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了一些,抱歉,大家新年快乐

    陌妃菀手中抱着一只雪白色的小动物,从小桥边走了来,与澄心和春香一起上了华美的马车,声音传了出来:“木子,回家吧。”声音中透着微微的失望,带着冰冷,陌妃菀抱着手中雪白的小狐犬,看着小狐犬冰蓝色的眸子,为什么陌夭夭她们几个还没有来?

    “是,小姐。”木子挥手甩起马鞭行驶。

    “吱吱吱吱……”马车行驶的声音在大道之上缓缓前行,春香和木子一起赶着马车,因为马车实在太大了,两匹马,两个人,彼此对应着。在马车行驶的同时,耳边隐隐约约的传来了百姓们的议论之声:“那就是将军府的大小姐的马车吧,据说才回陌府没有多久,其母亲就消失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据说这陌家大小姐是煞星转世,不然怎么她一回来她娘亲就消失了,这女子竟然还到处跑,不是应该待在家中的吗?”

    马车内陌妃菀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丝毫都不介意,难道说是她的错?她可不这么认为,虽然从未跟那娘亲见过面,心中也有些想念,但是陌妃菀却从未觉得她的消失是她的错,她的原则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包打开,拿出一块雪白的糕点放在雪白的小狐犬的嘴边,小狐犬顿时欢喜的叫了起来,张开嘴将糕点咬了一大口。这小狐犬是刚才陌妃菀一个人走丢的时候在路上捡的,见它十分可爱而且身上有着吸引自己的感觉。陌妃菀就将它给抱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谁丢的,但是到了陌妃菀手中的东西就是她的了,就算它的主子找来了。陌妃菀也是不打算归还的。

    陌妃菀觉得这小狐犬可能是通灵的,因为它似乎听得懂人话,陌妃菀揉了揉它头上的毛,它竟然舒服的眯起了眼睛,陌妃菀看着很是喜爱。

    “吁……哎呀,要撞人了,姐!吁……”马车外传来木子从容不迫的声音和春香大将小怪的声音,陌妃菀一笑,木子和春香虽然长得一样,这性格跟陌夭夭姐妹一样。真的有很大的差别。

    马车本就庞大。行驶得慢。虽然是突然停了来可是也没有给马车内的陌妃菀带来多大的感觉。同时也传来了木子的冷声:“你们三人是何人,为何要挡住将军府的马车。”

    “求求你,救救我们三兄妹吧。求求你,救救我们,救救我们!”细小的声音,可怜至极,同时还传来另外一个男声和女声,一时间有些混乱的感觉。

    “求求你,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春香和木子一时间都没有了声音,马车外隐隐约约传来了粗狂的汉子的怒吼声:“快!给我抓住他们三个,竟然敢跑!”

    “啊!他们追来了。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小姐,求求你们,救救我们!我们三兄妹就是为奴为婢也好,救救你们,救救我们!求求你们了!!”

    “啊!小姐。”春香在外面大声叫道。

    “安静,春香。”木子出声道,随即又传来了木子略有些迟疑的声音:“小姐……”

    陌妃菀平静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若是注意了陌妃菀的眼睛便会发现刚才的那么一瞬间闪过了一抹好奇。好像是陌其的声音!

    站起身子朝着澄心道:“去看看。”

    华美的车帘拉开,陌妃菀抱着小狐犬和澄心从中走出,虽说是旁晚时期,周围早就围观了不少的百姓,夕阳的光辉只能看见一成的白色和双手似乎抱着的白色物体,木子和春香也从马车上走了来,伴随着陌妃菀向前方跪着的三人走去。

    三人跪倒在地上,附倒在地,身姿都是在微微颤抖着。

    这三人都是害怕至极的缩成一团,头发都有些凌乱,但其发质都有是一般人无法比的,几人同时抬起头,一双双可怜兮兮的眸子看向陌妃菀,纯净无暇的眼光,都同时愣住了,有些呆愣的看着她。

    小巧秀气的脸庞,玲珑的双眸,雪白的肌肤,饱满粉嫩的双唇,柔情与可爱并存着,这其中的男子一张娃娃脸,双目直直的看着她。陌妃菀看着地上的陌夭夭和陌其还有……夏不凡。看见几人的样子,陌妃菀眼中闪过一丝好笑,这演技还不错!

