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西慕凉转身欲走,朴素雅眼中的害羞瞬间消失。连忙伸出手想要拉住他,若是西慕凉这个时候走了的话,一切功夫不是就白费了!这个时候绝不能让他走!朴素雅脑袋中闪过这个想法。她不能前功尽弃,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在多一点点的时间就好了。

    西慕凉微微侧开身子,躲开了朴素雅伸过来的手。眼中闪过一抹不耐,朴素雅一顿,这让她有些受伤。朴素雅是朴家最尊贵的小姐,却是在看见西慕凉的时候。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当绝美的面庞哀怨的看着西慕凉,委屈至极道:“太子就这般讨厌我吗?”

    他说不允许她叫慕凉,不准叫他的名字。那她便不叫好了,只是朴素雅就是不明白了,她到底是哪里不如那个女子了?明明自己的面容要比那个女子美一些,当然这都是朴素雅自己这么认为的,最关键的是,朴素雅觉得自己的身份是比陌妃菀不知道要尊贵多少倍的。

    为什么这个男子就是不肯多看自己一眼?而且看他的样子跟自己说句话就嫌累,这让朴素雅很受打击。

    朴素雅心中很不是滋味,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珍贵,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得到,现在朴素雅就是这种心情。在她们那个地方,很多男子都是围绕着朴素雅的,所以她一个都看不上。但是西慕凉却是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是不愿意看自己的。

    西慕凉的口气已经从淡然变成了冷声,不耐烦的看了朴素雅一眼之后,冷声道:“姑娘若是有话就快点说,若是没有事情就请不要耽搁我的时间了。”西慕凉现在已经后悔刚才让这个女人进来了。还真是一念之错,接着也是错!

    “太子,请等一。”朴素雅看着西慕凉的背影,眼中突地一坚定,慢慢的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衣物,西慕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后面看了一眼。这一眼却是让西慕凉眉间更冷了。二话不说就大步朝着门外走去,虽然陌妃菀不会误会,但是他不想有一点点的事情会让她不开心。

    刚走到离门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却突然间顿住,身体微微有些异样,西慕凉回过头来,直接将没穿衣服的朴素雅扇到门外,

    陌妃菀与几女一路走来,路上的积雪已经被人们扫到了两旁。天空的雪花依旧洋洋洒洒,一点也没有要停止了迹象。

    若素走在陌妃菀身边。举着一把油纸伞。也不知道这若素是在哪里弄来的。陌妃菀几人走的速度不快。甚至是比旁人还慢了几分。若素与几女面面相窥之后看着那依旧闲散走着的陌妃菀,满脸的惬意,似乎对这漫天飘舞的雪花很是满意,对刚才东王西陵宇的话根本就没有半分在意。这让几人都觉得有些异常。主子对于太子的在乎可是以肉眼都能看得出来的。

    陌妃菀手中拿着若素给的一个小小的袋子,绣着繁华的花样。陌妃菀欣赏着雪景的同时,不时从里面拿出一颗颗雪白色的东西喂进肩头的小巴卫嘴里。小巴卫全身雪白,没有一点杂色。在一片雪白色的风景中很难被人看出,这小巴卫通灵。几次见东王西陵宇不爽,这次就是被小巴卫给伤着了。

    无巧不成书,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身穿白色衣裳的女子,纤细的身材却是生得婀娜多姿。惹人心动。此时这白衣女子正低着头快速的走着,眼神都没有抬起来一完全是没有看路的在行走着,陌妃菀看得分明,几女也看清楚了那是那日想讨西慕凉欢心的朴素雅。

    那个气质出尘的女子。

    陌妃菀脚一顿,身子就停止了。看着那直直走过来的朴素雅。几女就那么站在那里,朴素雅却没有发现,依旧是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而她的衣裳也有一些乱,身子虽然实在行走但却也是在轻轻颤抖着,要不是陌妃菀的眼力早就非常人可比了,这个时候也不会发现这细小的一面。

    朴素雅没有发现陌妃菀几人,不代表朴素雅身边的那女子没有发现。阿雅面带忧色,温柔的面旁上是浅浅的担心,见朴素雅还是没有发现几人,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身子一闪就到了朴素雅身前,浑身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气势。

