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看不起我们丞相府的人?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太子妃府里的人。你们如此说话是什么意思?是没将我们大小姐放在眼中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晚霞漫天。

    马车缓缓行驶而来在太子府门口停,木子,春香,澄心等人早就在门口等候着。

    此时太子府门口却是突然间吵闹了起来,只见两名身穿蓝色仆衣的男子不断的与站在门口的侍卫争吵着,春香几人都并未有所言语。仿佛没有看见一样,她们站在门口也只是想等候着陌妃菀二人回来。

    “你就通传一声,就说陌丞相府的人求见大小姐,大小姐不会不见我们的!”

    “说了不三遍了,太子妃与太子早早便进宫去了,并未在府内。你们两个不要捣乱了。”

    “早早便出去了?到现在还未回来?这话谁信!?大小姐她能去哪儿?我们可是有急事要找大小姐,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当得起吗?”

    “你这人好生没有礼貌,若不是因你们是太子妃府内来的人,早就将你们乱棍打出去了,哪里由得你们如此放肆!”

    ?”

    “对!你们太子府就是这样对我们家大小姐的吗?”

    “你们两个不要血口喷人了,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是太子府的守卫,我的任务就是保证太子府的安慰。你说你是丞相府的人,是太子妃府内的人。你说我就该相信?这念头壊人太多,好人太少。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想要趁机进入太子府。若是让你们俩就这样进去。我们这守卫不是白做了?!”站在左边的守卫说着,最开始一直没有开头。如今一开口却是将两个自称是丞相府的人哑口无言。

    若是别人这样去丞相府的话,他们的却也不会让人进去的。毕竟都是身份未明的人。

    左右门卫对视一眼,右边的门卫开口道:“太子妃的马车已经来了。你们两个还不让开。等若是惊到了太子妃与太子殿,让你们提头来见!”

    两个身穿蓝色仆衣的人先是一惊,随即便朝着马车跑去。那副模样,活像是看到了再生父母一样。本来就是很近的位置,却偏偏是跑着前进。还大喊道:“大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奴才们的性命可就不保了。”

    边跑还大声乱叫,几女都是眉头一皱。木子更是面上起了一层寒霜之色,就连春香眼中都是闪过一丝不喜。这两人她们是认识的。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却是没有理会,不想这两人这般不要脸不要皮。

    此时马车内却传出一道冷声:“闭嘴。”这是男子的声音,却是不同于太子的如沐春风,也不是女子的娇俏冷声。

    见木子和春香面上有些疑问,澄心这才小声解释道:“太子恢复记忆了。两种天壤之别的性格结合在一起,不就是这种奇奇怪怪的了?”说完小声一笑。赶紧闭嘴。太子功夫很高。若是这话被人听见了的话,可就是吃着兜不走了。

    却见那本来在奔跑的两个人却像是被定住了脚步一样,额头都有些微寒之色。

    若素坐在马车之外,先一步了马车伸手将车帘拉开。温声道:“太子。到府了。”

    太子?此时这两个仆人心中大惊,虽然听说太子温润如玉,可是听这声音就是跟传说中有很大的差别,这哪里是温润如玉,简直就是寒气逼人啊!光是这两个字就让两人浑身有些发抖了。

    春香嘴角一笑,若素绝对是故意的。若是平时就只会说是,主子到府了。可现在竟然说的是太子,这不是明显让这吵闹的两人知道。规矩是不能忘记的!

    等了一会儿却没有见人出来,只是能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对话声:“要起来?”音色跟刚才明明一样。只是这声音却是天壤之别,一个是温柔,一个是寒冷。原来太子的温润如玉是真的,因为他的温润如玉只是针对那一个人的。

    不一会儿之后,陌妃菀便由西慕凉给环抱着走了出来。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站在那儿挡路的人。目光都不多看一眼的离开,对着站在一旁的三人说了一句:“走吧。”

    木子,澄心几人赶紧跟上,就走在陌妃菀与西慕凉的身后,与那两个丞相府的仆人擦肩而过。眼看着几人朝着府内走近,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声叫道:“大小姐,求求你!救救我们吧!大小姐!你若是走了。我们两人可就没有活路可走了啊!”

    “大小姐您就发发善心吧!”两人跪倒在地,不断大吼大叫道,陌妃菀停脚步,西慕凉也随之停了来,不耐烦道:“什么事?”

