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有记忆的话,可能会好一些,简溪尘不知道陌妃菀失去了记忆,“难道你就不怕暗夜找你家人的麻烦。”陌妃菀开口,简溪尘一愣,这陌妃菀是在关心自己吗?脸上露出一丝高兴,又瞬间落寞来,“我没有家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的暗夜,只知道在那里不杀人就会死,不杀别人别人也会杀我。”

    陌妃菀没有说话,这些她当然知道,那个地方是个残酷的地方,如果你不心狠,死的就会是你,而女生出组织之时也都不会是清白之身,只因为完成任务之时有些事必须色诱的,可是陌妃菀却是个例外,她的身份,没有人敢忽视,就算是被遗弃,也轮不到这些低贱的人来污辱。

    在那个地方,陌妃菀曾经害怕过,没有任何记忆的她对于一切的陌生和恐惧感,渐渐形成了她这冰冷又偶尔邪魅的性子,她记得组织其实是有派人准备也破坏她的清白的,可是她杀了他,看着那个男人死在自己的脚边,陌妃菀没有洗去身上的血腥之气,就这么呆着一声的血腥之气,拖着那个男人的身体来到了暗夜总部,那也是陌妃菀第一次去那个黑色的城堡。

    主位之上的人一副面具遮挡着,陌妃菀看不清她的表情,却是在看见地上躺着的人之后,瞬间从座位之上瞬移了来,凉凉的目光看了陌妃菀一眼,没有说任何话,抱着尸体离开,陌妃菀转身离开,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人原来是护法的儿子,而那天那人就是i传说中唯一的左护法。

    陌妃菀一惊,自己怎么想这么多,脸上的神情也是变化多端,简溪尘看着陌妃菀脸上不断变化的神情,觉得有些惊异,陌其和陌夭夭没敢去打扰,按照以往的经验,陌妃菀这样之时,心情一般都不怎么好,也就站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没有说话。

    就在她们以为陌妃菀会爆发的时候,陌妃菀却突然妖娆的笑了开,“鬼七美人,你这是要娶奴家嚒?如果你是要娶奴家,奴家二话不说立马跟你走,天涯海角,永不二话。”虽然是妖娆的表情,可是隐藏在那表情之的认真却让简溪尘大吃一惊。

    吃惊的不止是他一个人,陌其抬起头看了一简溪尘,瞬间又低眼眸,阿六姐姐竟然说的是真的,不然她不会再那一瞬间能看到鬼七的一点秘密,他的心里竟然是有阿六姐姐的,只是看起来跟她们一般大小的一个女孩,站在桃花树笑得灿烂,对面的男子看不清样貌,可陌其却直感觉那个人是鬼七,一定是的。

    陌夭夭虽然没有陌其那种明显的感觉,却也能看到一点点,她眨了眨眼,非常自然的低了头,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看见,陌妃菀没有注意到两个小丫头的变化,看了一眼简溪尘之后,对着陌其和陌夭夭说,你们先出去。

    简溪尘的眸子一点一点地变亮。

    他不懂爱,只知道喜欢就得留在身边,现在她叫两个丫头出去,显然是想跟他好好说。

    陌妃菀何尝不是这样,如果这是个可以放肆的机会,那么她也想放肆一回,至于会不会后悔,那是以后的事,现在的她暂时没有想那么多,她们可能会没有以后,那又如何,只要现在还在一起,便要好好珍惜。

    陌妃菀向来都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能为了自己不要性命,那么就算赔上一切又有何妨,陌妃菀不知道她此时定的决心,却给她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睁大的双眸,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丝出神,探究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简溪尘,简溪尘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只是直直地看着她,目光中有丝别扭,对,就是别扭。

    陌妃菀从坐着的姿势变换为盘腿坐着,拧紧眉心,虽然自己了决定,可是她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一丝不安。

    简溪尘也从站着的姿势坐在了房间内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歪着脑袋看了陌妃菀,他允许她有思考的时间。

    陌妃菀定了定神,看着简溪尘,重复了刚才的话,“你若娶我,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便跟你走,天涯海角,不离不弃。”

    简溪尘此时才算是听清了,先前不是他不回答,而是她根本就没有听清楚陌妃菀在说什么,不变的脸色终究是换了,简溪尘挑挑眉。

    外面听墙角的陌其和陌夭夭很是着急,两人对视一眼,这都过去多久了,里面那两人不会是在大眼瞪小眼吧?

    两人对视的目光有丝疑惑有丝别扭。

    终于,陌夭夭和陌其两人渐渐失去了耐心,看了紧闭的门一眼,转身离开。

    简溪尘和陌妃菀的耳根同时微微动了一,嘴角的笑意加深。

    两人虽然是同时笑了,可是内容却不一样,陌妃菀是笑简溪尘竟然害羞,这,这,这让她情何以堪。

    而简溪尘则是想,外面两人终于走了,没人打扰他们,多好要不是看那两个丫头关系跟她好,早就丢出去多远了。

    简溪尘眸光扫过陌妃菀,目光中有丝连两人都难以察觉的深情,霸气地迷人,“你,嫁给我吧!”

    陌妃菀没有听清,还没有反应过来,却是本能的开口“嗯。”

    倏地,她愣住了,直直地目光看着简溪尘,嘴巴微张开,双眸瞪大,有丝不可置信。

    “你刚才是说……”

    “我娶你。”

    陌妃菀倒吸一口气,她没想到他会答应的,续突然加快,陌妃菀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像是在燃烧,这种感觉很是熟悉,却又觉得陌生,她现在听得清楚,他说,他娶她!

    “啊!”陌妃菀突然尖叫起来,揭开被子,猛地扑到简溪尘怀里,像只宠物猫一样,四肢缠在他身上,丝毫不记得简溪尘还是个伤残人士,“你说你娶我?你说你娶我?是真的?你要娶我?”

    简溪尘轻轻笑了开,伸出手抱着她,以防她掉在递上去,淡淡地应了声,“嗯。”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