    朴素雅疑惑得抬起头:“阿雅......”余的话都留在嘴里还没有说出口,便看见了不远处的陌妃菀。当面上有些不喜。现在看陌妃菀,哪儿看哪儿不爽。

    陌妃菀将朴素雅没有半分血色的面庞看在眼中,那盯着自己的眼神中还有着屈辱与不甘。

    “怎么?勾-引没有成功?”语气说不出的感觉,反正就是不怎么喜欢。让人忍不住皱眉,只是那语气仿佛早就猜到这朴素雅会失败一样,这才是让朴素雅不爽的地方。若是旁人说出来,朴素雅还不会这么生气,可是陌妃菀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幸灾乐祸来着,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

    朴素雅面上的表情似乎是被定格了一样,皱着眉头不喜的看着陌妃菀,眼神中全是不屑,刚才虽然是被西慕凉给打击了,但是那个是自己喜欢的男子倒是没有什么,只是这个女子凭什么这种语气?当皱着眉不客气道:“山野女子,蛮夷无知。”朴素雅就不明白了,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女子到底有什么值得人家喜欢的地方?为什么?她一直都在问,却是没有人肯给她一个确定的答案。

    陌妃菀眉头一皱,这女人当着是有种让人厌恶的能力啊!

    伸出手抚了抚小巴卫的毛,小巴卫一跃而起朝着朴素雅扑去,在朴素雅没有发现的时候,一个小爪子就伸到了人家的花容月貌之上,又极快得跃回陌妃菀怀中,黑黑的眸子直视着陌妃菀,纯真的眼神似乎在讨陌妃菀的喜欢,让她夸奖一般。

    “啊---好痛!”朴素雅后知后觉的叫道,眼神中还有这不可思议,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被这么一个小畜生给伤到了!

    阿雅站在朴素雅身边,眼神中有丝懊悔。刚才自己竟然没有看到,真是出来这么久难道是沾上了凡尘之气吗?连一个小畜生的动作都看不清楚了。

    陌妃菀看了看怀中的小巴卫,眼中也有着不可思议。抬起头看了看朴素雅面上被抓伤的痕迹,又从袋子中拿出几个喂进小巴卫口中之后,这才疑惑道:“小巴卫,你这招是在哪儿学来的?可真毒啊!我可没教过你这么做!难道你现在都知道了女人最看重的就是脸?哎哟,你出去这么久都学坏了。”虽然是一些简单的话语,但是却没有要怪罪小巴卫的意思。

    小巴卫将嘴里的东西咬的作响,咔嚓咔嚓咔的声音,在朴素雅听来十分厌恶,小巴卫眯起眼睛对着陌妃菀,又看向朴素雅的时候竟然露出了不屑与鄙视的目光,这让陌妃菀有些惊悚了。这表情太人性化了,这似乎就是几岁孩子的表情嘛!

    陌妃菀喜爱的笑了起来,这小巴卫简直就是太可爱了。也太懂自己的心了。

    这个时候朴素雅还没有什么话语,但是阿雅却觉得异常受辱。原本她就已经是第八层的了,此时竟然被一个小畜生将自家主子给伤了,这让她把面子往哪儿放?面上温柔的表情不再,换上了满脸寒霜,脚一点就朝着陌妃菀去,手中像是绣花针一样的东西也朝着陌妃菀去。

    陌妃菀抬眸,伸出手直接将那些绣花针抓在手中。一子便融化了,竟然是直接将空气中的冷气抓在了手中变成了杀人的利器,若是换成林一个人恐怕此时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冰到了人体中直接将人杀死之后便融化了,一点痕迹都不可能会找到。

    “终于不是娴静的表情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喜欢装模作样的女子了。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多好,偏偏要装作一副温柔贤淑的样子,你这是准备给谁看来着?还是说准备以后跟你家小姐抢相公?这种事情自古以来可是发生过很多的啊!这姑爷姑爷的就到自己床上去了。我说朴小姐你可要小心了。说不定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是你了。你看你这侍女长得如花似玉的。”

    “休得胡言乱语!你这人简直是太可恶了,竟然挑拨我和小姐的关系,居心何在?”阿雅皱眉,虽然知道自家小姐不会乱想,但是这女子说来也太让人讨厌了。简直就是能把黑的说成是白的,太没有规矩了也太让人厌恶了!

    这时候的朴素雅已经回过了神,看到阿雅也被陌妃菀给压制住了。心中一阵惊讶,这女子难道不是凡人?难道是跟自己二人一样?也是哪个大家族派出来的核心子女吗?最关键的是这女子的年岁看起来也不大,和自己差不了多少,却是比自己二人都要厉害。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