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飘洒洒,轻盈而不张狂的漫天舞着。

    见着简雅小脸紧皱着,却依旧带着笑意对着自己道:“没事。”夏不凡就苦恼了,若是刚才不答应牵着她倒还是无所谓,偏偏自己答应了人家又没能将她保护好。夏不凡心中一阵愧疚。有些苦恼道:“郡主,若是疼的话说出来便好,不用强忍着。”

    见着夏不凡再次问道,简雅着急的大摇头,是不怎么痛,就崴了一并没有伤到,夏不凡暖暖的一笑,又说了些暖心的话,让简雅面色一阵羞红。没有在言语。

    缓慢的爬上了灵隐寺,灵隐寺的小和尚说,主持早就准备好了厢房让众人居住。

    太子被安排的位置是在南边的第一间厢房,陌妃菀与西慕凉牵着走入像房内,果然不愧是寺院,厢房内的装扮简单的不能在简单,一张床,两把香槟色椅子,一张雕木桌子,床上是白色的棉被,靠南的窗子外面,是一片白色,窗户边的院子中有一棵梅树。

    点点风霜红似雪。

    见着房间内简单得不能在简单的装扮,陌妃菀到没有什么异常。西慕凉面色也如外边的风景一样,透着冷气却也没有任何不满,只是若素一走进来便觉得有些过于寒碜了,犹豫了一会儿后道:“主子,可否需要整理一番?”虽然知道寺院都很简洁,但是这寒冷的冬天,被子明显有些过于单薄了。

    “不用了,天气这么寒冷,你们就先去休息吧,我们无需伺候。”陌妃菀对着若素道,两人功夫虽然不低,但是这天寒地冻的可遭受不住,更何况。这一路过来之时这些婢女可都是走在外面的,连若素和木子几人都是一样。是不能进入马车内的,在这么大的风雪之中赶了这么久的路,必须要好好休息一番。

    “是。”见陌妃菀如此说。若素几人也没有矫情,立即就打开门准备退了。

    此时一抹雪白色却被丢了出来,木子反应极快的将其接住。太子早已不是当初的太子了,这小东西也不能粘主子太紧。当抱着小东西离去,小东西气鼓鼓的看着房门被关上,准备冲过去,若素接过来安慰道:“小巴卫,主子可是很喜欢太子的,你是多久没回来了不知道。若是不小心伤着太子了,恐怕主子是不将你脱一层皮的话。都是不大让人相信的。”小巴卫抬起黑眸不解的看着若素。伸出小爪子挠了挠。

    若素笑道:“太子本就是主子喜爱之人。比认识你还要之久。总之你不要霸占主子太久。太子是不会欺负你的。你应该也能感觉到,太子的气息与我们的很相似,不是常人罢了。这个大陆本就是被封印的大陆,这次祭天之后太子与主子便要去打破封印了。寻常那长生之术。”

    见着小巴卫似懂非懂的样子。若素也不再多说。毕竟她知道的也是有限,只是昨日听见主子这么说了一,是该要去寻找解除封印的地方。很多的古老家族恐怕也坐不住脚了。

    房间内只剩陌妃菀二人,陌妃菀想到刚才西慕凉将小巴卫丢出去的模样,很难想象这淡然如仙的面孔之会有吃醋的表情,若不是以往的他太过于霸道,这个时候陌妃菀是不会相信的,陌妃菀直直的看着西慕凉,似乎要将西慕凉看穿。可那被看之人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陌妃菀看了他好久都没有反应,脸上一阵气恼,不满的看着他。

    见陌妃菀露出不满的表情。西慕凉才轻声出口问道:“怎么了?”修长的手指将陌妃菀身上的斗篷取了来,露出白嫩娇小的脸蛋,被风雪吹佛过留的嫣红。

    “没事没事。”察觉被西慕凉给呆住了的陌妃菀也接手将自己身上染了风雪的衣物脱,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二话不说就直接走到剩的一个椅子上做好。见西慕凉依旧站在原地,陌妃菀直接拉过他的手站立到自己身边,道:“我不怕冷的,你看。暖暖的。”陌妃菀将手指伸到西慕凉的面上去,本就是修气之人,又怎会怕冷。

    只是有些疲惫,时常也能感觉到自己身上似乎有两条脉搏在跳动,可仔细去巡视之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还是如往常一般,到了冬日,就越是嗜睡。陌妃菀其实很怕,很怕自己就这么一睡不能醒了。

