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25日。

    太子与太子妃的关系很好,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在民间早就不知道为何传出了太子宠妻,已经到了天上的月亮若是能摘来,便会摘来给她。太子妃也同样宠太子,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不是,若是有人敢在太子妃面前说太子的不是,那就得自己先掂量掂量后果。

    不过若是看到别人去招惹这二人,旁人是自然愿意去看的。

    陌妃菀二人从进来开始目光都是在彼此身上,连一丝都不想给别人,单单从这一点,众人就已经知道了。原来民间的传言是真的,这二人中间当真是容不第三者。

    西陵宇在边上一直看着二人的动作,虽然带着笑意。但是那笑意却让旁边的人离他越来越远。那笑容中的带着一种癫狂,西陵宇手指缓缓收紧,最后终于是换上了令人舒心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一举对着方的众人道:“各位能来为本饯别是本王的荣幸,本王先干为尽,以谢各位今日给本王面子。”话刚落,昂起头直接将杯中的酒饮尽。

    方的百官们也不是傻的,听着西陵宇如此说话。当就举杯笑着道:“东王说笑了,为东王饯别是我等该做的事情,东王邀请我等才是我等莫大的荣幸!”

    “是啊!东王太客气了!东王邀请我等就是我等的荣幸!我等也敬东王!”

    “我等祝东王旗开得胜!敬东王!”

    “这次是饯别宴,次东王回来就是庆功宴了。”

    “东王一定会旗开得胜归来!”

    一人一句十分热闹,大殿之上的气息一会儿就浓厚了起来,西陵宇听见百官们这也是非常高兴,当大笑道:“来人,传歌舞!”

    “传歌舞!”站在西陵宇身边不远的管家立马大声道。

    外面立刻就有人响应,一声声的传了出去。

    不一会儿。琴声就响起了,伴随着还有铃铛响起的声音,一个个女子穿着纱衣飘飘二进。随着琴声翩翩舞着,广袖流仙。中间一女子身着红衣,眉间一点红色的朱砂,显得妩媚动人,纤细的腰肢不断的随着琴声变化,一起一落,都给人动人心弦的感觉。

    正是东王的侧妃,叶媚儿。

    有的人也是一阵笑意罢了。这本是宠姬们才会做的事情。没想到这侧妃娘娘却偏偏要来做,众人抬头看了看西陵宇的面色,见他没有异常,这才将目光看在那妖媚动人的身姿上。目光里的贪婪都是显而易见。

    东王的女人啊!都是百中求一的,不是绝美,便是妩媚。这等尤物是可遇不可求的!微微叹气一声。

    那一身红衣的女子,尽自己所有在讨那主位之上男子的欢心,薄薄的红纱。是妖娆动人的躯体在舞动着,在场的男子除了西慕凉,眼珠子都快恨不得直接贴在了叶媚儿身上去了,想直接把那女子压在自己的身,虽然都知道只能是想想而已。但是也都是知道轻重的人,毕竟这还是在东王府了,而且那女子还是东王的侧妃。

    虽然现在东王面上是笑容,谁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了。

    西陵宇身子坐在主位之上,嘴角带着笑意。目光似乎是留在那中间不断舞动着的女子身上,像在场的普通男人一样,不能自拔着,可若是仔细一看,那目光浅浅的笑意,是淡淡的嘲讽,虽然不知道是何意,但是也足够让人深思了。

    西陵宇脑中突然想起在灵隐寺内,陌妃菀身着白衣为西慕凉舞动的时候,身姿优美,岂是叶媚儿能比的?

    当眼波流转看向西慕凉与陌妃菀所在的地方,看着那悠闲靠在身后男子身上的女子,目光也是看着在舞动的舞姬们,嘴角边不自觉的上扬,而陌妃菀身后的男子目光却仅仅只是在怀中的女子身上,好像目光之中就只有这个人,其余的人不过只是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想着西慕凉的淡泊,西陵宇眉间就是一阵紧蹙。

    身上的气息也有些变化。只是这个时候除了在舞动的叶媚儿的目光是看向西陵宇的就没有别人了,叶媚儿却以为是自己跳得不够好,西陵宇才皱眉了,当跳得更加卖力了,媚眼如丝,都有些人快受不了了。

    呼吸急促,双眼喷火的看着那场中的一抹红色,红色果然是暧昧的颜色。

    西陵宇看着那两人,实在是奇怪。都是凭空而出的二人,一个是突然找回来的民间太子,一个是消失很久的陌家大小姐,这件事情有些太过于凑巧了,太子一回来就是一身病态,陌大小姐确实胸无点墨。可偏偏这二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打破了一切的传言。

