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陌妃菀一声令。

    两名侍卫从暗处没有半分犹豫的走了出来,似乎站在暗处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

    “太子妃。”两人恭敬道。

    “掌嘴!”陌妃菀冷淡出声。有些人就是那么没规矩,不长记性。

    两个侍卫立即转身朝着禾心暖走去,见陌妃菀来真的,禾心暖的身子在众人的注视开始发抖,两个侍卫其中一个走上前就抓住禾心暖的收,不容她有半分挣扎的可能。

    “放开我!你们这两个等人!放开我!陌妃菀!你简直不是人,竟然这么对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陌妃菀!”禾心暖一边挣扎一边颤抖着声音道,眼泪刷刷而落。见陌妃菀的目光没有放在自己身上,禾心暖目光瞅向主府当家:“爹!爹爹!你快救救我!快救救女儿啊!”

    陌妃菀眉梢一挑,道:“胆敢威胁本宫,罪加一等!来人!”

    “堵嘴!”喜欢骂人,就堵住你的嘴,看你还能不能骂人,这种女人还真是难缠的很!讲道理是无用的,就跟对牛弹琴一样,完全是不在一个状态。

    话刚落,侍卫就拿一块不知道是何物体塞进了禾心暖的嘴里,从袖子中扯出一根木板子就准备朝着禾心暖的嘴上打,那样子看起来,不将那张嘴给打烂。是不会罢休的。最关键的是这两个侍卫看起来都没有怜香惜玉之情。

    这倒是让陌妃菀有些欣赏。

    禾心尘不是没有看见妹妹的求救,他也没有丝毫办法。如今看着陌妃菀的面色一阵五颜六色。目光很是无力。欲言即止。这个时候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怕是一句话说错了,便会让太子妃抓住把柄。这不是让主府蒙羞吗?于是他干脆不说话。这时,主府当家禾震天终于开口了,那声音中的压抑不是一点半点,若是一个不好。恐怕这件事情就会造成江湖与皇室不和的引火线。

    只见那主府禾震天沉重出声道:“太子妃。今日终究是你与太子的大好日子,是喜宴,若是见血,恐怕不好。可否卖老夫一个面子。只掌小女十掌可好?”

    禾心暖闻言瞪大双眼,有些不敢相信。刚才爹爹说什么?大婚之日不宜见血,只打石板子?这还是要打啊?这说跟没说有什么区别?这到底是为什么啊?爹爹为何会这样!

    禾心暖满腹的委屈没人可以述说。爹爹是不是已经不想管自己了?都放弃自己了。

    这个说法却让禾心尘松了一口气,也抬眸看向陌妃菀。不止是他,就是大殿之内的人也都抬头看向陌妃菀。等着陌妃菀的回话。禾震天的话倒是处处蕴含着机关。这原本说要打禾心暖板子就是为了惩罚她,如今石板子也是惩罚。让两人都好有个台阶。又说这是婚宴见血不好,若是一般女人自然不会让这个日子见血。可见血不好这句话也就是说,。这打禾心暖的十板子是不能见血的。这既然都是不能见血。话中之意当然就是这两个侍卫不能手太重。呵!这人当真是老奸巨猾。

    陌妃菀侧着头看向禾震天,禾震天也看着陌妃菀。陌妃菀一笑道:“主说得有理,你的面子我自然是要给的。就按照你的说法,只打十板子。”前面一句是主,后面一句是你。这自然表明了你要面子。我陌妃菀自然是给你的。

    那么给你脸你就给我接着,不管是好与不好。让你接就接,不然到时候不接也得接。

    禾心尘见陌妃菀如此说,准备站起身子朝陌妃菀道谢。却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子,陌妃菀便抢在他之前笑着道:“呵呵,虽然说是婚宴不能见血。那不过也就是以往的传说罢了。就本宫个人来说,刚才主的这个建议我是不认同的,这自古婚庆之色都是红色。为何又说这大婚之日不宜见血了?这血的颜色与这大红之色很是相称。所以!本宫觉得,这要打就一定要出血的!刚好喜庆!”

    果然是杀手,就是心狠手辣。此时大殿之内的人又是同一想法。今时今日,还真是与很多人有共同的想法,,陌妃菀一看众人的眼神,大概就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了。不过在她看来,有这种想法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所以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禾震天与禾心尘的目光都是微微一凝,这陌妃菀还真是------没等到两人开口,陌妃菀已经对着两个侍卫令道:“没听见本宫的话吗?难道还要本宫重复一遍!?还不掌嘴!”

