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宇嘴角这才起了满意的笑意,不然北王西逸轩却是冷冷一笑,他原本还以为这个女子能向陌妃菀挑衅一番的。没想到却就是这样子退让了,当真是失了一场好戏,嘲讽道:“侧妃娘娘难道是怕了?”

    西陵宇见西逸轩插嘴了,别有深意道:“北王,还是管管自己的事情吧。”这句话说得让人莫名其妙。

    见西陵宇为自己说话,叶媚儿眉间一喜,咬着唇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最后目光一定道:“北王,虽然本宫只是侧妃,但也算得上是你的皇嫂,说话可要注意一些。这舞本就是要互相学习的,王爷是没错的,是本宫自己的问题。”说完也不再看众人,直接将头一扭,窝进西陵宇怀中。

    为何要在这么多人的面上宠溺叶媚儿,只是想造成一个错觉而已。自己对陌妃菀已经没有意思了,不然这场仗如何能赢?

    “哼!”西逸轩冷哼一声,没有在说话。

    这宴会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西陵宇了主位。与众人畅所欲言,每一桌都站立了一会儿时间。最后才来到了陌妃菀与西慕凉的前面,所有的人都是看着他的动作。

    西陵宇好像有些醉了,走路都有些摇晃。走到陌妃菀那一桌的时候脚一歪,就歪在了陌妃菀的身边,陌妃菀依旧是在西慕凉的怀中。西陵宇直接将酒杯一举,身边的叶媚儿自然而然的就为他添上了酒水。

    西陵宇靠在哪儿,打量着陌妃菀。好像这才是第一次认识陌妃菀一样,醉醺醺的道:“陌妃菀,哈哈哈哈!不过如今是应该叫你太子妃了吧?但是本王还是习惯叫你陌妃菀,菀儿?呵呵。当初请你去游湖的时候也只是身边的人怂恿的,没想到你真是一个美人啊!早知道当时就该抓住机会的!哈哈哈!现在看你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美。只怪自己当时没有抓好机会,陌妃菀若是当时我抓好了机会,如今你可就是在我身边的人了!”

    虽然西陵宇是有些醉态。但是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大,根本就没有半分掩饰。大殿之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本是热热闹闹的宴会却变得安静异常,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西陵宇。

    这怎么看都不正常,而且怎么看都是这东王在调戏太子妃。所有的人可都是知道太子妃脾气不好的,这东王怎么又犯错了!?

    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陌妃菀会怎么办,而陌妃菀的做法也没有让众人失望,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西陵宇面上,“啪!”的一声。传入到众人耳朵里的时候,众人的神经才清醒了一些,都在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喝醉,不然像东王一样。丢脸可就是大事情了。

    “嘶......”都同时吸了一口冷气,这太子妃也有些太嚣张了。因为这被打的人可是东王!

    “太子妃你!!”叶媚儿上前一步,正准备怒斥出口却被西陵宇拦截来。

    都说男人的脸女人的腰是最不能随便触碰的,可这偏偏就有人是不信这个邪了。

    陌妃菀似乎没有看到别人惊讶的眼神一样,缓慢的收受。不满的看着面前凶狠恶煞的西陵宇,嘲讽道:“要发酒疯要一边发去,这地方有些小了。若是东王觉得这地是好地,我夫妻二人立马就走,让王爷在这里发酒疯发个够!”跟陌妃菀平时一样。没有给人留半点余地可走,语气也是十分的不客气。

    西陵宇本来就是脾气暴躁的人,看着西陵宇的面色。所有人都在想这次肯定要打上一架了,可就在所有人都远离她们一步的时候,却发现西陵宇笑了,还是特别温柔的那种。让人有些头皮发麻,难道这就是一个人气到了极致的现象?

    不然这个要怎么解释?本来怒火冲天的一个人,突然就收敛了全身的火气,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这如何不让人惊讶,最关键的是那人还是一脸满足的笑意,另外一只手还在缓缓的抚摸着刚才被打的脸颊,似乎有些贪恋那手掌的温度,这人是变态吗?所有人心中都是一个想法,却也都只是埋在心中而已。

    果然,西陵宇笑了温柔细腻的对着陌妃菀道:“菀儿,都说打是亲骂是爱,菀儿对本王可也是这种想法?菀儿这脸虽然是男人的一个好地方,但是本王还有更好的地方让你......”话还没有说完,西陵宇就赶紧后退了几步,还踩到了他身后的叶媚儿,但是叶媚儿此时却是聪明的没有出口说话。

    西陵宇的目光震惊的看着那淡薄的西慕凉,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眼,刚才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西慕凉有什么动作,若不是西陵宇朝自己胸口看了一眼,他们也不会发现西陵宇胸口的衣服已经破了一道口子,连铜黄色的肌肤都能看见了,可见这出手之人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就犹如是被利剑划破的一样,难道是有刺客?众人探头,却又发现若说刺客的话,西陵宇身前刚刚站着的不就是一个杀手吗?

