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陌妃菀气恼道,面色不悦。一个不小心竟然被扑.倒了。西慕凉将陌妃菀控制在自己怀中,似笑非笑得瞅着她不断挣扎的身子。就是没有放开。陌妃菀拧眉。使劲儿一动。

    然后两人都睁大了眼睛,刚才好像听到了细微的崩碎声音。陌妃菀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又发生了以前的那种事情?陌妃菀和西慕凉都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陌妃菀面色一苦,心中的不安感果然应验了,衣服又一次裂开了。

    半响,陌妃菀都没有什么动作。两人都不敢乱动。

    僵持了一会儿之后,西慕凉笑了,但是陌妃菀却觉得越来越别扭,眼前的面孔不是以前的面孔,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是心中还是有些芥蒂,陌妃菀将它隐藏的很好,为了不破坏彼此的感情。再次归来的他多了一份霸道与深情,那个淡然的他不在,阴沉的他也逐渐开始消失。留的是一个结合体。

    如今的西慕凉已经不同往日了,没有那么小白。看着西慕凉逐渐变深的眸色。,陌妃菀不止一次哀叹。以往那个单纯的小白男人去哪儿了?不过的确是进步了。陌妃菀调整了一个姿势,也不去管那已经裂开的衣服,挑了挑眉,悠闲的看着西慕凉接来准备怎么做。

    陌妃菀此时不由想到第一次的时候,西慕凉那种惊奇的表情和动作。不由笑了开,西慕凉见陌妃菀笑了。挥手将帘子放。然后…………

    一夜无话,此处省略三千字。

    天煞与地煞两兄弟对视一眼,不由的伸出了大拇指。主子这太强悍了。他们就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自己兄弟二人会那么听话的跟在他身边。因为他是鬼七,他们的主子,这倒也难怪了,这天都还没黑,主子这都变身成狼人了是不是有些不好来着。不得不说天煞有时候是笨的,跟木子没有什么两样了。

    地煞满脸嫌弃的看了天煞一眼之后,隐身了。又消失了。果然是一个存在感异常低的人。明明跟自己留着一样的血。有时候却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天煞还站在里面发呆,思考为什么每次地煞消失的时候一点异常的表现都没有。就突然感觉到一阵冷气飘来,打了个冷战,连忙退了出去。难道刚才的话主子听见了?主子还真能一心二用呀!

    天煞面上全是憧憬,若是被人看见都会以为自己是魔风了。因为看到了一个没有智商的人。

    第二日。

    太子府内上上都很高兴。昨晚上发生的太子府的人都知道了。膳房里的人,洗衣房的人。管上管的人,经过陌其的大嘴巴一说,所有人都清楚了。太子爷和太子妃终于圆房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有人高兴却有人开始悲哀了。陌府内,陌佳人一脸寒气的坐在房间内。听着从太子府传出来的消息。

    贱人!贱人!

    陌妃菀凭什么一切都让你得到了!凭什么!

    她用了那么多的功夫才让陌妃菀放心弦。结果不知道为何却突然又被冷却。陌佳人面色阴狠,手上青筋暴起,暗自吸了一口气之后,陌佳人将挂在墙壁之上的一副风景图移开。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陌佳人阴沉沉道:“二级任务,杀了陌妃菀。”

    “是。”影子便消失了,陌佳人心中一紧,这次一定要直接要了陌妃菀的命!若不然…………

    “主子,该起身了。”若素温柔的声音响起,陌妃菀动了动身子,没有应声。西慕凉微微摇了摇头,昨晚上应该是累坏了。当从被子中将陌妃菀的身子捞起。拿起旁边的衣服给她穿上。

    陌妃菀还在迷迷糊糊中便已经收拾好了一切,今日不同往日。两人都变成了一身黑衣,原本的简溪尘是喜欢黑衣的,如今的西慕凉将原本的白衣给舍弃了,从昨晚上达了命令。将白衣都改成了黑衣。

    西慕凉正将陌妃菀放到椅子上,将她的发丝编织成了一个蝴蝶结,插上了簪子。

    “唔…………小绵羊…………小白…………”轻软甜腻的声音从陌妃菀嘴里传出,若素几人在外等候着,刚才太子一身黑衣出来倒是让人有些不习惯,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太子亲自伺候主子,主子可是有福了。

    陌妃菀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她突然露出的小女孩心性,让西慕凉有些苦笑不已,这反差太大了些吧?

