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是不好意思断更了这么久,没办法,本来以为一号的时候可以更新的,结果我去了深圳,没有办法上传新的章节,谢谢超人哥哥一直以来的支持,就算是我断更没有写也一直支持我,真的是很感谢。

    时间逝,很快便迎来了陌妃菀与西慕凉的婚礼,夏季是一个美丽的季节,漫山鲜花盛开,夏季初来,春季尾落,都说春季是花儿娇艳之时,却不知道夏季才是百花最美之时,飘舞的花瓣迎接着喜庆的日子。

    夏季初到,百花盛开。有人欢喜有人愁。

    太子娶亲,丞相府嫁女。德王圣都地位最高的女人出嫁。

    陌妃菀的地位在德王圣都是最高的,连皇后都要逊色三分。将军府,太子府,圣都首富。还有隐藏在地底的身份,多多少少也有些人知道。

    圣都大街之上四处都摆放着夏季开放的花朵,兰花、百合花、一串红、芍要花、木槿、锦带花、蛇目菊、龙胆、千日红、霞草、荷花、凤仙花、鸡冠花、米兰、六月雪牵牛花美人蕉石竹、紫薇、睡莲、向日葵、郁金香、惠兰、建兰、石榴花、夹竹桃、栀子花、茉莉花、黄桷兰、玫瑰、紫薇、荷花、扶桑花、喇叭花、莲花、茑萝、牵牛花。朵朵开放灿烂,繁华无比,娇艳迷人,四处都散发着花的清香。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从将军府门前摆放着一种百姓们都未曾见过的花朵,红得映忖得半边天都开始红霞漫天的花朵,而在那些红得似血的花瓣之中,又夹杂着洁白似雪的满天星,满天星是一种花,但是却被人常常作为陪衬的花朵,而在那未知名的花朵面前,那洁白如雪的满天星却没有丝毫逊色。

    百花之中,一条镶着金色丝边大红色红毯直铺到远处的太子府,太子府位于那莫过于圣都最荒凉之处。却因为那百花的照耀。显得是人间从未有过的美好景色,那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圣都内,仿佛是在为新人祝福一样。那暖洋洋透着暖气的光洒在每个百姓的身上,百姓们此时有一刻是真心为那对新人祝福,毕竟。如此美丽奢华的景象还是头一次在圣都看见,也可以说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之上看见。

    每一种花的背后都有一个侍卫在其身旁,那每一个侍卫都身穿红色,而这些侍卫都是旁人没有见过的。不少人却知道。那些暗地里的人都是谁的人。明眼人都是知道的。每个侍卫都穿着红衣,紧紧守护在圣都的各个角落。

    如此费心思的一场婚嫁,如何让人看不清楚那镇国大将军朱元璋对陌妃菀的喜爱。而让人惊讶的也莫过于此,那陌大小姐竟然和传说中一样和陌丞相的关系不好。出嫁之时竟然不是从陌府出嫁,而是从将军府出嫁的。未婚女子看着陌妃菀出嫁之时的场面,人人都羡慕不已,都希望那出嫁之人是自己该多好,可事实总是让人看清楚一切。

    有些梦,做过也就碎了。

    早就知道镇国大将军朱元璋喜欢那唯一的孙女,但是看到如此场面。却还是觉得当初自己没有看清楚。那镇国大将军分明是疼爱那个女子疼爱到了骨子里,若非是如此,怎会不顾天人的看法,让那女子从将军府出嫁。

    圣都的百姓们,在此大喜的日子中,都放了自己手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出了家门。去了远方亲人家的百姓们,也都连夜赶回了圣都,也有些好多别国的百姓和贵门子第们都早早的赶来了圣都。就只为见证那不被认可的婚姻。

    虽然这场婚是圣都的皇帝得旨意,可里面有几分真心。那些皇宫贵族们不用脑子都可以猜得出来,废物太子就算娶了一个势力强大的人又有何用?废物始终还是废物,有些事情就算看起来改变了许多,但是初衷还是没有改变的。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却没有人敢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陌妃菀是个什么样的人可能有些人还不知晓,但是那啊六的名字却还是在江湖钟飘荡着,很多人都是因为啊六这个名字来到了圣都。

    丞相府内。

    “老爷,这菀儿在将军府出嫁,会不会有些不妥啊?”叶小西犹豫着走近陌笙寒,这老爷的脾气是越来越不好控制了,有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脾气,叶小西都有些害怕与他相处。可是他温柔起来,却还是让叶小西能找到他当年的影子。

