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自然知道他是实话实说,往往都是一些简单的话语,偏偏就如此进了陌妃菀的心。

    抬起头看着西慕凉唇瓣上的牙齿印,陌妃菀笑意栩栩,不自觉的感叹道,人有时候还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体,有时候就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问候,一句简单的话语。一个温柔的眼神,就让人心生好感,因为短短的一句话就感动异常,心中就留了这么个位置。

    她是这样,简雅也是这样。

    这样想着,陌妃菀又笑了出来,伸出手将男子腰身给抱住,头埋在怀中笑着道:“这可是你说的,君子一言司马难追。可是不能反悔的。”

    西慕凉一笑,不用问也知道陌妃菀是在说什么,感觉到陌妃菀撒娇的模样,西慕凉脸上又多了一分喜爱之意,满满的都是满足,伸出手将陌妃菀抱起道:“明日还要祭天,早点休息。”直接将陌妃菀放在床上之后就准备出去。

    陌妃菀伸出一只手将他的衣角扯住,不解道:“你要去哪儿?”西慕凉停脚步看着陌妃菀道:“去睡觉。”

    陌妃菀不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好笑的看着西慕凉道:“慕凉,你的房间就在这里。你准备去哪里睡觉?”

    见他还站在原地,陌妃菀无奈,地直接将西慕凉拉到边上,随即便自顾自的拖起衣裳来,外衣什么的都好脱,接来陌妃菀就开始解头上盘的发,虽然面的青丝是披散的,但是头端顶部的头发还是被若素几人灵巧的手给变成了细小的发辫,陌妃菀扯了半天都没有扯到,不仅有些挫败,这灵隐寺就是没有镜子这种东西存在。

    眼睛往上一抬,就看在床边上与风景自然融合在一起的西慕凉,眸子忽闪忽闪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西慕凉觉得一阵好笑。

    “扑哧......”

    一声轻笑出声,陌妃菀脸上闪过懊恼之色,西慕凉上前一步。自然而然的就接着陌妃菀扯乱的发丝开始着手,发带并不复杂,只是这妮子性子过于毛躁。三两就将发带和血玉簪子取了来。随手就放在桌子上。其实也只能放在桌子上,这子内实在是没地方可以放东西。

    青丝披散,长发已经齐臀,青丝浓密。陌妃菀坐在床上都快被自己的头发给淹没了。像白雪中的精灵,西慕凉眸中点点波动。

    陌妃菀很满意,当也直接抓着西慕凉的手,不让他动,名副其实的曰:“礼尚往来。”

    西慕凉手指轻轻抖抖。终究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语。

    她一边动手一边说道:“这灵隐寺应该有很多人来。这里的厢房都是从一开始都安排好的。说不定就是从以往就留来的传统,你不再这里准备去哪儿?虽然有修炼,但是睡椅子这种事情可是不能发生在你身上的。还是说,你从一开始就准备去外面院子中的那棵梅花树上面睡觉?”

    西慕凉闻言。温暖一笑这种变异的关心,与他很是受用。

    清晨,还真是清晨。天都是雾蒙蒙的,入目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若素几人的房间也都是在南边,虽然只是侍女的身份,但是受到的待遇也不比皇帝身边的人的待遇差多少。

    若素已经走到门边,轻轻敲了两,温声道:“主子,太子。该起床了。”说完便站立在一边。

    今天的日子很是重要,连陌妃菀这种身份的人都不可以赖床。不然昨晚上的时候西慕凉也不会提醒了,若素也不会这么早来叫醒她们了。

    等了好一会儿,原本以为又要叫一次的若素,听到了太子初醒有些微哑的声音。

    “进来。”

    若素推开门轻轻走了进去。陌夭夭昨日很晚的时候也赶过来了,几女都来了。此时都站在外面跟随着若素走了进来。

    一走进去就看见那文雅如玉的太子正坐在床边,衣物已经穿戴整齐,神色温柔的看着还窝在床上的陌妃菀,最最关键的则是,那棉被中的女子的一双手还围在西慕凉的腰间,这个姿势就很怪异了。见着房门被打开传来刺眼的光芒,陌妃菀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子,神色迷茫的看了看几人,又是一阵起床气,直接将手窝在西慕凉怀中去,不愿在动一,若素几人既是无奈又是好笑道:“主子,今天要早起的。”

    闻言,陌妃菀直接探头看了看外面还有些黑的天空。不满的嘟囔了几声:“那也太早了吧,天都还没黑了。又要起床了。这都还没睡觉呢。”