    陌妃菀不是胸无点墨,也不是粗鲁无知,这一切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还有这太子,体弱多病,可是几次自己的功力都是直接被卸了,这一切一切都像是一个谜题一般,却始终是没有答案。

    最后一个音调停的时候,在舞动着的舞姬们突然三开,广袖在大殿中开始舞着,不少男子都随心的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水袖,直接将女子拉扯到自己身边,细细的说着什么,之间那一个个女子都是羞红了脸颊,也就知道说得不过是些床笫之间的话语了,有的女子倒是落落大方的一扯就直接随心而去。

    有的却是小小的惊讶一声之后,带着羞涩的笑意缓缓走去。

    所有的男子都没有例外,当然西慕凉这里也是,当白色的水袖飘过来的时候,陌妃菀直接吐出了一口气,那水袖便飘向别处了。

    主位之上,西陵宇嘴角边依旧带着笑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叶媚儿娇媚的舞动着,虽然音乐停止了,可这东王的侧妃却是依旧舞动着朝着东王而去,身子来到东王身后的时候,娇躯贴在东王身上,那柔软的触感,纵然是东王也有几分迷离,见东王如此。叶媚儿才开怀一笑,红唇触到西陵宇耳边轻轻唤道:“王爷。”娇媚逼人的呼唤,西陵宇也是一笑,直接将叶媚儿柔若无骨的身子拉到自己怀中。

    当叶媚儿准备将红唇触到西陵宇脸上之时,西陵宇眼中的暧昧眨眨眼便消失了,直接一只手挡在叶媚儿面前,温柔道:“媚儿,你这舞可是缺了几分灵动了。”西陵宇不愧是常常在花丛中走动的人,一句话就将怀中女子的心思也抓住了。

    叶媚儿这个时候也停止刚才的动作,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西陵宇。别人不知道,这王爷难道还不知道吗?这场舞她可是准备了很久的,专门为了王爷而跳的。当心中也有几分委屈,黑眸中雾水开始流动,叶媚儿伸出小手扯着西陵宇的袖子娇声道:“王爷,媚儿这舞可是专门为王爷而跳的,王爷怎么不喜欢了?”声音中的委屈和撒娇,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却也是跟叶媚儿一样的疑问,这侧妃娘娘的舞蹈的确是好,为何这东王却说少了几分灵动了?

    西陵宇暧昧的一笑道:“媚儿可说是为本王跳得,可是刚才看到媚儿舞蹈的,又岂止是本王一个人?”西陵宇伸出手在叶媚儿琼鼻上轻轻一刮。

    “王爷,媚儿知错了。”叶媚儿心中一喜,原来王爷是吃醋了啊!当身体轻轻朝,酥胸对着西陵宇坚硬的胸膛,直接将红唇送上,西陵宇也不拒绝。直接吻了去,却不深,那目光偏向陌妃菀所在的地方,见陌妃菀连一丝目光都没有给,这才差点气急。

    当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道:“媚儿,本王说得可是真的。你这舞跟太子妃的舞比起来,可真是差了几分的。”虽然叶媚儿还是依旧靠在西陵宇怀中,但是以叶媚儿对西陵宇的了解,只怕这目光是西陵宇对太子妃起了几分心思的意思。

    叶媚儿一阵气恼,这陌妃菀都已经是为人妻了。还勾.引别人,真是不要脸,而且每次都是这个女人!上次也是她,这次还是她!这个女人是不是就是要跟自己过不去了?

    听见西陵宇的声音之后,众人对叶媚儿的表情又是有所变化了。这侧妃虽然是受宠,但是看这样子,东王分明是对太子妃有意啊!有的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又是想起太子成婚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叶媚儿不甘的目光投向陌妃菀身上,正在准备为自己开脱的时候,却发现西慕凉那浅淡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移过,其实那目光也就只是西慕凉看了西陵宇之后的余光罢了,却是让叶媚儿心中一寒。

    背脊骨都是一阵凉意。

    不甘的目光瞬间消失,面色忍不住一白,身体有些颤抖。窝在西陵宇的怀中,叶媚儿也想起了婚宴之上的事情,怎么就忘记了了?这二人是不能惹的,当柔弱一笑对着西陵宇带着歉意道:“王爷说得是,是媚儿的错,媚儿一定找时间去向太子妃请教请教。”那苍白的面孔看得西陵宇是有些内疚。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