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一阵惊呼,旁边的侍卫也都是紧张不已的看着,简雅小脸都变成煞白,都已经将双手抱住头,生怕摔坏了,毁容了可就完蛋了。已经做到了摔倒在地的准备。

    “呵呵......”旁边传来小小的笑声,简雅才睁开了双眼,她闻到了一种药香味,也没有摔倒在地。当抬头看去,她正被一个男子拥在怀中,娃娃脸上是暖暖的笑容。身上的药香闻起来心旷神怡,让人不知所措。简雅的小脸一阵微红。

    “郡主,还好吗?没有被吓着吧?”夏不凡低声问道,将简雅的身子扶正之后就站在简雅的身边,细声问道。

    简雅满面绯红,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小声道:“我我......我......我没事,谢谢你。”

    夏不凡暖暖一笑道:“没事就好。”

    旁边的人都相视一笑,这个男子可真是温柔啊!陌妃菀眼角一转就看到了周围人的表情,当嘴角一抽。又在欺骗大众了。还好陌其没有来,不然夏不凡可就死定了。若素穿着一身青衣站在陌妃菀不远处,看见夏不凡对着简雅暖暖的笑着,虽然简雅还是一个小孩子,但是与小孩子成婚的也不再少数,那其其怎么办?

    夏不凡站在简雅身边,突然觉得有一种不好的气息直直的向他逼近。不留痕迹的朝若素与木子站的位置看去,果然那眉眼中的冷色与警告之意很重,夏不凡不由叹了一口气,微微退开身子道:“郡主,以后走路小心些,这山路不好走,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了。就算是郡主走慢一点也没事,我家主子会等你的。”说完见简雅点了点头,小声“嗯”了一声,之后就准备走远。

    就在夏不凡退了一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的一角被人给拉住了。垂眸一看就发现是简雅正满面通红的看着自己,见自己朝她看去又低了头。随后又满是扭捏道:“那个......那个......你叫什么名字?”说完之后又垂了头,不敢在看夏不凡。

    夏不凡觉得一阵好笑,在他看来这就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而且刚才这些都是属于小孩子的一些表现,温柔一笑暖暖道:“夏不凡。”没有说奴才,这一点倒是没有人注意。

    “嗯。”简雅抬起头纯纯一笑,然后又期期艾艾的看着夏不凡,吞吞吐吐道:“那......夏不凡,你可不可以跟在我身边?”可能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异常,当又解释道:“我......我怕路太滑。你跟在我身边我就不会摔倒了。好不好?”感觉有些越解释越乱。简雅都快哭了。这个时候倒还真是小孩子性情了。

    夏不凡眼中闪过一丝不明之色,垂眸见简雅快哭了的神色。有些苦笑,他最怕的可就是女人哭了,当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看向陌妃菀,可以说那目光是有些希翼。希望陌妃菀不要答应,老实说,他可不喜欢与这么小的孩子打交道,刚才也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刚好站得近而已。

    简雅看着夏不凡将目光看向陌妃菀,顿时也抬起头朝着陌妃菀看去。面色通红有些紧张朝着陌妃菀道:“妃菀姐姐,可......可以吗?让他跟在我身边。”说完期盼的看着陌妃菀。

    见简雅这样,陌妃菀有些好笑道:“他?谁啊?”

    陌妃菀的语气很是悠闲,让简雅心中的紧张又少了一些。满是紧张的看着陌妃菀道:“是夏不凡。妃菀姐姐可以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欺负他的,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他的。”

    陌妃菀早就将简雅的一些神态举动看在眼中,只是今日陌其也没有来,只怕是今日发生的事情也会被若素或者木子告知给其其。算了。这些事情自己也管不着。刚才可是他自己要去接住简雅的,既然要接,那就怪不了别人了。而且这简雅的目的太明显了,这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不好说。看着简雅偶尔露出来的小孩子性情,当摇摇头,无所谓道:“你要他跟着就跟着吧。夏不凡你自己别做错事情就好。”

