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回过头,看着朴素雅,不客气道:“不好意思,我这人度量小,向来都不喜欢和别人分享。朴姑娘如此话语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若是还想我无视你的挑衅和辱骂的话。”浅浅一笑,继续道:“那时不可能的事情。”说完上打量朴素雅几眼,目光最终定在她如花似玉的脸上被小巴卫抓伤的那里,提醒道:“好意提醒姑娘一次,我这小巴卫虽然是狐犬,但是爪子也是有三分毒气的。若是姑娘不及时将毒气逼出的话。”

    “你这张脸可是就会被毁了。”这句话似乎是风中传来的一样,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陌妃菀的身影远去的同时,朴素雅的面容也突然变得惨白。没有半分血色,就像是被人抽干了全身的血气一样。浑身忍不住的开始发抖,她不是害怕。也是抑制不了自己的动作,贝齿紧紧咬着唇瓣。

    厢房前,雪花飘飘而落,男子挺拔的身姿就那么站立在哪儿,似乎与空气融合在一起。若不是肉眼所见,恐怕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陌妃菀走近院内,看到那站立在哪儿的男子,心中以暖,脸上都是温暖的笑意。二人之间的信任似乎已经不用说明了,自然而然的就相信着。两人都是一样,看得起的人很少,入眼的也很少。放在心中的仅仅就只有对方,所以才更为尊贵。

    陌妃菀算是霸道的,可是西慕凉则是更甚之。

    容不得半点瑕疵,这就是二人之间不变的默契,容不别人。

    那只是他们二人的世界。

    虽然西慕凉的性子很怪,可是对陌妃菀却是极好的,无论从哪一方面都能轻易让人看出,二人的信赖之感若素几人不知道是从何时建立起来的,但是她们知道的就是,二人之间永远都是只有二人,两个人都是单纯的对对方好。不求半分回报。

    对喜欢的人好,对讨厌的人厌恶。

    没有半分虚假的生活,是强大的人才能拥有的。陌妃菀二人不强大,因为若素去查了朴家的资料,终于还是有了一些消息,另外一个大陆啊!果然是!虽然早有猜测,但是被证实的时候还是让人有些惊讶了,这个大陆不是被封锁了吗?这些人又是怎么能进来的呢?

    没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至少现在没有人能回答若素。

    两人都不会随意去理会别人,但是若是别人老是要找麻烦。就只能解决了。而且最关键的陌妃菀最近才发现动手解决问题是异常快的。不用罗里吧嗦的说半天废话。说不定人家还没听进去,一巴掌过去。自然而然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若是仇人自然是不会变成友人,那也不必留情。

    没打死便是最大的仁慈!

    西慕凉的眸子是黑暗的,是冰冷的。刚眸中出现某一种色彩的时候。便是陌妃菀出现了。因为只有陌妃菀出现的时候,西慕凉的眼神中才有了神彩,那不会轻易然别人看到的神彩,脚动作快,直接走到陌妃菀身边,手指将陌妃菀的手拿起来。

    彻骨的冰冷,西慕凉轻微皱眉,直接将陌妃菀的手放在手心中呵气。直到暖和了才放。

    又触及到陌妃菀发丝的时候才发现,陌妃菀的发丝也是润的。当眉间一阵懊恼。在责怪自己怎么没有早些发现?

    “东王?”手上淡淡泛起一阵气息触及陌妃菀的发丝,心中悸动却被强行压了去。想被陌妃菀知道自己的脆弱。

    “嗯,不过没什么事。”陌妃菀轻轻摇了摇头,的确是没什么事,因为有事的是她们而已。

    西慕凉点了点头。又对着若素几人道:“去准备些热水、衣物与食物。”

    “是。”若素赶紧应道,使了一个眼色,澄心就跟着离开了。

    几女对于西慕凉的吩咐并没有什么不满,因为自家主子都承认了这个男人。她们自然而然也是要承认的。最为关键的是,西慕凉每次吩咐的事情都是几人会忘记的事情,而且西慕凉这个人极其细心,对于陌妃菀从来都是无微不至,比起她们几个贴身侍女都还要做得仔细。

    几人的细心自然是比不上西慕凉的,也没得比。

    陌妃菀也点点头,虽然能用功力将衣物弄干。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弄,是因为陌妃菀也不想穿这个了,而且从温泉起来到现在都是湿润的,很是不舒服。