    “这件事情不用你多管,我自有定数。”陌笙寒阴恻恻道,如今感觉到自己心中的魔性越来越大了,隐隐有些控制不住的造势,可他还是不想让这些人发现,一旦这件事情暴露,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办法弥补了。

    “是。”叶小西委屈的看了陌笙寒的背影一眼,眼中含泪的走了出去。她以为只要府中的女子全都死了,这个男人的心就会定在自己身上,没想到却还是她想多了,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许多事情是不能让人存心如意的。

    将军府内,陌妃菀的院子,陌妃菀穿着一身大红色嫁衣坐在椅子上,任由着几女为她梳妆,若不是婚嫁,这么繁琐的穿法,和这般的浓妆艳抹还真的是不适合她,她也不喜欢,只是人生也就这么一次,得好好装扮。

    她记起当初某人说要娶她之时,她开心的眼神和跳跃的心,完全没有如今这般心静,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似乎她爱得人在某个很遥远的未来,陌妃菀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平静如水没有半分波动,她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不是错误的.是不是应该嫁给这个疼爱她入骨子里的男人。

    陌妃菀犹豫了,她是理智的,理智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

    卫星湖之上,那眉眼都是悲伤的男子立于船头,侍卫上前道:“公子,如若不喜欢小姐嫁人,为何不直接出手?”看着自家主子悲伤的面目,男子很是不解。他知道主人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女子才会出来,可是却不知道为何主子找到了那女子,却又不去告诉那女子自己的身份,而是痴痴的看着她与别人在一起?

    不直接出手?他也不止一次问自己,那么多次的相遇,为何自己从不出手,而如今要娶她的人却是别人,心中不禁悲凉一片,她还是忘记了与自己的约定吗?她忘记了......男子手中的满天星被风吹起,飘在卫星湖之上。男子的思绪飘远。

    侍卫见男子未出声,退到一旁,看着那立于船头的男子。当真是公子如玉,清新如春季,那眉目仿佛敛入了全世界的悲,让人忍不住的心惊,他的眸中无一物,似乎这个世界之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心动。

    除了那个人......那个没有记忆的人。

    “为什么你会将我忘记,为什么你要忘记我们的约定,为什么......不是明明答应要嫁给我的吗?”男子喃喃自语,面色苍白得看着远方,男子眸中全是悲凉。语气全是悲哀,他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她会忘记自己?

    还是自己消失得太久,被她遗忘了?

    “公子,若是......”

    “别说话,我想一个人静静。”侍卫刚准备说话,便被男子拦。

    “是,公子。”侍卫脸上全是恭敬之色,立于一旁没有说话。

    将军府内,陌妃菀身着繁琐的嫁衣,有些行动不便。这不嫁人还是真不知道这嫁衣里里外外都穿起来好多层,还好这只是才入夏季,不然非得被热死不可。不过这绣嫁衣之人也当真是绝丽无双的,这么繁琐的东西需要发很多的精力才能完成,况且那绣活儿连春香都忍不住惊叹,连她都比不上。

    而且这嫁衣如此繁琐,证明那绣嫁衣之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因为做嫁衣之时只是说一件平常的嫁衣,而这绣娘竟然做出了一件前所未有的嫁衣,若不是这女子太过单纯,就是心机过于重了。

    陌妃菀轻轻扬了扬宽大的流仙袖,真重!!!若不是她是练武之人,这一声嫁衣都会让她累上个好几天。

    也不知道这几女是从哪儿弄来一块门大的铜镜摆在闺房之内,在言语之前,似乎若素说是太子府如今也有一块这么大的镜子,陌妃菀看着镜中的自己,如今自己便要嫁人了。还真是像是在做梦一样,似乎很久都没有这般迷茫了,从今天早上开始似乎自己就有些不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有些不想嫁人了。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镜子中的自己是美貌的,从未见过自己如此一面。

    红色的长裙摇曳在地,中间一根细小的让人发现不了的细链子围在腰间,裙摆上绣着繁琐的花样与绣纹,衣袖与身后都是绣着一种看不出的生物,若说是凤凰,凤凰没有这般的狂妄,若说是......又找不出能形容它的物体。那衣物之上的它并未睁开双眼,却似乎由一朵朵花瓣组成,若是有人细心的发现,便会发现那闭着眼睛的生物其实就是一朵花。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