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夭夭被子里的眼睛愣愣的,似乎又回到了刚才在陌医门外的那副模样,那是简家之人啊!是他!当年之人绝对是他,那张脸那双黑眸,绝对是他,本以为是鬼七,没想到那人却是如师如父的陌医。

    陌夭夭不敢去跟陌其说,虽然陌其没有了记忆,忘记了以前的能力,可是她毕竟曾经是皇室中修炼天分最高之人,若是她知道了,利用修为强行恢复了记忆,生命之力却会降低,陌夭夭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如果这一切都需要一个人来解决,那么这个人就一定要是自己,阿六姐姐和其其是她的执念,她不容许任何人的伤害,陌医,你倒是瞒得很深,怕是连阿六姐姐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吧,陌医,我倒是想看看当年的简家继承人最后怎么跟陌大杀手解释这一切,陌夭夭冷冷的笑着,脸上有着不同寻常的诡谲。

    陌夭夭最终是在自己的思想中沉睡过去。

    感觉到旁边床上的陌夭夭的气息渐渐稳定,而发出了均匀的呼吸,陌其翻了个身子,她能感受到陌夭夭的悸动,似乎陌夭夭做出了一个什么重要的决定,但是她却觉得一阵温暖,这样的话,这个决定一定是对自己好的吧,陌其知道自己失去了记忆,也知道只有功力上升,才能恢复记忆,这一切都还是半年前,陌妃菀和陌医在谈话之时,陌其不小旋见的。

    从那以后,陌其每天都背着陌夭夭和几人偷偷修炼,早上她起得很早修炼,怕被几人发现,每次修炼都选在厨房,陌医几人起来之时,早饭便也就做好了,每次便是如此,陌夭夭和陌妃菀总是什么事情都不想让她知道,什么事情都是她们解决,以前她觉得自己是被排斥在外,后来才知道,那是陌妃菀和陌夭夭对她的保护。

    陌医教给自己和陌夭夭的能力,陌其也是反复练习,都已经达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她对于修炼的执着怕是谁也抵不上,每一个动作都是反反复复,要求达到最好,现在竟是比陌医还胜几分。

    陌医的房间内。

    陌医站在床前,看着简溪尘和自己相同的脸,目光有丝犹豫,这个人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啊!陌医不仅想起小的时候,简溪尘最爱和他在一起,也十分黏他,他的性子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冷酷,而是……

    陌医眼中一闪的冷冽,如果不是那次被侵犯,简溪尘也不会变成这般模样吧,跟陌妃菀一样没有从前的记忆,果然,自己还是插不进他们中间去吗?陌医苦涩的笑了笑,目光变得悠远宜长。

    记忆中那是一个很冷的冬天,陌医因为体内的本源之力解开,整个家族所有二十岁以上的男子必须献出自己的精血,为他巩固能力,本源之力的解开,也就是代表了以后他就是整个简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可是他们谁都不知道,陌医的本源之力只是简溪尘渡给他的,可是他却没能好好保护他,当他继承好能力之后回到他和简溪尘的房间之时,还没来得及进到房间,便被门外的一层光给弹开,陌医一怔,运起全身的功力与之抵抗,这时他娘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将他拉到一旁。

    看着陌医不解的眼光,他娘解释道:“那个贱人生的孩子,怎么能拥有本源之力,是我和你爹故意透露的,只要将他的本源之力给你,你就是一任的家主,只是没想到那小贱人生的这孩子天分如此之高,现在你爹正在吸收他身上的本源之力,你不要去打扰!”

    陌医脸唰的一变得雪白,连灵魂都一冷,吸收?如果是吸收的话,那……

    陌医不敢相信,吸收的话就只有一个办法,可是简溪尘还那么小,陌医定了定神,因为他知道,只有收敛之身的气息,如同凡人一般,才能靠近子,陌医收敛了之身的气息,不理会他娘的阻止,走到门前,轻轻的推开了门,门内的几个男子都没有发现他的到来,陌医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简溪尘白嫩的身子上到处都是的痕迹,简溪尘已经晕了过去,可那小脸上明显的恐惧之感却从未消失,陌医站在门前,浑身冰冷,若不是自己,简溪尘也不用受这般苦吧,若不是自己发现简溪尘身上的本源之力,告诉爹娘,他们又怎会故意在简溪尘面前说漏嘴。

    说到底,是自己害了他啊,陌医忍不住一声悲呼,终是唤醒了内的几个男子,同时醒过来的还有简溪尘,陌医不敢置信的看着简溪尘看他的目光,死气,充满死气的眼神,透着一股悲凉,完全没有任何生机可言,陌医他爹看见陌医的到来,皱了皱眉,对着旁边的几个男子使了个眼色,几人领会似的将简溪尘拖到房间里层去。

    陌医看着自己的亲生爹爹,眼中的伤害更深,那人是他的儿子啊!这是为什么?

    陌医比简溪尘稍大,可是在家族中却什么都懂,不像简溪尘却是来这里没有多久,陌医记得小小的简溪尘最喜欢跟他一起玩,因为家族中的人都瞧不起他,可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爹爹,一直是个正直人物的爹爹,竟然玩弄自己的儿子,还是和别人一起。

    他不能接受,不能,他只记得自己最后是跑开了,不想回去,后来……听说简溪尘失去记忆了,被赶出了简家,这个时候有一女子却杀了上来,陌医不会忘记那女子一身白衣似血,一条白绫,屠杀了整个简家,杀一人便用白绫将那人的尸体拴在白绫的一头,整个简家大怒,从宗族之内调来许多的高手都没能将她拿,却是在看见和简溪尘一般脸庞的陌医时失了神,被几个高手打中头颅。

    陌医看着大半个月以来都是冷着脸色杀人的陌妃菀突然温柔的笑了开,不仅也一愣神,可是一秒,却看见她被人打中,从半空之中落,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散去,血顺着脸颊流,凄凉的美。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