    西慕凉抬起头仅仅是看了西陵宇一眼,就将陌妃菀的手抓在手中。而那只手就是打西陵宇的那只手,似乎这样子做能将刚才拍打西陵宇脸上的温度消失掉一样。

    陌妃菀微笑道:“怎么了?”刚才那一瞬间明显感觉到西慕凉身上的气息变化了,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瞬间。瞒得过其他的人却是瞒不了陌妃菀,一般这种情况西慕凉都是不会出手管自己的事情的,而且刚才自己也表现出来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动手解决。

    西慕凉依旧是浅浅的磨蹭着陌妃菀的手掌,轻轻道:“我讨厌他叫你的名字。”

    陌妃菀又是噗哧一笑,这男子莫名的霸道对于她来说,很是受用!而且很久已经他就已经表示过了,讨厌别人这么叫她!不过这么细小的事情也能吃醋,不满意。陌妃菀很高兴,连眼眸都变成了月牙状。

    两个人又是自然而然的忽略了身边的人,其余的人还好,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站在两人身前的西陵宇就不是这么想了。两人在那里打情骂俏样子,西陵宇的眉角只抽,薄唇紧紧的抿着,看不出心中的意思,醉意也醒了几分。

    若素看着西陵宇的样子,分明就是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当眉头紧蹙。但是她更相信陌妃菀能轻易解决这件事情,果不其然,西陵宇“呵呵...”一笑,打断了安静的场景,那面容上有些嘲讽,这变脸的速度是比变天都要快。

    “陌妃菀,你可还记得。那日晚上你在树林中对我说的话?”西陵宇眉间带着深深的忧色,突然变换的悲凉场景,陌妃菀非常不适用的抖了抖身子,这人又在开始演戏了?陌妃菀笑了。

    那日晚上?晚上!!

    西陵宇那像是被陌妃菀抛弃的样子又让众人开始胡思乱想,怎么听都是有些暧昧的样子,目光不断在陌妃菀与西陵宇的身上开始变化着,那日晚上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何东王会露出这种神色?难道是太子妃先抛弃了东王?这中间若说是没有问题的话,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陌妃菀虽然不知道这西陵宇在打什么主意,不过看陌妃菀带着笑意的样子。分明就是没有将西陵宇的话放在心上的,那日晚上,那不就是泡温泉的那日了?也只有那一日吧,陌妃菀随意就道:“自然记得。”

    西陵宇坚定道:“此次平乱,我这一去少说都是一年的时间,。这一年的时间我会好好想想,那日你的话是对是错,等我大胜归来,我就想听听你的答案,是否有所变化,是你对了还是我对了!”没有用本王证明了西陵宇话中的真实之意。

    陌妃菀笑着瞅着西陵宇,这人还真是不死心啊!嘴角掀起似嘲似讽。

    这话落在不同的人的耳中,意思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叶媚儿的身子都在开始颤抖了,难道王爷要去平乱是因为这太子妃说了什么不成?不止是叶媚儿如此想法,就连其她人都是这种想法了。

    大胜归来之后在看陌妃菀什么说话,两人的话谁对谁错!怎么看都是约定了什么事情的样子,难道这太子妃真的跟东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不成?目光又是朝陌妃菀身后的西慕凉一看,这两人难道当着太子的面就开始......

    所有人都不敢在想去了,这件事情可真闹大发了!

    怜惜的目光瞅向那站在西陵宇身后,面色苍白的侧妃叶媚儿。叶媚儿从小倾心于东王,此时这东王却当着她对另外一个女子表露心意,偏偏刚才还做出宠溺她的样子。这分明是当着众人打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刻骨铭心啊!一巴掌惊醒了梦中人!

    也让人知道原来刚才宠溺的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而这些别人就是大殿之内的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