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二人都不是简单的人,陌妃菀暗道。

    见着女子彻底破除了自己设的阻拦,西慕凉这才将目光投向她身上。

    除了寒冷,朴素雅感觉不到另外的气息。当面上起了欣赏之意,这男子不为美色所动,值得欣赏。

    “你不是叫慕凉吗?”朴素雅第三次出口了。

    西慕凉神色不变,淡然出声:“那不是你能叫的。”

    “笑话,我家小姐为何不能叫。名字取了不就是让人叫的吗?”阿雅上前一步,依旧是温和的话语,但那话语却十分让人不喜。

    “阿雅,你不要说话嘛。”朴素雅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西慕凉,觉得这个人是值得他喜欢的。却发现西慕凉的目光再一次看向后方。

    “你是不是叫慕凉啊!”朴素雅没有放弃,陌妃菀噗哧笑出声来,这女子真心能坚持。

    “这位姑娘,不知道你有何事。他是叫西慕凉没错。”陌妃菀终于走到了西慕凉身边,与他一起看着对面这个气质出尘的女子。

    “我又没问你,你废话干什么?”女子娇嗔道,好像是真将西慕凉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一样。那目光中的意思旁边的几女都看清楚了,几女也走到陌妃菀身边站着。目光看向朴素雅和另外一个叫阿雅的女子。

    “我家小姐问话,你为什么不说话?”阿雅上前一步,目光有些温怒的看着陌妃菀几人,若素几人面色都有些不好看,这两个女子莫不是有些嚣张了。

    “这位姑娘说话可真是好笑了,你家小姐无缘无故问我家相公的话。我回答了你们还不满意,难道非得让我家相公回答?不知道姑娘可知廉耻二字如何写法?”陌妃菀笑着道,虽然面前这两个人看不出深浅,但是她向来都是不喜欢服输的人,若是她得输别人也得先缺胳膊断腿才算公平。

    “你相公?你看他都不说话,你说是你相公就是你相公啊!那我还说这西慕凉是我相公呢!”朴素雅笑着开口道,只是那话中的意思实在是让人讨厌。

    “看来姑娘是不知道廉耻二字是怎么写的了!”陌妃菀的语气也冷了。这女子好不要脸。

    “西慕凉三个字不是你能叫的。”西慕凉淡淡出声道,目光冷冷的看着朴素雅。

    “放肆!敢对我家小姐这样说话。”阿雅见西慕凉眉目一冷,便直接将朴素雅护在身后,依旧是温和的面孔,说出来的话却是冷冷的。空有皮囊而已。

    “这是谁家的狗没有栓好啊?到灵隐寺来乱嗅?这话说得好,打狗也得看主人。那这主人要是在不来领狗的话,我可就要关门打狗了啊!”陌妃菀煞有其事的看了看周围,那模样让西慕凉有些好笑,竟然是做着真有这件事情似的。

    “你这女子说话好没道德,竟然骂我是狗!”阿雅终于撕破了温和的面孔。对着陌妃菀咆哮出声道。

    陌妃菀一只手假意掏了掏耳朵。装作有些不满的嘟囔道:“这只狗到底吃的是什么牌子的狗粮啊!肺活力这么好。都快比得上的看门狗了。这主人是不准备出来将这条狗领走了是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啊!这寺庙什么都好,就是老是吃斋不好,咱们把这狗打死之后去外面野炊了吧?”

    “好,主子。”若素笑着道。见陌妃菀如此悠闲的语气,若素便知道就算这两个女子看不出深浅。但是也不会造成威胁了,也就敢出声说话了。

    嗯嗯,陌妃菀点了点头,对于若素非常满意,这种人才适合站在自己身边。

    “主子,那我去找厨房的人借一个大锅。”木子冷淡着说出一句话。

    “就这么办,好久都没有吃过狗肉了。没想到在这寺庙还能吃到,等我和澄心就负责煮吧。”春香也添乱的说出了一句话。也是如阿雅一般带着温和的笑意,看不出真正的表情。

    “主子,我觉得咱们还是要给夭夭留一些的,对了。可以把郡主和夏不凡也叫过来。夏不凡精通医术,到时候用些药材。说不定还能养颜美容了。虽然主子你已经很貌美了。可是你看这只狗的皮肤也不差,想来也是只名贵的狗,吃了说不定还能延年益寿呢。”澄心笑着道,声音很是动听。

    “我说你们这几个奴才,我们可是在与你家主子说话。难道太子府的人都是这般没有规矩的人?”朴素雅面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这女子竟然是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更为重要的是竟然说要将阿雅给煮了吃了,还说她是狗!太让人气愤了!这些凡人!

