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殿内的目光顿时都落在陌妃菀身上,刚才她所做得一切大家都有听到。陌妃菀原本就不打算隐藏。看着众人的目光,陌妃菀没有半分异常,伸出手抚了抚小巴卫的耳朵,清甜道:“不错。”

    “嗷呜~”小巴卫扬起头吟叫一声,理所当然的享受这陌妃菀的肩膀。

    这一幕,又是让众人节操掉了一地。这陌妃菀行事会不会太嚣张了一些?偏偏她还如此理直气壮,没有半分愧疚之感。这怕是世间之上的女子也就只有她一个人做的出来吧?不愧是以前当过杀手的人,就是心狠手辣,从不留情。

    偏偏就没有人敢出来说闲话,这个时候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叫声道:“啊!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一抹白色朝着陌三小姐扑来的,现在怎么又不见了。难道是……”

    “别乱说话,刚才我也看见了。只是那东西好像朝着宫殿内去了。”

    “啊!那这可怎么办才好,若是伤着人了。要不唤人过来进去通报一声?”

    “还是我们进去吧,若是里面的人不信那可就糟糕了。”

    “可是我们进不去的啊!里面是……算了,我们在外面看看也好,在大声通知一声,也不算失礼。”

    外围的女子见有人带头,顿时都跟着朝着宫殿靠近,随着他们不断的走进,这才发现。原本属于宫殿的欢声笑语不知是何时已经停止了,此时的宫殿内一片安静。甚至是连一颗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清楚,因为大殿之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这气氛着实是太诡异。

    宫殿内,禾心尘与禾心暖坐在一起,抬头不断的朝着外面看着,手指一会儿握紧一会儿松开,显得十分紧张。面色有些复杂。禾心尘看了她一眼,她竟然毫无察觉。他正准备拉她的手告诫她一些事情,禾心暖却突然间站起身子,朝着宫殿中央的陌妃菀大叫道:“你这女人!怎么生的如此狠毒,那外面之人是你妹妹。你竟然让一个畜生去伤害她!你究竟要不要脸啊!身为姐姐竟然屡次伤害自己的妹妹,哪怕这做妹妹的不懂事,做错过事情。但是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对她。你就不觉得愧疚。为你这狠毒的心感到一丝的羞耻吗?!!”

    “暖儿!”禾心尘大吃一惊,这暖儿怎么回事!刚才就特别不对劲儿,现在又挑这个时候出声!偏偏是这个时候!

    而且说得话还如此难听,虽然是武林世家。但是武林世家的女子若是如此不贤惠,这也是会招人闲话的。这话语中又全是针对这太子妃,这不是在添乱吗?这宫殿之中原本就已经够乱了。

    禾心尘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父亲,目光有丝歉意。果不其然父亲眼中全是严厉与责备。禾心尘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暖儿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却又没看好。

    唉……

    禾心尘沉着脸,伸出手就想将禾心暖给拉回来,没想到这暖儿竟然暗地里较劲儿。不断的挣扎,宫殿之内人数众多。这才是让禾心尘更加无奈的。对着不听话的妹妹,他真的是有些束手无策,也不敢将动作加大,只是僵持着。

    虽然自己是有些喜欢陌妃菀,可也没做丧失理智的事情。而且早在不久前自己就已经跟她说清楚了,让她少与陌家的人来往。不要再无中生事。找陌妃菀的麻烦,偏偏她就是不听劝,禾心尘想到这个就一阵头痛,他怎么就有个这么不明事理的妹妹。

    上次陌家选家主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了陌妃菀不是凡人,从这次婚嫁也能看出,陌妃菀隐藏的势力觉不会比主府的小,偏偏她就是看不清楚。这陌妃菀以前是杀手,杀人从来不留情,她以为自己有几个小命可以折腾的?想这么就对付陌妃菀,这不是小看了陌妃菀吗?

    这暖儿怎么就是看不清这些事实,老是做些有的没的。偏偏还不知道这理由是什么。

    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为何老想着要与人找麻烦!

    况且刚才陌妃菀敢这么熟视无睹的欺负人,这般的明目张胆,就是代表她无所惧,有恃无恐。自信满满,这暖儿这个时候偏偏就要当这个出头的,这不是找死的行为吗?

