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快看,这陌大小姐,额……不是,这太子妃抬头了!!”站在角落的女子雄厚的男声出口,未见其人但闻其声。

    “哎,刚才是谁在说话?你们有谁看见了吗?”宫殿之中有人小声问道,“没有啊,就只是听到一个声音,应该不是女子,那声音似男子。”有的人轻声道。

    “武小姐,你真没听到?我怎么听着声音是从你那边发出的?”一粉衣女子横眉竖眼道。

    “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像男人婆吗?我说李小姐,你自己像就算了,别连累别人。难道你家里的人都没有教过你吗?”

    “你胡说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叫李小姐的女子面色微红压低声音道,此时是太子大婚她也不敢找麻烦,可是她不敢。不代表别的人就也是不敢。

    “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不就是想引起在场的公子们的注意吗?你心底的你这些小算盘我还不清楚!呵!”武小姐不屑道。

    “你你你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陌妃菀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眼神都未有所变化,直接昂着头对着西慕凉道:“小绵羊,这些人好讨厌。”拖着长长的尾音,声音中的甜腻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声音不小不大。却刚好传入在场人的耳朵中,况且那撒娇的话语,都有些亲密。

    达官贵族们都是面色微微一变,朱元璋面色全是闪过一丝古怪之色,这菀儿是在对着太子撒娇?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对自己做过的,朱元璋不仅有些吃味。

    况且这陌妃菀刚才是说得什么?如果在场的耳朵人没有出现问题的话,刚才陌妃菀说得是。

    “小绵羊,这些人好讨厌。”这是在撒娇吧?

    是在撒娇吧?

    不过这撒娇是不是就代表着菀儿跟太子是有些……算了算了。自己莫不是想多了?朱元璋摇摇头,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怎么会有这些想法?

    只是这菀儿的话也算是经典了。

    这些人讨厌?是说北王和东王吧?不过这讨厌又能如何?在怎么说这二人也是王爷,不可能把人家全给轰出去吧?

    这样子说出来有什么意思?是想让这几兄弟不合吗?在场的人不由同时闪过这个想法,这太子妃的话语是在有些难懂。

    难道是想证明一自己与这二人并没有半分关系?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一秒。他们却看见那薄凉的男子笑了,很温柔很温柔的笑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的笑是对谁的。况且那笑容中的宠溺之感不时的敲打的所有人的心田。究竟是如何的满意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纯洁的笑容,干净的笑容,没有半分的假意,这才是让所有人吃惊的一面。

    “嗯。我知道了。”西慕凉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微笑着宠溺出声道:“嗯,那就让他们离开。”

    西陵宇和西逸轩面色同时一变,面色有些寒冷,这话是什么意思?特别是这两人中间的和谐感是怎么回事?还是说因为这西慕凉如此宠溺的语气和莫不在乎的样子?偏偏这轻描淡写的话语让两人有些冒汗,这太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陌妃菀又清甜出声道:“我不认识他们,也不喜欢他们叫我的名字!”如果说是刚才的话语还不够明显,那么现在的话语就能清楚的明白陌妃菀话中的撒娇之意了。况且陌妃菀脸上的笑意才是有些怪异。目光一直看着西慕凉,连瞅都没有瞅西陵宇和西逸轩一眼。

    听完陌妃菀的话,西慕凉这才缓慢淡定的抬起头,对着西陵宇与西逸轩淡声道:“东王,北王。以后不准叫菀儿。”

    “呵呵……”西逸轩一声轻笑,抬起不屑的双眼,眸中顿时变成寒冷之色,一字一句,似乎要所有人听清楚,带着嘲笑道:“本王就是要叫,你待如何?”

    西陵宇也是面色生寒的看着西慕凉,那模样,简直就是想说。就是如此那又怎样。

    西慕凉抬眸,眸中似平静的夜晚,黝黑的有些恐怖,安静得有些薄凉。出声道:“菀儿说不认识你,这里你也不许呆了。”言之意就是,你可以走了。这里没人欢迎你。

    这话说得太过于直白,让人有些难以接受。这可是没有经过脑子就把这话说出来了,如何不让人意外?

