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你要离开?这次是要去哪里?”陌妃菀赶紧问道,她不喜欢,也不想在失去。语气有点紧张。

    朱元璋听见陌妃菀这样问,笑着道:“我该回去边关了,上次说回去结果差了一些事情又为你爹爹找了药引,耽搁了些时间也趁着送药引回来看看你,菀儿。上次给你的东西还在吧?”见陌妃菀点点头,朱元璋点了点头很满意陌妃菀的表现,认真道:“菀儿,不管将来这圣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东西都可以给你多上一分的保护,对于这个国家,若是能保护,便保护。不能的话就算了。只要这个国家还是在姓西的一家手里。这些都无所谓。”

    听着朱元璋有些不着调的语言,陌妃菀虽然有些疑问。但是也没有出声了,见着空气突然有些沉闷,陌妃菀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满是笑意道:“外公,你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看着这个国家的。毕竟,嘿嘿......”接来的话几人知道就算了,陌妃菀也没有直接说明。

    朱元璋被陌妃菀突然的怪异语气弄得有些哭笑不得,这妮子竟然开起自己的玩笑来了,但是也没有否认。有陌妃菀这不像是保证的保证,他也就放心了。他的要求不高也就是希望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圣都而且也还是西家的天,这样一切就可以了。

    这事儿也就到了这里,从最开始到现在陌笙寒都没有说话。陌妃菀也发现了,当直接凑到陌妃菀面前去:“爹爹,你在想什么?难道是在想哪位美女?爹爹,我觉得府里似乎有些单调了,不然为爹爹娶些美娇娘如何?”

    呃......当陌笙寒与朱元璋都有些愣了,陌笙寒摇摇头,无奈道:“你这丫头,跟爹爹还开这种玩笑,这府里如今只要是有女主人就够了,多了怕是又是麻烦。”

    “说起来。菀儿,外公想问你一件事情。你怎么懂传音的?”朱元璋询问道。

    说到这个,陌妃菀也想起了一些事情还是要问一朱元璋,当就解释道:“外公,其实从我还没有回来之前,我就已经知道这些了,估计是我以前就懂了的。所以我很想问一外公,以前我会武功吗?或者是有没有什么神秘的师傅之内的,暗地里教过我武功的?”这种说法是很正常的,因为陌妃菀不知道以前的事情。所以问一朱元璋比较好。

    见朱元璋出现思索的面色。陌妃菀这才有些惊讶了。难道外公也不知道?还是说自己真是突然间就会武功的呃?其实对于这两年来的事情陌妃菀都有些记不清楚了,所以她想询问一,毕竟以前那么久都是与这些人生活在一起的,她们应该会知道的清楚一些。

    “外公。你也不清楚吗?我以前有没有拜过什么神秘师傅来着,或者说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回来了,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一段记忆之内的?我怀疑我经常性的在失忆,很多事情我都有些记不起来。”陌妃菀看着朱元璋与陌笙寒的神色变化,直接问道。

    这里没有外人,陌妃菀说话也没有顾忌。因为这些事情她必须要清楚一,陌夭夭和陌其也说了,如今她们还是看不穿,现在连旁人的都看不穿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入了凡尘的关系。所以很多事情都已经不行了。虽然没有具体的理由,但是这件事情的确是要弄清楚的。

    朱元璋和陌笙寒都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朱元璋才看着陌妃菀道:“菀儿,你过来让我看看。”

    “嗯。”陌妃菀走了过去,因为刚才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外公的呼吸都有些不稳。似乎想要证明些什么,当看清楚陌妃菀眉间金色印记之后,神色间就有些变化。陌妃菀就直接将额头一抹,那金色中透出点点猩红的印记就露出来了,那印记很是明显,像一朵花一样却是没有花蕊,花瓣都是一层金色渡着猩红,怪异又高贵。

    陌妃菀将印记露出来之后,都感觉空气都有些变化,变得有些阴森,像地狱又像天堂的炙热。

    朱元璋直接将陌妃菀拉到自己身边,然后仔仔细细的看着陌妃菀头上的印记,连陌笙寒也都站起了身子,凑了过来,此时的印记比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要明显得很多,若不是陌妃菀将它掩盖住,怕是这圣都又要传出些什么话来,什么妖魔鬼怪的绝对少不了,这圣都的人别的不行,八卦的本领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别的地方都是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而圣都呢。则是一个男人等于一千字鸭子。