    “太子府的人有没有规矩,与姑娘无关。姑娘若是看不去,找一个安静的地儿待着,咱们这院子太小。容不姑娘这尊大佛,若是无事就请出去!”陌妃菀也不再给面子了,冷冷道。

    “你怕了?”朴素雅一笑,看着陌妃菀。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让陌妃菀真想上去抽她两巴掌,于是陌妃菀心中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啪啪!”

    “你这女人,太过于粗鲁,我不过是与你说话,你竟然动手打人,未免太嚣张了。”朴素雅一说完,不知道从那里抽出一把剑,在冰冷的天气中泛着冷光,直直的朝着陌妃菀刺去,当陌妃菀看见这女子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把剑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女子不简单。

    难怪之前就感觉到了有些危险的气息,当陌妃菀一笑。朝着内一点,白玉簪子飘落而出,直接变长成了一把长簪。朴素雅的剑将要刺到陌妃菀的时候,陌妃菀手中的簪子轻轻碰上了长剑,直接那长剑在肉眼可见的速度碎裂了。

    “你竟然弄断了我的寒光宝剑,拿命来抵消我的剑吧!”朴素雅身而起,如尘似仙,完美的面孔上是一片冰冷之色,看着陌妃菀。

    “打了就是打了,你待如何?”陌妃菀向来都是敢作敢当的人,况且眼前这女子当真让人不喜。

    “哼!那你就拿命来吧。”女子也不再废话,直接空手向陌妃菀逼近,一脚朝着陌妃菀踢去,陌妃菀一手将簪子缩小之后插于发髻之上,一手握住朴素雅递过来的脚,直接在原地摔了几圈之后丢了出去,女子的身躯了出去,将要与墙来个对面接触的时候,女子脚尖一点墙壁,又是朝着陌妃菀扑了过来。

    双手的指甲突然变长,直直朝着陌妃菀白嫩的脸蛋逼去。陌妃菀眉色一冷。当也不再留情。脚尖在地上一点,直接朝着朴素雅对去,侧过身子踢了朴素雅一脚,又直接抓着朴素雅的手臂,用力一劈,咔嚓一声,阿雅面色一冷,就要上前去帮忙。

    朴素雅冷冷道:“不准过来,我自己解决。当没受伤的那只手泛着白色的光芒朝着另外一只手上去,疼得她冷汗都冒了出来。看着陌妃菀的目光恨不得是拔了他的皮,吃了她的肉。

    “刚才对我这么不尊敬,现在还敢伤我!今天你的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朴素雅看着陌妃菀道。

    “好笑,真是好笑,你这姑娘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怎么现在还想杀了我?既然你如此就别怪我了。”陌妃菀说完就将头上的簪子又取了来,反守为攻,直接朝着朴素雅刺去,叫阿雅的女子双手连续在空中几点,动作快得陌妃菀都没有看清楚。

    阿雅当皱着眉头道:“这位夫人,我家小姐不懂事。还请夫人不要计较。”

    陌妃菀不知道这女子为何突然说出这句话来,当也没将簪子收回,簪子却被反弹了回来。陌妃菀一跃而起,在空中翻转接住簪子,嘴角微微一勾道:“你家小姐不懂事本宫当然是不会计较的,不过这也是遇见我。若是别人......”

    “这就不劳夫人烦心了。”女子依旧温和道,目光平静的看着陌妃菀,朴素雅此时却是难得的没有说话,一切都交给自己的丫鬟做主,这才是让陌妃菀有些奇怪的地方。难道真正的主子是这个叫阿雅的女子不成?若不是如此的话......

    “还有,我希望你家小姐别在直呼我家相公的名字了,本宫气量有些小,若是因为你们闹得我们夫妻间不和的话。”

    陌妃菀的态度让人有些不爽,阿雅也是眉头一皱,刚才她们可都是看见了,这女子身边的侍女也都不是好惹的角色。当一笑道:“夫人放心,我家小姐也就是想求证一,你家相公是不是这个名字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夫人不用多想,况且这男人心是说不准的,夫人也不能全说是我家小姐的不是。”

    陌妃菀好笑的看着她,挖个坑让她跳,她还真的愿意。当话锋一转,道:“如此便好,若有次的话。可就别怪我手不留情了。”当手指轻动,气息朝着朴素雅去,朴素雅发丝轻扬,竟然是被气息给弹断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