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习习,时间过得快,眨眼间香已经燃到一半。许多女子都还在认真思考着,画画的画了一张又一张,作诗的写了一张又一张。都在挑选最满意的那一幅作品,哪怕花园内风景怡人,纾缓心情,可也能从其中感受到她们周围微微荡漾的烦躁与焦急,虽不明显。但在老成精的人眼中,却是瞧了个分明。

    所有人都在认真对待着,当目光又落到角落中的陌妃菀这一方,若素还在缓慢无比的磨着墨,简雅则是紧张的看着四周。陌妃菀斜靠在软榻之上,若是站在陌妃菀身边,便会发现这妮子竟然是在呼呼大睡,在别人眼中却是养精蓄锐。虽然没有什么才华可言,但是做做模样还是要的。

    简雅看着花园中的女子们都在忙着自己的,而陌妃菀却是惬意的在小憩。面上很是着急,自然心中也是着急。见着若素也是缓慢不急的样子,简雅强迫自己也淡定来。被陌妃菀与若素身边的宁静淡然感染了,慢慢的也就真的平静来了。反正这第一怎么也不会落在自己身上,还是不让妃菀姐姐帮忙了。妃菀姐姐可能自己都没有办法。当叫身边的宫女又准备了笔墨纸砚,随意就写出了一首诗,反正她又不着急嫁人。乱写也无所谓。

    各人忙各人的,没有谁知道在这不远之处,各位王爷都在此关注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几位王爷身处的位置比较接近,而西慕凉则是一人站在一旁,一身黑色锦绣衣裳,嘴角微微扬起的一抹微笑,身边却是生人勿进的冷气散发着。

    他的目光仅仅落在那角落中的女子身上,本是安静祥和的气息,却偏偏有人就喜欢来捣乱,西逸轩离西慕凉最近,见着西慕凉目光只留在那一人身上,心中异常烦躁。带着不明的语气朝着西慕凉道:“太子,可有看上的女子。若是有讨回来做个侧妃岂不是好事。”

    西慕凉偏头,似笑非笑的看了西逸轩一眼,没有说话,那目光薄凉,让西逸轩生不出再次说话的心。几兄弟本就是各不熟悉,花花肠子里面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只是如今还能和平的站在这里,本就是一种假象,提前结束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西王冷眼看了两人一眼。他们还真是相像。看旁人的目光都是这样。仿佛别人在你心中一点地位都没有。

    西德安看了几人一眼,似乎是自言自语道:“这菀儿从一开始就很悠闲,不知道是抽到了何其简单的题目,想必对于抽到的题目很是有把握。这次才女的名声花落谁家都还不好说了。”说完便自由自的笑了。

    他这话一说完,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那角落中的女子。这院中本就是一幅画,此时那惬意坐在那里的女子就更是画中的聚目点,当真是不凡之人。连带着看西慕凉的目光都多了几分羡慕之意。

    百花宴中,香已经快要燃尽,已经有作诗画的将作品交了上去,这先交的不一定好,但却都是对自己有信心的。

    皇后微笑着看着几位先交的女子们,将她们的作品一看。果然是有几分才华的人,当也就赞赏了几位,先交的女子们顿时连眉眼都笑了开。

    “主子,墨已经磨好。”若素温柔的声音响起。

    陌妃菀本是熟睡的眸子缓缓睁开,对着刺眼的阳光伸了伸懒腰。将手对着阳光伸出,阳光从手指缝中溜走,陌妃菀不由扬起一抹微笑。纯美自然不做作的模样被阁楼上的男子们瞧了个分明。

    四位王爷都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那淡定的站在一旁的西慕凉一眼,这陌妃菀的模样纯真是纯真,可是一个女子如此不注意形象。倒是有失体统,更为关键的是,这女子还是太子妃。这出的洋相可就更大了。

    西慕凉此时却觉得好笑,这分明是刚睡醒的模样,哪里是在闭目养神,她是真的睡着了。西慕凉嘴角也带着一丝笑意,目光却是霸道的看着那角落中的女子,她觉得这宴会很无聊吧,不然又岂会睡着了?

