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几人看着陌妃菀闷闷的样子,轻笑道:“小姐,这自古以来女子成婚总是闷闷不乐,如今这句话用在小姐身上,奴婢几人也觉得适合了。”春香柔柔道,几女都安静的站在一旁,由春香给陌妃菀描眉,若素此时接嘴道:“可不是吗?这自古以为女子成婚之日总是闷闷不乐,主子这次也不例外。”主子也是女子,这些寻常人有的情绪主子自然也是有的,有时候可能会反应得更为强烈。

    见几人笑着,木子淡淡的开口道:“主子,若是不开心。可以说出来。若是不想嫁人了,木子就带你离开,什么时候主子想嫁人了,在嫁人也不迟。”

    木子一番话说出口,几人心中都是一惊,虽然这些话需要人来点明,但是木子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话......几人都担心的看着陌妃菀,眼神中都是不确定,陌妃菀的心情她们都看出来,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说,没想到木子却直直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让人没有一点躲藏的余地,生生的面对被扯开的伤口。

    几女担心的看着陌妃菀,又责怪似的看了木子一眼,木子无所谓的还了她们一眼,在她的心中,陌妃菀的心情最为重要,其余的人都是浮云而已。不可能在她心中留半点痕迹。这种执着的人,对于陌妃菀来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被木子的话一说,陌妃菀似乎明白了什么,却没有来得及将它抓住,陌妃菀淡淡一笑道:“别想多了,虽然不知道我脑中在想些什么,但是我决定好的事情一般不会轻易改变,你们也别多想了,什么事情我都有考虑过的,而且。有些事情都是你们在帮着我解决的,我想若是真有些什么事情你们也会解决了。我还乐得清闲了。反正我喜欢闲着。你们就弄吧!”

    春香一听,描着眉的手差点一抖,笑道:“小姐,你真是吓奴婢一跳,不过,刚才姐姐的话也不是没有依据的,你与太子爷相识不久,若是你真不愿意嫁,将军自然会帮你的。不管小姐是想过哪样的生活,将军都会帮小姐达到。这个世界之上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小姐最为重要。虽然佳人小姐是小姐您的妹妹,可是对于春香和澄心来说,小姐永远都是我们的主子。况且,小姐你还不知道,不是有血缘就是亲人的。”

    “好了,春香,这大喜日子你说这些干什么。”木子打断道。

    陌妃菀没有说话。不知道木子是故意打断还是怎么,反正对于陌妃菀来说那些都不重要,这几天她故意对佳人有些生疏,就是发现佳人似乎有些变了。不过也好,原本不是自己身边的人,不管怎么做也不会变成自己身边的人,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抢都抢不会来,陌妃菀对于那些渐渐远离自己的人向来都是不会强求的。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陌夭夭两姐妹和夏不凡又去了哪里。

    陌妃菀眼中流转的眼波。被若素瞧了个分明,她向来不爱参与进这些话题当真,况且小姐自己应该对这些事情有所把握,她也不便多言,有些事顺其自然也是好的。

    这会儿,房间里倒是安静了,澄心抿抿唇,有些犹豫的突然开口道:“小姐,你......”

    “嗯......?”陌妃菀没有回头,若是一动的话这眉可就真修不好了,陌妃菀从铜镜中看着边上的澄心,见她面色有些不好,她都没敢怎么动,这若是动了这妆若是花了。这可就不是开玩笑的,让她坐在镜子面前都快一个时辰了,还没弄完,她可不想再受这份罪。

    “小姐,不会把我和春香丢在陌府的对不对?”澄心面色有些不好看道,若是小姐都没在陌府了,她呆在那儿还有什么意思?

    “怎么了,澄心也想嫁人了?”陌妃菀闲散道。

    澄心一愣,随即脸色一红道:“不是的,小姐,奴婢只是想跟在你身边而已。”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把你嫁给阿大的,而且这次阿大也会跟着去太子府的。”陌妃菀笑笑道:“你们就放心吧,我是不会把你们放在陌府的,你们啊!肯定是会留在我身边的,我这都嫁人了,你们当然也得跟着我过去,到时候,我啊!就让太子为你们几个选个如意郎君,把你们几个都嫁出去。”看着几女着急的样子,陌妃菀调笑道。

    “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家主子我爱闲着,你们不过去。我怎么能闲得了?”

