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府位于圣都最偏僻的地方。此时,却是让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地方,太子府周围围绕着一阵光晕,让人有些看不清摸不着,薄凉的太子府如今是红绸漫天,一眼弥漫的大红之色,让人为之心惊。

    太子府门口,西慕凉一身大红色喜服,龙珠傲耀,那绝尘的气质沾上了点点尘埃,似乎落入凡尘的妖精一般,淡泊的眸子凝视着远方,随着花轿的缓慢接近,他脸上的神情也在随之变化着。

    当花轿停在太子府门前之时,男子面上弥漫的柔情之色。感染了周围的人,让人的心情不自觉的开始愉悦。

    旁人无意间看见,每每都是忍不住惊叹,这太子当真是天神之资。他的美脸女子都逊色了许多,而且他浑身的气质更是所有人都模仿不了的独特。

    “吁……!!”朱元璋将缰绳一拉,看着西慕凉早早得就出来等候,桀骜的眼神闪过一丝满意。这太子总算是有些懂礼的,提前出来等候着,就足以看出这个男子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也表达了对菀儿的尊重。

    朱元璋居高临的看了西慕凉一眼,随即便翻身马。身后跟着的小厮立马跟着马高声呼吁道:“停轿------!!”

    伴随着话语声落,花轿稳妥落地,送亲队伍也停了脚步。

    站在西慕凉一边的仆人立马迎上前道:“新娘到!新郎迎接新娘!”

    看着西慕凉一步一步朝着花轿走着,朱元璋僵硬着脸,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西慕凉。陌佳人看着朱元璋的样子觉得一阵好笑,看他的样子。若是这太子爷有一分对姐姐不好,或者是亏待了姐姐。这外公都会直接将太子府给毁掉。

    西慕凉走到花轿前,看着喜庆的花轿,嘴角是从未消失温柔的笑意,停顿片刻。伸出纤细有力的手指扶起轿帘,另一只手朝着花轿内伸去,温柔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句话不是这个时候该说的。可这几人又何时按照规矩来了?

    旁人也不曾多言,只是那男子面上的笑容却是迷离了多少人的心。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简单的一句话。

    太子,浑身都散发出安静的气息,陌大小姐,浑身也是恬静的气息。若说这两人不相配,怕也只是在开玩笑罢了?

    可偏偏那喜静的两人,不言不语,就此站立,也都能随意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

    这太子本是沧海遗珠。而陌妃菀也可算是沧海遗落的一颗明珠,能够见到这两人的一笑。是何等的荣耀。

    轿子摇摇晃晃。陌妃菀一路都昏昏欲睡。本就不喜坐轿子。却是因为婚嫁,没有办法。陌妃菀刚打了个盹儿。就听见耳边传来轻柔温润的嗓音,顿时睡意全无。睁开琉璃双眼便看见眼前出现的纤长手掌。

    心想着耳边刚传来的话语,这圣都的婚嫁她是清楚的。只是相比起那样的婚嫁,她喜爱的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陌妃菀停顿片刻。伸出手握住西慕凉微凉的双手,轻轻开口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两人还都是把规矩抛在一边的人,有的人轻笑着。

    说完话,陌妃菀就随着西慕凉的手起身,弯身踏出了花轿,她心中明白。踏出了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

    可是当耳边传来西慕凉轻柔温润的嗓音之时,陌妃菀之前的平静全消失了。她捂住自己的心,那里跳动的没有规律。

    陌妃菀的手放在西慕凉的手掌心内,走出花轿,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两人的装扮都是从未见过的。

    旁人也都开始议论纷纷,早就听闻这陌家大小姐清丽无双,灵动逼人,这哪怕是隔着盖头都能隐隐约约看到那红红的盖头之绝色的容颜。

    若隐若现往往能引起人心中的疑问,此时百姓们何尝不是如此?陌妃菀头上半透明的红盖头,让陌妃菀的容颜若隐若现,而身旁站着的男子又是如此的天神之资。这如何不让人浮想联翩。这两人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世界没有谁比他们更为匹配。

    那两人就那么握着彼此的手站在花轿前,凝视着对方。就羡煞了旁人。

    看着新人的表现,老仆人高声呼吁道:“新人入府!!!”

