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马威!陌妃菀嘴角掀起一抹笑。让旁边的若素看的胆颤心惊,跟随陌妃菀越久,若是倒是摸清楚了陌妃菀的性子。平时不爱笑的人,一旦甜美的笑了起来。这可就是要命的毒药啊!

    这些人也太不识好歹了,亏得主子能这般淡然的站在这里由她们说去。都说一个女子等于五百字鸭子,可依她看来,这哪是些鸭子!简直就不是人嘛!还是写名门闺秀,皇亲贵戚。说得话却是一点温婉之气都没有。

    “梅花是吧。”陌妃菀冷静出口道,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让人看不懂她那笑意之是什么意思,眼前的女子似乎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靠近,去揭开!可又都是明白人,这越是美的女子,毒性越重。就像是花一样。

    宴会中的女子见陌妃菀出声,也消停了。还是先看看这陌妃菀怎么出丑吧,在所有人看来陌妃菀就是一个草包。一个杀手,粗言无知又怎会去懂些诗情画意呢?整天都只会舞刀弄枪。真是一个粗俗的女人!竟然嫁给了面貌如天人一般的太子,这世界当真是不公!

    “哼!就装吧!”

    “就是,堂堂太子妃不会就直接说明好了,装腔作势这又是何必!丢脸的也是太子府,这太子妃当真是不会为太子作想。”

    若素本就是一才女,在宫女刚说完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在思考了。若是这些人继续为难主子,就由她来替代了。可是如今若素看陌妃菀的样子,不像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反而是胜券在握一样。当把心放回肚子里,若素也静立在一旁,看陌妃菀如何收拾这些虾兵蟹将。若是还不识好歹的话,哼!太子可是有交代的!一切以主子为主!哪怕是与整个圣都为敌!

    “回太子妃的话,今日是以梅花为题。”宫女原本还有些微微担心,这太子妃会对自己怎样。如此看来这太子妃倒也不是无理的主子,看来一切都是民间的流言蜚语太过于厉害了。宫女对陌妃菀很好礼貌。想了想便又说:“太子妃,这百花宴原本就是一个传统宴会。这自古以来每每有人作诗句都会被记,以供后人查阅。”

    陌妃菀不由多看了这女子一眼,这女子倒也聪慧。在话语中提醒自己要慎重,毕竟这可是要流传百世的。这若是自己胡乱说,恐怕世人对自己的看法可就不好了,如今还好。陌妃菀可不想入土之后还被人说三道四,这她可就十分不喜了。当陌妃菀对着她一笑道:“无碍。”

    难怪这些时日,澄心时不时就冒出一句诗句,原来是想加清自己的记忆。不过这小小的诗句又怎能难倒自己?这百花宴恐怕也没那么简单吧。这来的人可都是各个大臣的嫡系。其余也都是皇亲贵戚。这里面的女子都是不可轻易得罪的。这皇后葫芦里的药可是卖的好!

    只是那简沫注定是活不久的!

    以自己肚中的墨水铁定是垫底的那个。到时候可就是天人都会耻笑了。这人当真是打的好算盘!自己无才还要被所有人都知晓,既然她这么喜欢帮人免费宣传,那陌妃菀岂能不让她如愿?若是这样,岂不是对不起她的一番苦心?

    “姐姐。你可不要在多言了。要是这件事让娘娘知道了太子妃还是快些作诗句罢了,主子和小姐们可都是已经进去等候了。”又一宫女走了出来对着陌妃菀道,那话语中的鄙夷连傻子都听得出来,更何况在场的人又不笨。

    众人看见她一出来,面色有些好笑了。这宫女可是皇后身边的红人。连这些妃子们平时都是要给她几分面子的。当就有些地位低的大臣之女略微行礼。陌妃菀只觉得一阵好笑,真是流水战啊!一个刚走一个又来,还真是有趣!

