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苑中,皇后见西德安走了来,只是一个眼神便懂了西德安的意思。拍拍手掌让整个花苑中的人都随着掌声的响起安静了来。众千金贵女们也都随着那目光看了过去,也都是神色紧张的看着那缓慢走过来的人影。

    见着女子们的目光都有些谨慎紧张,皇后不由得微笑道:“既然你们都已经发现了皇上和王爷们的所在。那本宫也就不再隐瞒了。如今你们交上来的这些作品也不需要交上去等候他们观看了,这香也烧完了,皇上他们直接过来观赏你们的成果即可。”皇后淡笑着说完这句话。

    却是让不少人开始期盼了。

    不一会儿,便传来了一声响亮的通传:“皇上驾到---”女子们皆是回过了头看去,以西德安为领头,带领着王爷们朝着这边缓缓走来。

    皇家的各个都是俊秀之人,哪怕是第一代皇帝长得再丑,可是他娶的妃子都是极美的,一代传一代,这基因自然就好了。这一群人走过来,各个都是人中龙凤,英俊不凡。太子,东西南北四王每个都是各有各的气质,养眼!

    见西德安走近,皇后从位置上站起身子,走上前在离西德安几步之遥弯身施礼道:“臣妾见过皇上。”

    “见过皇上。”见皇后行礼,其贵女们也皆都是弯身行礼。

    “无需多礼。”西德安先是将皇后引起,之后随意摆摆手对着众女子说道,众女都自然的起身。这众人一起身才露出了一直在角落中的陌妃菀。她如之前的姿势一样斜靠着,似乎从未起身一样。未起身也就是刚才并未行礼。西德安脑中闪过这个想法之后,面色就有些不好看。不过一秒的时间却又恢复了正常。

    陌妃菀身处的位置本来就偏僻,若是说她没有行礼的话怕是也没有人看到。如此,就没有办法说她到底是有起身行礼还是没有起身行礼。本来没有人注意这件事情,别到时候偏偏弄了让人注意了就不好了。

    皇后站在他身边,也朝着陌妃菀的地方看了一眼,多年的夫妻。皇后自然知道西德安在想什么。当端庄贤淑说道:“皇上,您与各位王爷来的真是湿乎乎,今年的规矩是要将这些作品交与您与众位王爷观看以便选出谁是第一,谁是最有才华的人。如今这香也燃完了。百花宴会自然也就结束了。皇上和王爷们此时就可以观看百花们的诗意才情如何。”

    “如此甚好。”西德安点了点头,省去那些繁琐的,简单结束便可。

    早在西德安几人将要来之时,宫女们便将座椅摆放好,西德安几人直接走上前坐,风微微吹过,那最后的一抹香灰也随风飘散。这百花宴会自然是真的结束了。

    皇后吩咐阿玉先是将入宴会必须要以梅花为题作诗的一叠叠宣纸放在西德安面前。边解释道:“今年刚好是以梅花为题。这些都是以梅花为题做出来的诗文。皇上就以这摆放的顺序看如何?”

    “这无妨,就按照这顺序来看吧。”西德安点点头,旁边的宫女将宣纸拿在手中,见西德安示意。便念了出来。

    “连欣......”宫女采取的念法是先将这写诗文之人的名字念出,再念其内容。连欣从一旁款款走出,温柔大方的一笑站立在百花之中。那念诗之人便一个一个念了去,念一个上前一个女子,念完之后便退其一步,候着。供众人打量。

    陌妃菀眼角一瞥,这根民间有何两样?不就是自持身份高贵了一些,其实都是人。哪里高贵得到哪里去?

    时间慢慢过去,被多看几眼的人便是依旧留在前面。其余的则是都退了一步,此时念诗的宫女手中只剩最后一张宣纸了,宫女吞了吞口水,念了这么多。都有些口干舌燥了,她一低头看见那宣纸之上的名字。本就有些干涩的嗓子又是一停顿,慢慢的将那三个字念了出来:“陌妃菀..”