    两人闻言,皆是一笑,西慕凉握着陌妃菀白嫩的小手,提起了脚步。陌妃菀缓慢的走着,西慕凉也随着陌妃菀的脚步走着,本就是恬静的两人,婚嫁之时也显得只是在逛平时的后花园一样,没有半分异常。看到如此一幕,朱元璋面上才浮起一抹笑容。

    太子府内从未有如此热闹过,各处都是张灯结彩,而太子府内也早就聚集了德王圣都的一些权贵子弟,皇亲国戚。看着这一对新人缓慢走进,如此淡然的样子。那些个心怀着二意的人也忍不住惊艳了一番,收起心中的小心思,带着五分的祝福口中都是祝贺着。

    一路缓慢的走到了太子府前厅,门口的仆人眼尖看见陌妃菀与西慕凉的声音。便高声呼吁道:“新人到————!!!”

    西慕凉和陌妃菀同时抬起脚跨入门槛,前殿内,权贵子弟,皇亲国戚。都随着矮榻坐着,见着两人进来这才起身恭贺一声,身前的矮榻之上都是布满的珍贵的佳肴。随着俩新人的点头,众人都坐,目光放在那宫殿之中的两个身穿大红色喜袍的人身上。

    朱元璋也早已经进来了,陌笙寒等人也都在自己的位置坐好。朱元璋的位置在主位不远。而主位之上就是皇帝西德安和皇后两人。

    西慕凉牵着陌妃菀的手走到宫殿中间,周围的人目光都被吸引过去,掌婚的人见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便让人跟随着他的身后,将红色的布绸放在两人手心,各执一头。他站在两人身旁,声音洪亮庄严道:“皇恩浩荡,今乃天作之合,天赐良缘。”

    顿了顿,又道:“新人一拜!拜天拜地!”

    西慕凉与陌妃菀没有眼神对应,自然而然一起面对着东方日出之地。轻微弯身。

    “新人二拜!拜父拜母!”

    两人同时转身,对着皇上与皇后的方向,微微弯身拜。

    “新人三拜!夫妻对拜!”

    此时的面对面,俩人面上都是温柔笑意,西慕凉眼波温柔的凝视着陌妃菀,陌妃菀眼中也是盈盈的笑意不断。两人都是对视笑着,看在旁人眼中,又是感慨万千。这两人先不说容貌都是天人之资,而是这两人从最开始到现在的默契,若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皇帝赐婚。怕是以为这两人是两情相悦已久的恋人。

    朱元璋、皇上几人眼中都闪过一丝讶异,却又快的隐藏。不动声色的将表情收敛。

    宫殿中央,西慕凉与陌妃菀弯身子,面对面拜了去。这一拜,是今日的三拜当中能让两人唯一认真的一拜。因为拜的人是在乎的人。所以才特别认真。

    “三拜已成!天作之合,良辰美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随着掌婚人的最后一个音落,矮榻之上的权贵子弟、皇亲国戚都站起身子,执起面前的酒杯,对着陌妃菀与西慕凉,齐声道:“恭贺皇上,祝贺太子。”喜结良缘,最后一句话梗咽在喉咙中,并未说出。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众爱卿不必多礼!”西德安也举起酒杯,当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祝贺完皇上,所有的人又举杯对着朱元璋大声道:“恭喜大将军。”

    朱元璋却只是象征似的举起了酒杯,刚才菀儿与这太子的默契,似乎并不像以前从未认识的人,难道这两人早就是相识的?

    这也不是说不通,不然以菀儿的性子,又怎会答应这次赐婚?

    ……………………………………………………分割线…………………………………………

    朱元璋自顾自的想着,本来想上前祝贺的权贵们,见着朱元璋这个模样,也没敢多打扰,祝福一便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明哲保身是最好不过的。

    陌夭夭与陌其走上前,将陌妃菀与西慕凉手中的布绸拿到房间内去,随着两女的走开,春香与若素走到陌妃菀几人身边站好。

    没多大会儿,就有一小太监面色有些不淡定的走了进来,直接走到西德安面前。在西德安耳边耳语着,随即西德安便离开了,西德安离开没多大会儿,皇后也紧跟着离开,整个太子府就还遗留着一些权贵子弟与皇宫贵族。几人离开之时都是对着众人言语道:热闹热闹,便都离开了。

    陌妃菀与西慕凉身着大红色的喜袍站在宫殿中央,身旁是春香与若素伺候着,几人都是身着枚红色衣裳端着托盘站在离陌妃菀两人不远处,若是有人上前祝贺,两人便上前倒些酒水。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