    百花盛开中,陌妃菀正经了起来,手执毛笔缓缓沾上若素墨好的墨汁,另一只手托起衣袖,那熟练的样子根本就看不出来她对于写字很是生疏,陌妃菀见若素将宣纸压好,执笔就在宣纸上写二字,女子。

    “女子?”何意?都猜不出陌妃菀的心思,不是要写百花吗?这些女子是作何?不过这字也得可真的是好。

    见着几人看着自己写字的模样,陌妃菀不由一笑,接来的几个字怕是一些出来更会惊讶一些吧?

    当不在迟疑,“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刚写完最后一字,陌妃菀就感觉有一道熟悉的目光打量在自己身上,偏头看去,那不远处的阁楼上正有一锦绣黑衣男子温柔霸道的看着自己,陌妃菀心狠狠的一跳动,不知道他是何时开始看的?

    当,陌妃菀眯起眸子对着西慕凉就傻笑了,两人远远的将目光对视在一起,一个宠溺无奈的笑,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只是同样都是只为心中那个人而笑的,原本这女子在众人心中都是一个霸道的女子,今日却让几人见着了她的另外一面,虽然不是给他们看得,但还是打断了以往的身影。

    可惜的是,这女子已为人妻!

    可惜的是,他们以为她霸道蛮不讲理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她美妙的一面。

    “妃菀姐姐,你这是写的什么啊!你的画了?还有舞蹈了,难道你就准备交这个上去啊!”简雅压低自己的声音朝着陌妃菀道,不是她非要说,那上面明明是安排了好几种,可是妃菀姐姐却只写了一种,还是牛头不对马嘴的那种,怎么能交差?

    见着陌妃菀不理会她的,又出声道:“妃菀姐姐,你在看什么?”说罢也转头朝着陌妃菀看得方向看去,原本若不是习武之人是看不到这么远的,可是简雅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虽然没有陌妃菀看得清晰但也能看到那是几位王爷和太子皇上都在那里,皇上的面孔看不清晰,但是那明黄色的龙袍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第一眼没有看出那穿着黑衣的人是谁,不过见着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必然就是太子西慕凉了,因为他是不会与几位王爷站在一起的。

    “啊啊!是太子哥哥!还有几位王爷哥哥也在!”简雅惊呼道。

    本来就紧张的千金大小姐们,此时就更紧张了。

    “皇上应该也在吧?啊啊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你快帮我看看,我的妆容有没有花,头发有没有乱,刚才可有做了什么丢形象的事。”

    “没有的,小姐,没有。”

    “啊!你们看!是真的!皇上和太子王爷们都在!”

    “谁知道王爷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这个谁知道了,说不定从一开始就来了。”

    一声声不成体统的尖叫,让众女都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人,她们中间也是有些武功底子的人,自然是看得清楚,看不清楚的人大意也能猜出那阁楼之上狮蝎什么人。都开始询问身边之人,刚才是否有做了什么不好的举动丢了面子。

    陌妃菀收回看着西慕凉的目光,再次斜靠在软榻之上。陌妃菀是特殊的,整个百花宴中就只有她是软榻,连皇后都是椅子。这软榻还是天煞神不知鬼不觉的送来的,不过在场的人和皇后为何没有发觉,这就不是陌妃菀该思考的问题了,她只觉得这百花宴会是真的很无聊啊!很无聊!

    她如今想做的事情就是走遍大江南北,欣赏各方风俗与自然。

    陌妃菀这幅模样又被人看在眼中,让人直呼这人终于正常了。暗自松了一口气,刚才的她似乎都不是她了,感觉就很不一样。只是刚才那副模样已经深入脑海中,怎么也消失不掉了,虽然现在是正常的,可是看着陌妃菀的目光也顺眼了许多。

    只是让人都忍不住要去猜想,究竟那副模样才是她的本性?实在是疑惑疑惑!还是疑惑!还是说那般纯真的模样也只会让太子一个人看到?如若自己等人早些认识她,说不定也会见着她纯真自然的模样?

    答案是无解的,没有人会来回答。西慕凉不会,陌妃菀就更不会,送他们几个上西天说不定会很乐意去做。

    西德安看了看那中央的皇后一眼,对着众王爷道:“去吧,这香也要燃尽了。百花宴也该结束了,去看看这些贵女们的才华如何,若是有喜爱的女子,呵呵该抓住机会的就要抓住机会了。”

    “是。”都是答应道,跟随着西德安去,西慕凉一人走在最后,去之后便带她回去吧,她肯定很无聊,原本就喜欢闲着却是不愿意与宫中之人打交道的。今日也是有些为难她了。呵呵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