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阿雅,我们走。”朴素雅道,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语气平静得不能在平静了。

    “我们也走吧。”陌妃菀仰起头对着西慕凉道,西慕凉点点头。将手中的衣裳披到她身上,牵着小手就走了。

    陌妃菀看了看边上若素几人,几女随之跟着出去。

    朴素雅在陌妃菀转过身的时候,面上上升起一抹不甘,看着两人走出去的身影,终究是大叫出声道:“西慕凉,记清楚我的名字,我是朴素雅。”

    西慕凉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几女也都是一样,身后朴素雅轻轻咬唇。她就不信了,朴这个姓会让人联想到很多的事情,眼中的不甘也慢慢被笑意掩盖,阿雅站在朴素雅身边,有些不满道:“小姐,你怎能将自己的真名跟她们说?”

    朴素雅摆手让阿雅别说话,解释道:“朴这个姓,可不是常见的。这个男子回去若是问甲种长辈,必然会知道我与他现在的夫人有多大的差别。到时候说不定他就会休了那个女子,跟我会朴家。到时候岂不是更好?”顿了顿又笑着道:“刚才我是故意的,难道你没发现?我就是想让西慕凉知道她现在的夫人是多么的不知道规矩,也只有那个女人的不守规矩,才能忖托出我的完美。”

    直到这个时候,周围的身影才走了出来道:“莫不是那个古老的朴家?”

    朴素雅没有回答她,只是笑了笑。

    西陵宇感兴趣的看着她,若说是美貌,这女子的相貌也不再陌妃菀之。身上的气质甚至是更添几分,但是总有一种让人不喜欢的气息,也不知道是为何!

    简尘溪看了看朴素雅,又看了看不断飘落的雪花,终究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祭天时间一过,便要启程回圣都。

    三天之后。朴素雅与西陵宇碰面,朴素雅微笑道:“北王,面就轮到我的时间了。你就好好看着吧,看着我怎么当上太子妃的,怎么将那个女子踩到脚的。”

    “朴素雅姑娘,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这么不靠谱。你确定你能行吗?”西陵宇怀疑道。

    朴素雅看着前方的西慕凉与陌妃菀,浅浅笑着:“北王何必这么着急,对于你们皇家的人来说,恐怕势力比情爱更为重要吧?而且我说出的事情,你父皇是绝对会满意的。那么休掉你说的那个叫陌妃菀的太子妃就不再话了。陌妃菀的势力跟我是没得比的。你们这个大陆只不过是一个弃子而已。过不了多久,你自然就知道我说得是什么!”

    “看来姑娘是早有打算,那陵宇就预祝姑娘的计划成功。”西陵宇依旧笑着,像是一个翩翩郎君。

    见着西陵宇如此表情。朴素雅也没有生气。这些凡人又岂能懂?

    “我见北王好像对太子妃挺感兴趣的?若是这样,你我合作如何?说不定成功的更快,到时候北王也能抱得美人归。”朴素雅笑道。

    “姑娘又如何看出我对太子妃有意?这太子妃可是兄嫂。”西陵宇没有反驳,却是问道。

    “你过来。”西陵宇将耳朵凑近朴素雅,说了好大一会儿才离开。

    西陵宇直起身子,眼睛微微一眯,看着朴素雅道:“姑娘就对自己这么有信心?若是输了可该如何是好?”

    “呵呵,我怎么可能会输!”朴素雅十分自信道,目光坚定。似乎真有那么回事儿,看着西陵宇有些不相信,小视自己的模样,当也有几分不满道:“别说我不会输,就算是我输了。我自然会心甘情愿的认输,那是我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姑娘到是真性情,这般豁达。”西陵宇赔着笑道。

    朴素雅一笑,没有否认,看了他一眼之后道:“我们本就不是这个大陆的人,你们自然是不知道我们朴家的厉害,若是你们生在另外一个大陆的话,你们就知道了。我们朴家说话可是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反正对于你们来说,是绝对的好处。”

    “姑娘这般说法,陵宇倒是信了。只是不知道姑娘是来自哪里?”西陵宇当心中也是一惊,这个女子竟然是来自另外一个大陆的,那么也就是说明这辈子还能去别的大陆。不用一直窝在这个小小的地方?这如何让西陵宇不惊喜。

