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伸出手,西慕凉一笑将自己的手握住陌妃菀的手,顺着她的力道站起身子。带着笑意,两人的身影朝着门外走去。几女几男冒出头来说了句:“主子二人都很开心?”虽然是疑问句,但话中的意思都传递出去了。刚才那李公公也当真是太嚣张了。是要好好教训教训!不然都爬到主子们的头上去了。

    蹬鼻子上脸,这词语就是专门为他而出的。不然他怎么会把这个词语演绎得如此完美。连一点瑕疵都看不出来。

    “我们不用跟去吗?”天煞地煞二人问道。“不用。”说完木子便转身离开,几女也都跟上。天煞摇摇头。这女人心海底针啊!难道自己什么时候把人家给得罪了?好像没有吧!天煞也摇头晃脑的离开。地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跟随着陌妃菀进宫的只有若素,连陌夭夭姐妹二人都没有来。如果陌妃菀知道会发生面的事情。她就不会将那几个女子放在太子府,而是留在她身边。可是如今的陌妃菀是人,不是神,一切都没有定数。

    陌妃菀几人刚到宫内,西慕凉就与她分开了。陌妃菀也知道了这次进宫是要干什么。

    “其其,我出去一。”陌夭夭再三犹豫之后说道,面色有些不好看。

    “哎?这个时候你去哪儿?我陪你去吧。”陌其嘴里还塞着点心,一边对陌夭夭说道。陌夭夭摇了摇头。陌其见她神色有些不对劲儿,将口中的糕点吞。小心翼翼问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若是我没有回来的话。你今晚就睡我床上吧。”陌夭夭说完转身便离开了,陌其摇摇头,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但是姐姐一向都是稳重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想了想又继续吃东西了。

    陌夭夭站在门外,眼眶里的泪水缓缓流,喃喃自语道:“对不起,对不起。这一切都由我来承担吧。都是我的错!”若是陌其的心思在细腻一点便会发现,陌夭夭腰间今日不是一条缎带,而是以往出现过的一条鞭子。

    九戒骨神鞭。

    这原本就是不祥之物,没想到自己上次使用之后被反噬了。这是陌夭夭没有想到的,“呕”陌夭夭赶紧身离开。自从上次出去修炼之后。她与陌其的联系便断了,本就不是真的双胞胎,又何能这样。

    她原本就只是一缕幽魂而已,圣都千里之外,陌夭夭摔倒在地,她再也坚持不了了。阳光她的身子渐渐开始消散。九戒骨神鞭的银色逐渐变深。天空变得黑压压的一层。太子府内。陌其心中一跳。恐惧加深,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消失了。

    姐姐!姐姐去哪儿了!陌其神色开始慌乱,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直奔皇宫而去,必须先找到妃菀姐姐。只有她才能!只有她!陌其不知道为何心中有这样的念想。为何只有妃菀姐姐才能,她明白的则是,那正在消失的东西对自己很重要很重要!

    千里之外,陌夭夭的气息已经渐渐消散,连一点灰烬都没有留,九戒骨神鞭在空中胡乱舞,是不是有一怪异的声音传出,似乎就是在为陌夭夭的死而哀鸣一样。

    皇宫内。陌妃菀带着若素慢悠悠的走着,一旁的宫女是敢怒不敢言。照这姑娘这速度。恐怕天黑都到不了了。

    “太子妃,请恕奴婢无理之罪,可否请太子妃走快一点,若是不能按照时间到。恐怕皇后娘娘会有所怪罪。”宫女说得卑微,她可是早就听闻了这太子妃的厉害。不敢造次。

    陌妃菀一笑。她又如何看不出来这女子着急,不过这宴会里面是些什么花招可就难说了,不仅要考女子才华,还有舞姿,呵呵!

    说得好听点是百花宴会,说得不好听,这岂不就是后宫女子们无聊打发时间用的?还能比些什么?

    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当陌妃菀脚步也加快了些,到了宴会场所时,那小太监眼尖,虽是早早便再次候着,但是能认识陌妃菀的也还是在少数。

    “太子妃到!!”通传声响起,百花宴里面各个都是家中看重的娇贵女子,莺莺燕燕的不在少数,大多听见通传声响起,不自觉的回过头,更有些是看着笑话来着。不过当看见那闲散走着的女子,所有的幸灾乐祸吞没在喉咙里面眼中闪过惊艳,虽然是个草包,这美貌还真是名不虚传,对得起大漠公主。

    又同时闪过不满,其余女子哪个不是手持皇后赐予的宴会帖子进来的?她陌妃菀凭什么为什么就不需要?

