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口气,一句太子府是我的地盘。轮不到你来做主。话虽然没错,可这太子如此态度,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倒是显得有些目中无人了,殿内的人至少一半以上被他得罪了。难怪支持太子的没有几个人,这太子根本就是个废物!

    可若说是废物,这太子的做法倒是让人又惊讶了。这目中无人的态度不像是一个无用的太子 敢做的事情。

    随着西慕凉的话语落,很快便听见了侍卫走进来的声音,各个大大小小的门都有着侍卫把守着,正可谓是重兵把守,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的达官贵族们,此时却是面无血色。殿内的女子大多数都参与了刚才的议论,这太子这一招是不是太狠了?

    原本今日就是喜宴,太子府的兵马就很多,此时倒是充分的利用起来了。所有的女眷都被侍卫一个一个的抓了起来,站在一旁。等候着惩罚。

    若说是太子妃陌妃菀狠,这太子西慕凉莫不是更狠!?

    殿内的男子们也开始有些心悸,还好以往没有什么事情得罪了这两口子。因为这看起来美如天神的男子竟然只是一句话就将所有的人打入地狱,这种情况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原本议论一事不大,可偏偏就是遇上了陌妃菀此时认了真,那就没有半分人情可言了,不说陌妃菀一个人都不熟,就算是陌梦一都逃不了,又何况这些原本就跟她没有一个铜币关系的人?

    想要她放过这些人的话。不是不可以。除非是卫星湖的水都干了,这个世界也毁灭了。那个时候一切都不是陌妃菀负责了,也自然而然的不管她陌妃菀一个铜币的事情。

    东王不屑一笑,没想到这太子也会玩这招,竟然为了讨陌妃菀的开心,宁愿得罪殿内的所有人。就算陌家的势力很大,这太子这样做,不是错失了很多想支持他的人?这亏不亏?有的人理所当然的想着是不会!因为陌妃菀身后不止是陌家还有将军府!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西慕凉却单单只是想保护着陌妃菀而已。

    殿内的人都被这残忍的一幕惊呆了,每个人的想法虽然都不一样,可如今也没有时间想别的,所有的女眷面上都是红肿一片,不少女子已经大哭起来,却只是发出“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不敢哭出声,有的人的嘴边已经流血了,那凌乱的一幕倒是有些人觉得看不去。

    想说些什么又将话咽。枪打出头鸟这句话都还是知道的,此时说话,若是火上浇油可就不好了。

    今日来参加婚宴的人。说不是大家子弟的子女?都是些身份不低的人。更是殿内之人的妻子,或者爱妾,有的是女儿。娘亲!可是有什么办法?没有人敢站起来多说一句话。但是被打的人可实实在在是她们的人,太子这不是在打那些女眷,而是在警告她们这些人,警告女眷身后的男人们。这脸是注定丢大发了。

    太子啊!好一个太子!好一个天神太子!这个回来没有多久,被所有人遗忘的太子!没想到一来就是一件大事情!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没想到这太子仅仅是因为这太子妃的一点点不满,竟然得罪了文武百官。

    简尘溪坐在不远处,刚才侍卫抓人的时候。所有的男子都已经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坐好,简尘溪坐在位置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西慕凉,似乎在这个男子身上看到了属于简溪尘的影子,那种不顾一切的态度不就是他的专属吗?

    看了看殿内混乱的一幕,又抬起头看了看那一身红衣站立的两个新人,外面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她们身上,显得那么般配。眸中有些深思,却又不明是何意思,随即将目光移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输了!

    不甘心啊!不甘心!为何自己就是没有一点机会能留在她的身边?为何?

    答案自然是不明所以。

    东王坐在一边,没有理会叶媚儿传来求救的信号。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两个新人,眸中不是讥讽也不是不满,却是一钟迷茫,没错就是迷茫!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

    禾心尘看了看几人的反应,没有什么表情,将杯中的酒一干二净。

    朱元璋站在高处,看着面发生的一切,嘴角有些欣慰,至少这太子是敢站出来的。慢慢来,慢慢来。。

    殿内的哭泣声已经开始小了,所有的侍卫都已经出去了。也不是所有的女眷都被掌嘴了,有一小部分人从最开始到最后面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自然逃过了这一劫。不过这个时候她们的心中也很是疑问,这些太子都是刚才进来的,那又是怎么会知道哪些人是没有议论太子妃的呢?难道这些人一直都在外面看着?

