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快乐。

    “谢母后愿意给儿臣一个辩解的机会。”陌妃菀依旧是单纯的笑着,然后再次摊开了刚才让各家名门闺秀看得手掌,那只还黏着有死虫子尸体的手掌。直接凑到皇后面前让她看了个一清二楚。也不去管这皇后眼底是多么的厌恶与不耐。陌妃菀此时面色坦荡荡的看着皇后,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朝着众人道:“儿臣说得可一直都是实话,儿臣并没有要打李嘉怡。只是刚才转身的时候看见一只虫子到她脸上来了。儿臣一时心急。才手重了一点,谁知道这李嘉怡竟然如何看待儿臣,好心帮她竟然还向母后告状说我惩罚于我。儿臣真的是太冤枉了。”

    皇后眉头紧紧蹙着,这陌妃菀分明就是在强词夺理。这么多人在场,竟然还敢如此狡辩。可这一切若是落在别人身上是不生效的,偏偏眼前这女子,就是陌妃菀。让整个圣都的女子都恨得牙痒痒的陌妃菀。恨不得抽筋扒皮的陌妃菀。

    这话让人如何不生气?李嘉怡站在皇后不远处,再次被陌妃菀无耻的脸皮给刺激道:“陌妃菀,你这是强词夺理。根本就没有一点儿道理可言。皇后娘娘这样的鬼话可是不能信的呀!这样的强词夺理是信不得的!”皇后面色有些不好看,这李嘉怡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自己说话,也不会看面子。倒是让她有些心烦。都是些不知好歹的人。

    “嘉怡妹妹,你不要在多言了。此事姑妈自有定夺,你话太多了。”连欣看着皇后的面色一变化,连忙走上前来。将这不懂事的李嘉怡拉到一边,若非是平日里还有些交情在,此种情况她也是不会出面的。毕竟自己姑妈那面色看起来都是生气中,但是这个时候也只有自己去了。旁人又怎敢看了一眼周围的名门闺秀,各个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这嘉怡妹妹平时有交情的几个也是站在角落中,生怕被人发现。

    人心啊!难测!!

    陌妃菀一笑。嘴角有了一丝坏意。清脆出声道:“听到这李嘉怡小姐说儿臣强词夺理,又说儿臣这说得是鬼话。”陌妃菀顿了顿,看着皇后笑了,又带着些许委屈道:“母后,刚才李嘉怡小姐说儿臣的话乃是鬼话,更为气人的是,这李嘉怡小姐还乱称呼儿臣的闺名。如此没有礼节。这李嘉怡小姐身为礼部大臣之女是否有些过份了?方才母后还没有来的时候,这李小姐便辱骂儿臣与郡主,说郡主是鬼,母后。如今儿臣与郡主可都算是皇家之人。若儿臣与郡主都是鬼物。那么皇上与母后您又是何身份?这李嘉怡小姐如此辱骂儿臣与郡主,不是在打皇家的脸面吗?”

    李嘉怡纵然是傻子也知道陌妃菀这是倒打一耙了,好深的心机!连欣不自觉的多看了陌妃菀两眼,李嘉怡浑身气得发抖。正准备破口大骂,连欣眼尖,连忙将她拉住。这事儿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若是她还要去说的话。姑妈可能就是真的生气了。

    陌妃菀面上依旧是纯纯的笑意,若素使劲儿忍住想笑的心,这件事情一定要讲给府内的几个人听听。这事儿若是不分享,岂不是浪费了这事儿原本存在的理由吗?府内的几人说不定会更吃惊,主子这真是好样的!

    哼!以为一声母后是那么好收的吗?收可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连欣看着陌妃菀微微摇头,这个女子似乎并不懂收敛为何物。当却疏忽了对李嘉怡的态度。李嘉怡看着这些人都没有为自己的意思。偏头正好看见皇后冷着的面孔,不自觉的解释道:“皇后娘娘,你听我解释。我并没有这样,只是这陌妃菀曲解了我的意思。我没有这样没有这样”可是语言往往都是苍白无力的,解释更是苍白无力

    越解释越乱。皇后的脸已经不只是用冷气来形容了。陌妃菀缓慢不急道:“李嘉怡你就不要再狡辩了,刚才的话所有的人可是都听清楚了。你在狡辩去也是无事于补的。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众人对你的看法也就存在于你是个直爽的女子。何必要这样子惺惺作态?惹人生厌了!”瞧陌妃菀这模样,分明是黑的就能说成是白的,死的也能说成是活的。这般口舌倒是没有几个能比得上。这李嘉怡又如何会是陌妃菀的对手。

