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陌妃菀不说话,西陵宇又道:“你以为那病秧子能当上皇帝吗?是不可能的,你还不如现在就到我身边来。到时候我立你为后,让你享受三千宠爱于一生。岂不是比当个寡妇要好得多?陌妃菀,你为何就是看不清形势?非得要站在他身边。”

    “东王,本宫已经说了。不要以为你的喜欢是有多么了不起。就算你拿整个世界跟我换,也没有慕凉一个人重要。你的皇后位置我不稀罕,若是他想要这个位置,我便替他拿来。这个位置是我们不想要,若是我们想要,东王,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在这里跟我说话吗?这个世界若是我不允许,没有任何人可以收走他的生命,若是天敢,我便要与天争一争!”陌妃菀口气十分不快的说道,刚才这西陵宇的话已经触及到了底线,对于陌妃菀来说,西慕凉就是逆鳞,触碰不得。

    更何况,这东王刚才还死不要脸的说西慕凉是病秧子。更是让陌妃菀火冒三丈,原本对于西陵宇陌妃菀都还只是不详说话,闲他烦躁而已。现在这西陵宇却是惹得陌妃菀讨厌了,甚至是已经动了怒气。

    “请东王记清楚,本宫乃是太子妃。”陌妃菀说完眼眸一眯,动作极快的闪到西陵宇身边,一掌拍在西陵宇胸口。

    西陵宇先是后退一步,然后“噗哧!”吐出一口鲜血,在白色的风景中异常耀眼,西陵宇忍住心中的惊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陌妃菀,似乎没有想到陌妃菀真的会手,而且在怎么说他西陵宇也是一个王爷,还是太子的兄弟。这陌妃菀当真这般嚣张,这一幕确实是让西陵宇有些震惊了:“陌妃菀,你竟然跟我动手了!?难道是被我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了吗?”西陵宇不怕死的道。

    旁边的几女都怀疑这东王西陵宇是不是白痴来着,明显得就看她家主子已经生气了。手都是没有留情的。还在那里口无遮拦的乱说。当真是脸皮之后,容不得他人啊!

    “你能让我恼羞成怒?别开玩笑了!”陌妃菀冷声道:“这个世界没有谁敢在我的面前说慕凉的不是,这一次只是轻伤,一次你就准备好你的命吧!”说完转身欲走。

    西陵宇忍住痛,走到陌妃菀身边,皱着眉,不甘心道:“他究竟是哪里好了?好到让你这么厌恶我!我的喜欢对于你来说算什么!你就这么不屑一顾!”

    陌妃菀头也不会,口气里的厌恶丝毫没有掩饰,不耐烦道:“东王的喜欢本宫要不起,你的喜欢就是给我皇后的位置。三千宠爱于一生是没错。但本宫却只喜欢弱水三千。只饮一瓢。这皇后的位置对于我来说没有多重要。天的荣华富贵你想给我,也得看我接不接受,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你东王说了就算的。不要把你自身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你的这种喜欢对于我来说是耻辱。我喜欢的,我会用尽全力去得到,我不喜欢的,你就算把这个世界捧在我面前来,在我面前切腹自尽,明志都是没用的!”

    西陵宇听完陌妃菀的话,眉头皱得更紧了,语气松缓了一些不明道:“我说得这些不都是你们女人所追求的吗?为何你不想要?荣华富贵,三千宠爱于一生。不都是你们女子常常念叨在口中的吗?”他的眼底有着不解,复杂的心思让人猜不透,迷惑与不解却是没有人看见,西陵宇头一次露出来的真实,却没有让任何人看见。

    陌妃菀没有回头。不管这男子的问题是简单是困难,她都已经是懒得在回答了。

    西陵宇站在原地看着陌妃菀的身影越走越远,这个时候才将所有的困惑与不解全部埋在心底,眼中的复杂变成了浓浓的不甘,他是人上人,可陌妃菀却他如草芥,所有的不甘让西陵宇瞬间大吼出声:“西慕凉到底能给你什么!他的喜欢就那么尊贵吗?你将我的喜欢视为耻辱!他的喜欢又能算什么!”

    陌妃菀终于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冷眼注视着那算得上疯狂的男子,不留半分感情道:“你听清楚了,第一我根本就不需要他给我什么,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第二,他的喜欢对于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就算拿整个世界我也不会换,第三,他给我的喜欢是没有半点目的的,干净无比。仅仅是这三点,你也没有一种达到,所以!你的喜欢是耻辱!”