    春香被陌妃菀这语气中的揶揄弄得哭笑不得,刚好将眉描完,春香道:“小姐,你都快把澄心吓出心脏病来了。”

    嘿嘿,这不是纯粹的古代文,所以有些现代词语亲们也不要觉得奇怪哈~

    陌妃菀看看镜中的自己,老是觉得有些哪里不对劲,这才发现她眉间的印记什么时候不见了,这才一运功,眉间那印记便再次浮现在眉间,几人看着那印记,盯着陌妃菀眼睛都不眨,那红中有些隐隐的金光闪耀着,给人尊贵又妖孽的感觉。

    若素笑着惊叹道:“主子这模样,当真是绝世无双了。这太子娶了主子,也是莫大的荣耀。”语气中全是对陌妃菀的喜爱,虽然太子也是天神之姿,但是在几女眼中,这个世界之上唯有陌妃菀才是唯一的真理。这就是盲目的追随。

    不分对错,不分青红皂白。

    只要是那个人,便已经足以。

    陌妃菀对着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陌生。镜子里的女子带着满脸的欣喜微笑,可她的心中却似乎怎么也笑不出来。她是决定嫁给这个男人不错,可是心中却还是有些羁绊不知道为何?有些说不清也道不明,她想弄清楚,却不知道该从何开始。

    一切都很迷茫,就像今日的婚礼,似乎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结局也都还不确定,是不是所有人期望的结局。

    大红色的嫁衣穿在自己的身上,陌妃菀一笑,这样貌是生的好!

    “主子,时辰不早了,该将凤冠戴上,盖头也是时候盖上了。”若素手中拿着金黄色的凤冠,前面是一排排金色的珠帘。

    盖头却是与寻常人家一样都是薄纱,透明的薄纱,若说是有些不一样,那怕也只是那薄纱的人儿了。

    金黄色的凤冠,红色的薄纱,自古以来,太子凤冠便是如此,只是那凤冠之上的凤凰似乎有些不同,跟衣服一样,似乎由什么东西构成,又朝着哪里去~~

    若素与春香将凤冠给陌妃菀戴上,又将盖头红纱盖于陌妃菀头上,陌妃菀直觉得脑袋瞬间便重了,有些行动不便。这真是累死人了。这嫁人还真不是一件好干的活儿。这头上怕还是有些重量。

    而且还不能动作太大,不然就会掉来这才是让陌妃菀不满意的地方,陌妃菀性子喜静,虽然喜欢安安静静的呆在一旁,可若是头上戴着这么重的东西也还能安静,她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小姐,时辰不早了。”澄心在一旁提醒道。

    “妃菀姐姐,我和妹妹来接你了。”陌夭夭和陌其将们推开,几女让道一旁,陌夭夭和陌其上前走早陌妃菀身边两人一左一右的扶着陌妃菀,四女跟随在身后,夏不凡与阿大则是在门口等候着。

    陌妃菀微笑着跟随着几人的脚步朝着外面走去。

    陌妃菀忍住心底莫名的躁动,面色安静得跟随着陌夭夭几人的脚步,面上还带着有些不适的微笑,这到底是怎么了?陌妃菀想问问自己?不是说好要理智的吗?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却想到了他,还生出了不想成婚的念头?

    这是理智的自己吗?

    陌妃菀一遍一遍问着自己......她要嫁的人是......小绵羊,那个温暖的男子......被自己埋在记忆中的男子已经只是个回忆了,过去的人只能是活在记忆当中。若非如此,还能怎么样?陌妃菀笑道:“只能这样了。”轻声。

    “怎么了妃菀姐姐。”陌夭夭和陌其同时出声道,她们俩对陌妃菀的情绪有种特别的感应,刚才陌妃菀似乎做了一个什么决定。可是又有些异常。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互相对视一眼。眼中都是疑问。

    陌妃菀摇摇头,几人将门推开。

    暖暖的阳光,站立着丞相府大大小小的人,今日是陌妃菀成亲之日,按照道理。陌妃菀应当是在丞相府出家,可特殊事情便特殊处理了。也没有一点办法可言。

    陌笙寒、叶小西、陌梦一、陌佳人、刘妈,几人都在,还有一些陌妃菀记忆中没有的人。朱元璋时时刻刻都注意着房内的动静,他的本意是不让丞相府的人来,可若是不让丞相府的人来,菀儿不是没有爹爹送出嫁?

    所以他才让那些不喜的人走进了这将军府,不然凭着那些人,连踏进将军府的资格都没有。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