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不能乱说的是你吧!你又是以和身份与本宫对话?你这话中之意就是皇后娘娘是知法犯法吗?明明知道这百花宴会的规矩。却又是私自泄露题目。你是这样认为的吗?”陌妃菀紧逼得问法,让在场的人都觉得咄咄逼人,却不敢顶嘴了。毕竟这事儿是她们不在理上,这皇后与太子妃又岂是她们能胡言猜测的?

    “太子妃请息怒,我这妹妹不会说话。还望太子妃不要与她计较。”一穿着红白相间宫装的女子走了过来,盈盈一礼道。

    “姐姐,你为何......”女子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闭嘴。”又抬起头看着陌妃菀道:“太子妃这百花宴也要开始了。你们还不让开。太子妃请。”女子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陌妃菀自然顺着台阶来。这个女子可不像她的妹妹一样。脑袋里面全是豆腐渣来着,倒是有几分小心思,看来这百花宴会是不会无聊了。

    陌妃菀朝着里面走进,那女子便走到一边去了。周围的女子面色各异,没想到皇后的亲侄女都给她面子,那么她们自然也是要给面子的。想了想,这太子妃与自己等人也是毫无干戈,何必得罪?便都各自去寻自己的好友赏花聊天去了。

    这百花院的却是百花开放,外面的季节应当是花儿都已经开始凋谢了。这百花院中的花儿却是才开放一般,娇艳迷人。这百花虽然是美景怡人,可跟这些一颦一笑都透露出不同风情的女子们相比的话,又是稍逊风采了。画是死的,人是活的。原来这就是百花!陌妃菀也是此时才懂了这百花究竟是为何意思。

    这宫廷中的人就是这般的懂得享受,哪管外面的百姓风雨心酸,落魄无人知晓。不过这自古以来便是如此。陌妃菀本就不是心善之人,这些想法也只是在头脑中闪过,并没有留多少痕迹,她可没有想到皇帝的冲动。悠闲的日子都还没有过够,谁又会稀罕那些名利?看着满院的娇美女子。陌妃菀一阵厌恶,这女子多了其实也未必是福气。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又岂是那般简单。

    “妃菀姐姐!!”一声惊呼声传来,小小的身影正往这边跑来,旁边的人敢怒不敢言,这女孩从中间跑过,差点将人绊倒。女孩穿着粉色裙子,梳着双鬓,在百花中就像是精灵一样飘过。陌妃菀面上难得的又抹上一抹笑意,简雅。

    “怎么跑这么快?摔倒了怎么办?”陌妃菀笑着揉了揉简雅的头发。简雅眯起月牙似的眼睛也是一阵傻乐。周围的人看着两人身边的温馨之气。都不免有些嫉妒。简雅抬起小脸道:“菀姐姐,刚才你作诗的时候我可是都看见了。哼!我就知道菀姐姐一定会成功的,刚才那些女人挡住我了!又不让我出去,我叫你你也没应我!”

    陌妃菀眉眼都带着笑意。若是这般天真不是装出来的该有多好?

    简雅带着欢愉的笑看着陌妃菀,此时旁边却是传来一煞风景的话语:“郡主,你还是不要与太子妃过于亲近了,难道郡主不知道太子妃以前是做什么的吗?若是被伤着了可就不好了。”这话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陌妃菀与简雅同时回头,只见这女子跟简雅一般都是身着粉色衣裳,美艳如花,娇媚逼人。眼角中全是魅意。陌妃菀只是一眼就异常讨厌这个人,更何况这女子眼中的恨意和不满让陌妃菀心中很不爽!奴家我都不认识你,你丫的摆这幅脸色是要给谁看?神经病啊你!

    若素眼底闪过嘲讽。又是一个惹事的。当凑到陌妃菀耳边道:“主子,这是礼部大臣的滴女,李嘉怡。喜爱之人是西王简尘溪,可谁人都知道简尘溪这人似乎对于女色看得过轻。几次三番都看见希望与主子有所牵扯,才会误以为西王是喜爱主子你的。呃......虽然西王的却是喜爱主子你的。只怕这李小姐是故意找茬......”

    一听到若素说是因为希望简尘溪,陌妃菀心中就是一阵烦躁。真是怎么会有人看上他?眼睛都长歪了吗?那种只喜欢扮别人的人,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真实面对的人,有什么可值得人喜欢的地方?莫非是这圣都的女子都是头被门给挤了?不然就是进水了?还是得了老年痴呆症?