    第二日,启程回去的时候,那个叫朴素雅的女子和叫阿雅的侍女就跟她们来时一样的神秘,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若是没消失的话,陌妃菀几人还打算查清楚这个大陆与其他大陆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当知道还有第二个大陆存在的时候,陌妃菀的心中就非常不安,不去想的时候没事,一想到另外一个大陆,就仿佛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让陌妃菀有些寝食难安。

    不过所有人对她们的离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因为没有几个人相信了她们的话,若是真实的身份,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直接被陌妃菀给制服了?这完全说不通啊!回去的时候就比去灵隐寺的时候要快上很多了,只用了一日的时间便回到了圣都。

    圣都的天气还是暖和一些,至少是没有雪花飘落,而不远处却是雪花飘洒这世间的事情还是真的有些会所不通啊!

    圣都的朝堂跟别的地方一样,金碧辉煌的样子好像让所有人知道特别富有一样,西德安一身龙袍加身,坐在龙椅上,文武百官站立在朝堂两侧。

    “这次北域的事情想必众卿家也早有耳闻了,朕想听听众卿家的看法。”西德安的语气听不出来好坏,只是西德安这个时候却是有些不爽了,因为传来的消息竟然是朱元璋失踪了。这个消息若是被陌妃菀知道了恐怕就有些难做了。

    东王站在前方,面上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手指一握紧,上前一步。面上是一片坚定,对着西德安就是弯身一礼,沉稳坚韧道:“父皇,儿臣愿意前往北域平乱!”语气坚定不容别人质疑。

    “恩?”西德安眼中暗光一闪,不知道自己这儿子是想做些什么。朱元璋失踪的事情还没有传出去,只是这北方本来就是边疆之处一直都是朱元璋在负责,相信这些人应该也是猜到了什么,陌笙寒皱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终究是没有说话。

    不过对于这西陵宇突然的决定,西德安还是有些不解,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也没有多大亲情都是不懂啊!于是问道:“宇儿这是为何想要去?”

    西陵宇面色都没有变化一,依旧沉稳淡定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况且儿臣身为长子,这些是儿臣的职责,儿臣也想去边疆磨练一儿臣的意志力,希望父皇应允!”

    西德安仔细打量了西陵宇好一会儿,见西陵宇的表情一点破绽都没有,一时间竟然猜不透这个大儿子的想法,当也没有什么意见了笑着道:“你有此觉悟是好事,你可真的知道边疆的幸苦?”西德安还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旁激道。

    “父皇,儿臣认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好,就该要去边疆守卫自己的国土。”说完便不再多言。

    西德安没有话说了当道:“既然你如此有决心,允了!”

    西陵宇又是一弯身道:“谢父皇。”语气中有多少真的成分还有待研究,但是接来他说得话就证实了西德安的猜想:“父皇,儿臣还有一事相求,也请父皇应允。”

    西德安挑了挑眉,心中暗想道:“果然啊!”当笑着道:“说说看。”

    “若是儿臣这次完胜归来,希望父皇能答应儿臣的一个不算是过份的要求。”西陵宇带着笑道,这两父子就像是狐狸一样,一个一个都让人有些看不穿。

    “不算过份的要求?难道不能说明吗?”西德安眼神深邃的看着西陵宇,手指轻轻的在龙椅上跳动着,见西陵宇不说话,又道:“这不算过份,那朕又怎么知道东王这不算过份的要求是什么?”这名称的转换,倒是让面的大臣有些心惊胆战,这两父子啊!

    都不是简单的人。

    见西德安似乎有些不敢答应的样子,西陵宇摇摇头,依旧没有将事情笑着说道:“父皇,难道你连儿臣都信不过吗?这件事情的确不算是过份的事情,儿臣又怎么会欺骗父皇,待儿臣完胜归来的时候,父皇自然是会知道的,这件事情到时候跟父皇说也行,只是早与晚的问题。”

    西陵宇的表情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西德安笑道:“好!父皇信得过你。”顿了顿又道:“朕就封你为平乱大将军,领兵十万,即日出征!”

    西陵宇见西德安答应,面上也带着一丝笑容大声道:“儿臣领旨!”

    朝之后恭贺声便一直在西陵宇耳边响起。

    “祝东王大胜归来!”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