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雅眼底闪动着愤怒,这件事情一定要去跟哥哥说。到时候这个女子就绝对不可能会从哥哥手里逃脱!到时候太子就是自己的了!朴素雅是朴家最受宠爱的女子,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什么委屈,这次遇见陌妃菀,简直就是太让人气愤了,以前自己总是让别人气得要死,现在却是自己被别人气得要死,这口气要是能咽得去的话,她就不是朴素雅了。

    “居心何在?刚才你不是都说了吗?挑拨你和你家小姐关系呗,哪里还有其他的事情?莫不是你耳朵出了毛病,听出了别的声音?”陌妃菀好笑的看着二人,两人面上都是十分气愤,陌妃菀拍拍手道:“你们可别多想的了,本宫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挑拨挑拨你们俩的关系而已。”

    “你!”朴素雅都快被陌妃菀气死了,但是越是气愤的时候。朴素雅就越是淡定了,也不知道是为何!

    “太子妃也太过份了吧,竟然指使一个小畜生伤了我家小姐。太子府不觉得自己太过于残忍了吗?你这样子还能作为太子妃吗?这般的小肚鸡肠,莫不是你们圣都的人眼睛都长歪了不成,竟然选了你做太子妃?”阿雅不屑道,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温柔的面容也不必在装去,面如寒霜的看着陌妃菀几人,似乎一个不查就想将陌妃菀几人置于死的。

    陌妃菀冷眼看着阿雅没有说话,那目光竟然让阿雅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明明这个女子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却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眼神就让自己浑身抖了抖,未免也太恐怖了。看着陌妃菀身边侍女都是一副僵硬的表情,阿雅似乎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当面色一冷又道。

    “太子妃这副面孔,可是阿雅说错了什么?不过阿雅自认为是没有说错的,太子妃的气度的确不怎么杨。自古君皇之家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刚才太子妃说我家小姐对太子有意思。不管事实是怎么样。如今姑且就算是我家小姐看上了太子,那也是你们太子莫大的荣幸。你有什么话说?若是太子娶了我家小姐你又待是如何?”阿雅咄咄逼问道。

    “啪啪啪!”陌妃菀拍着手掌,浅浅的笑着道:“阿雅姑娘果然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啊!不过就你刚才说的,难道你家小姐真的看上我家相公了,就算是这样,本宫也只好告诉你四个字了。不好意思,这人已经有主了,若是要找一个没主的,就跟本宫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可是你说的人。偏偏就是我的。难道你家小姐就这般不要脸不要皮。想要嫁给本宫的相公做妾侍吗?”顿了顿陌妃菀又讽刺道:“若是你家小姐愿意嫁。我家相公还不一定愿意娶了。”

    朴素雅站在阿雅身边,听着阿雅与陌妃菀争口舌之快,摸了摸脸颊上的伤痕。刚才被那个小畜生所抓伤的伤痕,刚才已经简单的处理了一。已经不痛了。但是不痛之后却带着些许痒,这让朴素雅有些不爽,虽然朴家有医师,还是最著名的。这一点点伤肯定不会留什么痕迹来着,只是被一个小畜生伤了,这让朴素雅有点咽不去这口气,因为那小畜生的主人也是自己看不顺眼的人,自然对于那可爱的小动物也是直接变成了小畜生,惹人生厌!

    她刚这么想就又听见陌妃菀说道:“怎么?朴姑娘是被说中了心事。不敢开口了?直接让一个丫鬟代替你?难道......?”话还没说完,便被朴素雅给打断了。

    朴素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目光冷冽的看着陌妃菀,压抑着怒气道:“陌妃菀,你说话会不会有一些过份了!”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让陌妃菀以及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个气质高贵的女子此时也是生气了,不错不错!竟然让一个淑女都这么生气了!值得鼓励!

    看朴素雅那样子分明就是气得不轻啊!

    反观陌妃菀这边依旧是浅浅淡淡,看不出有生气的模样。

    陌妃菀看着两人的模样,挑了挑眉道:“你说我过份?”嘴角一掀,红唇触动,声音动听道:“朴姑娘,你倒是说说我哪儿过份了?如今我也不自称本宫了,跟你算是平辈,你倒是说说我倒是哪儿过分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朴姑娘你敢做还不让我说了吗?”

