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陌妃菀谈到太子的时候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喜之色,相反的是面上还带着笑意和高兴。

    朱元璋被陌妃菀眼中的神色惊住了,有些疑惑的问道:“菀儿,你可是......很喜欢太子?”带着小心翼翼的询问声,直直击落到陌妃菀心怀。

    喜欢!?对啊!是喜欢!想到那两个人是一个人,陌妃菀眼底就温柔起来,点头浅浅的笑着:“嗯,喜欢他。”他本来就是她的人,一句喜欢都会让彼此开心很久很久。如今,他的一切陌妃菀都是喜欢的,怪异的性子,怪异的人,一切就是一切,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多余的理由。

    陌妃菀嘴角边都是笑意,朱元璋看着陌妃菀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明白了一切,只怕是很喜欢吧。估计是现在自己都还没有弄清楚而已,所以在刚才询问的时候停顿了一。虽然只是那么一,但是还是被扑捉到了,毕竟,朱元璋也是一直将目光投在陌妃菀脸上的,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他都是没有错过。

    陌妃菀的表情变化的不快,在场的,只要是长了眼睛其实都有看清楚,连若素和木子都有些吃惊。陌妃菀会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傲娇少女,怎么会承认的这么快呢?这件事情很是值得深思啊?若素与木子对视一眼,眼中都有着笑意。

    朱元璋道:“喜欢就好,知道太子根本没病外公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陌妃菀皱眉,她有些不喜欢朱元璋这种说话的语气,像是要消失一样。但也没有说什么,为这难得的宁静做出了一份贡献而已。

    虽然朱元璋是秘密回来的,但是走的时候还是轰动了全城,镇国将军离去,镇守边关,皇帝西德安亲自相送,各王爷都随路而去。百姓们拥挤在圣都大街之上,朱元璋在百姓心中的地位说起来是比西德安还要高一些的,此时大街上热闹非凡,跟朱元璋回来的时候一样,万人接待。离开之时,万人相送。

    陌妃菀的第一才女的名头也是在不久前传遍了整个圣都,不像诗的诗终究还是诗 。很多人都想见见这位传说中霸道不羁的太子妃,却没有那般荣幸,太子妃又岂是说见就能见到的。不过这才女的称呼虽然有些疑团,不对!应该是知道有很大的疑团。但是习惯圣都的风气就好。

    时间逝。这件事情也渐渐被人遗忘。天气又是转凉时节,雨雪纷纷,冷风依旧。

    入目一片白,这就是陌妃菀的第一感觉。摸了摸怀中的小巴卫,陌妃菀浅浅一笑道:“这雪比你都要白了。”陌妃菀清淡的笑容与天空中的雪花似乎在呼应一样,清而白,有着一种让人动心的能力。怀中的小巴卫似乎听懂了陌妃菀的话一样,抬起头瞅了一眼天空没有说话,直接将头埋在陌妃菀怀中,冬天了,该是要冬眠的时候了。

    这小巴卫一天喜欢到处跑,陌妃菀每每看见它时就很无奈。但是它却能知道回来的路,不管是走到哪方,都能归来。

    天空中的雪花飘飘而,就像是满天星的花瓣一样,陌妃菀眼角都是笑意。她还是坐在轿内,但是却能欣赏到外面的美景,而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小巴卫也出去了。似乎是灵魂出窍?说起来也是怪异,陌妃菀已经将武功练到最高,如今她很想问当初没有问出口的一句话,“世上可有仙?”这句话若是当时问了朱元璋,此时她也不会有些迷茫。

    山里一片静谧,突然却传来了一线生机,这一现生机不是别的。而是一群浩浩荡荡朝着山里前进的士兵,守卫着一辆华贵的马车缓缓前进,山路很陡,马车行驶的异常缓慢,旁边十几个宫女也迎着风雪前进着,马车上一面锦绣龙旗在风雪中荡漾开来,在一片白雪的世界中显得夺目,出众。

