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23日

    西陵宇不管身边的人如何说法,眸光都没有任何变化,直到目光转动看着简尘溪的身影离去,这才嘴角一勾,让人猜不透他的意思,身影平淡道:“这次出征的日期恐怕不能确定,过些日子会在东王府摆宴,各位到时候可是要给本王面子。”

    暖暖的笑意看不出深浅,只听旁人道:“这是自然,东王就算不邀请我等,我等也会去。东王既然邀请了我等,是我等的荣幸。到时候可就是叨扰东王府了。”

    “呵呵,这话可就严重了。”

    西陵宇笑着点点头,随意站起身子朝着简尘溪所走的位置而去,简尘溪似乎故意在等西陵宇一样,任由西陵宇几步走到身边,笑着道:“西王,能否帮在本王一个忙?”

    简尘溪没有回答与西陵宇错身而过,西陵宇眉目一黑,这简尘溪真是让人有些看不透啊!

    旁边有的大臣立即低声道:“这西王未免太不给面子了,不过是一个外姓王爷,还如此装清高,真是不识好歹。东王都如此好言想邀请他帮忙,他竟然话都不说直接离开。这未免有些过了。”

    “你别乱说话,这西王岂是你能说的。”另外一道声音不大不小的响起。

    听见几人的声音,西陵宇突然转过头,看向那说话的两人,也没有动怒。话语似嘲讽道:“不是亲兄弟,为何要给我面子?再说,他也无需给我面子。”跟简尘溪不是亲兄弟,虽然不知道为何父皇会赐他为王,但是这个人目前是不足为惧的,而且西陵宇刚才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想法而已,两人又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对方,为何要给面子?

    那两个说话的大臣瞬间不敢在说话了,被西陵宇的目光看着,一人硬着头皮道:“东王说得是。是微臣说错了。”那低头赔错的态度很得西陵宇此时的心态,摆了摆手,没有多说话,直接走石阶。

    已经是朝时间了。

    那两个大臣还站在原地,额头还有些冷汗冒出,这东王身边也不好待啊!自古以来都是皇家身边难做人,这句话是不错的,古人是不会骗人的!

    五日之后,东王府大摆宴席,邀请文武百官。只要是有些名分的人都入宴为东王平乱而饯别。

    虽有人知道朱元璋也是在平乱。确实没有人敢去问。这镇国大将军是否失踪了,有人说着大将军是去了另外一处更加混乱之地,这些早早便在圣都的人自然是不会知道混乱之地是在哪儿,只知道边疆乃是最重要的地方。

    东王府位于东面。跟东相呼应,圣都四季入春,没有像灵隐寺那面如此多的雪花飘洒,只是如今是雨季时期,地上惟有些湿润而已,金色牌匾上的几字已经不用多说,这东王府处处是黑色,跟东王的性子很是相符合。

    圣都宴请习俗往往都是夜晚时分,此时天还有些微亮。东王府已经是高高的挂着大红灯笼。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东王是要成亲了,东王府两边都是站立着人,各个面上带着微笑,迎接那不断而来的客人。

    “不知道太子可会来。”一道小小的声音传出,众人的目光都是向着一辆辆华贵的马车看去。竟然没有一人是用得轿子,也还好东王府地方大,不然停靠买车的地方都是没有了,那可就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了。

    正在一人说完太子回不回来的话之后,一辆白色的马车同样是在东王府门口停了,与旁人不同的是,这车夫的位子上做的不是男子,而是女子,众人都有些明了,只怕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赶车的女子身着黑衣衣裳,面容冰冷,容貌清秀。她安静的从车夫上的位置来,对着马车道:“主子,东王府到了。”

    “妃菀姐姐,东王府到了,好快的速度啊!木子姐姐驾马车就是好,比阿大驾马车好多了!”传来的是充满活力的娇俏少女声音,话语刚落便见车帘被掀开,只见一粉衣小女孩拉着身穿白衣的陌妃菀走了出来。

    正是被封为郡主的简雅了,她身后牵着的自然是太子妃陌妃菀。

    两人马车之后,西慕凉也跟着走了马车,那不慢不快的速度让人有些惊讶,不过更为惊讶的是,这太子真的来了,西慕凉太子微凉的眸子看着那被简雅牵在手中的手,轻轻握了握自己的手指,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微凉的眸子轻轻颤抖了一便恢复了平静,这么一点点的变化没有被人捕捉到。

    自然也是不可能被捕捉到。

    东王府既然派出这些人前来接客,自然都是能看懂形式的人,当连忙走上前将太子府的马车牵着处理好,而陌妃菀就在简雅的拉扯走进了东王府,这些人都是有幸见过陌妃菀与大臣们的,此时见是简雅与陌妃菀二人,自然就认出了二人的身份。

    赶紧大声道:“太子,太子妃,郡主到!”