    这若是一个人还好,偏偏自己又是在她身边,恐怕这次要跟主府的事情挂上勾了。那这件事情要这么简单的解决,就不是这么好说的事情,况且看陌妃菀的样子也不打算放过这件事情。

    果然,禾心暖的话刚落,外面的人目光都直接越过众人看到陌妃菀,以及她肩上的小巴卫,那一抹白色在大红的嫁衣忖得异常明显。刚才宫殿之外的人又说看见一抹白色朝着陌三小姐扑去,接着那一抹白色就进了懂点,那么这也就是说……

    陌妃菀就是凶手!?

    这人证物证据在,这陌妃菀可还有什么好说的?又如何能推卸责任,偏偏这件事情又是众人都看见了的,就更不好说明了。

    “恶毒?狠毒?感到羞耻?”陌妃菀扬起唇角,那绝美的容颜在薄纱若隐若现,更添几分秀丽,隐约能看见她微微扬起的唇角,巧笑嫣然,清丽无双,就算是有面纱也是让人不禁一呆,只见她眼波微微流转,似有精灵跳跃而过,目光直直停留在禾心暖可爱的面容之上,突然面色来了一个大转换,变得嗜血黑暗,眸中凶煞,冷声道:“禾心暖!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你这身份也能跟本宫如此说话!竟然敢当众辱骂太子妃!辱骂本宫!按照我圣都王朝律法,你将终生不得婚嫁!若是从宽处理,也是掌嘴五十!一月不得出府一步!”

    威严的声音在宫殿之内传来,传出一阵阵回音,荡响在殿内所有人的耳边,所有人都对这陌妃菀突然的气势给镇住了。刚才这是怎么了,这不怒而威的气势像及了以往的一个人,只是如今思绪不全,没有回想起来而已。

    禾心暖这才面色一白,心中有些害怕。她怎么就忘记了,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本就无法无天。只是这个时候她特找不到任何台阶可以,况且陌妃菀也不准备给她台阶,早就看她不顺眼,也提醒过很多次了,耐心总有一天也是会用完的,这是不变的真理。况且陌妃菀本就不是什么善人,就跟他们说的一样,原本她就是一个恶魔,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禾心暖朝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倒,又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感觉到十分丢脸,当涨红了脸,声音颤抖道:“你你你……你别想诬赖人,我只是……我只是要声讨你的罪行而已!你别想又陷害我!而且你又是当众行凶这算什么?!”

    禾心尘真想一巴掌拍禾心暖,这个时候还乱说话,一抬头却看见陌妃菀嘴角边冷笑,心中一惊,这大殿之中本来就已经很乱了,不能再添乱了,当也顾不上其他,手中一使劲儿就将禾心暖扯到身边,一个不注意禾心暖摔倒在地,禾心尘却顾不上去管她。站起身子就朝着陌妃菀真情恳请道:“太子妃还请恕罪,暖儿还小,不懂事。一时间为了朋友说错话,才会对太子妃出言不逊,还请太子妃恕舍妹失礼。待回家之后,草民一定对舍妹严加管教。给太子妃一个交代!”

    “哥哥!”禾心暖大声叫道,脸色气愤。哥哥为什么要这般低声气?还偏偏是对这个女人,刚想要起身说些什么,却被禾心尘严厉的眼神给吓了回来,那种眼神她不想在看第二次,太过于恐怖。

    禾心暖不敢去想以前看到这眼神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原本冲动的心情硬是被这狠历的眼中给镇得清醒了,心中又是升起对陌妃菀的害怕,不敢再有半分言语。这个时候才想明白刚才的话是多余的不该说。

    陌妃菀看着这兄妹之间的把戏,缓缓摇了摇头清声道:“交代?什么交代需要带回家去交代!若是对我的交代就在这府中交代了吧!免得麻烦!况且,就这么几句话,回去交代就能将事情解决?就能将她大逆不道的罪行打消掉?你们主府的人未免太看不起我们皇家了吧?”

    一句话,把原本很小的事情,扯到了皇家与主府,没有人知道陌妃菀是何意,只是都清楚的明白了,以后没有事情。绝对不要多管闲事,特别是太子府的事情。

    禾心尘面色变了变,没想到这陌妃菀这点面子都不给。抿抿唇,看着陌妃菀。目光执着。陌妃菀轻笑,原本就讨厌他们,也没有什么恩怨可讲。可这人竟老是找麻烦,若是不教训一。还不要去开染坊了?若是给她几个女人,怕是勾栏院都能办上了!

    况且上次在画舫之上也是她做的手脚,回来之后就调查了,原本想就这么算了。可是没想到这禾心暖如此不知趣,还是要来惹自己,找自己麻烦,那就别怪她了。长长记性总是好的。免得总是晃来晃去。

    碍眼!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