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王爷也都是点点头,西家的事情他们已经不想管了。

    得到了答复之后的陌妃菀就直接牵着西慕凉的手从西逸轩身边侧身而过,那边王爷们的声音也传入了陌妃菀的耳朵。既然那些人不想惹事,陌妃菀也不去招惹。边走还对西慕凉说道:“慕凉,好像就我们住的院落里面有梅花树,梅花啊!”

    陌妃菀叹一声,百花时节不争春!

    “嗯。”西慕凉轻轻答道。陌妃菀皱了皱眉,为何这个世间总是有那么多人。眼睛都是长着做装饰物的呢?最关键最关键的是,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自己脸上分明都已经写了八个大字了,生人勿近,熟人勿扰。可偏偏还就是有那么一些不要脸不要皮的人。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慕凉,咱们住的南方厢房院落中,有梅花树来着,我们去那里看看吧。”这次陌妃菀是真的懒得理他了,原本陌妃菀就是一个非常懒的人。如今这幅模样显然是不想与这人有任何交际,连那边等着的王爷们都是明白人,只是此时还是沉默是金比较好,免得惹火上身。

    西慕凉笑着点了点头,这主可是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没有看西逸轩一眼的,虽然说得好听一些是兄弟。

    “王爷,咱们不去帮北王吗?”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王妃对着身边的王爷小声说道。

    “不去,小心惹火上身,那是他们兄弟的事情,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等那些人走了在逛也不迟。反正时间也多。”

    西逸轩见陌妃菀二人就这么直接走,竟然完全无视自己,心中的火焰简直就已经快要冒了出来。完全收不去了,当眼角一狠,那就别怪我狠心了!脚生风几步又走到了陌妃菀她们身边,微笑着道:“既然这样,那就本王和你们一起......啊!”如何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腿上传来的剧痛让西逸轩差点摔倒在地上,若不是及时反应过来,这丢脸丢得可就大了。

    陌妃菀像是此时才知道似的,惊讶的看着西逸轩,平静自如的收回脚,带着不满道:“北王,这可就不好意思了,谁知道你突然间走这么快。刚才不是还在后面的吗?现在突然一子跑到前面来了,我都没有注意,不过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没有多大的事情吧?那如此的话我们就要先走了。若是北王的腿受伤了的话。还是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别到时候留隐疾了可就不好了。这又是大冬天的还飘着雪花呢!”事不关己的说完。陌妃菀就不再多看他一眼,再次与西慕凉二人跟西逸轩擦肩而过。

    “你!”却发现两人已经走远了,西逸轩虽然眉间有些不喜,心中甚至是在暗骂着陌妃菀。但是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笑意,这陌妃菀还是如此喜欢整人,若是她真生气了话都不会跟自己多说,这就是证明还没有生气,让西逸轩心情有大好,不过刚才陌妃菀这一脚可真是没有留情啊!真狠!不愧是陌妃菀,胆大妄为。

    走进院落,风刚起,梅花树上的花瓣飘飘而落。迎着雪花透着梅花的清香,地上有些花瓣被白雪压了一点,阳光迷人,雪花唯美。

    陌妃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梅花还真的是好看。虽然自己喜欢的是那不出名的满天星。陌妃菀伸出手轻轻一扬,满天星的花瓣也从天空缓慢滑落,一瓣接着一瓣,飘飘洒洒,花瓣雨中的两人面容似画,就像是一副天然的美景,陌妃菀面上一阵欢喜,从西慕凉手中溜了出来。

    轻轻的笑着,心情很是不错,陌妃菀将外面的大衫丢,西慕凉脚轻轻跃起,将其接住,就看见陌妃菀在花瓣巧笑着看着自己。

    “慕凉,慕凉,慕凉。”陌妃菀叫了几声,面上都是欢喜的笑意,最后一声响起的时候,陌妃菀突然跑了起来直接扑到西慕凉身上去,紧紧的抱着西慕凉,眉间都是温柔,原来是真的存在在心中,仅仅是看着他就很满足了。

    西慕凉赶紧接住她的身子,怕她摔倒在地。陌妃菀从西慕凉怀中抬起头,轻声道:“慕凉,你是我的慕凉。最喜欢你了。”

    门口若素与木子站在那儿,停住了脚步。陌妃菀脸上那幸福的表情让她们不愿意去打扰,面面相窥之后离开了,留给她们私人相处的时间。而且有太子在,主子也不需要别人伺候,如今就只差吃饭不是用喂的了。

