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殿内的人都是有地位的人,陌妃菀与西慕凉携手走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们身上。两人的速度并不快。

    北王站立在一边,被忽略的感受有些不爽,陌妃菀二人已经快走出大门的时候,他从位置上站起身子,手中摇曳着酒杯,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二人的背影道:“太子,太子妃。你二人如此就离开?”安逸轩,不!应该说是西逸轩。

    西慕凉头也未回,脚步也没有停留,平静道:“各位,若是累了就请先回吧。”

    两人走出大殿,殿外之人自觉的分成两边站好,给两人留出了一条路。朱元璋坐在上位之上。面带着笑意,这太子的做法倒是能合他心意,也不枉菀儿的一片真情,在朱元璋看来,陌妃菀这妮子肯定是对太子有了感情。

    但除了朱元璋,其余的人面色都不好看。这一场婚宴,他们都像是来打酱油的一样。太子二人压根儿就没注意这些人来的意义。而且从头到尾这太子都没有给所有的人留面子。这未免有些太清高了吧?

    太子这样,又如何能让人支持他?

    还是说他与世无争?对太子之位没有半分意思?

    不然就是这太子过于愚蠢?还是说太子胸无点墨,就是一个花瓶?只拥有华丽的外表,内地里确是一个草包?

    这太子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愚蠢的,从刚才他做的事情来看,至少如今是没有人看好他。唯一能看好的,怕就是那些女子罢了。因为太子的宠溺。是每个女子都期待能有的,可偏偏都未能如愿。

    不过,这皇帝陛为何会把太子之位让给这么一个草包,愚蠢的人来当?这皇帝陛 莫不是也疯了?只是都不敢说出来,只是在心中想象罢了。

    婚宴新人都不在,其余的人自然也不会常留于此。没过半刻,人都散了。

    夜晚的天空是静谧的,天空中繁星点点。偶尔有流星类似的东西划过。圆月挂在天空。孤傲。

    太子府寝宫内。

    西慕凉牵着陌妃菀的手走进去,几女都站在门口,速度比二人倒是快上不少。两人走进内殿之后,几女上千将房门打开,二人一进入便立即关上。

    几女站在门外,面色都有些别扭,目光中都透露出一个意思。主子要与太子洞房了。俗话说**一刻值千金,可主子她们是不是进去的太早了,这天还没黑了,都已经进房了。最重要的是晚饭还没吃。

    没力气怎么办?

    不过最让人值得深思的是。这二人洞房……她们是要洞房的吧。可是主子的性子和太子的性子。这洞房的话不会有问题吗?

    这洞房几女都是很期待的。

    天煞和地煞站在门口。眼中也是深色未明,主子成婚了。这洞房之夜……主子……莫名的不安感啊!

    新房之内处处都是温馨,有些甜腻的感觉,处处都是暧昧的颜色。内的香烟缭绕,窗户微开,红雾妖娆,红烛闪烁,内都是一片红色,充满情.色。内唯一的桌子上放着糕点,龙凤杯子放在桌子上,旁边是一个小小的酒壶。

    在朝远一点的地方看,又是一片红。整个房间内都是红色。

    陌妃菀睁着清眸看着西慕凉,带着笑意道:“慕凉,这房间不会是你弄的吧?”带着一点点的疑问,按照陌妃菀的想法,以他的性子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才对。

    西慕凉点点头。拉着她的手走到一边坐。陌妃菀一笑,果然。她就知道觉得不会是他弄得,这么暧昧,以他的性子是绝对想不出来的。

    西慕凉的目光停在陌妃菀脸上,准确的来说,是看陌妃菀面上的那一层红纱,这房间内的红色不少,简直可以说是很多,因为整个房间都是用红色构成的,在这一片红色当中,陌妃菀原本就漂亮的面庞,显得更是迷人。

    薄薄的红色披散在面上,更显得娇艳柔美,特别是那一双清亮的眸子,在夜晚中闪耀着。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流逝的快,就只是这么一个注视,就过去了好一会儿的时间。西慕凉伸出手摸了摸陌妃菀的脸颊,柔声道:“不讨厌这个吗?”

    这一层薄纱虽然薄薄的,但是戴上一天的话也是很麻烦的。而且陌妃菀的性子应该也不喜欢戴这个,今天的她竟然没有取来。也没有丝毫厌烦的样子。

    陌妃菀一笑,看着西慕凉认真的眸子,柔声道:“慕凉,虽然这一场婚嫁很仓促,但是我也是一个女子啊!我也希望有一个美好的婚嫁。”柔柔的语气,直直的闯进西慕凉的心田,西慕凉的睫毛微微颤抖,眼中慌乱闪过,她越是乖巧他越觉得愧疚,越觉得她委屈,看着陌妃菀那乖巧的样子心中有些微痛。

    是啊!虽然是一场被人算计的婚嫁,可是对于她来说,也是唯一的一场婚嫁,就算是她的性子很温和,也会受不了啊!更何况她的性子又是如此。

    对于女子来说,不都是希望有一个好的婚嫁吗?