    “仅仅就是这个?你就说我的喜欢是耻辱?他的喜欢就是最珍贵的?”西陵宇的面上已经不能用不屑来形容了,只能说是非常变态的表情。

    陌妃菀淡淡一笑,话语十分强势不容旁人诋毁质疑:“就凭这个。”顿了顿又道:“至少你是永远都体会不了的。”

    西陵宇瞬间安静来,眼神中的深思与深邃让人有些疑惑。

    西陵宇从小就身长在皇家,父皇没有夺位的时候他们也是皇家的人。从小收到的教育跟陌妃菀此时说的有很大的差别。从小到大,他所知道的就是女人要的仅仅就是荣华富贵,和宠爱。女人是要面子的生物,可是刚才陌妃菀的话却让他有些变化了,难道他一直所坚持的正确思想,其实是错误的?

    西陵宇走在陌妃菀身后不远处,见陌妃菀的态度,他突然一笑,那笑中全是嘲讽:“朴素雅这个时候应该在西慕凉的房间里。”

    陌妃菀面色一黑,虽然知道那个女人不可能会勾引到西慕凉。但是想想还是很不爽,原来这西陵宇竟然是跟朴素雅勾结在一起,刚才说这么多,原来都是想声东击西啊!还真是好啊!好!好得不能在好了!陌妃菀阴沉一笑。

    只是背影在西陵宇看来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不由得又是一阵皱眉。

    厢房外,朴素雅一身白衣似仙,敲了敲门。轻声道:“太子可否一见?”说完也不等西慕凉回答直接推门而进。

    西慕凉抬起头一看,嘴角扬起疑似若有似无的笑容。清爽无害道:“这位姑娘我可不认识你,请问有何贵干?”除了与陌妃菀在一起时,西慕凉给人的感觉就是飘忽不定,若有似无,此时,朴素雅也有这种感觉,只是她此时却是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当朴素雅就有些紧张了,看着西慕凉柔声说道:“太子,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是不能让别人听见的。”朴素雅说话之时看了看身后的门,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西慕凉的眼神。所以胆子很大现在倒是门口不敢去关了。西慕凉也不再出口,直接将手一挥房门便关上了。

    朴素雅看着西慕凉淡然出尘的样子,嘴角还有一抹浅浅的微笑。不由得心跳加快,面上生了一抹粉红,谪仙的气质上多了一丝柔情,显得小女儿娇态,看着西慕凉的眼神中竟然全是痴迷了。前几天没有看清,这次仔细看着西慕凉,倒是让她有些移不开眼睛了,却是没有注意到西慕凉眼神中闪过的一丝不喜与不屑,西慕凉的温柔又岂是人人都能得到的?

    西慕凉就那么淡淡的坐在那儿,也不着急。天色虽然已黑,但是也不晚,她还不会那么早回来,虽然西慕凉没有出声,但是不代表他是欢迎这朴素雅的,心中早就已经是不耐烦了。只是当西慕凉这些日子当然如波的性子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而已。

    朴素雅倒是一直都没有注意西慕凉在想别的,她的面容有些痴痴的看着西慕凉,当莲步轻移朝着西慕凉身边靠近。

    西慕凉依旧是没有什么反应,朴素雅一直慢慢靠近。最后在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了来,低垂着头,刚才西慕凉一直没有阻止自己走近,就是证明他还是喜欢自己的吧?掩饰中眼中的惊喜,轻轻道:“太子,可否娶我?”

    “不可能。”西慕凉淡淡出声。

    朴素雅抬起绝美的脸庞看着西慕凉,有些悲伤道:“太子为何不喜欢我?为何不能娶我?是不是素雅哪里做的不好,我改正可以吗?我们虽然是见面不久,但是对于我来说,仿佛我们很早之前就见过的一样,素雅对太子是一见倾心,希望太子不要拒绝我。”朴素雅是打定注意走温情路线了,不管西慕凉如此冰冷的人,总不会拒绝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人吧?就算是修炼之人都没有这么狠心的。

    不过显然他是小瞧了西慕凉这个人。

    西慕凉终于睁眼看朴素雅了,淡淡出声道:“姑娘如果只是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话,那么就请姑娘出去吧。”虽然现在的时间很空闲,但是此时想想陌妃菀不是更好,为何要与这女子在这儿说些有的没得,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对于西慕凉来说,除了陌妃菀。跟谁相处都是浪费时间。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