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觉得自己心中的希望都快要破灭了,她贪婪的看着简溪尘的脸。好熟悉的面孔。陌妃菀头脑渐渐开始清晰。为何总是觉得简溪尘,简尘溪,西慕凉这三个人,很是相像。特别是简溪尘和西慕凉不论是气质上还是面貌上。

    刚才她说什么?面貌上。陌妃菀此时才睁大眸子看着简溪尘,他的面孔和脑中西慕凉的面孔想融合。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这两人是一个人?!这怎么可能!陌妃菀站起身子走到简溪尘面前,伸手触到简溪尘的脸上,突然眼睛一定。直接扯一个东西。陌妃菀看着那淡雅的面孔,心中又是喜又是悲。果然他们是一个人。

    她其实就早就在怀疑了不是吗?只是一直找不到答案而已。西慕凉看着面前悲切得有些不知所以的陌妃菀,伸手环起她的身子,小声且带着深情款款道:“对不起,阿暖。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才知道我就是简溪尘,我是鬼七。我更是你的西慕凉。只属于你一个人的西慕凉。”

    “鬼七大哥。”陌夭夭和陌其唰的一子出现在西慕凉身边。两女眼色都有些微红。妃菀姐姐终于找到鬼七大哥了。这如何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陌妃菀现在什么都不想去管了。原本以为自己变心了是个无心之人,没想到自己注定就是他。他是西慕凉。

    “我们先回去。”

    ……………………………………

    好吧 作者有话:陌妃菀的性格也从这个时候要开始有些变化了。不止是她,西慕凉那孩纸的性格也扭曲了,超级腹黑的某人出现了。

    当一踏入太子府,陌妃菀就突然间对着西慕凉出手了,西慕凉的手臂原本就是环着陌妃菀的,进门之后,陌妃菀立即运用地之能力,脚步快速动了起来。抓住西慕凉的手臂。抬起头对着西慕凉得意一笑,却发现西慕凉却是带着宠溺无奈的眼神看着她,陌妃菀一个不查。就又被西慕凉抓住了机会。又将陌妃菀给扣在了怀中,陌妃菀挣扎了半天都没有效果。

    陌妃菀的小宇宙瞬间爆发了,这老虎不发威的话。这男人都快要跑到自己头上去作威作福了。这简直就是难以忍受的事情,陌妃菀被西慕凉扣在怀中,听着西慕凉强健平稳的心跳。当属于简溪尘的记忆也复苏之后,西慕凉的性子也变了很多。此时他一副调戏的面色看着陌妃菀。陌妃菀顿时觉得天雷震震。

    她那纯洁如玉的小绵羊去哪儿了?啊啊啊!“把我的小绵羊还给我还给我!”陌妃菀突然凶神恶煞的看着西慕凉,恶狠狠的看着西慕凉。

    西慕凉只是手指轻轻一动,便把陌妃菀的手给拿了来。

    陌妃菀眉心紧蹙,这男人似乎从刚才起。就有些过于霸道了?难道这两个人的记忆合在一起有这么大的威力?陌妃菀突然对着西慕凉甜甜一笑,月牙弯弯。嘴角边还有些甜甜的酒窝。让人忍不住卸心防。西慕凉也入了迷。陌妃菀眼中闪过狡黠。

    突然对着西慕凉猛力一拉。两人的身-体不自觉的撞击在一起。陌妃菀神秘一笑。直接将西慕凉撞向墙壁。一次一次的撞击声,让在场的几人都睁大的眼睛。特别是后来过来的天煞、地煞两兄弟。此时嘴里都能装一个盘子了。

    他们那如天神一般的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色衣裳了不说。更让人震惊的是,他们家的女主子此时正一本正经的将他们家主子。也就是圣都的太子爷的头往墙壁上面撞。虽然没有血迹。也没看出来受了伤,可是那不断响起的撞击声还是很让人惊讶。偏偏自家主子面上却还是宠溺不羁的笑意。自家主子这是魔风了吗?