    还是说最开始进来的时候她们就已经被人监视了?这些想法都在没有被掌嘴的女眷中飘散着,这个想法是自然而然的,没有一点点的意外。

    这挨打的基本上都是女子,因为男子基本上都没怎么说话,那些被打的女子们,此时都是一个一个摔倒在地上,面色红肿,嘴角还有些血迹。一个一个目光散换,没有焦距。

    东王此时站起身子,所有人都没有注意他。“啪啪啪啪!”掌声响起,东王缓慢的从上面的位置走了来,边走边道:“好!打得好!不亏是太子!就是不一般啊!”嘴角还带着笑意,当只剩最后一个阶梯的时候,目光突然间变得凶煞,看着西慕凉,阴沉沉得道:“太子殿!本王一直有个疑问,可又不好佛了太子的面子!但是本王实在是有些看不去了,就想问问太子,本王的侧妃叶媚儿到底是错在哪里,太子府的侍卫竟然没有经过本王的同意就敢私自加以刑罚!太子你觉得这种做法有些过分了吗?”最后一步的时候脚步加快,所有人都没有看清处的时候,东王已经到了太子面前,手掌拍在太子的肩膀之上,那一掌可不是普通的一掌,至少是用了八分的内力。

    陌妃菀目光变冷,这东王当真是不要脸,过分!只是见西慕凉没有任何变化,她才忍住没有动作。

    西慕凉抬起头,只是一闪就直接握住了东王的手,出声道:“做错了就该罚。”

    这轻轻的一挡,却是让东王后退了两步,瞳孔微缩,这太子刚才是准备废掉自己的这只手!?他绝对没有感觉错,此时他都还觉得自己的手麻木着,没有办法动。刚才这太子是怎么挡住自己的攻击的?他都没有看清楚,自己拍过去的手掌便被他挡住了。

    这是个废物太子》?!

    东王西陵宇心中有些疑问了。

    就在所有人都疑问的时候,简尘溪却是暗自吸了一口气,刚才那一招跟简溪尘太像了,若不是同一张脸,简尘溪都会怀疑是不是真的是他。

    不少达官贵族因为刚才的惊讶站起了身子,连酒杯掉在地上了都不知道。还痴痴的看着那两兄弟。

    陌妃菀微笑着,不错,还好没有想错,小绵羊的武功不低,甚至可能比自己更高。只是刚才那种做法她倒是没有看见过,有些意外了。

    西慕凉放手,又重复了一次:“做错了就该罚。”

    一句话重复了一遍,看着太子那样子,似乎就是再说,太子府是我的地盘。我的话就是对错,你一个王爷没有资格干预。

    哪怕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人人都会说的话,可从太子嘴里说出来,又是别番滋味了。至少在殿内的人看起来,太子这话是霸道的。

    做错了就该受罚这句话没错,可是连自己兄弟的妃子都不放过,这是不是连皇帝陛都没有被他放在眼中?》

    这场婚宴简直就是一场战争!这一波未平一波为起,连被掌嘴的女性也惊讶了。这太子看起来不是小气的人,却做到这样,难道真是因为------她们看到了什么?两个人相视一笑的场面,果然,太子是因为太子妃才会如此,究竟是怎样的情感?太子才会这样?不顾文武百官的面子就只是为了那一个女子?

    这一切不都是所有女子希望的吗?

    对于太子,人们都知道的不多,可是这太子却是突然间冒了出来。就像是太阳一样,每个人都能看清,甚至是目光不断的追随着。

    这原本只是一场婚嫁,可就是这一场婚嫁却让她们看见了太子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至少现在是这样。

    东王面色阴沉道:“太子,你好嚣张的话语!”顿了顿有道:“如此说来,太子是不打算给本王一个交代了?”

    西慕凉仅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垂眼眸将陌妃菀的手放在掌心,抬起微凉的眸子,认真的看着殿内的人,轻声道:“陌妃菀是我的妻。”将所有人看完之后,西慕凉才缓缓说出这句话,在西慕凉看着众人的时候,目光中是没有任何人的,可是他却是认真了。

    他是在告诫所有的人,陌妃菀是他西慕凉的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