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太子好福气,恭喜恭喜!!”当宫殿内一片欢声笑语之时,性感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在热闹的宫殿中显得异常独特,只见一同样身穿大红色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衣襟周围绣着的花样跟太子的喜服很是相像,走动之时,衣物啪啪作响,似乎有风在鼓动着,英俊的面容上带着调谑的笑容,剑眉修长,眼神深邃无底。所有人都看出他再笑,却未曾发现那笑没有深入眼底,眸中的冷厉之色暗含。

    走近,目光放肆的在陌妃菀身上上打量着,若非头上还有头冠。这不知传出去又是多大的笑话。透着薄薄的红纱,男子举杯朝向西慕凉,掀唇冷笑:“太子殿,你可要小心了。这美人可是毒药,虽然你抱得美人归,只怕这美人的心……”顿了顿,又道:“这自古都说美人立于天,这桃花自然是多的,这女人都是要宠的,自然也是需要满足的,太子爷可别满足不了,惹得美人不愉快。”虽是对着西慕凉举杯,可那目光竟然是一直毫不掩饰的在陌妃菀浑身上打量,引得陌妃菀一阵恶心。

    周围的人闻言都张大了嘴巴,惊讶得巴都快掉在地上,合不上了。这男子当真是好大的口气,而且敢在太子面前如此肆无忌惮的说话,这男子若不是疯了,就是一个地位不低的人。这难道是……北王?跟太子一样神秘的北王?看样貌,倒真是有几分与陛相似。

    不过就算是北王,西逸轩,这在太子爷的大婚之上,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恐怕也难交差吧?这北王没有想到是如此一个口出狂言的人。直到有人小声说出安逸轩是北王之后。所有人才看向安逸轩腰间的玉佩,皇家的专属玉佩,安逸轩,不!此时应该说是西逸轩。这话可说得是让人不喜。

    而且这话语,只要是个男人就懂是什么意思,况且在场来的人。哪一个不是头脑聪明的人?谁不懂这话语中隐含的意思?

    这北王的话语之中不紧紧是想提醒太子爷,这太子妃说不定会红杏出墙,这更为重要的是,这北王竟然在太子爷的大婚之上污辱他,污辱太子爷身为男人的尊严,说太子爷不行!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说是亲兄弟。可这亲兄弟都是明算账,更何况。还是在这皇家之中?就更没有传说中的亲情可言,有的只是刀光剑影。血色弥漫。

    旁人更多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悠闲得看着几人的笑话。更有的人是想看看这看起来不似凡尘的太子爷殿是如何应付这北王。朱元璋坐在高位之上,面色冷厉。手中的酒杯已经被捏碎。发出咔擦咔擦的响声,离高位近一点的权贵子弟们,同时一个胆颤,却又有些疑问,这大将军看起来十分生气,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依旧是如泰山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是那目光紧紧跟随着宫殿之中的两人。

    朱元璋的西慕凉是有期待的,这个机会就留给太子。让他好好的看看,这太子。是不是有资格保护菀儿,更为重要的是。愿不愿意一直守护在菀儿身边,照顾她守护着她。这也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

    春香和若素站在一边,有些不满。这若是将酒递给太子爷,这不是成了这叫北王的人的忙了?而且这分明就是安逸轩的掌柜嘛!哼!原来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这世界上的人都是怎么了,每天都戴着面具生活都不嫌累。

    若素与春香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一旁的达官子弟却是为这两个侍女多了些赞赏,不愧是陌妃菀身边的人。知道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这有些事情你是可以知道的。有些事情你就算知道。也是不知道。这在宫中的生活之道,是必须得要学习的。

    西慕凉抬起温凉的眸子,淡然的看向西逸轩。眸中没有半分颜色,就像是看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这目光平淡无欲,却让西逸轩一阵气恼。这太子又是摆出这种眼神,这种无欲无求充满着纯洁的眼神。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从知道圣都有太子,有西慕凉这个人的存在开始,西逸轩就查过他,只是这个人似乎从天上掉来的一样,没有一点过去,几次见面也都是这种眼神,似乎从未将自己看在眼里过,这才是让西逸轩最为厌恶的地方。

    这个男子竟然如此被污辱还都是这般淡然的模样,偏偏这一身的淡然出色的气质更加村托出他们这些看笑话的人像极了小丑,自娱自乐。沉迷于自己的角色之中,生生不能自拔。

    只是他如此的无动于衷,倒真是让人有些生气,以前是从来都不出现,如今出现便是与她成婚,若是以前他也觉得无事,可这他已经与陌妃菀成婚,难道就不在意这陌妃菀对他的看法?还是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在场所有人的看法?