    “你们几个处在这儿是干嘛?显得人高吗?”陌妃菀不满的出声道。如此丢脸的一幕。还是不希望别人看到。虽然丢脸的人不是她。但是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是。”说完就急忙退了。

    陌妃菀似乎都能听得见西慕凉全身细胞都在抗议的声音,可是她依旧是没有停手。她心中的怒意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消散的,况且他失忆这件事情应该是有人作梗。这男人也是个不长记性的人。小时候失忆过一次,长大之后又失忆一次。

    “你小时候的记忆也恢复了?”陌妃菀问道。

    “嗯,都想起来了。”西慕凉突然站直身子,陌妃菀也不再出手了。撞了半天跟没撞的一个模样。没什么可看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小时候是怎么失忆的,长大之后又是怎么失忆的。一点一滴都给我好好交代。我还没说原谅你。”陌妃菀不满道。因为那个死男人此时竟然又是抱着自己了,这是多少年没抱过似的。

    “好好好。我的夫人。咱们先进去,我在一一跟你说明。”西慕凉笑着道,语气全是轻松。她说自己生气的时候一般都是没有生气,说自己没有原谅他的时候。其实心中已经原谅了。好吧。这一切其实都只是西慕凉自己的想法。这不得不说,几个人的记忆合在一起之后,这男人腹黑了许多啊!

    陌妃菀看着西慕凉突然妖娆一笑,魅惑的眨眨艳,然后咱们慕太子就突然脸红了。陌妃菀指着西慕凉微红的脸大笑起来:“啊哈哈哈!慕凉。你竟然脸红了。脸红了。”笑声很是开心,西慕凉不论是座位简溪尘还是鬼七都只是第一次看见她如此开心的笑。就连当日自己还是简溪尘的时候让她嫁给自己,她开心过一次,但是那次也没有完全放开。只是这一次是真的开心了。

    西慕凉将陌妃菀的身子横着抱起,嘴角靠近陌妃菀耳边道:“等让你开心个够。”陌妃菀面色一红,这动作她自然是知道接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当初为了救简溪尘的时候就已经做过一次了。只是两人都没有什么印象。

    陌妃菀很庆幸那个人还是他,不然和别的人做那种事情,她会觉得恶心。会觉得生无可恋。此时也想通了为什么刚才呼唤慕凉没有回应。因为他就在身边啊,还要怎么回应才算是回应了?

    “木子,咱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的事情?”送完陌佳人之后回到太子府的若素对着身旁的木子说道。

    木子摇摇头,有些呆滞。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两人在门口站了好一段时间。那里面的人竟然都没有看到二人。还是直接无视了。最后那两人却是做了一个连什么都看不懂的意思。抱着走了?

    她们不愿意往那方面想,难道这天还没黑。自家主子就要开始变身狼人了?木子赶紧朝外面探了探头,太阳还在。此时变身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了?可眼前的事实告诉她们。自家主子这个时候的却是变身了。

    “木子。这次不是主子变身了。是太子爷变身了。你没看见刚才咱们主子那温柔甜蜜的笑容吗?”若素一副指点迷津的样子,刚才她可是看清楚了。自家主子可是好不容易天真一次。要是记录来多好。可惜啊可惜!

    “刚才不是主子变身?”,木子不确定道。

    “不是主子。”若素确定道,话语刚落,若素突然间跃而起,刚才她站的位置多了一根筷子,若素暗自吸了一口气,主子这公里越来越好,也不是一件什么好的事情啊啊。还是这般粗鲁。

    “呀,快点走。别打扰主子了。”若素说完赶快施展轻功离开。不然等会儿全身都是筷子了。虽然不痛,家中也有神医。但是老是麻烦人家还是不好的。

    “刚才有人偷袭!”木子突然面色认真了。警惕的看着四周,没有想到这太子府竟然还有人敢来偷袭,对于木子这种木脑袋。若素此时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木子一个人还在院子里转悠。若素直接将她提走。伤及无辜总是不好的,虽然她心中没有本分愧疚,但是总归是不好的不好。

    “若素,你先听我说!你放开我呀!刚才有人偷袭!快点去通知大家。”木子不断挣扎道。虽然她的武功比若素高,但是若素控制人的功力和轻功可是一等一的好。她略逊一筹。没办法只好被这样子提着,就像之前她提着陌佳人一样。

    “慕凉,你说!你怎么补偿我!刚才那一幕可是被那几个丫头看见了。我的威信都没有了!你要如何补偿我!”陌妃菀挑衅的看着西慕凉,眸中竟是好笑之意,西慕凉也不揭穿她,只是小声的说了一句:“肉-尝!”

    陌妃菀眼睛瞪大了,刚才他说了什么?只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陌妃菀就直接被扑倒了。

    原谅我吧,这都清水了。不然被河蟹了就不好看了。木有办法木有办法。简直就是太悲催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