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陌妃菀被几女扶着走了出来,朱元璋眉眼中都是高兴也是不舍,当初他也是这么送着自己的女儿出嫁。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比亲生的更要来得亲切,更何况这个女子却是比自己的女儿更来得让他疼爱。

    许久未见,可这见面没多久就要嫁人了。朱元璋的心情很是感概。

    几步走上前,陌夭夭和陌其退到后面,朱元璋牵着陌妃菀的手,几女都看着朱元璋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几女面上都是一笑,将军对主子当真是入了心。

    “来,菀儿,外公送你。”朱元璋双手扶着陌妃菀,声音轻柔又慈爱道,将军府的人何时见过大将军这样?将军怕也只是在大小姐身边会这样罢了!?本来大小姐在将军府出嫁就是不合理的,此时让大将军来送就更是不合理。可偏偏这对祖孙就喜欢做些不合理的事情。在场的人也不敢有所怨言。

    只是陌笙寒看着陌妃菀身穿凤冠霞帔的样子,神情有些恍惚。心中有些什么东西要爆发出来。

    陌妃菀听见朱元璋的声音,心中的躁动微微平静了一下。凤冠很重,可是陌妃菀还是仰了仰头,对着朱元璋乖巧笑道:“好。”

    朱元璋面上立刻浮现一抹满意的笑意,人群中,陌佳人看着自家姐姐,真心的为她祝福。希望他们能白头到老。可是太子的身体却都是人人都Zhīdào的,一个病秧子。不知名的病。姐姐又该如何与他白头?

    陌梦一身旁站着叶小西,陌梦一扯了扯叶小西的袖子,看着陌妃菀的样子有些羡慕,面色有些红润,低声道:“娘亲,是不是梦儿成婚的时候,也会像大姐姐一样漂亮?”陌梦一本性不坏,她很喜欢陌妃菀。只是陌妃菀一直不愿理她。便想做些事情引起陌妃菀的注意,可这没想到的是,这不禁是引起了陌妃菀的注意。还引起了陌妃菀的讨厌。

    如此单纯的模样,倒是让站在陌妃菀身后的几女吃惊了。

    叶小西偏头,看着自己女儿单纯的样子,似乎自己那个时候一样。虽然不Zhīdào梦儿将来会如何,但是能单纯的过一天是一天,想着,叶小西摸了摸陌梦一的发丝,柔声道:“当然啊!等梦儿成婚的时候。也跟你大姐姐一样,是个大美女。目光触及到那站在一旁的男子身上。目光有些游离,可不是吗?任何一个女子最美之时便是大婚之日。

    曾几何时,她也有过那样的场景?是不是时间有些久了,记忆都开始模糊,记不清楚了?

    陌梦一点点头,原来每个女子成婚的时候便是最美之时,这个时候就连她也是有些几分真心祝福陌妃菀。看着那一身红衣的陌妃菀,陌梦一眸中全是激动之色。

    陌佳人笑笑,这陌梦一当真个孩子啊!呵呵……笑容有些阴险。不Zhīdào想到些什么,陌佳人唇瓣一勾,抿唇笑了起来。

    “娘亲,我可不可以出去一下?”陌梦一小声道。

    “这个时候你要去哪儿?”叶小西道。

    “娘亲,我先走了啊!”陌梦一说完就跑了出去,叶小西也不敢大声叫唤,低低的叫了几声。可陌梦一丝毫不听已经跑了出去,叶小西一阵无奈,这妮子,刚才还好Hǎode,这又是怎么了?真是孩子气,这大小姐成婚她一个做妹妹的跑了出去,这若是被人说了闲话可该如何是好?

    只是自己这个时候就更不能离开,不然可就不好了,只是希望这孩子别被有新人利用了,做一些为难大小姐的事情,这叶小西是想通了。这陌妃菀已经嫁人了,而且以前的事情也没有为难自己的样子,既然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就不在说了。

    ………………………………分割线………………………………

    朱元璋一直扶着陌妃菀走出了将军府,后面的人都跟随在后,而陌夭夭和陌其则是直接跟在陌妃菀和朱元璋身后,一走出门,刘妈眼快,便朝着旁边的人做了一个颜色,那人立刻会意。一声高和,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吉时已到,请新娘上花轿。”

    陌妃菀微微吸了一口气,心情有些暗晦,朱元璋也深吸了一口气,将陌妃菀送到繁琐复杂的花轿前,轻声道:“菀儿不必紧张,一切事情外公都在你身边,什么事情都勇敢的朝前走。外公一直在你看得见的地方。”

