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越不顺眼,皇后面色开始发黑,手指一用力。手中的杯子便传来了咔嚓的响声,站在皇后身边的老宫女看见了,心中一惊随着皇后的目光看去。见着是角落中的陌妃菀,只怕是皇后娘娘因为太子妃联想到了当初的大漠公主,也是如此的耀眼夺目。

    母女二人似乎天生就有一种聚目的风采,老宫女心中顿生明悟,只怕是这太子妃也不讨皇后喜欢了,她是跟着皇后娘娘的老人了。当初大漠公主有多不受皇后待见,恐怕这太子妃日后也是如此吧!老宫女微微弹力一口气,皇后娘娘这又是何必了,尘归尘,土归土。不是很好吗?毕竟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再也不能复活!

    “皇后娘娘,如今是否可以”老宫女斩断思绪,微微低头在皇后耳边轻轻言语。不少人已经看到两人的动作,也不免认真起来。

    被老宫女打断思绪的皇后,眼睛从陌妃菀身上离开,不露声色的换了一个表情。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百花院中的名门闺秀们,淡声道:“去吧。”

    “是。”老宫女得到命令当微笑着退去。

    “咚---咚---咚----咚----”四声铜锣声响起。

    花园亭榭中,众女子的声音一顿,全部安安静静的将目光投向皇后。

    皇后带着微笑,看着众人。道:“此次来参加这百花宴会的人,都是圣都各家的嫡系女子。更是天资聪慧的贵女们,这百花宴想必你们也清楚了一些规矩。这除了让你们齐聚在一起闲谈玩乐之外,更为为了让你们成为家喻户晓的人,让所有的国家以及都城都能知晓我圣都女子的惊艳才华,温柔娴淑。更是想让许多闺阁女子能碰到各自的如意郎君。”

    听到这话,许多女子虽然都羞红了脸,但是却都是目光坚定的看着皇后。这皇后说得毕竟都是实情,不然这些女子为何要展露自身才华让天人都知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目的,一是为了家中的地位。而是为了虚荣,三是为了让各国的才子权贵们知道自己的名字,以便能早日找到如意郎君。更为重要的是,能得到心中喜爱之人的注视与喜爱。

    “阿玉。”皇后淡淡唤道。

    “是。”那原本离开的老宫女此时已经回来,原来她就是叫阿玉的宫女。她手中端着一个宝盒,上面全是繁华的花纹,站在皇后身边,恭敬道:“皇后娘娘,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只需要吩咐一声即可。”

    “嗯。如此便好。”皇后点点头。看着众女子们疑惑的眼神。缓慢解释道:“此次百花宴与往日的一样,抽着的题目是什么便是什么,放心这都是在女子应学的东西里面。这里面有上百张题目,由在场的女子们来抽取。你们要做的就是在一炷香之内准备好。然后按照顺序呈交,可懂?”

    “明白了。”众女皆是回答道。

    皇后见着所有人都乖巧听话,很是满意。带着笑意道:“此次作诗起舞题花都会交予皇上与各位页观看,由皇上和王爷们来选此次百花宴会的胜出者。你们可要细心了,千万别处了差错。”

    “是,皇后娘娘。”经过皇后这么一说,众女子更是精神抖擞了,目光都耀耀生辉,显然这些女子大多数都是打着王爷们的主意。东南西北四个王爷哪个不是人中龙凤?还有那如天神般的太子,想到这里众女不由都看了那角落中依旧悠闲的陌妃菀一眼,倘若被太子选为侧妃,哼!陌妃菀可就不够看了!

    皇后将这些人的目光都看在眼中,点了点头。对着老宫女阿玉道:“阿玉,让她们抽题。”

    阿玉点了点头,从衣袖中拿出一把钥匙将宝盒打开,向女子们走去,。

    一个一个女子抽完题,然后看了看自己的题目,有的欢喜有的愁。老宫女不愧是皇后身边的人,知道皇后看陌妃菀不顺眼,估计让众人都抽完了才走到陌妃菀面前去,轻叹一声道:“太子妃,郡主你二人站得位置有些偏了。老奴生来眼花。若不是刚才连姑娘指了位置,怕是老奴可就成了罪人了。”

    陌妃菀嘴角带着笑意看着老宫女阿玉,那目光让阿玉有些站不稳,似乎一切都在这太子妃的掌握之中一样。简雅倒是没所谓,她得不到第一的。她就是来凑数的。当天真的笑了笑,对着老宫女阿玉和颜悦色道:“姑姑不必如此,这最后与开始都是一样,不就是抽签吗?”说完直接将手放进宝盒中,随手就拿了一张出来。