    “陌妃菀你!你你你简直就是胡言乱语!我才没有这样我没有”李嘉怡连忙摇头,有些着急的解释:“皇后娘娘你不要相信她!都是她的错我没有都是她的错!皇后娘娘您千万不能相信她的胡言乱语,她这是强词夺理。是胡乱说话的。”

    “够了!”皇后冷声道,她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看着这两人在哪里鬼话连篇。

    “皇后娘娘,你听我解释。”李嘉怡伸出手想要去抓皇后的衣袖,面色有些不甘,却被皇后躲开,不耐烦道:“李小姐,本宫见你年岁还小,又是闺中女子。这次的事情就不与你计较。你这脸蛋不管前因后果若是不想毁了,此时还是回去擦写药好,若是毁了可就怪不得别人。其他人与本宫进去,莫要毁了兴致。这风情宜人实在是不适合吵架。欣赏美景岂不是好事?”说完转身上了凤辇,四太监立马抬起上前而去。

    其他女子自然是以皇后为主,当二话不说就跟随而去。连欣看了看李嘉怡两眼,见她面色还有不甘。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若是在与嘉怡有所联系,怕是姑妈又会不高兴了。以后还是远一点的好。

    陌妃菀微笑着看着众人离开,从李嘉怡身边走过之时停顿了一,嘲笑道:“李嘉怡,这个世间之上很多人你是不能得罪的,也是得罪不起的。你最好永远都给本宫记住这句话。而本宫恰恰就是你得罪不起的人。”说完,直接将手中的虫子飘落在李嘉怡身边,见着李嘉怡的小脸瞬间惨白,陌妃菀这才笑了开。

    “这次教训希望能让那些人长点记性,不要来随便惹我。”真是一些混蛋啊!

    简雅有些不忍心的看了李嘉怡一眼,但是还是跟着陌妃菀离开了。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是妇人之仁可是不好的事情。会坏事的,更何况这李嘉怡刚才还骂自己了。就更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

    百花院里面,风景宜人。不断的传出女子们娇俏的笑声,一眼看去似乎进了人间仙境一样,女子们都似精灵一般在花中舞。

    黄后身处于中央地带,面上带着柔和笑意。雍容富贵的装扮,浑身都透露出贵气。不愧是一国之母,这份从容淡定却不是平常人可以学去的,毕竟这皇后装模作样太多年了。陌妃菀想到。

    身边也有许多妃子虽然心生嫉妒,但是为了生存,却还是知道什么人能是敌人,什么认识不能得罪的。各个都是面色如常的呆在一边。都是些成精的人。自然是看得懂眼前的一切形式,不是人人都是李嘉怡。

    闺秀们虽然放开了在玩耍,但是也极为注意自身形象。并没有丢失礼仪与仪容仪表,玩耍多久都没有失了风度。

    皇后的目光不断的在每个闺秀们身上停留一会儿,时不时面上还带着一丝微笑,眼中的思量也未从消失过。当看见一副得体样子的连欣时,不住的点了点头,自己这个侄女在所有人中间都是显眼的一个,突然眼角一转看到了正处于角落中的陌妃菀,此时这陌妃菀正与简雅在说话,黑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嘴角微微扬起。随意坐着,带着富贵的慵懒与随意,竟然让人有些舍不得移开双眼。

    眸清目秀,眉清目秀。

    皇后眼光在陌妃菀身上停留了好大一会儿,目光中的深邃的看着陌妃菀,认认真真的开始打量起这个人来,若是不仔细看,怕是没有如此精巧。连皇后都忍不住吃惊。

    陌妃菀的衣物寻常,跟平日穿着未曾有多少变化,只是颜色而已,只是这陌妃菀的年岁也不大,面容还没有完全张开,不过十八岁年华,都说这女大十八变这件事情的确是事实,这陌妃菀的模子生的好,如今都能看出几年之后这必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存在,她的面容本已经是世间难得,最为惊讶的却是她面上的神态,据她的了解这陌妃菀的性子很冷,脾气也不好。老是板着面孔。

    可如今却是与据说的相差太大,陌妃菀面上的神态,整个人都有一种灵气,一眸一笑都能抓住人的眼球,流连忘返,耀目生辉,一颦一笑都似乎是为天而生,为世间而存在。原本就是一眼能抓住人眼球的人,本就耐看。越是仔细看来,越是让人移不开眼。就好像是天宝一样,慢慢显示在人们面前。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