    “啪!”这一板子去,禾心暖那白嫩的小脸上立马出现了一个板子印。那俩侍卫还当真是一点都没留情。

    接来又是“啪!”“啪!”“啪!”“啪!”一拍在禾心暖脸上,这才只是第四。可禾心暖粉嫩的小脸上已经是通红一片,隐隐有些血光出现。当第五拍去的时候,“啪!”的一声响起,伴随而来的是禾心暖痛苦的哭声和禾心暖嘴角边流的雪。在白嫩的小脸上显得很是明显。

    看着陌妃菀的地方,眼神里全是恐惧,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禾心尘紧了紧手,抬起眸子看了看陌妃菀与太子西慕凉的地方,眼神中有些隐忍渐渐蔓延,这太子是默认了陌妃菀的一切动作,是不是就代表这一直以来并没有什么动作的太子,借此机会告诉众人一些事情?完全可以这么想不是吗?

    大殿之中没有人说话,可事实上,却是有些不长眼的人儿们,无视陌妃菀的存在,传来了细小的嘀咕声:“这太子妃好狠的心啊!这婚宴之上竟然这样……”

    “别乱说话!”

    “可是,你看都是血……”

    这个时候禾心暖才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手上沾染了血之后,眼神中全是恐惧:“啊!是血!血!流血了!”

    “别看了,这太子妃简直就是恶魔啊!”

    角落里,陌梦一手中湿成一片,此时她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面色逐渐苍白起来,身体有些摇晃,旁边的叶小西看得奇怪,轻声问道:“梦儿,怎么了。怎么身体这么冰?可是冷了?”此时的她是绝对没有想到,陌梦一又在此事里面动了手脚,只是有些疑问,若是冷的话,今日这个天气也是不应该的啊!

    陌梦一看着禾心暖如此悲惨的一幕,不仅想到以前发生的事情,每次都是自己先去惹恼她,但是对于自己所犯的错,陌妃菀也从未如此对待过自己,虽然有惩罚。但是基本上都是在家里的时候才会,在外人面前从未这样。

    可是看陌妃菀对待禾心暖的这一幕,倒真是让陌梦一有些心寒。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原本这陌妃菀就没得罪自己。也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她的麻烦。

    可若是她早点发现的话,说不定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可是现在对于陌妃菀来说。这陌梦一就是没长脑子的人,没事儿就喜欢乱找别人的麻烦,就是欠教训!欠收拾!为了自己以后能没事儿就闲着,她会让天人好好看看,就算是太子无能,这个太子府的一切都还跟她陌妃菀挂上勾的。

    别闲着没事儿做到处来找麻烦!

    “娘亲,我不是冷。大姐姐太……”太可怕了!这样想着,陌梦一不仅浑身冷汗直冒。叶小西看见陌梦一这样,心疼的搂住她轻声安慰道:“没事儿啊,乖,以后没事儿别去惹你大姐姐就好,你大姐姐向来都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要你不去惹恼她,就没事儿的。”虽然叶小西心中也是讶异,但是此时却强定来心思安慰陌梦一,若是梦儿听话一些该多好。

    陌妃菀抬起头,平淡的眸子看向殿内的人。都大气不敢出的看着她。目光扫向角落里的众人,原本站在大殿之外的人不知何时已经进入殿内,全都聚集在角落中。看着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的模样,陌妃菀轻笑着出声道:“若是我没听错,刚才好像听到那个角落里面的人在议论我。”陌妃菀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陌梦一和叶小西所站之处。

    “吶~刚才我没听错吧。”陌妃菀呆萌回过头,西慕凉微笑着点点头,眼神中全是宠溺,抹都抹不掉。

    随着陌妃菀的手指指出的方向,殿内的目光都开始朝着那一面凝固,角落里面嘀咕的声音也是渐渐停止,大殿之内一片寂静。没有人敢说一个字。

    陌妃菀掀起唇角,好戏才刚刚开始。刚才那只是主菜前面的开胃菜。她倒是想让所有人都看看,看看她陌妃菀是不是好惹的,一开始长着眼睛是干嘛的?不会看清楚眼的情况在说话。喜欢惹是生非,偏偏她又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这不是明显的找虐吗?

    这些人是一天不找她陌妃菀的麻烦,这天日子就过不去了。都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可在陌妃菀看来,这些女人何止是五百只鸭子,简直就像是一千只鸭子。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