    见陌妃菀面上有些疲惫之色,西慕凉上前一步,将陌妃菀抱起坐在自己身上,伸出手运用气为陌妃菀按摩着,暖暖的,很舒服,陌妃菀享受的瘫痪在西慕凉的怀中。满足的享受着西慕凉的温柔,嘴里嘟囔道:“这辈子能遇见你真好。”不值是这辈子,辈子我都想遇见了,若是你的温柔被别人得到,我会气得杀了自己。陌妃菀心想,心中想要打开封印的悸动就越是清晰,可是陌妃菀不知道的是,这个决定会让她沉睡千年,会让那个人转生多少次,一次一次都守候在她身边,直到上天看不去,赐给他无尽的道。

    陌妃菀对于西慕凉拥有的修炼方法不怎么懂,但是隐约能感觉到只是属于凡尘的,跟自己修炼的方法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也曾经跟他说过让他与自己修炼一样的,却被他拒绝说。今生也是永生,无须。说得陌妃菀心惊肉跳,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每次陌妃菀让西慕凉修炼这个的时候,西慕凉总会不受控制的说出这些话,到现在陌妃菀就已经不想去说了,也可以说是不敢去说了。

    因为事后陌妃菀问西慕凉,西慕凉对于那一点的记忆都没有。

    西慕凉将陌妃菀抱在怀中,将她禁锢在怀中之后两只手都帮她按摩着,见西慕凉禁锢自己。陌妃菀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般的相信与自然,很让西慕凉开心,西慕凉柔声道:“很舒服?”

    陌妃菀点点头,眼睛都没有睁开。好困她只想说,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西慕凉的温柔,不一会儿陌妃菀就睡着了。西慕凉看了看天外,很是不舍得看着陌妃菀熟睡的脸,他知道解除这个世界的封印是她的宿命,当记忆重合的时候他也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生的,可以说,他西慕凉就是为陌妃菀而生的,当初简家之人发挥了大力气也没能逆天改命,西慕凉只能拥有这样的命运,但是他也满足了。能陪她一世,西慕凉已经很满足了。

    西慕凉静静的垂眸看着怀中安静睡着的陌妃菀,那娴静的模样是从未在陌妃菀身上看到的,娇美恬静,原本按摩陌妃菀头的手指缓缓滑,滑至那白嫩光滑的面庞,在那张倾城的面容上不断移动着,动作温柔的几乎都不能感觉到,生怕惊醒了那恬静熟睡的人儿,手指从陌妃菀修长的眉间淡淡滑,落到那笔直而可爱的鼻尖上,慢慢滑,滑到那娇嫩可爱的粉唇上停了来。

    西慕凉眼底一抹暗色,犹如黑墨一般,深不可测。最终是受不了蛊惑将巴轻轻靠在那秀美的额头之上,嘴角边是满足的笑意,西慕凉的手指还放在陌妃菀的唇瓣之上,他的巴刚刚落到秀娥上面,西慕凉的手指便轻轻一顿,带着满面的温柔与笑意看着眼前的人。

    手指放在陌妃菀眼睛上,陌妃菀嘟囔一声,睁开了眼睛,还有些睡意朦胧。只是西慕凉刚才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让陌妃菀醒来了,西慕凉眼中也是闪过懊悔,没想到还是让她醒来了。陌妃菀被西慕凉看破了伪装,也不好继续去。当揉了揉眼睛,伸出手搂住西慕凉的脖子,耍无赖:“慕凉,你这么宠着我,迟早有一天我要翻天的。”说着自己眼中都是笑意,像漫天的星辰。

    就这么靠在西慕凉身上,清新淡雅的香味缓缓就入睡了。陌妃菀是没有想到的,当初她在他的怀中睡着,也是用了一定的时间。而如今却是没有半分不和,直接就熟睡了,那般的自然和谐。让她都忍不住心生疑惑。自己是不是有些过于依赖他了?

    见陌妃菀这样,西慕凉伸出手指止住了陌妃菀将要说出口的话,温柔道:“能对你好,我很幸运。”若是别人能这么理所当然的对陌妃菀好,西慕凉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想到以后有可能陪在她身边的不是自己,西慕凉眉间一阵阴霾,这种事情看来绝对要杜绝发生,因为他受不了别的人陪在她的身旁,若是死的话,两个人一起好了。西慕凉心中想到。

    陌妃菀见西慕凉沉默了,当笑着道:“嗯嗯,能这么理所当然的享受慕凉的温柔,这个世界只能是我陌妃菀,不可能有别人!”说完霸道的看着西慕凉,直接扯住西慕凉的脖子就在他唇上印一吻。见西慕凉温柔的看着自己又是一阵气恼,直接咬了上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