    朴素雅被陌妃菀说得差点一口气没有缓过神来,背过气去,胸口都开始发闷,阿雅连忙上去将手在她身上轻轻拍了一巴掌。虽然这陌妃菀说得话是没错,的确!自己就算是这么想的,就算是这么做的又怎么样。以她的身份看上西慕凉就是他莫大的荣幸了,这不要脸的陌妃菀竟然还敢如此诋毁自己!

    当怒声道:“就算是这样,也轮不到你陌妃菀来对我说教,对我指手画脚!更轮不到你来幸灾乐祸!”声音中的怒气已经完全没有掩饰了,做了就是做了。凭着自己的身份,她就不信这陌妃菀能将她怎么样了!可是朴素雅忘记的却是,陌妃菀压根儿就没把她看在眼中,也不知道她什么身份,就算是知道了,恐怕就会是自己杀了她,而不是跟她废话那么多了。

    毕竟陌妃菀信奉的一句哈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听着朴素雅承认了,陌妃菀一笑,眼睛一眯。旁边的若素眼神一动。这朴素雅当真是敢说啊!竟然敢在主子面前说自己对太子有意思,这简直就是在找死。不知道太子是主子的逆鳞吗?谁都不能随意触碰的,就算是她们经常跟随在陌妃菀身边,也是不敢拿太子去开玩笑的。

    可是这女子......几女摇了摇头,死定了。

    陌妃菀看着朴素雅,不知道这女子是天真了还是愚笨。刚才陌妃菀本就是在套她的话让她承认,专门挖了一个坑让她去跳,这女子还真跳了,不过陌妃菀可没有半分同情之意,因为这女子别的不去想,想的竟然是自己的男人,这种事情可是不能随便原谅的。

    当冷着脸不客气道:“朴姑娘可是在说笑话?若不是在说笑话的话,那就是我听错了?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西慕凉是我陌妃菀的夫!我陌妃菀是西慕凉的妻!你这女子一来是就是看上我家相公了,还认为自己是对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人?”顿了顿陌妃菀又笑着道:“好意提醒你一句,西慕凉是我的,别人谁都动不了。还有不是你的始终不是你的,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

    朴素雅心底就被西慕凉给打击到了,如今又是被陌妃菀如此说。本来就是家中娇娇女的她瞬间就红了眼睛,委屈的看着陌妃菀,似乎陌妃菀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搞得陌妃菀一阵头大,本来就不喜欢看着别人哭,特别是这种动不动就委屈的人,更是让人生厌。

    当朴素雅还是不认输的大声吼道:“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弃,你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跟我比地位,你是输定了的!什么叫我得不到!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陌妃菀你就给我好好争着你那瞎了的眼睛好好的给我看着,本小姐是怎么得到你家太子的!我就不信你能怎么对付我了!”朴素雅毫不示弱的看着陌妃菀,倒是让陌妃菀生了一份佩服之意。

    还真是不认输啊啊!

    陌妃菀见这女子说也说不听,就懒得在跟她多说了,当就直接准备走,无视朴素雅,这让朴素雅如何受得了,之前将自己说得哑口无言,现在既然不理会自己了。这陌妃菀真是想把人给气死!

    朴素雅瞪着陌妃菀,见她没有半分反应,大声道:“陌妃菀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话你是没有听清楚吗?还是说你已经耳聋了吗?陌妃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求我!我会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我朴素雅在的一天,你陌妃菀就只有仰望的份儿!”

    “啪”巴掌声并不陌生,只是这一声声音太大,响彻在整个平静的雪天中,雪花都快速的飘洒而,似乎被吓着了。

    朴素雅自觉伸出手捂住刚才被陌妃菀打的脸,再一次不可置信的看着陌妃菀。

    因为陌妃菀离朴素雅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可是这一巴掌是怎么拍到朴素雅脸上的?朴素雅原本就已经算是天才人物了,可是这陌妃菀怎么看都是一个凡尘之人,身上还有着俗气,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看清楚,陌妃菀却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动手的确是要比动嘴好得多,一子就呆愣了。不用多说废话,多好啊!早知道就该打。

    这女子不打不行啊!

    因为遇见朴素雅这种人的时候,就的确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动手就直接解决了,不是更好?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