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大陆,距圣都不远百里的一个贫穷的小山村。?

    村里首富张家办婚宴,张家大儿娶妻,新娘子是隔壁村村长的女儿,正所谓,门当户对,金赐良缘。?

    相邻的村内不少人都送来了贺礼,首富与村长的女儿,良缘极好。

    喜炮鞭炮噼里啪啦的响彻山谷,印红了半边天。?

    张家主厅内,首座上坐着一名身穿暗红上等布料骨瘦如柴的老人。他是张家老爷子张——老人左手边坐着穿着同颜色衣裳的一男一女,男的正直壮年,风采耀目,女的风韵犹存,白嫩娇人。这正是老爷子的独子张发明与儿媳黄百贵。?

    坐在老爷子右边的是一位妇人,穿着同样暗红色华贵精致的衣裳,手中捏着一同颜色布绸得绣着牡丹花样儿的手帕,手腕带着翡翠白玉镯子。虽早已年过四十,却依旧光彩夺目,贵气逼人,风韵犹存。?

    她是老爷子的亲家,新娘子的娘亲戴玉珍。也是隔壁村的村长之妻,虽章——村长早已过世,便由他妻子戴玉珍管理村中大小事务,却是困难重重。让人惊讶的是,但她却以雷霆之力镇住村中之人,顺利接待其亡夫之责,掌管村中大小事务。?

    此时,新娘子与新郎也都已经进了大厅。

    “一拜天地。”张家大管事张发灯大声吆喝道。?

    地上的新人各自转过身子,面对着大门拜了去。?

    “二拜高堂。”新人随即又转过身子,对着上位的几人拜了去。?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几个丫鬟伺候着新人朝后堂走去。?

    “恭喜恭喜啊,老爷子。”一个年迈的人,让人搀扶着,却依然走上前恭贺道。?

    只见张老爷子点点头,扯出一抹称得上是惊悚得笑来。?张老爷子年过百岁,可称得上是长命之人,福源不浅。

    见有人开了头,陆陆续续便有人上前祝贺。?

    新娘子章家清坐在喜房内。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那名为自己相公的人进,一时有些疑惑掀起绣着凤身的盖头。?

    房内空空荡荡,触目满是红色喜庆的模样,红色的蜡烛渲染着迷离的魅,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响起,章家清赶紧将盖头放。?

    吱吱…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章家清心跳开始加速,呼吸有些急促。接来要发生的事情,乳娘虽给自己讲过,但是真到了这一刻。她却紧张极了。?

    双手紧紧缴着手中的喜帕。被盖头挡住得秀美小脸上满是紧张与不安。?

    “呵呵。”男子磁性得笑声响起。看着自家娘子这么害羞得模样,不由愉悦得笑出声,拿起旁边喜盘中放得……(棍子)将红盖头揭开。?

    四目对视,两人相视一笑。喝了合欢酒,张家大少张兴俊抱起娇媚得新娘子,放床帘,渐渐响起男子的粗狂得喘息声,女子娇媚得呻吟声。?

    门外,一老妇人渐渐走远。?

    二日,院子内梨树上,喜鹊叽叽喳喳得叫唤着,惊醒了床上得柔情小两口。?

    张家清闭着水雾朦胧的眸子。不敢睁开眼睛,有些害羞。却听到身后得呼吸声有些沉重,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人压在身,她被迫睁开眼。窘迫得看着身上的男子,目光不敢与其对视,撇开眼。?

    一秒却被人将脸定住,与其对视。章家清脸皮薄,面色变得俏红,看得张兴俊一阵怜爱,低着头吻上她的唇,呻吟声从两人嘴里传出。?

    门外,一小丫鬟懊恼得转过身,低着得脸上羞红一片,大少爷怎么大清早得就和少夫人亲热,真是不害臊。?

    “相公,饶了为妻吧,为妻还得去跟公公婆婆敬茶。”柔情似水般得女子声音响起。?

    张兴俊释放了最后的激.情,身狠狠

    一顶,章家清娇.喘几声,双手进抱住眼前得男子,目光中满满都是温暖的爱意。?

    “来人,准备热水。”张兴俊穿上褒衣吩咐道,不一会儿便有人将热水送了过来,遣散了周围得人,张兴俊捞起床上得女子,将她放入水中,对着外面吩咐道:“去跟老爷子说一声,明日再来敬茶。”?

    拿起白色的毛巾替她清洗着,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嘴角翘起心情很是愉悦。洗着洗着他眼中又出现了一丝懊悔,真是。怎么忘记了她是第一次,自己却这么没节制,看着那雪白的肌肤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吻痕,张兴俊对自己很是无语,感觉变成野兽了。?

