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医奔过去将晕过去的陌妃菀接住,几位高手瞬间赶了过来,要将她杀了,可是陌医不准,他不准,只是一眼,就是那温柔的一眼,陌医失了神,简溪尘那件事他都没有这么心痛过,再后来……

    后来…

    陌医的眼神一闪,自嘲地笑了,他最后还是判出了简家,去除了那个姓,从新的生活,后来他遇见了陌妃菀,对着他温柔的笑着的陌妃菀不在了,浑身散发出冰冷之气,浑身血腥味浓重,受了很重的伤,却带着两个小孩,长得一模一样的陌夭夭和陌其,那两个小孩给陌医的感觉很是熟悉,却怎么想都没有想起来。

    陌医还记得陌妃菀站在窗前给那两个孩子取名之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句话一出来,陌医浑身一怔,是她吗?是陌妃菀吗?那个小时候和自己一起种这棵桃树的她么?没有人回答他,陌妃菀转过身对着两个孩子说,以后你们就是陌夭夭和陌其了。

    陌医以为她是记得自己的,可是陌妃菀连自己都不记得了,脑中只记得一个六子,那是她在陌家的排行第六,她对着陌医说我叫阿六。

    后来,陌医就成了陌妃菀的专属大夫,那两个孩子拜了自己为师,看着床上简溪尘的脸,陌医摸了摸自己比简溪尘好不了多少的脸,自己总是是以一副老人的面孔和陌妃菀相处,若是一开始就用自己的脸,现在的他和陌妃菀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眼看着简溪尘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陌医知道,他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吧,陌医突然间心慌起来,这个人是他弟弟啊!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会犹豫这么久,希望现在还来得及,陌医有些慌乱了起来,在内找着医务用品,帮简溪尘清洗了伤口之后,陌医又给他上好了药。

    陌医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简溪尘,眼神之中有丝复杂,半响摇了摇头,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泛着黑光,看起来很是神秘,陌医快的动了几手,似乎撤去了什么一般,打开盒子,里面是两颗圆圆的散发着阵阵香气的药丸,陌医拿了一颗塞进简溪尘嘴里,又将简溪尘扶起,用自己的功力帮他催发药气。

    做好一切后,陌医又从新戴上了面具,走到门前之时,又回头看了一眼简溪尘,暗自道,这次我们算是两清了,以后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随即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就这么平淡的过了几天,陌妃菀因为手受伤也难得休息,她不是没想过此时去杀了刘成轩,可是,以她这状况去,刘成轩没杀死,自己却死了吧。

    陌妃菀正想到这儿,房门突然被打开,一股诡谲的气息直扑而来,陌妃菀唇角一勾,果然没死。

    “哟,鬼七美人,你命挺大的嘛,还是胸口藏了鸡血,这样还不死?”陌妃菀口气冷淡,脸上甚至可以见到一丝笑容,“瞧你唇色发青,脸色发白,看来伤势还蛮严重的,怎么不养好一点再来看我呢?这么想念奴家啊!”

    对于陌妃菀的口是心非,冷嘲热讽,又以那么淡淡的语气,躲在门外的陌夭夭和陌其对视一眼后,嗤之以鼻,又鉴于某人实在是太强悍,陌夭夭和陌其不敢说话,甚至是发出一点气息。

    “你希望我死?”简溪尘一字一顿,问得坚定沉稳,眸光直直地落在陌妃菀身上,似乎在探究她眼光中的真假程度。

    “你是奴家的死对头,你不死奴家就得死,除非你投怀送抱,变成奴家的人,那奴家就不希望你死了。”陌妃菀真真假假地笑道。

    门外的陌其竖起一根拇指。

    阿六姐姐,你强。

    “你们,离开!”简溪尘背对着门外,口气冰冷。

    见外面的人没有动静,简溪尘眸光一闪,准备有所动作,却听见陌妃菀开口道,“陌夭夭、陌其要听就光明正大谍,别躲在外面听墙根。”简溪尘一愣,似乎没想到陌妃菀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外面的陌夭夭和陌其对视一眼,站起身来,推开门走了进去,直接越过简溪尘走到陌妃菀的床边,陌妃菀从睡着的姿势,坐了起来,衣衫很薄,比没穿之时更显得,陌夭夭和陌其自然是没什么感觉,可是简溪尘却直直地看着。

    陌妃菀也不遮挡,反正看也看过了,没什么区别,不过是看一又不会少块肉,陌妃菀的想法很是奇怪,简溪尘看着旁边站着的两个多余的人,心情自然好不了哪儿去,面色有些发黑,却没有说什么。

    “我们合作,怎么样?”

    陌妃菀看着简溪尘的眸光有丝怪异,还没放弃吗?

    简溪尘也不解释,就这么看着陌妃菀,他是希望陌妃菀答应的,他喜欢她,他是这么觉得,既然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那么她就该跟自己在一起,在简溪尘心里,他的决定是重要的,他决定就好。

    可是陌妃菀也是一个不甘示弱的人,怎么会因为简溪尘想跟她合作就合作,在说,陌妃菀压根就不是一个怕被威胁的人,越是感觉危险,对她来说越具有挑战性,陌妃菀看着简溪尘脸上似笑非笑着,让人看不清她的心思。

    旁边站着的陌其浑身一激灵,这阿六姐姐,不是不笑,一笑就笑得这么……惊悚,让陌其有种陌生的感觉,陌夭夭倒是没想那么多,她饶有兴致地看着陌妃菀和简溪尘,知道简溪尘不是陌医之后,她想开了很多,是这个人的话,会对阿六姐姐很好的吧。

    陌妃菀沉默半响,开口道:“为什么是我?”语气中有丝疑问,是真的不明白,鬼七怎么会想到离开暗夜,毕竟她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之处,只是自由有没有对于她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人来说,是不重要的。

    简溪尘没想到陌妃菀会这么问,在他眼里,陌妃菀也应该是很想离开这个组织的,毕竟他们没什么理由要给暗夜卖命,可简溪尘不知道那只是他的想法,不是陌妃菀的,对于陌妃菀来说,在哪里不重要,活着便很好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