃菀。不过就算知道那吟唱之人不是陌妃菀。但那曲子也必定出至陌妃菀。说不清楚是为什么。但是他的直觉这么告诉他,的确是这样。

    呵呵~~

    “主子,这

    公子怕是是想来见你一面吧?”不然为何知道吟唱之人不是陌妃菀之后,就自己走了。

    陌妃菀含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确定刚才那人绝对不是让若素心跳了一的人。”陌妃菀打趣道。

    “主子,你说什么啊?”若素不解道,面上带着明显的疑问,看着陌妃菀,怀疑陌妃菀的智商是不是有些退化了。难道最近变得嗜睡了不说连智商都开始退化了?这件事情该怎么好?若素眼神认真的看着陌妃菀。

    几人都被若素的眼神弄得有些好笑,都看着她接来的动作。

    若素直接忽视了几人的动作,走到陌妃菀身边,俯身子。伸出手摸了摸陌妃菀的额头,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道:“咦,奇怪,小姐并没有发烧啊!怎么感觉智商有些退化了额?”

    “砰!”陌妃菀狠狠敲了若素一个爆利,真不知道是谁的智商有些退化了。

    夕阳西,晚霞漫天,许多游湖之人已经慢慢开始回归,也有些欣赏着卫星湖夜晚的景色,虽然不是放许愿灯的场景,但是也有不少人在防着。

    还停留在卫星湖之上的画舫都燃起了灯笼,一座座画舫飘忽在卫星湖之上,静谧无言。那画舫之上,似乎有着亲密爱人在轻轻低语着,诉说着心中的情缘。

    陌妃菀那简便的画舫慢慢朝着码头靠近,天色晚了,该回家了。各回各家。码头边是早早就准备好的马车。黑色静谧。是陌妃菀的风格。百变~

    每日一句:生活就是生来活去。

    介绍好友瓜扯扯文文:《家室》一句话:每个女人都要有一个家室。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