    见西陵宇面上根本就没有他话中所说的那样,朴素雅也不气恼。微笑着道:“无论你信与不信,跟我都没有多大关系。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你说实话时信你的人便很少,而一次谎言却让人失了信念。我与你不过见过两次面,你不会相信我也没什么说的。到时候北王就看着吧。”

    “北王殿,阿雅说句不好听的话。整个圣都对于我们朴家来说都是可有可无,只是这太子我家小姐是必须得到的。不久之后你就会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之上能配得上我家小姐的人不再少数,对于我们来说。伴侣并不是重要的,人的一生实在是太长了。”阿雅有些微微感叹道,当时她的夫君就是个凡人,不适合修气,已经墓归好多年了。

    “阿雅,你多言了。”朴素雅没有怪罪阿雅的意思,却是笑着开口道。

    西陵宇见一个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都敢如此说话,而且话中又只是西慕凉感觉还微微有些配得上朴素雅,心中有些烦躁,他本就是骄傲之人。却同时被这丫鬟和主子看不起,这如何能让他气消?当也没好语气道:“既然姑娘如此自信。陵宇又岂会不相信,如此陵宇就先告辞了,姑娘可一定要成功,本王可是好好看着呢!”最后一句话略微有些不着调,说完之后也不等朴素雅回话就直接走了。

    “小姐,这北王可有些不识好歹了。”阿雅皱着眉道,温柔的脸上都是一阵不屑。

    朴素雅看着西陵宇离开的身影,虽然对于这北王突然的冷淡有些原因未明,听着阿雅的话,当也觉得这男子有些嚣张,果然还是西慕凉最好。朴素雅先是皱眉,想到西慕凉的时候却是甜甜一笑,对着阿雅挥了挥手说道:“走吧,咱们也回去。”说着就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阿雅没有说话跟着朴素雅身后。小姐似乎有些过于对那个叫西慕凉的男子看重了,几大家族中哪里会缺少如此的人。

    半路上都山庄也都是历代皇帝休息过的地方,虽然简单却是环境优美。雪景依旧,后山还有着温泉,这却是让人有些少见的,冬日人人都想有得待遇,就是去泡泡温泉,在寒冷的空气中冒着腾腾的雾气,像是仙境中的沐浴之地。

    陌妃菀几人刚到山庄内的厢房,就见着简雅脸蛋红红的来找自己,眼睛都笑得眯到一起了。当手中无事,陌妃菀便与她来了,这才发现这山庄中的温泉,只见这温泉起码有几间厢房加起来那么大,周围都是干干净净的,到处都是白色,岸边有几个矮塌,上面都放着一些如今在民间少有的水果,皇家御用,还点着香炉,阵阵香气缭绕在空气中,闻着十分舒适。

    “妃菀姐姐,快点,这个温泉还舒服好舒服。”简雅早就在陌妃菀打量四周的时候在宫女的伺候将衣物褪去步入温泉之中,全身都侵泡在水中,志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在上面,睁着月牙般的眸子看着陌妃菀,见陌妃菀没有动作,便欢喜的叫道让她来:“妃菀姐姐快点来,这个里面真的好舒服好舒服,每年都是这个时候最好了。闲来无事的时候还不能进这里来着。”

    陌妃菀见着简雅嘟着嘴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也脱衣裳只剩褒衣就步入温泉中,温热的水果然是缓解疲劳的好东西,加上这空气中单单的熏香问道缭绕,让人忍不住将全身心都放松了来。

    “闲来无事的话谁会来这么远的地方?”陌妃菀笑道。

    “就是啊!其实我好想来的,可是他们都不让过来的,所以就没办法了。以往都是我一个人过来,今日有妃菀姐姐跟我一起,真好!这水好舒服!”简雅眯着眼道。

    “是水真好,还是我呀!”陌妃菀不咸不淡的出声。

    “水也好,但是妃菀姐姐更好!”简雅当解释道,陌妃菀一笑,没有说话。

    简雅笑笑的身子趴在岸边,将双手相叠着,小小的脑袋就压在上面,睁大眼睛看着穆清黎,脸蛋微红,也不知道是被这温泉泡得红润了还是说这女子天生就是如此害羞,低低自言自语道:“妃菀姐姐的身材好好,好美我也好像要,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像妃菀姐姐这样啊。”简雅低着头看着自己胸前平平的,一点鼓起都木有,她就不由的一阵失落,心情什么的都瞬间有些不好了。

    “你才几岁啊?就想着这个呢?”陌妃菀不由失笑。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