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无才便是德!

    一句话还在众人的脑袋里嗡嗡作响,这太子妃莫非是魔障了不成?怎会做出这种毫无诗情的诗句?这就是她的才华?

    简尘溪抿唇,看着陌妃菀有些出神。她还是那般的潇洒,不管别人的眼光看法是怎么样的。随心所欲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偏偏那人也就是如此娇惯着她,任由她胡闹。给了她一个坚强的后盾,虽然她的后盾已经很强大了,但是此时他也想站在她身后去,虽然知道那种可能性近乎没有。却忍不住要往那里想。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西慕凉去的时候,陌妃菀也看去了。见西慕凉依旧如平常般的眼神,陌妃菀不由得坦诚一笑。

    西慕凉见陌妃菀如此一笑,不由也开心了。不管结果如何,她们本就是来凑热闹的。只是走个过程而已,已经够了!够了!而且若不是自己,恐怕以她的性子是不会来的吧?这样便很好了!

    西德安看着两人中间的温馨之情,眸中闪过暗色,却是极快又消失了,若不是若素一直盯着他。恐怕也不会看见,当又垂头去,被发现了可不好。

    “什么啊!太子妃这是诗吗?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么荒唐的话怎么能是诗,不是说以百花为主的吗?这太子妃可是一点边都没有沾上。”人群中,一女子小声道。虽然小声但是在这安静的空气中却是显得很清晰,让所有的人都听了个分明。

    众人虽然都是看着陌妃菀与西慕凉,但是却没有想到这陌妃菀却是如此的坦然,不会觉得害羞。这根本就不能称为是一首诗!

    皇后死死的盯着陌妃菀,哼!这女子倒是会做,竟然来了一句女子无才便是德!侧眼看西德安还没有说话,当才收敛了自身的火气。皇上还在这里,等皇上说完自己在找陌妃菀的麻烦也不迟。免得落话柄,让简沫那女人平白得了好处,最近这西德安本就不去自己寝宫了。若是在出现差错可就没办法收场了。

    “菀儿你这可是诗?”西德安温和问道。虽然不知道这陌妃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刚才的字迹他可是看了一。若是没有学习过的人会写出这么好的字那也是天才了。

    “父皇,这本就不是诗。”陌妃菀抬起眸子,平静的与西德安对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陌妃菀这样回答,本以为。在怎么样,这陌妃菀都会狡辩一,那么她们也都还有些话可说。但是这陌妃菀如此坦然的承认,倒是有些打乱了心中的算盘。

    陌妃菀见西德安沉默了,虽然是一瞬间的沉默,也足够看清楚一些事情了。

    “呵呵。不管这是不是诗。总之今日的百花宴会是圆满结束了。只是这百花宴会的才女称号花落谁家......”

    才女?落在谁家都不会落在她陌妃菀的头上不是吗?这女子无才便是得的话都能说出来了。若是还会让自己的诗作为第一才女的凭据,那这些人还真得是有些眼瞎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皇后突然开口道:“这第一才女的称号,自然是菀儿的。”说完之后就看着众女都是惊讶的眼神。

    陌妃菀也惊讶了。是真的惊讶了。这皇后莫非是魔障了不成?不然就是被什么妖物给附生了。要不怎么会说出如此不合常理的一句话?这句话一点都不科学了,这安排本就不科学,这评比就更是没有一点科学可言了!