    以这三人的演技,怕是春香和木子真的是无法接待的吧,而且陌夭夭和陌其还是跟他们姐妹一致的双生子,难怪两人会有一时心软。

    这个时候一群凶猛的男人终于赶到了,刚准备破口大骂,突然就看见了陌妃菀……身后的马车,马上憋住了准备出口的话,不认识这几人,但是这马车可是认识的,庞大的房马车可是将军府的标志,他们也都是知道的,带头的目光顿时停在被三人拥戴着的陌妃菀身上,看着陌妃菀满脸献媚道:“大小姐好,大小姐这三人是惊到了你吗?我这就将她们三人带回去好好管教。”

    转过身子对着同来的大汉们道:“还不把这几个贱的人给我带回去!”

    陌妃菀随意的看了他一眼,手指轻轻一弹,一道气随之打中了准备动手的几个大汉,甚至是打中其中一人的手腕,那人顿时蒙住手腕蹲身子。“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带头大汉的脸上惊慌失措,他差点忘记了这位主子可是才回陌家没有多久,是不认识周边的人的,而且从陌府传来的消息都是有听说过的,这位主子可不是会讲理的主子。

    在陌妃菀懵懵懂懂的目光,大汉嘭的一跪倒在地,大声道:“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一切都是小的的错!”说完。附倒在地。

    陌妃菀脸上闪过一丝疑问,不知道这人为何要这样,不过不管自己的事,陌妃菀看了一地上跪着的陌夭夭三人。转身就准备走。

    若是此刻自己若是将这几个人留了来,怕是有些问题,那么就看看,这陌夭夭和陌其的能力吧,陌妃菀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看着陌妃菀要走的样子,跪倒在前方的陌夭夭和陌其低着的头微微一偏,对视了一,这是怎么回事,妃菀姐姐不管他们?陌其刚闪过这种想法。陌夭夭就大声惊慌的叫道:“小姐。求求你。救救我们不要走。”同时给了陌其一个眼神。

    陌其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赶紧连跪带爬的抓住了陌妃菀的裙摆,哭泣道:“小姐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们三兄妹会好好报答你的,救救我们吧,我们不想去妓院!不想哥哥去小馆里。”陌其哭泣不止,顺脚蹬了夏不凡一脚,夏不凡赶紧扑了上去也跟着哭泣道:“大小姐,你就发发善心吧。”

    陌妃菀对于这种欺软怕硬的人并没有多少好感,而且陌妃菀是想看看陌夭夭和陌其若是准备怎么靠自己的能力进陌府。

    思考了一瞬,“若是每遇见这种事情我便要救一次,那我陌府岂不是成了收容院?”陌妃菀装作不认识地上的人。冷漠的说道。

    周围人也注意到了,这眼前的兄妹三人,都不是普通人家的人,因为看第一个伸出手的女子的手,白嫩修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不要!求求你,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求求你,救救我们兄妹三人!”陌夭夭看着冷酷的陌妃菀,大概猜到了她的心思,顺着陌妃菀的思绪走着,面色大变的扯着陌妃菀的衣袖大声哭泣道。

    陌妃菀用巧力挣开,陌夭夭顺着摔倒在地,爬了起来,跪倒在陌妃菀面前,开始大力的叩着地,不到几就头破血流。

    看得陌妃菀一阵心惊,甚至是无语,她默默无言的看着地上叩头的三人,不为所动的站着,周围的百姓开

    始议论开了:“这陌大小姐真是石蝎心肠啊,人家三兄妹这么可怜,都那样求她了,她竟然全无动于衷!这心肠也太狠了吧,这种女子以后谁家娶了都是一种祸根啊!作孽啊作孽!”

    “是啊!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吧!太狠了!”

    “那兄妹三人太可怜了,你看那头都叩出血来了!这陌妃菀还站在那儿无动于衷。这陌府怎么就出了个这么狠心的人。”

    百姓们都畏惧陌妃菀家的势力,不敢说得太过,谁都知道她的身份在圣都来说,是无法替代的存在,其父亲和外公的身份又是那么的重要,以至于没有人敢说太恶毒的话语来进行攻击。

    陌妃菀看到陌夭夭等人的表现已然让周围的人对她有了歧义,陌妃菀道:“既然你们的心都是血肉做的,那为何你们不收留他们三人,不救她们。”

    她的话瞬间让吵闹的人群徒然安静了来,陌妃菀平静的目光扫视着四周,本想改变一性格,看来这件事情是需要从长计议了,不能着急。周围的人的目光都不敢和陌妃菀对视,陌妃菀的目光一扫视而来,人群便都躲开目光,陌妃菀的话完全戳到了点上,让他们虚伪的心都抬不起头来。

    人都是这样,说得永远都比唱得好听。事情没有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是永远都看不到真诚。

    “若是没有人收留,那不如就由我来收留吧。”一道尖锐又难听得男声响起,人群中一目测上百斤的男子朝着这边走来,衣着繁华富贵,面色苍白,一双眸子闪动了淫.邪的光芒,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模样,周围的人不禁为低跪着的三人一阵担心,这可是除了名的男女通吃的大淫主!