    待简雅抽完,老宫女阿玉才面对着陌妃菀,微笑道:“太子妃,这宝盒中如今只剩最后一张了,您”便被陌妃菀带着笑意的眼神给将后面的话烂在了喉咙里。

    见老宫女如临大敌的模样,陌妃菀这才乖巧一笑,淡然出声:“无所谓,原本你们不就是这样安排的吗?”随意的模样,让阿玉看不出深浅。没有应话,见陌妃菀抽了出来之后,逃也似的离开陌妃菀再的地方。

    皇后在陌妃菀抽完之后便吩咐人将香点燃,说道:“一炷香的准备时间开始,现在香已经点燃,各位可以开始准备了。”

    众女子都吩咐身边的人去准备一些东西,有笔墨,有去换衣服的,想必是抽到了舞蹈。都开始在自己的位置上深思,该做什么好。

    简雅在一旁打开自己抽到的宣纸,看到里面的题目。嘴里嘟囔道:“用一首诗来形容百花盛开的样子,啊这个妃菀姐姐”见陌妃菀再发呆,简雅直接凑到陌妃菀面前问道:“妃菀姐姐,你快打开看看你的是什么?”

    陌妃菀直接将手中的宣纸递给简雅,刚才她便对那老宫女说了。既然她与皇后是希望自己拿到最后一张纸,那么便如她们所愿就好了。又何必计较那么多?虽然不是豁达之人,但如今这种情况,能这样也算是不错了吧?

    简雅将宣纸打开,里面的字让简雅忍不住将眼睛瞪大。

    “以诗赞百花,以舞应百花,以歌吟百花,以画显百花。”

    百花之多,这四种做法更是难上加难,若是以诗赞美百花这并不是多难,可是以舞应百花这是何意?又以歌吟百花又是作何?以画显百花又是什么意思?

    简雅不满道:“妃菀姐姐,你看我的如此简单,你这抽到的题目,是不是她们故意刁难啊!”说着又让若素看她手中的宣纸:“若素姐姐,你也来看看,我们太倒霉了。难道刚才那老宫女那副模样,明摆着是整我们嘛!我们去跟皇后说,换个题目。”

    “换个题目?为何要换?”陌妃菀看着两人,两人见陌妃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禁有些愕然,不难嘛?

    “主子,可需要若素去准备?”

    “不用了,还是多欣赏欣赏这百花院中的百花吧,这风景可不是人人都能欣赏到的。”陌妃菀惬意道。

    “啊!我的要准备准备,你去准备笔墨。”简雅对着身边的一人吩咐道,很快人便回来了将书桌与宣纸都摆好了。若素走上前为她缓缓磨墨,如若她猜的不错,主子应该会帮简雅题诗。

    “妃菀姐姐,我不会怎么办啊!这百花百花”简雅不断在陌妃菀面前走过来走过去。

    “你不要走过来走过去了。我帮你便是,这百花宴会可有规矩说不能帮人?”陌妃菀询问道。简雅身边一年老宫女走上前来道:“回太子妃,这到没有。但是若是帮了可就不会有应得的待遇了。”

    “雅儿可需要哪些待遇?”陌妃菀朝着简雅问道,简雅摇了摇头:“雅儿本就无意要来,只是无可奈何。”

    “那便好。”说完,陌妃菀就靠在椅子上没有在言语,面上带着笑意看着若素在磨墨,这窈窕淑女磨墨的姿势就是比寻常人家要好看啊!陌妃菀心中不住的想,若素见自己主子的目光,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赶在陌妃菀之前打断了陌妃菀的话:“主子,若素只是在磨墨,主子先休息休息。”

    陌妃菀忍不住好笑,这若素还真是!!!

    陌妃菀这幅闲散的模样又被周围的女子看在眼中,皇后眉头一蹙,朝着老宫女阿玉道:“如何?”

    “确实是。”阿玉道皇后看着陌妃菀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面上十分不满,朝着阿玉使了一个颜色阿玉点了点头,虽然觉得皇后是多虑了,但是毕竟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

    真是是越看越生气,皇后将目光移开,这陌妃菀挡了她的眼,皇后身边一精灵模样的宫女道:“皇后娘娘,这百花可不简单,太子妃绝对是输定了,她这般闲散模样,无非是想扰人心扉罢了。造成一种她胸有成竹的模样,其实什么是都不会而已。毕竟这年头鱼目混珠的东西太多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