    十几个粉衣宫女也成了这百花铺地的美景中夺目的精彩,一路缓缓朝着山内前进,马车和人行的地方都留的脚步,似乎在呼应天空不断飘落的雪花,到此一游。说起来又是带着笑意的一幕,可在旁人看来,这些女子无一不坚强,竟然跟士兵一样随着马车缓缓前进。

    这十几名宫女都是习武之人,这一点风寒本是无事。但是在强壮的士兵们看来就有些莫名的怜惜,都想用自己的强壮的身体给她们挡住风雨。宫女们都是面无表情,雪花的冰冷也直接传到她们心中,在被选中的哪一刻就觉得倒霉透顶,果不其然。

    每过几年都是这样,更何况今年又是太子娶妃,就更是如此了。所以说这人有时候要是会倒霉。不管你走到天涯还是海角都会倒霉的,因为海枯石烂的太少,地老天荒的很早。一切都想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一样。这贼老天又在忽悠人。

    “可有仙?”这句话很多人都想问,却是没有问出来,世人都知道圣都一个隐秘的事情,却不知道是什么。老人们都纷纷猜测是与仙人有关,因为很久很久以前留来的书籍都是说明了。很多年前是有一批人踏空而去。只是这些资料年轻人都已经忘记了,记得的也都只是那些老了都即将行墓之人。

    周围都是被白雪压积的树木,马车经过时也会惊动一些树木,掉了一地的白雪,,行驶了快一天的时间之后,太阳已经快落西山了,说得好是太阳落西山了。其实也只是大概猜出来的罢了,整个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额,了一整天的雪谁都没有看见过太阳这个不知名的生物体。

    左拐右拐,在转了无数次路。走了无数个坑之后,终于走到了平缓的大道之上,走出了山路平缓了许多,没行驶多久,马车便停了来,巨山让人停了脚步。旁边一块大得惊人的石头之上写着三个大字:“灵隐寺。”石头的颜色很浅却没有被白花花的雪给掩饰住。

    “吁......”车夫见前面的人停了脚步,当也将马车停在了原地。所有的士兵都站好了,马匹也都停好了。见后面一切都完善好了,马上的领头之人这才翻身了马,对着中间最大的一辆全部由明黄色构成的马车前。恭敬出声道:“陛,灵隐寺到了。”

    明黄色的车帘被人拉开,走出来的真是一身华贵衣服的西德安,随后出来的便是圣都的皇后,这种时候却是不能带任何妃子过来的。原本西德安还想将简沫带过来,但是简沫却拒绝了。以身体虚为理由,又说要照顾小公主。再加上有规矩说是不能来的,西德安见她如此鉴定立场也没有在多说,人言可畏。这件事情他也需要深思熟虑,只是他是真心想带简沫去的。

    若不是因为简尘溪的一句话。简尘溪如今就算是贵为王爷。也都没有将姓改为姓西。依旧是简。有的人就觉得这不就是仗着皇上的宠爱罢了。明眼人都知道皇帝喜欢西王。对于其他的王爷也还算不错。但是对于太子却是与西王有天壤之别,根本就是毫无感情可言,西慕凉的存在似乎就是一个空壳,不要的时候就丢掉。有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应对所有人,也不去管本人是否愿意被这样。

    西德安了马车,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跟平日无常都是一脸免谈之色,只是嘴角却有着一丝温和。看见漫天的白色,西德安眉眼放松了一些,温和道:“车,全部步行上去拜祭。”

    话刚落,身边就响起一个尖细的声音:“皇上有旨,全部车。步行上山进行拜祭。”一个传一个,直到传到最后面,中央的马车内的王爷们都拉开车帘走了出来。

    西德安马车之后的一辆马车,同样的明黄色,车帘被一只秀场无暇的手掌给掀起。西慕凉身着白色锦绣华贵衣服,略微弯身走了出来,了马车之后站立在哪儿,就仿佛与路边的景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白的无暇,无暇的雪花,纯净的面庞,面色冷静站在那里有种君临天的霸道,只见他见着美景之后,嘴角边带着浅浅的笑意,满是宠溺的将手又伸向马车内。