    “有人来救你们了,你们就跟着走吧,何必等着我救。”陌妃菀道。

    陌夭夭抬头一看,这人也太丑了吧!小姐不会真的不打算收留自己几人了吧?陌夭夭心底一阵担心,双手抓住陌妃菀的衣摆,委屈的看着她。

    “求求你。救救我们!”陌夭夭道。

    周围的木子几人都看着陌妃菀,虽然不知道为何,可是看着几人这么站着的感觉,有很大的违和感。陌妃菀的性子较冷,但是她也说了需要几个丫鬟,难道说是怕是二夫人专门安排的?也不可能啊!不过看眼前几个人凄惨的模样,几人都是起了同情心,唯有澄心觉得有些怪异,这几人好像和小姐没有回到陌府之前身边的人有些相像。

    尤其是双生女,看着地上的几人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来人,陌大小姐都这么说了,还不把人给我带回去。”那淫.邪的男子大声道。

    陌妃菀眼中闪过一丝不喜,这男人也太过喜欢自作主张了。

    她道:“你是谁?”又是这一句。周围的百姓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陌妃菀。衣服无辜的模样问着你是谁这三个字。

    “小的名叫李大海。是……”男子连忙上前一步道。

    陌妃菀目光直接略过他,看着地上的三个人道:“这三个人若是在这圣都出了任何事情,就是和我陌妃菀作对。”

    转身准备离开。男子松了一口气,却又见陌妃菀回过头道:“我不想在圣都看见你。”没人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听到陌妃菀的话,身边的木子三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随着陌妃菀转身而去,陌妃菀却始终没有开口说救这几个人。

    但是周围的人也没有其它动作,甚至是刚才的男子听到陌妃菀的话后,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若是将这几人弄回去的话,怕就是和陌府为敌了吧?李大海虽然喜爱美色,但是却是怕死的。他也有些头脑。带着他的仆人也离开了。

    木子走在最后,回过头看了地上的三人一眼,走上马车直接驾车而去,留陌夭夭几人开始傻眼了,这算什么啊?几人一对视,爬起来朝着马车行驶的方向跑去。

    马车内,澄心伸出手将窗户关上,轻声对着陌妃菀道:“小姐,为何不救人救到底?”

    陌妃菀侧眼,看着不止是澄心,就连春香眼中都有同样的疑问。“他们有手有脚,我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已经将她们三兄妹救了,不是吗?”陌妃菀淡然道,她不可能告诉这三人,这几人是在演戏。

    澄心不解的道:“可是看他们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也不能去做那些劳物事。”

    “是啊,将军府的待遇很好。”春香也接着道。

    “小姐,奴婢也这么觉得。”赶着马车的木子说道。

    “呵呵……”陌妃菀轻笑一声,摇摇头不作解释。

    春香看着陌妃菀的样子,不禁失笑道:“他们兄妹三人刚才的求助很多人都看到了,若是就此收留了她们兄妹三人的人,说不定心里会觉得和将军府搭上关系了。”说着春香自己就先笑出了声。

    “这种情况是存在的。”澄心作出一副冷静思考的样子,认真的说道。

    “哎哟,我说澄心,你这丫头带着头出门就显得你高是吧?”春香不禁觉得眉角直抽筋,看着澄心无语道。

    马车外,木子听到自家妹妹的话摇摇头失笑。

    “我怎么了啊,春香姐,干嘛这么说我。”澄心不知道是说错了什么,委屈的看着春香,噘着嘴,都能挂上酱油瓶了。

    陌妃菀好笑的看着他们两个。

    “哎哟,你别叫我姐,你是我姐!我的澄心姐,二姐!”春香想到自己已经有了木子一个姐姐了,故意挖苦澄心道。

    “春香姐……小姐,你看她!”澄心说不赢春香,开始向着陌妃菀求招。

    秋天的气氛给人感觉唯美,青石道上,落叶铺满地,微风吹拂过,还有落叶随之落。

    陌妃菀在几人的拥戴之,了马车,踏上青石道,脚的枯枝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离青石路不远处是一个大的池塘,里面有着最稀有的青瓷鱼,而不是最常见的青花瓷鱼。更有些鲤鱼在池里翻动着。