    陌妃菀此时相当乌龟都不行了,念到她名字的时候。这些人都回头看向角落中的人,无奈中。陌妃菀站起身子,路过之处,所有的人都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让陌妃菀经过。目光都有些怪异的看着她。

    随着陌妃菀慢慢前进的步伐,念诗的宫女也将陌妃菀的那一张宣纸拿起,念了出声:“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先不论诗文的意思,饶是这陌妃菀作出的诗便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杀手会这些吗?不是应该什么都不懂是个草包吗?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随着这几句诗慢慢被宫女念出,最后一句之时。陌妃菀也刚巧走完最后一步,众人的目光都开始变化,之前是有些人知道陌妃菀的却是做出了诗的,可更多的人是不知道的。此时,被宫女这么大声的念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变化,这诗当真是陌妃菀做出来的?怎么看都有些不现实。

    可眼前,却是在逼她们接收这个现实。

    就连皇后面上也有些怪异,这诗是陌妃菀做出来的?她是真的不敢相信,目光看在那站在中间的女子,面色有些不好看。陌妃菀脸上此时带着淡淡的笑容,这笑容让皇后心中很不是滋味。

    西德安也是微微一怔,却是要比其他人先反应过来。“菀儿这诗不错不错!”说完拍了两巴掌。对着陌妃菀又道:“菀儿的才华让朕有些期待你接来的诗文了。”

    “谢皇上。”陌妃菀不咸不淡的说完一句,旁边若素将刚才写好的宣纸又递给了宫女。

    这一刻,所有的人目光都聚集了。宫女打开陌妃菀抽到的词条。以诗赞百花,以舞应百花,以歌吟百花,以画显百花。这题目倒是历代以来最难的一个,只看这太子妃如何应对了,不过看着太子妃自信满满的样子,对于她来说应该不难。加上刚才那首诗,所有人都觉得这对于陌妃菀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了。

    可打开陌妃菀身边若素递给她的宣纸之后,这念诗的宫女眼睛突然瞪大,手上一使劲儿,差点将宣纸给弄坏了。面对众人的目光,念诗宫女心中有些忐忑,本就被吓着的心瞬间更是凉了,当差点跪,连忙请罪道:“奴婢该死,请皇上恕罪!”

    西德安不知这念诗宫女为何如此惊慌,当平静道:“念。”语气没有怒气,念诗宫女心定了定,这才面色有些苍白的再次将宣纸打开。不过当看到宣纸上的内容之后,她又是看了众人一眼,这才干涩道:“词条为:以诗赞百花,以舞应百花,以歌吟百花,以画显百花。”

    这话一说出口,众女皆是一惊,这才明白刚才念诗宫女为何那般紧张。不过惊讶之后就开始幸灾乐祸了,原本就不喜欢陌妃菀。刚才陌妃菀又如此悠闲,肯定是没有准备的,不少人可都是看见陌妃菀刚才是在干什么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这舞蹈肯定就是没有准备了。而且念诗宫女手中也只有一张宣纸,那就是连画都没有了。

    不过也难怪为何陌妃菀一直都那么清闲了,从最开始拿到词条的时候就很清闲了,原来是因为太难了。根本就做不到,所以干脆放弃算了。众女都是一阵看笑话的眼神,陌妃菀是死定了,这么多人,太子,王爷们都在。这次草包的名头绝对是会落在陌妃菀身上,不管这第一才女是谁反正都不会是陌妃菀。

    西德安听到之后偏头向皇后一看,皇后没有言语直接朝着他微微笑着,西德安没有说话平静的收回眼光。

    念诗宫女见着周围的女子们都有些惊讶这才又将目光看到宣纸之上,这宣纸上面却是写着刚才让她有些苍白的一幕的内容。她怕等会因为皇上的怒气而被牵连,那可就不好了。所以刚才她害怕了。不过纵使现在是害怕她也得将上面的内容念完。

    念诗宫女深吸一口气,没办法,硬着头皮这也得上啊!当快速的将上面的字迹念完:“女子无才便是德。”

    这一句话一出来,所有的人都有些傻了。自觉的等待着念诗宫女的一句,结果等了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出声了,都以为没有了的时候,念诗宫女又出声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然后将宣纸收了起来,意思表明没有了,刚才那些疑惑的目光她可是看到了。当低着头开始装鸵鸟不再说话。

    面有些女子目光都朝西慕凉看去,见西慕凉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有些奇怪。这太子妃作出这种诗来,太子都不会觉得丢脸吗?怎么看太子如今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还是说太子原本就不在乎太子妃这个人?若是太子不喜欢太子妃这个人的话,自己等人不是还有机会?毕竟太子妃做出这样的诗了,这说得是诗吗?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