    陌妃菀心中一阵感动,虽然感动只是说说,可心中却像是堵了什么一样,满满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况且外公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还要紧张?陌妃菀无奈一笑,伸出手抓住朱元璋的手,对着他乖巧道:“外公,我Zhīdào的。”

    不用担心我,我做的事情就是为了不再让你为我操心,让你为我担心。

    朱元璋点点头,神色近乎虔诚的扶着陌妃菀缓缓上了花轿。

    陌夭夭、陌其两人各自站在花轿的一旁,木子、若素、春香、澄心、阿大、夏不凡都快步都到花轿旁站好,朱元璋走到花轿前不远处,翻身上马,围观的百姓们尖叫一声,这镇国将军竟然是要亲自给陌妃菀当护轿,亲自送她出嫁。

    陌妃菀Zhīdào,心中不止是比感动多一点点。这个老人是真心为自己好。

    这样,自己又如何能让他伤心?陌妃菀做不到,心中的躁动慢慢平静,最终消失不见。

    “起轿……!!”又是一阵高呵!

    花轿被抬起,都随着朱元璋的马车缓缓前进。

    花轿刚起,便传来一阵阵喜庆的鞭炮之声,鞭炮声之后陌笙寒几人也紧随着上了马车,往太子府赶去。这婚宴可是在那偏僻的太子府中进行的。

    虽然这丞相府的人只是来将军府走了一下过场,可这陌妃菀怎么算都还是从丞相府出来的人,礼仪上。陌笙寒是做到位了,只是父亲却是越来越不像样了。陌笙寒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孤僻,已经没有以前的那种稳重感。因为真正的陌笙寒早在陌笙箫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双生子,这便是结局。

    活下来的,不Zhīdào是何人,只是空有记忆而已。

    还有那沉封的记忆中的黑暗,也慢慢的走了出来,显现在Rénmen的面前,一次一次、又一次。

    花轿行驶的很慢,陌妃菀可以清清楚楚的听见外面百姓们的贺喜声,毕竟很多人都是祝贺的,这样的贺喜声让陌妃菀的心情也不自居的变好,连带着唇角都是笑意,她要嫁人了。不管以前也不想明天,今天她就要嫁人了。

    嫁人,成为别人的人。

    似乎是个Bùcuò的词语。呵呵……嫁人……简溪尘我要嫁人了,你Zhīdào吗?可是新郎不是你,你成婚之时新娘也不是我!

    这算是世界之大,一件凑巧的事情了吧?

    不过,这天下之大,又是何其不有了?陌妃菀笑着摇摇头,怕是自己想多了吧?

    陌妃菀的花轿缓缓前进之时,天空竟然扬扬洒洒飘下似血的花瓣,唯美异常,却又和谐,百姓们不住的赞叹。

    当看到那骑着马走在前方之人时,又是一阵惊叹,早就听说镇国大将军疼爱陌家大小姐,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似乎比传说更甚!!

    “你们看,那宝马之上不就是镇国大将军吗?这陌大小姐当真是受将军疼爱,你们看,竟然亲自送大小姐出嫁,这可真是疼爱到了骨子里了。”

    “那是当然,这大小姐人可好了。你们是不Zhīdào。”

    “你们看!!那走在花轿边上的男女,那几女竟然是婢女,这看起来比那些个大小姐都要美貌许多,看她们的身姿容貌,浑身的气质就Zhīdào这几女都是受过教理的人。”

    “是啊!这几人竟然是婢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看,那几个双胞胎女子,这婢女都是这等容貌。不Zhīdào那太子妃究竟是何等容貌?”

    “你们都忘记大漠公主的美貌了?这陌大小姐,不对!是太子妃可是大漠公主的女儿,这美貌自然是不在话下的,这闭月羞花,怕都只是形容那些庸脂俗粉的,这大小姐可谓只应天上有,人间哪能见啊?”

    “你这话是不是有些Wèntí?真是没文化真可怕!”

    “是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路边的百姓们,吵吵囔囔,好不热闹。这场婚嫁成了多少闺中女子梦寐以求的婚礼,陌妃菀的身世,容貌。都是许多人羡慕的地方,陌妃菀本生也让人羡慕不已,有多少人能有她的好运。有多少人能得到她的一分?这陌大小姐身边的婢女们都是如此的国色天香,这大小姐的美貌就更是让所有人都想看看。究竟是何等美貌之人,才能拥有这等的婢女,让这些婢女心甘情愿的跟着她走。

    不少人都记得,那几女是经常跟在陌妃苑身边的人,也有不少人曾经有幸看到过陌妃苑的容颜,无一不是惊为天人。可是有些人却只是能看,而摸不着。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