    陌妃菀随着几人一路走到前厅,门口的侍卫和侍女同时道:“大小姐好。”陌妃菀踏过门槛,并无异常,饭桌前,陌笙寒与陌笙箫坐在饭桌上,看见陌妃菀走了进来,陌笙寒就道:“菀儿,过来见见你二叔。”

    “嗯。”陌妃菀虽有疑问,但还是走了过去,陌笙寒示意两人中间的位置,陌妃菀顺着陌笙寒的意思坐在了两者中间。旁边的侍女立马递上一副碗筷

    陌妃菀如同往日一般的平静吃饭,只是对着陌笙箫点了一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两人见她表情没有任何异常,陌笙寒出声道:“菀儿,你的丫鬟说你想增加几个丫鬟是吗?”

    “嗯。”陌妃菀头都没有抬,回答道。

    “你看看这两个人如何,另外我还给你安排了一个马夫,他们是三兄妹。”陌笙寒说道,这三个人在大街之上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所以索性收了回来,也好为陌妃菀增加一些人气。

    听到自己的名字,陌夭夭几人走了进去,没想到这陌府这么好进,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因为陌笙寒早就派人在暗地里保护陌妃菀,大街之上发生的一切陌笙寒都知道,所以为了避免很多事情,陌笙寒就直接将这几人弄回了陌府

    ,这也如了陌妃菀的愿。

    歪打正着。

    三兄妹?听到这个词陌妃菀才抬起头,她猜得果然不错,是陌夭夭三人,陌妃菀没有说话,看着陌笙寒,似乎在等着什么。

    看着陌妃菀的神情,陌笙寒一时间猜不到她的心思,轻声问道:“菀儿,你还满意吗?”

    陌妃菀没有说话,自己被人跟踪了?该死!竟然都没有发现。“那就他们吧。”纵使怀疑被跟踪,陌妃菀还是道,这父亲也应该是关心自己吧。

    “还不见过大小姐。”陌笙寒对着几人道。

    “见过大小姐。”陌夭夭几人随即道。

    “嗯,我已经吃饱了。”说完陌妃菀站起身子,“爹爹,二叔,菀儿就先告退了。”

    “嗯。”几人都跟着陌妃菀离开。

    陌苑。

    “好了,都进来吧,木子,你去把刘妈也叫过来,我有事要说。”陌妃菀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一杯香茗对着站在身边的木子吩咐道。

    “是。”木子行礼之后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刘妈和木子都进来了,站在一边,都没有开口先说话。

    “好了,人都到了,你们三人先做个自我介绍。”陌妃菀抬起头看了所有的人一眼,木子,春香,澄心,刘妈,陌夭夭,陌其,夏不凡。

    “妃菀姐姐,我先来。”陌其上前一步,对着周围的人一笑,陌其的样子本就长得娇俏可爱,此时在她刻意的装扮,几人都觉得眼前的女子似精灵般可爱。

    听到她的话,几人都看向了她,因为她出口的一个称呼,妃菀姐姐。最关键的是陌妃菀没有反对她的称呼,那也就是说事先这几人的确是认识的,木子脸上闪过一丝果然的神色,在大街之上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了。

    只是没有想到,将军这一举动,让这几人轻松的就进了陌府,最关键的是。陌妃菀在街上为什么不直接让他们跟着一起进来,至今都还未思考出理由。

    “各位姐姐好,我是陌其,我想你们都已经看出来了,我和姐姐也是双生女,就如同这两位姐姐一样,这位是我的姐姐,陌夭夭。”陌其介绍完自己,将自己的姐姐拉了过来,对着几人说道。

    陌夭夭对着内的人柔柔一笑,大家闺秀的气质发挥到了极点,看得刘妈直点头。

    “剩的就是这位了,他可不是我们的哥哥,他叫夏不凡,医术十分高超。”夏不凡走上前,对着几人点点头,与陌妃菀不过几日不见,她身上的气息又让夏不凡觉得深不可测了,以前是一种在外的霸道,如今这种内敛的锋利,让夏不凡觉得十分的看不透。

    “好了,你们自己先熟悉熟悉。”陌妃菀打了一个呵欠,有些累了。

    “是。”几人道。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