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凉,你不去吗?”陌妃菀抬起娇柔小脸,语笑嫣然的看着西慕凉,看着陌妃菀如此可爱的神色,,西慕凉真想答应她,可是他还有些事情未弄明白,心中有些放心不。若非这件事情也是关于陌妃菀,西慕凉又怎会去管?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跟若素她们去,你就忙自己的事情吧。”陌妃菀笑笑,眼睛里面全是欢乐,将西慕凉朝着内推去,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他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开口说要帮忙也就是自己能解决,不然动用叔叔的力量也是可以的。

    圣都卫星湖绿波荡漾,远远看去似乎有什么东西漂来,静立凝视,只见那绿波湖面上漂来一叶一叶的小舟,两两对立,六个粉衣女子双手执桨,缓缓而来。

    湖边树叶纷,迎接美好的一幕。似乎是在迎着景物的优美一样,六个女子嘴里轻轻的哼唱着小曲,六女的速度并不快,以至于到了中间的时候。众人才看见那六人身后还有一叶小舟,小舟之上一白衣女子躺在舟上,白衣边是绿色绸丝勾勒而成,在绿湖面上更显清秀。

    女子站起身子升了一个懒腰,道:“好无聊。”只见那女子容色娇美,目如秋水,音容笑貌栩栩然,透着阳光,让人移不开眼。一言一笑都是灵秀之举,那传出来的声音娇柔动听。让人都生出想知道那女子是谁的冲动。

    “主子,你这一觉可是睡了许久。”一女子语音柔软,清丽的容貌,巧笑倩兮。声音清脆动听。

    “呀,若素姐姐,你不要说得如此明显。菀姐姐会觉得不好意思的。”陌其说完,便一手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几女也是一阵笑意。

    一抹白色突然速冲进陌妃菀的怀里,差点将陌妃菀冲击进卫星湖内。凝目一看是小巴卫,陌妃菀笑着道:“小巴卫。连你也来欺负我啊!你看看,刚才这几个丫头没良心的欺负我就算了。现在连你也开始欺负我了。”

    小巴卫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陌妃菀,似乎在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陌妃菀一怔。这小巴卫最近是越来越人性化了。不禁出声道:“这孩子大了,不好养啊,翅膀硬了,都开始不听话了。”

    陌妃菀故作深沉的声音让人一阵好笑,陌妃菀也笑了。可是她的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虽然知道西慕凉可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了。但是心中还是忍不住开始想他,毕竟自己都不知道的神秘事情到底是什么?

    她不想用别的方法知道这件事情,陌妃菀只是想听到他自己告诉她。这样才有意义,不然陌妃菀也不会乖乖听话。这算什么踏青?游湖还差不多。陌妃菀心情很不愉快。

    “啊啊啊啊啊!我不开心啊啊!很不开心!”陌妃菀突然昂起头大声叫到。吓了几女一跳,不知道这自家主子突然间是怎么了。无缘无故就做出这么毁形象的事情,咳咳!虽然已经完全没有丝毫形象可言了。

    “主子,形象啊!形象!”若素一跃而起,接住陌妃菀差点跌落到水面的身子。无奈道,这主子有时候做事太不靠谱了。按照几女的想法,刚才这种情况,主子是绝对不会自救的,掉去就掉去了。有时候他们都为这种想法头痛了。有个什么不好的缺点。偏偏就是这个缺点。

    “没事没事。”陌妃菀笑笑,无所谓的说道,陌妃菀看了看天色道:“回去吧。”说完便像是霜打了的茄子,焉了。心情很是不好。

    几女见陌妃菀如此神色,也知道她心情不好。没有说话直接将小舟划到岸边,陌夭夭姐妹二人先上岸,接着陌妃菀就上去了,若素,木子,春香,澄心四人最后上去。岸边的人们一看是太子妃几人,目光自然移开了。谁都知道这太子妃的脾气不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阴天晴天,还是离得远一点好。

    “啊!你们看那是什么!”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来一缕红色,似乎是一个女子的身影。陌妃菀脚步停顿一回过头道:“去看看怎么回事。”避免有些流言蜚语传出去。对西慕凉造成什么影响,陌妃菀也只能让人去看看。

    木子点点头,身子如燕一般飘然而去,只见木子脚尖沾了一滴水手中提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子上来,女子已经昏迷过去。上岸之后,木子便将女子丢到地上,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陌妃菀蹲身子,看着地上湿漉漉的女子,将女子面上的面纱摘,当看到女子面孔的那一瞬间,就连陌妃菀都忍不住一惊。这不是陌佳人,又会是谁?