    仔细将她洗干净,却未见她醒过来,张兴俊轻柔得帮她穿上衣裳,床上得被褥已经换成了新的花样,他轻手将她放在床上,伸手将被子给她盖好,这才转身离开。?

    房门被关的声音响起,床上的可人儿这才睁开眼,温柔一笑,那笑像蜜糖般,充满了甜腻的味道。?不是她熟睡,而是有些不好意思醒来。

    嗅着被子上的清香味,她动了动浑身酸胀的身子,觉得一阵疲惫,闭上眼不一会儿便沉沉得睡了过去。?

    主厅内,一人坐在主位上,两人坐在那老人的左手边。?

    “太老爷子,老爷,夫人。”来人恭敬的朝着三人一礼。?

    太老爷子淡声“嗯。”面上有着一丝尊贵之气,看起来不是一个平常的富豪那么简单。?

    “何事?”张发明今日穿着白色绣着金丝边的长袍,显得儒雅俊美,虽已是中年,那模样却丝毫不逊色他的几个儿子。?不得不说张家历代都是貌美之人。连男子皆都是如此,女子就更不用说了。

    “回老爷的话,大少爷说,明日带着少夫人来敬茶。”仆人恭敬道,他是大少爷的小斯,名叫俊一。?

    “哟,这算是哪门子的说法,这新媳妇还有二日来敬茶的说法吗?”黄百贵一身与张发明同色的白色金丝边衣裳,手指上戴着白玉戒指,指甲上涂着大红色的丹寇。捏着嗓子讽刺道。?

    主位上,太老爷子眉间闪过一丝不喜,拿起手边的一杯茶轻抿一口,淡声,“就依他,年轻人不懂得节制。”?

    听到老爷子开口,黄百贵才咽准备出口的话,张发明偏头瞪了她一眼,似乎嫌弃她太多话了。黄百贵看了他一眼,没在开口。?

    张发明挥手,俊一便告退。

    “明儿。”太老爷子叫着张发明的乳名。?

    “爹,有何吩咐。”张发明对这个爹还是很敬重的,毕竟能一个大男子将自己拉扯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张发明从小便未见过他娘亲,只是一次老爷子喝醉了他才知道。自己的娘原本是张家的一个人,当时和爹相爱却遭到家里人的反对。?

    当时娘肚子里已有了他,张家的家主却要爹娶另外一个女子,爹不愿意,便想带着娘离开,却被人发现,将爹打了个半死,娘很懂事,看不得爹受屈辱,便用平时攒得工钱去抓了一副催生药。?

    后来自己便出生了,而因为催生消耗太多体力,大出血。娘也去世了。爹非要将娘的遗体娶进门,家主不同意,便将爹逐出张家。并永世不承认他为张家人。?

    “明儿,去给你娘上柱香吧。”太老爷子说完便摇晃着站起身子,由着老奴扶了去。?

    “知道了爹,儿明日便带着一家老小去给娘上香。”张发明冷静道。?

    “夫君,这大儿媳我是不满意的。这敬茶还有推迟之说吗?这未免也太不懂事儿了。”黄百贵看着太老爷子走得没影儿了,才敢出声,这老爷子最喜欢的便是平儿了,也太娇惯着他。?

    虽是自己的儿子,黄百贵也有些不满,这平儿越来越没规矩,越来越不懂事。那大儿媳也是,一点都没将自己这个女主人放在眼中。?

    “贵儿,为夫记得你当日嫁我之时,说得可是遵守我张家的规矩。”顿了顿,淡声,“我张家历代便立有规矩,凡是嫁入张家,便一切以夫家为重?,妇人皆称男子为相公,你可是忘了?”冷眼看着眼前风韵犹存得少妇,张发明心中平静如水。?

    “你……”黄百贵凝视他的眸子,见他眸子中没有任何波动,最终一礼,“是,相公。”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行礼之后捏着绣着牡丹花样的手帕离开。

    看着她气冲冲得走了,“唉……”张发明叹气一声,他看得出来,父亲的寿命不过七年。“父亲的愿望怕是回本家吧。”张发明知晓自己的轻重,怕是他没办法完成父亲的心愿了?。

    林儿一天无所事事,怕也是难成才,江儿体弱多病,怕也是难成大气,几人中平儿文雅如玉,斯文秀气,怕也是不成。

    张发明一时有些烦躁,在今年之内给三儿子都娶妻,看谁先生长子,便继承张家,完成老爷子心愿。毕竟这可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有关张家以后的一切。

    这一章可能有些奇怪,但是还是请大家继续看去,谢谢支持。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