    陌妃菀眼睛都没有眨一,看着西慕凉的神情变化,见着他眼神中闪过的慌乱,微微一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可一秒,却被西慕凉眼中的疼惜怔住了,那种毫无瑕疵的宠溺,那种不搀和一点别的目的的疼爱,那种只对自己一个人的温柔,无一不让陌妃菀沉醉。

    虽然知道他会慌乱,但是看见西慕凉这样,陌妃菀心脏都有那么一秒钟停止了跳动,他当真了,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他却入了心。

    这又如何能不让她也开始认真?

    西慕凉无声的站起身子,拿起托盘上面放着的龙凤勾,又走到陌妃菀面前,表情诚恳的将龙凤勾勾住她的盖头,那专注的目光,陌妃菀平生还是第一次看见。陌妃菀心跳开始加速,有些紧张起来,眼睛都不敢眨一,看着西慕凉认真的面孔,有一丝的懊恼,这人还真是能魅.惑心神啊!

    当盖头揭,陌妃菀面上带着璀璨的笑意,看着西慕凉。他都能为自己完成完整的婚嫁仪式,那自己又岂能辜负他的一片真心?

    “阿暖。”西慕凉暖暖的声音传出。

    “我的阿暖。”面上是愉悦的笑意,连陌妃菀也被传染。陌妃菀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拿起酒杯将酒倒上。西慕凉也在她身边坐,拿起一个酒杯,又将另一个酒杯放在陌妃菀的手中,唇瓣触动:“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这句话听得太多有些虚假,可从他嘴里出来,却有种神圣的气息。

    陌妃菀拿起酒杯与他交杯,轻声认真道:“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一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一句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与他一生,她是愿意的。将酒喝,陌妃菀放酒杯刚巧西慕凉也放酒杯,陌妃菀看着西慕凉眼中的清明,眸中闪过笑意,凑近西慕凉,盯着西慕凉的睫毛,轻轻一笑。一秒,两人却已经坐到了床上。

    西慕凉配合着陌妃菀的动作,也不反抗。只是不知道这妮子在打什么主意。

    陌妃菀看着西慕凉缓缓道:“慕凉,不是有一句话吗?**一刻值千金啊!你若再不行动,你就欠我银子了啊!”语气里的揶揄有些好笑,见西慕凉无奈的眼神,陌妃菀又道:“此刻不是应该脱衣服,然后……那个什么……就是……腿要……唔……”嘴被捂上了。

    陌妃菀又挣脱出来道:“张开……唔……”又被捂上了。陌妃菀知道门外是有人的,而且还不少,西慕凉也是知道的。陌妃菀一直笑着,笑声很大,直到感觉到门外气息不见了,这才轻声道:“慕凉,凤冠把我的头快要压断了。”陌妃菀对于婚嫁的一些忌讳是视而不见的,因为她只相信人定胜天。

    西慕凉没有说话,眸子中的温柔宠溺依旧,伸出手轻柔的将她头上的凤冠取,放在一旁,随机将她长及齐臀的黑发放。

    陌妃菀将身上的衣物脱掉,嫁衣很繁琐,陌妃菀扯了几没扯开。睁着清亮的眸子无辜的看着西慕凉,那眸中的意思不明而喻,西慕凉内一笑,看着她将身上的衣物扯得乱七八糟,走上前理顺之后将她衣物脱,直到只剩一件褒衣之后才停手,陌妃菀抬起头看了西慕凉一眼,却是见他没有任何反应,眸中还是清明一片。

    “慕凉,我们来做些有趣的事情吧?”

    “嗯?有趣的事情?”西慕凉疑问道。

    陌妃菀点点头,将西慕凉反手一拉,西慕凉就朝床边走去,陌妃菀眨眨眼,轻笑道:“首先,把衣服脱了。”

    没错!第一步,当然就是……当然就是脱衣服了。

    西慕凉脱衣服的时候,陌妃菀也没闲着,上不断的打量着西慕凉,这还好是西慕凉。若是别人早就开始别扭了。若是此时陌妃菀能看到西慕凉的耳朵便会发现,其实。西慕凉也不淡定了!哈哈!因为他被头发遮住的耳朵已经通红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