    马车内同样伸出一只白嫩修长的手,只是看起来骨骼小巧了许多。是女子的手吧,只见那只白嫩的小手放在大手手心之内,随即便走了出来。没有人不知道她是谁,圣都的太子妃。陌妃菀。

    陌妃菀身着月白色镶着淡绿色素面的对襟小袄子,握住西慕凉都手轻快灵活的便从马车上一跃而,淡淡的绿色在一层白的世界中显得很是清新雅致,三千发丝仅用一根血玉簪子将其挽起,跳跃间手腕上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巴掌大的粉嫩小脸,素净的面庞,细腻的肌肤。眉目如画,五官精致。当真是清秀佳人,唇色是淡淡的粉色,像盛开的樱花,两颊边是自然的粉嫩颜色,点点粉嫩如娇羞的花瓣一般。浅浅一笑,更添一抹清雅玲珑之色。

    就那般站立在风雪之中,给人一种看到万物复生的景象,一阵风吹来,发丝轻轻扬起。眉间还带着点点慵懒,眼神有些朦胧,似乎是刚醒。西慕凉站在她身前,自然的接过若素递过来的银狐轻袭斗篷,轻柔的为她披上,将陌妃菀小小的脑袋放在帽子中,更显得小巧玲珑,周边的细腻绒毛更是减龄搭配。虽然陌妃菀原本年岁就不大,可如今看起来更小了,粉嫩粉嫩的,十分清秀可爱。

    见陌妃菀可爱的模样,西慕凉眸中更添一抹喜欢之色,伸出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乐得笑出声来。

    若素站一旁看着,那身穿白衣的男子似乎要随风而去一般。给人一种纯净透明的感觉,自然而然的尊贵之感不用可以去表现,便自动让人发现了。

    陌妃菀不满的将西慕凉的手抓在手中,嘟囔道:“不是说只是因为记性融合的关系吗?怎么还是这般冷?”说完不满的看着西慕凉,那目光之中甚至是有些委屈。似乎自己没有说清楚都是成了大罪人了,西慕凉又差点笑出声来。

    “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这幅模样。”西慕凉将陌妃菀的小手拿在手中,眸子浅笑着温柔道,其实她不说陌妃菀也是知道的。现在的西慕凉一会儿是霸道寒冷,一会儿是淡然如仙。这样也只有陌妃菀才能受得了。这个世界也只能有她陌妃菀收的受得了,若是有旁人也敢说自己受得了。那将要承受的就是陌妃菀的怒气了,那些如花的女子怕是不能承受一个杀手的怒气吧,毕竟就算只是一个女子,也是对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重要的。不然活着是要干什么?

    西慕凉的目光像水一样纯净温柔。

    “啊!妃菀姐姐等等我,别先走了,妃菀姐姐,太子哥哥。你们等等我,等等我。”后方传来女童专有的娇嫩声,不过叫的时候声音力度就有些不一样了。叫妃菀姐姐的时候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听见,叫太子哥哥却是小声了很多。太子的脾气阴晴不定,温柔也只是会对陌妃菀,这些早在陌妃菀与太子大婚之日不少人就看出来了,如今更是明白这简雅郡主声音为何会这样小。

    简雅身着淡黄色玉色红青酡绒三色缎子斗水田小夹袄,围着白色的绒毛,正朝着陌妃菀小跑过来,圆圆的脸蛋有些可爱。因为小跑而嫣红的小脸在一片白色中也很是显眼,那目光在看到陌妃菀身边的西慕凉时有所韵味,却没有停住脚步,她的目光还在到处看着,当又看到若素身边站着的夏不凡之时就更是添了一分喜色,面色有些微红,原本在小跑的步子也突然间停了来,但是时间没有把握好,双脚同时停之后身子就不自觉的往前方倒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