    “太子,刚才有位公公来了。说是宫内有事要宣太子与主子见面。”若素是陌妃菀身边的第一把手。说来也不过分。对于二人的称呼她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对于主子的称呼是绝对不可能变的,只是如今主子还没有让自己等人称呼太子也为主子,所以便只能是称呼太子。

    昨日的主子很高兴,她们都是看出来了。原来他就是以前主子喜欢的那个人啊!幸亏二人原本就是一人,不然可有好看的呢。让若素有些介意的是,昨日的陌佳人原本就是装的,不知道又在刷什么花招。

    陌府的人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若素抬眼看去,那在阳光的两人都是黑衣,同样的花纹,只是那男子怀中的女子明显还是睡意朦胧的样子。揉揉眼,看到自己。

    陌妃菀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若素,宫里来人了?”

    “是的,主子。”若素退到一边,陌妃菀眉眼都是笑意。她一直都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让自己等人进宫,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来了。呵呵,看来是准备进行一步了吧,上次关于那个妃子的事情,陌妃菀还没解决了。

    如今也没事情做了,一个一个解决吧。首先就从宫里面手。

    待客的厅内,李公公带着不满之色坐在厅内。他都来了好长的时间了。可那太子和太子妃竟然都还没有来接待。好歹自己也是陛身边的红人,这夫妻二人如此做法。会不会太不给陛的面子了。

    “哼!你们家主子是怎么回事!咱家都等了好大一会儿了。还未出来。是不是不把陛放在眼里了!”李公公将手中的茶杯狠狠一放,凶神恶煞道。

    “公公,请勿着急。两位主子最不喜早早被人叫起,待会儿主子来了。还望公公收敛自身脾气,公公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主子的心思岂可胡乱说。”陌夭夭头一次开口了,几人眼中的陌夭夭是一个非常娴静的女子,从来不与人交恶,可是刚才的语气不用智商都能听出来。她话中的讥讽之意。

    “你你你!真是没素质!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李公公气愤道:“咱家不与你计较。这件事情等回宫之后我会好好向陛禀告的!”威胁的话语,陌夭夭此时却是没有在说话了,李公公见陌夭夭没有说了,以为是怕了自己,面带着讥讽对着陌夭夭道:“瞧你这模样,怕是从哪个勾栏苑里出来的吧。”

    “本宫当是谁了!原本是一只狗在那里乱叫!”陌妃菀与西慕凉并肩走了进来。陌夭夭一笑,刚才她感觉到陌妃菀的气息了才闭嘴的,这李公公竟然会以为是自己怕了他。也当真是不要脸。不过是一个阉人而已。还不值得自己动怒。

    “二位来得可真晚啊!”李公公连身子都没有站起,不阴不阳的对着陌妃菀道,目光漂了一眼西慕凉。见他没有反应又道:“陛有事情要宣告,二位跟我进宫去吧。耽误了时间惹得陛生气了可不好。”

    陌妃菀坐上主位,看着李公公。突然呵斥一声:“李公公,你好大的胆子!见着本宫与太子不行礼不说,还敢自称我!你这阉人怕是想变成死人不成!”

    “太子妃此言可是差异了。”李公公还是没有将陌妃菀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李公公,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是吧?你不过是一条狗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敢如此与本宫说话,你那脑袋是闲挂在脖子上太久了吧?”陌妃菀冷冷道,果然是名副其实的狗腿子,一股盐酸味,反胃!

    “太子妃,你这话说得奴才就不喜欢了。”

    “大胆狗奴才,本宫说话何时需要你喜欢了!来人!给我拖去打五十大板!”陌妃菀怒声,这李公公好不要脸。这西德安身边果然是没一个好人。

    陌妃菀的话语刚落,木子就直接开打了。也不知道她何时去拿的板子,一一打在李公公身上。木子手丝毫没有留情。刚才如此说陌夭夭,木子本就动了气。才十板子的时候就已经见血了。陌妃菀依旧没有叫停。整个太子府就听见李公公的嚎叫声,像杀猪声一样。难听!

    “好了,五十板也打完了,既然如此。慕凉。咱们就跟随李公公进宫一趟吧。”陌妃菀站起身子,对着西慕凉道。

    若素赶紧去准备,李公公则是被春香叫外面的小太监和马夫给抬了出去放在轿内。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