    陌妃菀如今是心中不耐烦,眼中不耐烦,连面上都是不耐烦之色。你喜欢简尘溪就喜欢简尘溪。那男人可是跟自己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你这般怨恨的看着我是干嘛?姑娘我又没抢你男人,自己没本事还要怪别人,这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些女人都是一个模样,你喜欢他你就直接跟他说啊啊!老是来找自己麻烦是怎么回事?姑娘我都已经成亲了还有人找麻烦,真是!

    还是说,她陌妃菀天生就长了一张小三的脸?会红杏出墙的脸?不然为何这些女子都是这般对她?活像是她去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样!这是何必了!?这些人自己不去理她们,偏偏一个一个都把自己当成了出气筒了,陌佳人是这样子,陌梦一也是这样,前些天那禾心暖是这样,这圣都的女人到底是有完没完了?

    她陌妃菀就这么好欺负?

    这李嘉怡莫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她陌妃菀对于自己的妹妹可都是不留情的,会对这几个毫无干系的人留情?若非是如此,又怎会不知死活的跑来找自己的麻烦?这百花宴会里面莺莺燕燕这么多,偏偏就是我陌妃菀挡着你的财路了?还是你的无上权利?

    “哼!李嘉怡,你算个什么!本郡主在和菀姐姐说话,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插嘴的!你有什么资格插嘴!”简雅不满道,语气很是小孩子气,可话中的意思却还是明显的表现出来了。怎么看我一个小孩子就能欺负了?怎么说我也是一郡主,你一个礼部大臣的女儿又岂能与我相提并论?

    陌妃菀从简雅的态度来看,不管是不是装的。这简雅倒是真心不喜欢这李嘉怡。这李嘉怡将简雅都得罪了,想嫁给西王可就是难了一步。谁不知道西王极其宠爱自己的妹妹简雅来着?圣都的人都是知道的。

    见简雅态度不好,李嘉怡立刻笑了起来,嘴角边两个小小的酒窝倒是很可爱:“郡主,你可别生气,我也是好意提醒一你。毕竟你涉世未深,这有的人啊,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来着。毕竟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她的想法了?郡主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番好心。这好多坏人都是怕太子妃的,郡主可知道太子妃是有多可怕了吗?”

    “你给本郡主闭嘴,你以为本郡主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胡乱怀疑人吗?更何况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的人?敢跟本郡主这么说话。”简雅讽刺道,她可不是那些个无知的小孩子,因为这么一些话语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更何况她原本就是想和陌妃菀打好关系。这女人竟然是在挑拨两人的关系,让她如何不生气?

    陌妃菀是没有想到简雅这个时候会发火的,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好吧?何必了?本就是不熟悉之人,还是说她认为自己跟她关系很好了?呵呵!还真是爱幻想的小女孩。想法都是小孩子的想法。不过这说法倒是不让自己讨厌。毕竟能说出这些话的人性格也不是那种矫揉做作的人,陌妃菀平生可是最讨厌矫揉做作的人了。

    “郡主,你这话可就错了。我也只是好意提醒你而已。可不要好心当做鹿肝肺了。”李嘉怡面色有些不好看,没想到这简雅这么不给面子。好歹她爹也是礼部大臣,这官也不小。可是在陌妃菀和简雅看来还是不够格。

    “嘉怡,过来。我们去那边聊聊天吧。”那被称为是皇后亲侄女的人将李嘉怡准备拉走,李嘉怡却假装没听见,那皇后的亲侄女也是摇了摇头走了。既然别人不接待你的好意。你又何必去拿热脸去贴?这多丢面子!

    “郡主,话我也不多说了,若是被狗咬了后悔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话说得可真是够直白的,指桑骂槐。

    “雅儿,听一只狗在那里乱吼,你可真是有闲心。我们进去吧。”陌妃菀淡淡说完,简雅也不再有所言语直接跟在身后。李嘉怡气得浑身发抖,这陌妃菀竟然说自己是狗!

    “你给我站住!”李嘉怡大声吼道,见陌妃菀没有理会她,李嘉怡脸都青了,不屑道:“陌妃菀,你给我站住!”

    这事儿大了,皇后亲侄女连欣连忙朝这边走来,这李嘉怡真是不会看脸色。这捅得篓子可就大了。这太子妃原本就不是好惹的主儿,本来就是挖个坑让李嘉怡自己往面跳。没想到这孩子还真愿意跳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