    “姑妈......”连欣小声叫道,皇后却是瞪了她一眼之后又看着众人笑眯眯的道:“你们也都看见菀儿之前的诗了,菀儿是有才华的。只是刚才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也是正确的。”众人都有些疑问皇后为何要如此之说,只是看着皇后的样子接来怕是还有话。也就没有提问,任由皇后继续说。

    “这自古以来,都是有这种说法的。女子不需要懂得太多。仅仅是知书达理也就足够了。而女子无才便是德就能概括。”

    越说众人越是糊涂,这句话以前什么时候被人说过了?历史书上怕都是没有吧?只是皇后说话她们也不敢插嘴,刚才连欣准备说话被皇后瞪了一眼。所有的人可都是看清楚了。

    “母后,这第一才女的称号儿臣可是不敢当,儿臣并不是有才华之人。连诗都作不出,又岂能说是为才女?”陌妃菀面上带着笑意,缓缓出口。却是拒绝皇后的话。在有些人看来这陌妃菀是不识好歹了。

    不过大多数人却觉得就是该这样,因为她的诗不想诗,怎么能成为第一才女?若是传出去了,别人还以为这圣都是没人了。这一杀手都能成才女了。

    “菀儿,我说你是你便是。”强硬的语气让陌妃菀听出来了,这皇后是让她与在场的所有女子为敌吧?这以后谁不知道这第一才女不过是因为她是太子妃,所以走了后门让皇后给封的,反正这才女的称呼一年也会换一次,虽然以往都是被连欣得了。这次却是被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给夺了。

    所有人都好,就是不要是陌妃菀!众女都闪过这种心思,却又不敢上前说明。

    皇后将眼底的寒冷掩饰住,对着陌妃菀道:“菀儿,这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不是诗却是一句话,你自然能担当第一才女的称呼。”

    陌妃菀见这模样,是她不想接受也得接受了,这皇后如此强硬的态度,根本就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了。

    当陌妃菀也就带着笑道:“谢皇后娘娘。”假意的欢喜堆积在陌妃菀脸上,让陌妃菀自己都有些寒碜。

    皇后一笑看着陌妃菀道:“菀儿怎么又是叫皇后娘娘了,刚才叫母后不是叫的挺好的吗?怎么现在又改口了?”西德安也是一笑道:“菀儿可不需要这么客气的,若是跟父皇母后都需要如此客气的话,就不是一家人了。呵呵......”

    老狐狸!陌妃菀暗忖道,这两人不愧是多年的夫妻,这一唱一和都不需要打个颜色的,直接就能接上话,不过陌妃菀也乐得随她们的意,这一个称呼而已不碍事。当也就叫道:“是,母后。父皇,儿臣知道了。”

    见陌妃菀又叫了一声父皇母后,两人才变了表情。面上带着笑意,似乎高兴起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因为陌妃菀叫了一声才开心了。

    不管真正的事实是怎么样的,但是现在所有的人看着陌妃菀的目光却是有些不爽。

    凭什么!就因为她陌妃菀的身份吗?明明就是个草包,却以这样的方式被提为是第一才女。这样如何让这些有才华的女子服气?说到有才华所有的人不自觉的看了连欣一眼,见连欣此时面上也有些不好看。心中才微微有些平衡,以往的才女称呼可都是连欣拿的,如今却......众人摇摇头。

    唉~

    大叹一口气......

    西德安可不会去管这些人服不服气。当站起身子哈哈一笑道:“如此。这也算是结束了。菀儿已经是第一才女咱们也就此离开。”说着便离去了。皇后站起身子与众女一起恭送西德安离开。

    西德安这一离开。剩的王爷们可是还未曾离开的。当皇后面上带着些许笑意道:“各位王爷是否要留在此地与这些丫头们闲聊一番?这些女子中可有中意的女子,若是有。直接跟母后说明。”说着不明思意的一笑。

    早在皇后的话响起之时,众女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心仪的王爷身上。目光里面的紧张与激动光是靠气息都能感觉出来。

    陌妃菀嘴角一撇,没想到这皇后还兼职红娘。她可没兴趣与这些人相交。眉头一蹙。

    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见众人自然而然的往后面退了一步,便见到西慕凉朝着自己走来了,自然走到陌妃菀身边将她的手牵起,那般的随意自然。众人都是一窒息,没有说话。看这太子的样子分明是没有把皇后与众王爷放在眼中。