    这句话说是警告也可以是警告,不管夏不凡对于陌其是如何,陌妃菀的心绝对是偏向陌其的。无论对错,若是让陌其伤心,自己是不可能会坐视不管的,虽然说得好听是感情的事情容不得别人插手。但是......陌妃菀摇摇头,陌其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走吧。”西慕凉目光一直都在陌妃菀身上,但是旁边发生的事情也是知道的。见没有事儿,就直接淡淡出口道。

    陌妃菀轻轻点头,将小手放在西慕凉手心中。与他手牵手随着队伍朝着灵隐寺前进。

    天玄大陆月历十二月二十二日,正值冬至,对于天玄大陆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对于德王圣都来说,这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天玄大陆对于冬至的说法则是:“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日南至,日短之至,日影长之至,故曰“冬至”。

    冬至是为了庆祝新的一年到来,正值循环,乃大吉之日。

    官府以及百姓或者说是整个圣都的人都要准备祝贺仪式,朝中放假,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冬至乃祭天祀祖的日子,皇家的人都要在这一天到灵隐寺拜祭。灵隐寺的位置极其偏僻,又是正值冬日,寒风呼啸,刺骨的寒冷。将所有人的衣物都吹的呼呼作响。天色已晚,挑选出来的宫女们都手执灯笼走在主子身边,为其明路。

    灵隐寺隐蔽,山路也极其难走,原本就是冬日山路就不好走,加上又是晚上。灯笼的光不是那么明亮。简雅本就是这所有人中最小的一个,从未走过山路。这些路对于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然而她面上却是带着笑意,因为他身边的夏不凡正牵着他的手慢慢走着,简雅小脸通红,眼中全是欢喜与满足,面上带着点点羞涩与腼腆。若不是遇见夏不凡她可能还会帮父皇做一些事情,简雅也跟简尘溪一样称西德安父皇。可现在遇见夏不凡之后。她便将那件事情忘在了脑后,原本就是小孩子,能记得的有多少?

    简雅此时脑中全是夏不凡对她的好,暖暖的笑,温柔的牵着自己的手。在风雪中前进,皇室的人应该不懂喜欢这个词语的,可是简雅虽小却是在这一刻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喜欢啊!

    她是如此喜欢这个只见过两面的男子,这个名为夏不凡的男子。

    夏不凡垂眸将简雅的表情看在眼中,脑袋有些大了。不过心中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陌其就算在怎么生气,应该也不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吧?若是夏不凡知道这个决定对于他来说是个严重的错误,一时的心慈手软,一时的以为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小孩子。却不知道多年以后是多么后悔他现在的这个认知。

    看了看牵着的简雅,夏不凡又抬头看了看前方的陌妃菀与西慕凉,两人也是如她们一般将手紧紧牵着,难怪这郡主会乱想。不过自古以来这郡主是不会嫁给一个人的,夏不凡是有那么一点点担心。但是这小小的圣都又岂能拦得了自己?

    夏不凡目光飘向别的地方,简雅一看心中有些不舒服。当差点又摔了一跤,简雅小声惊呼出来。夏不凡才回过神,见身边的女子睁着圆圆的眸子纯真的看着自己,还有一些湿雾在飘散,当有些歉意。垂眸子与简雅的眸子对视在一起,眼中闪过歉意,这么小的孩子,又是让人一阵心疼。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若素和木子同时回过了头,偏偏又是如此凑巧将这一幕又看在了眼中。木子眼中一冷就要去与夏不凡理论,若素赶紧拉住她,从怀中拿出一物,将刚才的一幕记载来。摇了摇头道:“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我们不能干涉,回去之后最多将看到的一切告知给其其,却不能替她做任何决定。”木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对于人心。她还是不如木子知道的多。

    夏不凡抬起头看向前方之时,若素与木子已经回过了头。夏不凡将简雅抱起,刚才似乎脚歪了不能走,窝在夏不凡怀中,简雅只觉得自己话都不能说出来了。

    夏不凡看着简雅道:“郡主,伤着了没?”依旧是暖暖的声音,让简雅又开始慌神,见着夏不凡紧张她,当就想哭,为了这个男子的温暖与关心,她就很想哭。这么久了还是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关心她。连她哥哥都没有这样子关心过她。“没有......就是脚腕有一点点,但是不碍事不碍事的。”紧紧的看着夏不凡,眼角边还有些湿润,让夏不凡微微叹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