    只是想跟自己对比?

    如此变态?

    若说不是,那又是什么?

    西逸轩面色逐渐变得冷嘲,磁感魅惑道:“太子殿,不说话。是不是就代表着你这是默认了?”说完唇角微微上扬,眼中竟然全是嘲笑,转眼又把目光看向陌妃菀,眼中闪过霸道之色,性感的声音传出:“菀儿,若是你现在后悔了,我会永远在你身后。”

    “呵呵,四弟这话可是说得错了,若说。这话也是本王来说。”东王西陵宇霸道的声音传出。

    陌妃菀眉头一皱,这几兄弟还真是一个模样,说话都是如此的不要脸!!

    婚宴之上的达官贵族都再次吃了一惊,不仅仅是因为这北王嚣张的话语,更为这东王也插上一脚感到好奇,更多的却是惊讶。这北王和东王竟然就如此在太子的婚宴之上胡言乱语,当众调戏太子妃,而且还是教唆太子妃红杏出墙。

    “菀儿,那日我说得话从未变过!菀儿如今可有后悔之意?若是有,现在后悔也是来得及的。时间一点都不完,至始至终我对你的心意如初见一般没有变化。”

    这台混乱了,先是北王,再来是东王,这一人教唆太子妃红杏出墙。一人勾引太子妃转投入他的怀抱。不过这一刻也让所有人对东王改观了。之前,所有人都以为这东王是温润如玉的,没想到这兄弟究竟还是兄弟,都是如此的霸道。

    西王简尘溪是这样,东王也是这样,这北王也是如此的霸道,就连那退婚的南王西羽生也是如此,这东南西北王都是一个模样。

    唯一的例外,便可以说是太子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宫殿中央,那里站着陌妃菀与西慕凉二人,目光中全是好奇,一般的人若是这样早就气得面色通红,神情尴尬了,更何况是未来的陛?脑中是这样的想法不错,可又微微对照了一,这异常淡定的站立在原地的人是怎么一回事?真的很想上去问个清楚,所有人都有这种想法,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那种气氛上去就是纯属作死的行为。

    这太子似乎没有听到这北王与东王的话一样,神情依旧淡然,怎么看怎么没有变化,似乎那两人刚才只是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没有引起半分共鸣的话语。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疑问,他们不知道西慕凉的想法,可陌妃菀却是能知道几分的,这场婚嫁原本就只是一个仪式。他们二人若要说成为夫妻,差得不止一点半点,只是若是非要成婚的话,对象是她或者是他。对于二人来说便是好的。

    因为陌妃菀心中,嫁人的话嫁给谁都不如嫁给西慕凉来的好,而西慕凉也恰恰是同样的想法,虽说彼此都有好感,却还没有到了那种不可分离的地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也只是一句话,只是如今还不能形容在这两人身上而已。

    如今的两人,只是因为太过相似,所以互相吸引而已,仅仅是因为这样,如此简单的一个理由。

    他们如今的关系,可以说是一种知己,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场景而已。

    他们之所以这么淡定,也只是因为相像,所以默契而已,若是以往的他们,早就尸骨无存了,时间变换了,这想法也改变了,变得没有那般嗜杀。

    因为她知道,所以。她并没有表态,那么,自然而然的。西慕凉也不会出声干预她的事情。

    不过这几兄弟如此不要脸的场景,陌妃菀就算性子再好,怕也管不了多久。陌妃菀眸中闪过一丝坏笑,眉梢微微一挑,伸出白嫩手指轻轻扯了扯西慕凉的衣袖。

    西慕凉随着感觉垂眸,眼眸犹如二月花开一样,那层淡泊之色褪去,眸中柔色弥漫就像是温柔的月光一样,“嗯?”轻柔温润的嗓音轻轻传出,依稀能察觉那是带着柔情的笑意,虽然浅却依旧能发觉。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