    西慕凉眼底的温柔,都快让人融化了。陌妃菀不知道的是,她这般撒娇可爱的模样,真挚的话语。直直的说进了西慕凉的心怀中,再也不想离开。

    我何尝不是很喜欢你---

    一句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的宿命。

    金黄色的衣裳在点点白雪中飘舞着,陌妃菀从西慕凉怀中退了出来,飘在空中,对着西慕凉笑盈盈道:“我给你舞一场吧。”

    说完也不管西慕凉答不答应,反正结果是会答应的。

    陌妃菀身处于梅花树,飘落的花瓣没有一朵落在她身上,轻移莲步,脚似乎踩着什么。曼妙女子,倾城容颜,舞动若仙。

    站立半空中还没有任何动作的陌妃菀对着西慕凉浅浅一笑,出尘如仙。傲立而立,此情此景都是人间少见,长发倾泻而,娇颜如花,说不出的美丽清雅,嘴角微微扬起,春香不知道何时走了进了,将其九弦琴放于腿上,在空中盘腿坐。

    木子带着冷淡之意落于春香身旁,长剑不知何时变成了玉笛,清而淡立。

    澄心手执琵琶立于木子身旁,若素怀抱着古筝落,琴音飘落,古筝响起,琵琶轻扬,笛声伴随。陌妃菀长袖漫舞,无数的花瓣轻轻在天地间舞着,沁人肺腑的花香弥漫在整个院落中。陌妃菀的一颦一笑都仿佛绽开的花蕾,清雅秀美,漫天花雨中,只见那金黄色的身影,如画一样,带着空谷幽兰的气息出现,又消失。

    西慕凉站在原地,感觉到陌妃菀的目光一直都是在看着自己,眉目流连在自己身上。呼吸都停顿了半秒。

    此时,舞步突然变化,女子右足为轴,长袖舞。娇小的身躯不断的旋转着,愈来愈快,突然翩然而起,几女,白嫩的小手舞着,花瓣开始围绕在身边,陌妃菀凌空而落,花瓣似摇床,纤细的腰肢舞动,衣决飘飘,宛若仙子,眸含沁如心扉的温柔,娇嫩秀靥艳比花娇,身边无数舞的花瓣不断飘落着。

    花容月貌,似水佳人。

    舞姿不断的变化着,灵动的像天边五彩的云朵,像树丛里的精灵,飘逸的犹如这漫天舞的花瓣,清冷淡雅的雪花,步步生莲,铃铛声轻轻响起,花瓣不断的舞着,像蝴蝶在跟着起舞,甜甜的笑容一直都荡漾在白嫩的小脸上,那青丝在风中不断的舞着。

    最后一个旋转落,陌妃菀随着花瓣飘然而,几女也随之落,音声也停止,陌妃菀微微喘着气看着那立于雪花中的男子,面上宠溺的笑容始终都在,不论何时都让自己安心的存在。只要想着他一直在身边,陌妃菀的心情就不受控制的好了起来。

    花瓣与雪花还在继续舞着,陌妃菀朝着西慕凉跑去,却没有想到一道身影比她的身影更快,甚至还偏头看了陌妃菀一眼,陌妃菀顿时停住脚步。

    女子在西慕凉身前不远处停,不是她不想走近。是怎么也进不了。陌妃菀站立在半路直直的看着那个女子,眉间的冷色让院落中的空气瞬间降,比之天气还要寒冷。原本是雪花在飘飘而落,此时竟然连梅花树上都开始逐渐结冰了。

    是一个年方十八岁左右的妙龄女子,身着白色长裙,乌黑的发丝仅仅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捆绑着,长长的发带在随风舞,眉目如画,气质更添,唇如朱丹,肤如玉,一个气质相貌都不在陌妃菀之的女子,圣洁如飘落的雪花,这个女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无暇,出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眼眸似水,精致的五官,绝美的容颜,修长完美的身段。

    “你叫慕凉啊!”女子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异常动听。却带着点点不羁,让人生不出好感。

    “哎?你不是叫慕凉吗?”女子有问道,做出疑问的表情看着西慕凉,西慕凉面色冰冷,没有说话,目光飘向后面的女子,因为刚才陌妃菀停住了脚步。西慕凉身上的气息有些变化了,陌妃菀嘴角一撇,又来!正准备提脚走过去,却又发现西慕凉身前的人正在破开西慕凉面前的一道阻拦,当起了兴趣。

    女子身后还有一个身着粉衣的女子,年级跟女子差不多大小。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眼底却蕴含着冰冷。走在女子身边却也没被埋没了风采,也是一个气质出尘的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