    众人都知道主子又在别扭了,这说话都是说得反话,分明是天都还没亮,就让人起床。偏偏要说天都还没黑。主子这搞笑心思原来是先天的。

    这一幕太子府的人都不会有任何的意外,这种事情经常在太子府发生。这主子什么都好,就是起床气最近是越来越厉害,而且越来越嗜睡,一睡就是让人很难叫醒的那种,还美言说是,冬天了,要冬眠了。而且多睡觉是美容的。几女还不分大小的开玩笑道:“主子,你已经够美了,不用美容了。”

    谁想到这不靠谱的来了句,过几年我就老了,老了。还是趁现在年轻将你们几个都给嫁出去吧?一句话出口又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哐哧”一声,在安静的早晨中特别清晰,简雅这小妮子也端过来一盆水,结果却在跨入门内的时候给弄绊倒了。

    “妃菀姐姐,太子哥哥,我......我”简雅我了个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

    陌妃菀仅存的那么一点睡意都被这哐哧一声给惊醒了。清明的眸子看着那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简雅,想了想道:“你怎么端着水过来了?”

    简雅的目光小小的飘向陌夭夭,若是旁人的话绝对会以为是陌夭夭为难。不过,这简雅可是一个郡主,陌夭夭能致使得了?简雅垂着头,昨日原本是来找妃菀姐姐,却不小心听见了若素几人正将昨天来时路上发生的事情告诉给另外一个人,所以今天早上她很早就起来了。刚好就遇见了。

    所以,凑巧她就来了。刚才那目光也是看看昨天晚上赶来的人是谁。

    “我是想着太子哥哥与妃菀姐姐可能不会用一个水,所以我想帮忙来着。”越说越小声,陌妃菀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不过刚才看向陌夭夭的目光也有些奇怪,难道没有见过吗?

    “郡主,原来你在这里来了?”夏不凡走了进来说道,目光触及到后面的陌妃菀之时,连忙将头偏开,西慕凉微微侧身,将还未将外衣穿好的陌妃菀给遮挡住,目光都没有看向夏不凡,这个男人是不会造成威胁的,西慕凉心中也知道。

    “啊!不凡,你来了。”简雅小声道,面色有些红了。这么丢脸的一幕竟然被他看见了。

    陌夭夭调皮一笑,直接走上前将地上的盆子给捡了起来,递给简雅,笑着道:“郡主,这种事情我们几人做就好了,你还是先回去换衣服吧。”刚才水盆掉在地上,将简雅的衣服给打湿了一些,这寒冷的季节,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又是女子。

    简雅抬起头小声说了声:“谢谢。”

    她是知道这个女子不是婢女的,说起来还是陌妃菀的妹妹,关系都比她好。

    简雅将盆递给后面跟着来的宫女之后,就走了出去。顺手将夏不凡也给拉走了。直到陌夭夭走近简雅的时候,夏不凡才感觉到陌夭夭来了,刚才竟然没有看到她。

    她的目光分明是生气了,可是简雅郡主分明是个小孩子啊!

    “夏不凡,你也要跟着去吗?”木子寒冷出口,夏不凡的一只脚还在房内,一只脚跟着出去了。

    夏不凡点点头,目光看向陌夭夭,却见陌夭夭的目光中没有自己的身影,当一愣便被简雅直接给拖走了。简雅往后看了一眼,刚才那女子绝对不会是关心自己。

    那么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房间内,只剩若素几人,木子随后将房门关闭,几人拿出梳洗用具,澄心递上金黄色的华服,为陌妃菀穿上,将陌妃菀的衣物穿好之后,几人又将太子服放在桌子上,便告退出去。

    太子不喜让人服侍。还是远一点的好。

    一会儿之后太子也换好了衣服,几女又走进去为陌妃菀梳妆,描眉,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不好素面朝天,太过于素净也是不大礼貌的,将血玉簪子与一只凤凰金钗并叉在发髻上,丝毫没有影响美感,反而多了一分美,两边流苏随风飘荡,发髻后面银色的小铃铛叮当作响。

    秀眉大眼,粉嫩娇人。一点金色点在眉心,更添尊贵之气。

    春香梳妆完毕之后,陌妃菀站起身子,长长的裙摆拖地,金黄色在一片白色中也一场耀眼,天生的夺目之感,添上淡妆的陌妃菀比往日少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优雅与尊贵。让人移不开眼。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