    宫殿中开始逐渐弥漫着彻骨的寒意,达官贵族们都不敢有所言语,连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楚,这北王与东王的霸道所有人都看见了。可相比之,这两人的霸道在太子爷的淡定之,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小家子气。

    能平静淡定的说出这句话,这如何不是另外一种霸道?不需要任何言语的修饰,也没有气氛上的渲染,只是平淡的叙述出一句话,却能真真实实的表达出他内心的想法,他想做些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

    “太子,这话可不能乱说,还是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太子,你这是什么话?”

    两道声音同时传出,西陵宇含着笑意看着西慕凉,西逸轩则是有些寒意。

    西慕凉又道:“不走?”

    这是什么意思?不走?所有人都等着看接来的发展。这皇室的笑话不看白不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宫殿中央的几个人身上。不管接来是怎么发展的,他们都想亲眼见证一,哪怕接来的一个决定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也一样,西陵宇与西逸轩也是同样的心情,冷眼等着西慕凉的一句话是什么。

    毕竟有点期待不好吗?

    “拖出去。”西慕凉平淡道。

    哈?

    拖出去?拖哪儿去?这话是什么意思?

    全部人都有些疑问了,这太子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语?这话说得有些怪异。却只有陌妃菀嘴角带着笑意。

    见着所有人的反应,陌妃菀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而这一声轻笑在安静的宫殿之中格外清晰,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这太子妃什么意思,这个时候竟然再笑?笑什么?这个时候笑她难道不知道刚才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笑?

    “嗯?”西慕凉轻声。

    “很高兴。”陌妃菀眯着眼睛对着西慕凉道。

    “阿暖很满意?”西慕凉低声温柔道,眉头松开,犹如温暖的春风吹拂而过。

    陌妃菀轻扬嘴角:“嗯。”又抬起头看了看西陵宇二人,对着西慕凉清甜道:“可是他们还在这里没有离开。”

    “等就看不见讨厌的人了。”西慕凉道。

    陌妃菀的手还放在西慕凉的衣角边,牵着,眉眼中全是笑意,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心情很是愉悦,她是高兴了,可有的人却是笑不出来了。这二人是何时变得如此默契的?角落中的简尘溪皱着眉。

    旁边的侍卫轻声道:“公子?”

    “不要多事。”总之,她幸福就很好了,简溪尘不断的开始催眠自己,只要她过得好就好。

    西陵宇面色有些难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太子竟然连半分面子都不给自己二人留,哼!不过就是个废物太子而已!

    当,嘴里也不在留情道:“哼!陌妃菀你当真要如此?!这废物太子你还真要嫁?这过些日子你若是当了寡妇这可就不好了?”是啊!多少人都知道,这太子似乎天生就染有旧疾,从回圣都就没有好过,而且有消息传出说是,这太子的病情又在逐渐加重,可是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这陌大小姐当真是想不开还是怎么?

    而且这东王将这句话说出来,也就代表不会再手留情了。看样子这几个王爷也是不合之人,一个软弱的太子,怎么能跟东王想比?

    不然,眼前的一幕也就不会发生了。

    宫殿内又一次安静了,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的小小的嘀咕声,这小小的嘀咕声却是在这安静的大厅之中格外清晰。

    “你是在开玩笑吧?这种事情可不要乱说。”

    “什么事情啊!?”

    “你刚才没有听到吗?这太子妃当初还与西王有些牵扯了。而且还听说两人已经在同一张床上睡过了。”

    “咳咳,这种话可不要乱说,这太子妃怎么会这样。你们看平时这太子妃就很少与西王有交情的,这话你们可不要乱说了,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你们忘记上一次游湖的时候了?太子妃被一神秘男子劫走之事,难道你们都忘记了?那次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太子妃根本没有半分反抗,就跟着人走了。这太子妃不是说是阿六杀手吗?怎么会被人如此简单劫走!?这就只能是说明是认识的人啊!那男人铁定就是太子妃以往的……”

    “刚刚才说了让你不要乱说话!”

    “什么!你说那两个双胞胎是青楼里的花魁?你看过?别乱说话。还学习过勾引人的那一套?来迷惑这些人?”

    “你们别乱说了,太子妃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你亲眼看到过?啊!这太子妃怎么是这样的人!唉!这太子怎么就娶了个如此不知廉耻的人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