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欣转身拉着李嘉怡的衣袖,小声告诫道:“嘉怡妹妹,你若是不想这件事情闹大。等让你我都交不了差,你现在最好是跟太子妃道个不是。无论太子妃接不接受,至少我们志认真道了歉的。到时候就算是怪罪来,咱们的罪名也没那么大。”

    李嘉怡面上一闪而过的慌张,转眼见周围的人目光依旧是停留在陌妃菀身上,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松了一口气。见两人似乎在商量些什么,陌妃菀眼中一闪亮光,看着李嘉怡丝毫没有悔意的面庞,缓慢不急的出声道:“李小姐,我是真的没有打你。刚才我只不过是在帮你而已。”

    帮她?这话说出去谁信?这一巴掌可是打得丝毫不留情,这是在帮她?原本李嘉怡被连欣给安慰好要道歉的心瞬间又被陌妃菀三言两语给破坏了。那恶狠狠的目光瞪着陌妃菀,怕是一个不差就能冲上去直接将她给生吞了。旁边站着的名门闺秀们此时也不敢多说话,但是让人忍不住觉得这事应该是有内情的。要是今日被打的是她们的话,说不定也是会像李嘉怡一样,风度丢尽,哪儿还能注意自身的形象问题,只怕是会被气晕过去。这李嘉怡也是心脏强大竟然还能站立与太子妃对视。

    虽然有内情,但是这太子妃也太过于嚣张了,打了人家就不说了。还不承认,偏偏还无辜的说是自己是要帮助她,是帮她。这么无.耻的人从哪里能找来。

    “你们这幅模样就是说明都不相信我说得话?”陌妃菀无辜的看了众人一眼,幽幽的叹气,无奈的把手掌摊开。

    所有的千金小姐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陌妃菀的手掌,只见那白嫩的手掌心内,黑色的小点异常明显,有的人甚至是上前走了一步,这才看清楚。那黑色的小点是一个不知名的虫子。简直是太恶心了。在场的名门闺秀们都嫌弃的看着陌妃菀,看着她掌中的虫子闪过厌恶。这太子妃竟然将这样一只虫子拍死在手掌心中,恶不恶心啊!

    拍死了还不说。还让那虫子直接粘在手掌心内。太恐怖了。

    陌妃菀虽然将这些人的面色都一一看在眼里,却没有过多的表现。她可不会去管这些人恶不恶心。当依旧笑着对李嘉怡道:“你自己看。连小姐你也看,咯......我这手中的就是物证,方才我也只是见一只虫子到你脸上,怕这虫子咬了你。那可就是大罪过了,你那白瓷一般的肌肤若是被这小小的虫子给咬毁容了那可就是大事儿了。所以我这才过来出手帮你打死它,而且我知道李小姐心善是不会动手打的,所以我才会多此一举帮李小姐将这虫子给拍死了。难道我做错了吗?”陌妃菀一副委屈无辜的模样看着李嘉怡。

    真是见过无耻的人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啊!连若素都觉得面色有些微涩,这小姐太奸诈了。这些人简直就是被耍得团团转嘛!

    不止是李嘉怡呆滞了,连欣也呆滞了。就连周围的名门闺秀们也都目光呆滞了。连简雅都是长着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这妃菀姐姐不止是霸道啊!这奸诈无耻这些词语用在她身上都不会显得过分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也传来了一声声通传:“皇后驾到---”

    直到这一声声传呼声将所有的人惊醒,在头脑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子就已经反应过来了。自觉都让开了路。只见皇后坐在凤辇之上被抬了进来。凤服,凤冠,一身华贵,一丝不苟的面容显示着一国之母的威严。

    抬着凤辇的四太监弯腰,凤辇落地。皇后冷着脸看着人群中陌妃菀等人,包括旁边的李嘉怡和连欣。见陌妃菀此时一脸委屈无辜的看着李嘉怡,而李嘉怡又是一脸红肿的模样,心中一跳。有这陌妃菀的地方,还当真是处处不平静。每每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这是怎么回事?”皇后不喜的问道,掩饰住眼底的深思,冷着声音问道。

    李嘉怡见皇后问及此事,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几步跑到皇后面前。泪流满面的开始诉苦:“皇后娘娘,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方才我只不过是与郡主说了一些话,太子妃不知何故就动手打我!我真的是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知道是哪里得罪太子妃了。皇后娘娘,你看我的脸都是被太子妃打的。这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这太子妃竟然在百花宴会如此行凶,皇后娘娘一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这太子妃分明是没有将你放在眼里啊!”