    陌妃菀原本就是不羁之人,吃软不吃硬!这女子偏偏要撞上来,连枪打出头鸟这种规矩都不懂。那么她陌妃菀便留点空闲时间替皇后娘娘教训教训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真是应了那句话,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陌妃菀突然笑得异常灿烂,看着宫女眼底却是冰冷一片。那笑意分明是没有到眼底,宫女只觉得浑身一冷,便听见陌妃菀道:“你这是在警告本宫吗?”冷冷的反问语气让宫女额头瞬间弥漫出薄薄的汗。

    被冷气锁定的她此时才醒悟过来。刚才她是在做什么?这太子妃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自己竟然还往枪口上撞。这不是明显的找死吗?就算是这陌妃菀再怎么不堪。也不是能让自己说的啊!这毕竟是太子妃,而自己则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而已。虽然皇后娘娘对自己好,但自己还是一个奴婢而已。

    女子强压心中的恐惧,哆嗦着语气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怕太子妃不知道时间,想好意告知一,请太子妃恕罪!是奴婢多言了。”宫女说着说着就把心定来了,这俗话说,打狗都还得看主人了。这太子妃再怎么也得叫皇后娘娘一声母后,自己又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再加上在场的都是些妃子与嫡系女子。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太子妃应该不会太过份。

    陌妃菀冷淡的收回目光,当真无趣。这女子刚才竟然这般胆小,不是说是皇后身边的红人吗?刚才还瞧见有地位低的大臣之女给她行礼,她也坦然接受了。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是一只糊的老虎了?还真是无趣,无趣啊!

    “不是说要记来吗?不过你们既然是要记来。就给我好好记清楚了。出了一点差错,提人头来见!”陌妃菀随意说道,这语气倒是阴沉沉得让人恐惧,吓得执笔的宫女手一抖,一滴墨汁低落到宣纸上,旁边的宫女连忙换上了一张新的。做完手中的一切,所有的人采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陌妃菀。

    花宴之中的女子也都是伸长了耳朵,这百花院很大。她们也只是略微朝门口走了一些。毕竟这草包到底能做出怎样让人吃惊的句子了?大家都在拭目以待着。想看笑话的心是越来越重了。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陌妃菀,等待陌妃菀开口。

    见着所有人期待的目光,陌妃菀缓缓勾唇,既然这些人是当真要听。那么久让她们听清楚了,是不是草包,废物都难说。这些个大家闺秀此时的面貌可是真难看,陌妃菀有些嫌弃,都懒得去看他们的面孔。

    陌妃菀脚移动,万众瞩目之,陌妃菀走了三步,抬头看了那执笔的宫女一眼。示意她要开始了,陌妃菀目光眺望着远方,红唇触动:“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宫女至陌妃菀启唇之时就提笔,落最后一字。然是她也抬头看了陌妃菀一眼。她家世代以来便是宫内记载诗句的人,从古至今一一直未有所变化。这太子妃作诗,倒是把自己的心思也遗留在里面了,梅花与雪本就是相映相成。若是没有雪的映忖,又怎能突出梅花的清贵。当看着陌妃菀的目光也顺眼了许多。

    百花宴内的女子们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如此短暂的时间竟然就做出了如此的诗句。难道是皇后娘娘提前告知了?这次提前进来的人。大多都是有些后台早些进来并没有出诗句的。承认自己不会的话便也是可以进去的,只是早些进去避免别人知道罢了。

    这每年的百花宴都是有所规律的,去年是菊花,所以今日应该是梅花。这中间的女子哪个不是了好大一番功夫的,可就这么一小会儿。这太子妃就完成了一诗句,这如何让人相信?不服气的人很多,可是他们却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敢去与陌妃菀理论,只盼那些个不长脑子空有地位的人与她去理论,已消不满的心。

    这自古有人走七步做出诗句的,也有五步做出诗句的。可却没有一草包偏偏就是在三步做出诗句了。这陌妃菀刚才走的三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也说不了假话。不是传言说着陌杀手是胸无点墨的吗?何时变得这般有才华?

    那宫女看了周围的女子们一眼,出声道:“太子妃,这百花宴的规矩可是必须得原创。”话中之意就是莫不是有人提前告知了。你拿别人做好的来凑数来了,虽然这诗句甚好,可若不是你的,你拿别人的来凑数,哄骗世人的话。这罪可就不小了。

    刚才被陌妃菀一吓,险些丢了面子,这口气是怎么也得讨回来的。本来就已经丢了面子,这女子竟然心中是想的险些丢了面子,不肯承认是已经丢了面子,这种厚脸皮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过别人也都只是不明说出来而已,毕竟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时候,又何必去趟一趟浑水了?是吧?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