    见引起了百花宴里面所有女子的目光,陌妃菀却依旧是带着浅浅的笑意,慢悠悠的走着,又恢复了散步时的步调。改掉了以往的一身白衣,陌妃菀此时身着青葱绿色衣裳,银色的流苏系于腰间,素面朝天的面庞依旧透露出粉嫩,黑眸带着笑意。清丽无双。

    陌妃菀带着若素直接走入百花院中,旁边负责的宫女心中一急,太子妃的凶名在外,她不敢得罪!可若是此时不得罪!恐怕皇后娘娘就得让自己人头落地了,她上前一步,连忙说道:“太子妃请留步,奴婢还有一事。”

    陌妃菀并未回头,青衣若素回过头,回眸一笑道:“这位姐姐可是有话要说?”疑问句,此时宫女却想着还好太子妃停了脚步,虽然只是一个丫鬟回头,可是见着丫鬟的穿着与面向,怕也不是平常之人。

    宫女当收敛心思,对着若素亲切一笑道:“叫姐姐是不敢当,只是奴婢奉皇后娘娘之名在此候着,是为各主子们,小姐们讲讲这百花宴的规矩。”这女子也是会说话的人,陌妃菀回过头来:“是何规矩?”

    见陌妃菀亲自问话,宫女连忙一礼之后恭敬道:“太子妃有所不知,这百花宴的规矩便是从很久之前就流传来的,这规矩便是,凡是需入百花宴者必须显示一自己有何才华,选其一便可,无论是作诗,或者是书画,亦或琴棋都可以。”

    陌妃菀一听完,只怕这规矩是最新定出的吧?

    “如此说来,若是本宫不给面子的话,今个儿就进不了这百花宴了吧?”陌妃菀嘴角上扬,目光朝着天空一看,不远千里之处竟然是黑压压的一片,还略有银-光冒出,陌妃菀心中突然一跳,这种场景什么时候见到过呢?

    宫女正准备回答,便见一女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花容失色。陌其一看见陌妃菀就带着哭腔道:“妃菀姐姐,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姐姐刚出去,可是你看那边便发生了这种事情,这是怎么了?”

    陌其话语刚落,千里之外的黑光就消失了,银光速朝这边逼近,陌妃菀不语,她也不知道是为何。

    “主子,千里之外没有任何异常。”地煞突然间从陌其左边冒了出来道。“嗯。”陌妃菀点点头,“地煞,你带着陌其一起回去,凡是不可出太子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太子府有禁制,应该不怕。

    “是,主子。”地煞说完直接带着陌其离开,那银色光芒也跟随着两人离开。陌妃菀并没有注意到。

    宫女心中有些着急。这太子妃这是在发呆吗?不过这些事情还不用这宫女来说,里面自认为了不起的人就已经开始闲言闲语了。

    “这位姐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如何?太子妃是谁可能你还没有听说过。这太子妃可是杀手来着,依本小姐来看就让她进来吧。若是你不让她进来,你可就人头不保了。在场的人可能都会被打的,大家都遭殃的这种情况,你应该不想看见吧?”

    “这话说得可是有些严重了,这太子妃就算以往是杀手,可如今也是贵为太子妃了。我们不是各家的嫡系子女就是皇亲贵戚。这太子妃就算在怎么粗言无知。也不敢欺负到我们头上来吧,我们可不是那些个庶出的女子。”

    “不过这若说是让太子妃跳舞的话是否有些牵强了?”

    “还跳舞?作诗估计她都觉得难!让太子妃作诗!这不是明显的为难太子妃吗?虽然说得是太子妃温柔娴淑,可是你们看,这温柔过了头了!”

    “你们可别乱说话了,这太子妃又如何不会作诗!总是能说出这话很美这种话语来的吧?这太子妃又不是废物!又怎会如此愚昧。这话可不能乱说。”

    “是是。”

    里面的人倒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陌妃菀留,不过陌妃菀又岂是需要这些等人给面子的人?一个个打扮的像花孔雀一样,虚有其表。说出来的话却是连乞丐的话都不如,还说这些人又素质!陌妃菀倒是觉得这皇帝眼睛都长歪了!

    “太子妃,作诗的话今日是以梅花”话未说完便又被打断,“这位姐姐,你就不要为难太子妃了。若是没有规定的还好,这若是规定了,太子妃可还怎么作诗啊!这不是明显的让人家难堪吗?”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