    见陌妃菀停了来,其中一人道:“大小姐,是老爷。老爷让我们过来请大小姐回去丞相府一趟。”听完之后陌妃菀转身就准备走。

    其中一人又道:“大小姐,是二小姐不知为何病了。所以老爷才让我们过来请大小姐回府一趟的。请大小姐跟我们回府一趟吧!”

    “陌佳人病了,与我有何干系?丞相府没有银两请大夫吗?”陌妃菀毫不留情的打击道,这陌佳人生病了与她有何关系?

    说完便牵着西慕凉的手离开了,眉目里都是不喜之色。她已经不想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的关系牵扯,就算是有一丝血缘。也早就在二叔死的时候断的一干二净了。

    走近内殿,澄心赶紧去吩咐晚膳。陌妃菀与西慕凉坐在殿内。周围都是明亮的火光,西慕凉坐在陌妃菀身边,见陌妃菀还是没有说话,似乎被刚才那两人破坏了心情,当冷声道:”杀了!”

    “是,主子。”天煞出现露了一个脸之后又消失了。陌妃菀抬起头来出声道:“等等。”说罢又对着西慕凉一笑:“这件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好了。若是解决不了。你在帮我也不迟。有些账是要算清楚的。”

    西慕凉淡淡一笑,宠溺道:“好。”

    第二天清晨,圣都大街之上。马蹄声响起,绣有圣都独特图画的一面大旗子,只见马上之人马之后将锦绣旗子贴与皇榜之上。

    “奉天承运,圣上诏曰,太子妃陌妃菀才华出众,为圣都第一才女。”骑在马上的男子大喊道,身后一排排兵马随后跟着。

    百姓们都没有说话,安静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爆发出很大的声响。更多的都是疑问,这太子妃为第一次才女?

    “快去看看,好像已经将诗文贴在皇榜处了。”百姓们都蜂拥而去。

    只见那锦绣旗帜上面写着七个大字:“女子无才便是德。”后面落名是陌妃菀。就这个?第一才女?这名不副实吧?

    “这七个字?”

    “别说话,算了算了。我们都不管了,这皇家的事儿我们哪儿能说得清楚。”

    “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贴皇榜之人见百姓们都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也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一辆马车停在此处,一双白嫩的手伸了出来,眸黑如点漆,肌肤如白玉一般娇嫩秀雅。只是这女子的面色一看就是心情很是不好的样子。

    “太子妃?”周围还没有走远的百姓小声道,她们当真很多人都是有幸见过陌妃菀一面的,陌妃菀见所有人都看向这里之后,出声吩咐道:“木子,将东西取了走。”音色十分动听,清脆悦耳,但语气中的冷冰之气却是很重,一点暖意都没有,却又让人生不出厌恶之感,光是听着声音就觉得说不出来的舒服,也不知道是为何。

    偏偏不喜这人却又觉得她声音很好听,这似乎是一种极其矛盾之感。那声音淡漠的似乎对世上的任何事情都不关心,可偏偏让人来取的东西却是那百花宴会被人称为是第一才女的东西。

    陌妃菀站在阳光之,似乎就像是一朵梅花一样,连欣站在人群当中。看着陌妃菀满面冰霜当真与她写的诗文一样,梅花独绽放于百花凋零的冬日,没有与任何花争艳。似乎百花与它半分关系都没有。

    此时陌妃菀的样子,清冷孤高,就像是梅花一样。

    木子上前将女子无才便是德取了之后,众人这才发现面写的一首诗。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见木子取回东西之后,陌妃菀又将皇榜之上贴的诗也隔空取,当着众人的面销毁掉了之后,才淡淡出声道:“走。”

    几女不懂陌妃菀心中想的是什么,但是此时也从陌妃菀刚才的动作回过神。微微垂眸子,上了马车之后,车夫便扬鞭而去。

    百姓们本因为陌妃菀再次聚集,却见陌妃菀的动作之后大吃一惊,当众毁掉皇榜还是头一次见。

    百姓们不禁摇摇头,这太子妃太过于嚣张了。似乎一点都不给圣上面子。虽然刚才这后面这首诗被陌妃菀给销毁掉了,但不少人还是看见了诗的内容。这陌妃菀的第一才女也都没有疑问,人群中,连欣带着丫鬟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一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