    皇后仔细打量着李嘉怡的面孔,红肿不堪,加上此时又哭得一塌糊涂。当真是难堪。皇后眼底闪过不喜,不着痕迹的朝旁移动了一步。对着连欣道:“欣儿你说!”目光又看向后面的陌妃菀。

    “姑妈,事实与嘉怡妹妹说得没有差别。”姑妈既然在问,就是会帮忙。连欣本来也不喜欢陌妃菀,能让陌妃菀出丑她自然是愿意看见的。“欣儿,你到我身边来。”和颜悦色的说完之后又随着陌妃菀冷厉道:“太子妃,是这样吗?”

    陌妃菀无辜委屈的摇了摇头,咬着嘴唇看着皇后,有些诺诺道:“母后,不是像连小姐和李小姐说得这样。我没有......打她......”才怪。

    皇后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这陌妃菀原本就长相清丽无双,此时这种委屈无辜的表情倒真是让人怜惜,忍不住想要去相信她。若不是早就知道她的性子,恐怕也会被她如此无辜的面貌给唬住。皇后忍不住脸上的肌肤一抖一抖的,只要是一联想到这陌妃菀的性子和她原本的职业,看到她如此神色,都有些怪异的感觉。更让皇后受不了的则是,这陌妃菀一声异常自然的母后。叫得她头皮都开始发麻。

    不好感觉自动散发开来。

    旁边李嘉怡见皇后不说话了,心中着急了,若是这皇后信了陌妃菀的话可如何是好?更何况这太子妃本就是皇后娘娘的儿媳,若是这个时候皇后娘娘偏袒了的话。那可就完了。当又朝皇后逼近了一步连忙道:“皇后娘娘,你别听她的胡言乱语,分明是她先打我的。刚才这百花院的人可都是看见了的,她们都可以为我作证的。刚才真的是她打我了!”

    皇后严厉无情的目光看向周围站着的女子们,女子们与皇后无情的目光一看,顿时想到刚才陌妃菀的所作所为。顿时点了点头。因为不敢出声,只能站在原地,轻轻的点了点头,生怕被陌妃菀看见。

    “胡说!才不是这样的!妃菀姐姐根本就没有打你!你怎么可以诬陷人。”简雅反驳道,虽然不清楚什么事情。但是既然决定了要站在陌妃菀这边,那就是无论都对错。只要是陌妃菀做的都是正确的。这盲目的信任。

    若素低着头站在陌妃菀身后,刚才皇后来的时候,她便领着简雅已经到了陌妃菀身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主子处于一个人。哪怕是错误的,她也是要站在陌妃菀的身后,不得不说这些人的信任都是盲目的。

    “郡主此时还是不要说话的好。”皇后阴沉沉的说完一句之后,又盯着陌妃菀。刚才女子们的点头可都是说明了连欣与李嘉怡说得话是对的。这陌妃菀当真是无法无天了。皇后冷淡的看着陌妃菀冷声道:“太子妃,此时你还有何话要说?”

    “母后,儿臣有话说!”原本皇后只是一句质问陌妃菀的话,可让人惊讶没有想到的是,这陌妃菀竟然还真的是有话要说,还真的敢应话。这倒是让皇后有些奇怪了。

    皇后皱了皱眉,原本被陌妃菀这样应话就已经算是丢了面子。原本不耐的心情此时更是火上浇油。这陌妃菀如此一应,倒是打破了自己所设想的局面,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皇后也不好失言。只好道:“太子妃不是有话要说,现在。本宫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说个清楚。若是说不清楚,哼!”

    说一半话藏一半,可真是让人讨厌的皇后。

    “谢母后愿意给儿臣一个辩解的机会。”陌妃菀依旧是单纯的笑着,然后再次摊开了刚才让各家名门闺秀看得手掌,那只还黏着有死虫子尸体的手掌。直接凑到皇后面前让她看了个一清二楚。也不去管这皇后眼底是多么的厌恶与不耐。陌妃菀此时面色坦荡荡的看着皇后,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朝着众人道:“儿臣说得可一直都是实话,儿臣并没有要打李嘉怡。只是刚才转身的时候看见一只虫子到她脸上来了。儿臣一时心急。才手重了一点,谁知道这李嘉怡竟然如何看待儿臣,好心帮她竟然还向母后告状说我惩罚于我。儿臣真的是太冤枉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