    这一高声提醒,宴会中的人自然而然的都将头转向门外看去,只见几人缓缓走了进来。

    陌妃菀心中不喜,暗自道,她就说嘛,来了之后绝对会被这些人当做是猴子看得,不过这说要来的人也是她,所以啊!这女人还真是麻烦的生物,猜不透啊!猜不透!能真正将人猜透的这世间恐怕也是少数吧!

    这宴会的按照身份来着,地位不一样的人位置自然也就不一样,虽然简雅自认为与陌妃菀关系好,但是这毕竟是东王府,眼见着陌妃菀几人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简雅也在自己的位置留了来,中间稍微有些偏后的位置,也算是不错了。

    不然以她的身份可能都不会来的,毕竟她又与陌妃菀有些情分,这自然就是在被邀请之列了,虽然简雅有些不想与陌妃菀分开。但是她毕竟是皇室之人,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这是东王府暂时还不能乱来的地方,当乖巧的被人带到自己的位置去了。

    这公主郡主的在圣都可是不少的,简雅能来,虽然与陌妃菀有些联系,但最为重要的还是她的哥哥是简尘溪,唯一的异姓王爷。

    不过,若不是这简雅老是与陌妃菀在一起,怕是旁人也不会知道她的名字,西王话少都不与大臣来往,自然认识的人也就少了。那这简雅本就不出名,也就更是不为人知了。所以见怪不怪了。

    而且众大臣也都是想知道,为何这么一个郡主会让陌妃菀他别对待,一个人好奇之后身边的人自然都会跟着好奇。就像是讨厌一个人一样,你老是在另外一个人面前说这个人的坏话,说他不好的地方,那别人看的也就只有这个人不好的地方,相反之好的地方也就没有了。

    而这次,西陵宇也就是想着二人的关系才会邀请的,只是那西王其实来不来都没所谓,毕竟关系不大。

    东王府的婢女刚将二人引到位置上之后,就准备上前为二人倒上美酒,却被春香拦住,春香柔柔一笑道:“这位姐姐,还是让妹妹来吧,我家主子二人不习惯别人伺候,还望见谅。”见春香如此温柔大方,很难让人想象这只是一个婢女。

    东王府的婢女自然也是不差的,当也是大方一笑道:“好。”说完便退到一边没有在说话,其实心中也是微微惊讶,早就听说了这太子妃身边有几个,各个都是如同大家闺秀一般,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春香上前一步为二人倒好美酒之后,这才慢慢退到两人身后与木子几人站在一起。

    陌妃菀对春香的动作是满意至极,走到位子上便坐了来,刚刚一坐,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被熟悉的气息给握住了,陌妃菀倒是没有什么不习惯,只是那手掌上面的温度陌妃菀有些不满意罢了,当假装有些生气的转过头,却发现西慕凉正看着自己,那眸色中的满足之色很浓密,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很愉悦,陌妃菀有些诧异,却也是懂得,这目光分明就是重要的东西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心情很是愉悦。

    不过,想着也是好笑,好温馨的。暖暖一笑之后陌妃菀自然就靠在了西慕凉的身上,也回握住了西慕凉的手,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给西慕凉。眼角也是带着笑意,被西慕凉喜欢,陌妃菀也很是高兴,眸中自然也是满足之色。

    陌妃菀靠在西慕凉怀中,已经没有与他对视了,但是西慕凉似乎还能看到她的目光一样,按目光中的喜爱之意,让西慕凉心情大好,见着榻上有些糕点,浅绿色。很是顺眼,当伸手喂到陌妃菀嘴边,陌妃菀自然张开嘴咬了去。

    好吃!陌妃菀眼睛眯起,西慕凉看得一阵喜爱,将剩的糕点喂到自己嘴里,没多大感觉,但是看着陌妃菀的样子,又是宠溺的一笑,她觉得好就好!能然陌妃菀满足,西慕凉就最高兴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