    这就可以想想,若是女人也参加的话,那种场面都有些让人惊悚了。

    若是说这印记是一朵花的话,又没有花蕊,若说不是花的话,这分明就是花的模样,让人有些猜不透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平时的话被人看见其实也没什么。是陌妃菀有些多虑了。这世间爱美之心人人皆有,若是画上的妆容也是有人相信的,只是逼真了许多,因为这若真的是画的妆容的话,只怕是这时间没有比这更为精致的妆容了,里面的猩红之色仿佛活着一样,还在缓缓流动着,此时陌妃菀头上的血玉簪子也在呼应着。

    太子府内,西慕凉将头上的簪子取来,见上面的血液似乎在流动一样。有些担心是不是陌妃菀出了什么事情,当正准备动身却又停住了脚步,她说希望自己先去解决。若是解决不了的话再由他出马,那如今还是忍忍吧。至少现在得等,等着她......

    陌妃菀看着朱元璋的神态,似乎有些异常,因为他眼中呈现的不是别的,而是不可思议,是不可思议!最后变成狂喜,然后又变换成复杂,担心,又是忧郁。直到最后变得慢慢平静来。最后抬起头看向陌妃菀的目光还是一样的慈爱,这一切变化得非常快,若不是陌妃菀的目光一直都在他的身上,怕是很难发现,如今陌妃菀的功力也不低,更何况练了那莫名其妙不知名的功法之后。就更为厉害了,可就算是这样若是陌妃菀不看着朱元璋的话。也不能看清楚他的动作神态,这到底是有多快?陌妃菀都没有办法去具体形容。

    陌妃菀还算好的,陌笙寒站在原地就直接看到最后朱元璋的表情和最开始的表情,而若素跟木子还好一点点,至少知道这将军是变换了神色了,陌笙寒嘴角有一丝苦笑。唉......不过他也不气馁,再怎么样,也改变不了陌妃菀还是他陌笙寒的女儿这个事实,说是这样说,以后的话。谁知道呢?毕竟又不会预言数,也不会看一些天机之内的。

    只是陌妃菀就疑问了,这外公怎么一瞬间变换了这么多的表情?见朱元璋虽然慈爱的看着自己,但是却是沉默着没有说话,当唤了一声道:“外公?你在想些什么?直接跟我说吧,我能承受得了。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陌妃菀有点不好的预感,因为刚才朱元璋复杂的神色,又有些放松因为最后朱元璋平静的表情,这外公真是把自己的心都给弄乱了。

    还是头一次这样。

    朱元璋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外面,似乎在看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那地方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喃喃道:“菀儿就是菀儿,果然不出所料就是最优秀的,就是最尊贵的。”说着之后像是突然被什么话给哽咽住了一样,目光又恢复正常,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慈爱的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和道:“菀儿别担心,外公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这件事情只有好处现如今还没有坏处,至于你刚才说得什么神秘的师傅之内的,还有什么莫名其妙的消失这些外公还真的不清楚,以往你都是跟你娘亲生活在一起的,跟你爹爹也不是常见,那些事情估计你娘亲最为清楚了。”

    陌妃菀此时也没有注意到朱元璋话中的,如今是没有坏处的,当听着说到娘亲,陌妃菀嘟着嘴道:“外公,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刚才都说找不到娘亲了,你还说。”虽然知道朱元璋是在转移话题,但是陌妃菀却也是一场配合。若素摇了摇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陌妃菀也不提这件事情了,陌笙寒道:“菀儿,上次我听人说太子府有些旧疾,是怎么回事?很严重吗?”随着陌笙寒问这个问题,陌妃菀又来劲儿了,当哭笑不得道:“爹爹,外公,慕凉根本就没有生病,只是因为记忆有些混乱,造成了一些异象而已,哪里是生病了。”见着陌妃菀露出这种神情,陌笙寒与朱元璋也就放心了。陌妃菀没有细说,两人也没有再问。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