    “木子,带着她。”陌妃菀冷淡的说完,虽然脸上是如沐春风的微笑,但是话语中的冷意却是谁都听得出来。这陌佳人怎么会莫名奇妙的昏厥在水中,刚才那一瞬间。陌妃菀检查了一,这陌佳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

    “主子,这个女人要带回去哪儿?”木子不解的问道,心中有丝不满。若是带回太子府,怕是这女人都会去勾引太子了。

    “陌府,若素你与木子一起去。木子这性子一个人去的话。怕是又要平生祸端。”陌妃菀笑着道。

    “主子,你!哎!!!”木子长叹几口气,陌妃菀笑意匀染的站在一边,若素轻声一笑道:“走吧,木子。别发呆了。木子这是在消遣你呢。你还真心当了真,若是入了心。这难受的可是你。主子倒是真会觉得好笑了。”

    “若素!!”木子面色一红,追着若素就跑了开,手里还提着陌佳人。这陌佳人的体重对于木子来说倒是可有可无的一种。

    “菀儿。”一声轻呼,陌妃菀带着笑意回过身子。慢慢的,她的瞳孔开始放大,连呼吸都禁止了。是他!身上的那种妖孽之气她永远都记得的,陌妃菀在震惊之中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他叫的是什么。

    阳光之,他一身黑衣特别醒目,更为惊人的却是他身边飘荡着的阴森气息,俊俏的面庞犹如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一种触目惊心的美,若说西慕凉是安静娴雅的淡雅之美,这男子便是惊动红尘的触心之美,薄唇黑眸,无情的眸子此时竟然是透露出丝丝温情。陌妃菀突然笑了,对着陌夭夭和陌其有些疯狂道:“其其,夭夭。他是谁啊!好眼熟的一个人!”

    澄心和春香目光中有些不可置信,这西王简尘溪的气息怎么变换的如此之快。

    “菀儿,我是简溪尘。”简溪尘看着陌妃菀如此神色,略微苦涩的说,她已经成婚了。太子妃,新郎却不是他。

    这是怎样荒唐的一件事情啊?

    “你们听,他说自己是简溪尘。他说他是简溪尘。”陌妃菀大笑起来,不知道何时。卫星湖边的百姓都已经消失,留在原地的。也就只有陌妃菀几人。陌妃菀此时心中正在呼唤着:“慕凉,你在哪里。慕凉。慕凉。”可不管陌妃菀怎么呼唤,那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不对!应该说是从未出现过一样,了无音讯。就像是被人平白抹干了他的痕迹。

    “菀儿。”带着激动的声调传进陌妃菀的耳朵。陌妃菀突然一身大喝:“闭嘴!我不认识你,以前不认识,现在不认识。生生世世永永远远都不认识你这个人。”

    “菀儿。”简溪尘颤抖的声音传出,他害怕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消失了的。消失之后这段时间的事情他也忘记了。对了!有一个地方能看到关于世间的所有一切。只是那个地方进去之后不满一千年是没办法出来的。以凡人之躯体又是如何能进去?

    “菀儿,你听我解释。”简溪尘看着陌妃菀带着疯狂的面庞,有些着急。平生第一次害怕就是此刻。他害怕她再也不理会自己了。若是这样。他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简溪尘的眸子像是收敛了全世界的伤悲一样,魅惑苍生的眸子悲戚的看着陌妃菀。陌妃菀却不为所动。为什么偏偏此时才出现?为什么?

    是错误就要纠正。陌妃菀心中突然响起这句话。如今她已经是慕凉的妻子。若是此时回应简溪尘,那西慕凉该怎么办?那个薄凉淡然的男子该怎么办?他绝对是会笑着祝福自己与简溪尘,可是陌妃菀不要这样。

    看着简溪尘陌妃菀嘴角边突然留一抹猩红,在白嫩的小脸上显得特别惊心。

    “菀儿。”简溪尘着急了。

    陌妃菀却突然抬头看了看四周,为什么!慕凉,我最希望你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你不出现!?为什么啊啊啊啊!慕凉!

    没有人能猜出陌妃菀心中想的是什么,只是陌妃菀脸上那嘲讽的面色有些让人心惊。陌妃菀是一个豁达的女子,但是在感情上她是要唯一的。西慕凉给了他唯一,可是如今西慕凉却没有出现,而面前这个男人却是在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自己。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