    “太子这是何意?刚才母后的话莫非太子没有听到?”西逸轩似笑非笑道。

    西慕凉偏头看着他,目光有丝阴鹫,冷淡道:“菀儿累了。若是无事儿臣就退了。”说完也不等皇后同意,便直接牵着陌妃菀离开。身上的淡然气质与盛气凌人的傲气相结合。那背影给人的感觉就是君临天,唯我独尊。

    一有了这样的感受,几位王爷面色都有些不好看了。原本被他们认为是废物的太子竟然不知何时有了这种气势。

    被西慕凉将手指握在手中的陌妃菀抬起头,对着西慕凉妖娆一笑。那笑让跟在两人身后的若素嘴角一抽,主子这又是抽什么风了?

    此时陌妃菀像是长了后眼睛一样。妖娆出声道:“若素,你这是怎么了?”虽然感觉是在关心自己,但是若素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主子这绝对是想到什么整人的事情。不然怎么会笑的如此神经,只是当却不去接陌妃菀的话,因为这才是应对的好办法。

    见若素不理会自己,陌妃菀瘪瘪嘴,这妮子最近是越来越不好玩了。

    “慕凉,你说。我们给若素找个婆家如何?你看若素这名头也够响!最重要的是,才华洋溢。是个不错的人选。”陌妃菀笑着道,哼~若素你这妮子,以为我没办法让你开口了吗?等着吧!

    果然听见陌妃菀这娇滴滴的声音之后,若素的肩膀不自觉的抖了抖。这恶整味让若素不能恭维,西慕凉也是眸色冰冷,记忆复苏之后。随时都是一副有人欠了他几百万没还的样子,听着陌妃菀这异常不正常的话语,那冰冷的眸色中闪过意思笑意,虽然很快。但是却也被陌妃菀捕捉到了,陌妃菀笑笑。不恢复记忆还好一些吧?

    瞧这浑身散发的冷气,夏天可是自动的凉爽了许多。

    若素苦笑道:“主子,你就别我拿开刀了,我觉得夭夭那丫头倒是想要嫁人了。不如先把她嫁给夏不凡吧。这样才好。主子,是吧。”

    “呀哈~ 若素你这妮子也是这么想的啊~看来夭夭这丫头是跑不掉了。”陌妃菀被西慕凉牵在手中,却老是偏过头与若素说话,三步一回头。本人还没怎么注意,倒是若素立刻发现自家男主子身上的冷气似乎又加重了,当从嘴上划了一,闭嘴不再说话。陌妃菀还没发现,却被西慕凉直接扯到怀中,固定好。这没办法偏头了。

    陌妃菀被西慕凉带着走,也乐得清闲。不再回头了。软软的靠在西慕凉怀中。这幅模样倒是让西慕凉很满意,面上都是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瞬间让隐秘跟着她们的地煞有些头大与不安,怎么看这笑容怎么诡异。

    主子从淡薄的性子一瞬间变成腹黑霸道的性子,他始终还是有些消化不了。

    “若素姑娘,你可知主子这是怎么了?”地煞现身站在若素旁边。

    若素虽然有些惊讶,却没有被吓着。指了指西慕凉带着笑意的脸小声道:“你看看那嘴角的幅度,看到了没?”见地煞点点头,若素才笑着道:“你看那扬起的幅度就知道了嘛,男主子这是很高兴。”

    地煞翻了个白眼,不满道:“我当然知道主子这是高兴,可是主子这是为什么会高兴啊?这很奇怪不是吗?”说完又直接目光研究前面那已经上了马车的两人。似乎想要将马车给看穿一样。

    见地煞一副丢脸模样。若素忍无可忍,像是在看着白痴一样看着地煞道:“男主子高兴自然是因为主子了,难不成还是因为你啊?你长着脑子都是不会用的吗?武功这么好,头脑怎么这么愚笨,难道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见若素这样说自己,地煞面上有些挂不住,在若素看着自己的时候。缓慢消失不见了。此时,马车也开始缓慢行走。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