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忍不住微叹一声,这做王爷的妃子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啊!什么雨露均沾,不能不顾大全。说得都是比唱得好听,若是一个男人能与另外一个男人共享一个女人的话,两个都是这女人的丈夫。恐怕这男人也不愿意吧?事情没有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都是没有多大感觉的。

    叶媚儿眸中还有着一丝泪光,却依旧是带着笑意看着众人。这个时候她不能示弱,却也说不出话来。她怕自己一说话就透露出委屈了,可是叶媚儿眼中的委屈,所有人都看得见,那是做不了假的,自己深爱的男子当着自己的面跟别的女人表露心意。没有崩溃已经算还是好的了。

    叶媚儿的做法赢得了周围人的好感,如此一个尤物。给东王还真的是浪费了啊!不懂得珍惜与享受!

    陌妃菀实在是懒得在与他纠缠,这人有时候就是越是理会他就越是纠缠。想到这里之后陌妃菀也不再多看西陵宇一眼,直接靠在西慕凉的怀中小憩着。

    一个人如此,自然别的人也都是这样的心思。

    这场宴会到了月上中天才结束,文武百官都是带着各自的情绪离开,只怕是过不久时间这圣都又有大事要传出了,这东王和太子妃莫名的牵扯总是要有人会说出去的。而且这东王出征的理由说不定都还是与太子妃有关。

    西陵宇自然是乐得看,这绯闻女主却是不讲此事看在眼中。要传就使劲儿传吧!

    三日之后,西陵宇果然是出征了。那场面都快赶上朱元璋的场景了,不少女子都是面色羞涩的看着那马上的霸道男子,目光都是爱慕。

    时间真是个会计算的东西,一年的时间总是在快的度过的,年轻的人长大了一岁。老年之人又是少活了一年。

    一年的时间会发生很多事情。圣都这一年也都是不平静的时期。

    这一年,西德安驾崩,太子继位。

    太子继位的同时也出现了一条留言。太子的命只有半年了。而远在边疆的东王还没有赶回来,北王西逸轩篡位被打入牢狱。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得有些太快。让人有些难以忍受,当这个消息传到边疆的时候,西陵宇便快马赶了回来。只是还是慢了一步,西慕凉已经坐上皇位了。

    太子的身子也是越来越虚弱了,走一步都是咳嗽三。而这段时间皇后陌妃菀也没有闲着,到处广招人士为皇上治病。

    南王带着自己的王妃开始游历天。

    西慕凉登基之日选在十月一日。

    新皇登基,举国同欢。各个大小国家都是太子过来亲临恭贺,周边的很多小国甚至于都是皇帝来的,周边的小国都是依附着几大强国而生,这大的国家的太子都来了。这些小国的太子自然都是看不过去只能是皇帝亲临了。

    圣都上都是一片喜庆,这换皇帝跟百姓没有多大关系,百姓们都是热闹纷呈,西德安那位莫名奇妙驾崩的皇帝就在这一瞬间似乎被人遗忘了一样,不过这也是跟这德王圣都的祖制有些关系。不然为何每一个皇帝死了之后就自然而然的被这些百姓给遗忘了。

    皇后已经荣升为太后了,南王带着自己的王妃游历天。她依旧是太后,心中的想法自然就只有自己知道了,而简沫则是莫名奇妙的消失了,连带消失的还有小公主。不过这一切都是不重要。因为陌妃菀派出去找她们的人已经找到了尸体,那小公主的尸体,竟然是被人掐死了。

    虽然已经了命令捉拿凶手,但是按照以往的规律。这最后凶手都是找不到的,只是面子上自然而然的要做一。

    德王圣都皇宫,龙凤殿内歌舞升平,一片祥和的气息。西慕凉身穿明黄色龙袍。虽然不喜欢这个颜色,但是毕竟是这个国家的人。西慕凉几人是没打算改变祖制的,就像流言一样,他毕竟是命不久矣的人了。

    西慕凉坐于主位之上,陌妃菀坐在旁边的位置上,依旧是一身慵懒,粉嫩的红唇轻扬,邪肆张狂,气势比身边的西慕凉都要胜上几分,都甚至是有人在想。这陌妃菀莫不是准备等这新皇半年之后死了,就直接准备做女皇!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女皇!

    一场歌舞暂歇,西慕凉微微举杯,身边的地煞立马上前一步道“诸位皆是远道而来,辛苦了!德王圣都陛先敬诸位一杯,聊表谢意!”见由别人代言,虽然方的人有所不满,但是看着那上面之人,还是没有说什么,地煞倒是没有注意这些人的脸色继续道,“愿我德王圣都与周围各国能够继续守望相助,维持友好交情!”

    西慕凉只是轻轻举起手中的酒杯,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虽然都知道这话可能是这新皇要说得话,但是这些人都前来祝贺,也是想看看这德王圣都的陛是不是真的命不久矣,不过看这新皇苍白的面孔,可能还真是那么回事。

    有人目光又是看向方坐着的东王,不敢有什么动作。就算这新皇退位,这东王只怕也不是好惹的角色,东王西陵宇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举了举杯之后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既然这么多人都来庆祝了,作为东道主。西慕凉还是吩咐人将这些人安排好了。至于这些人什么时候走,那就看这些人了。

    圣都皇宫内,御花园中。这太子府与皇宫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御花园内,各种奇花异草,美不胜收。威风吹来。像一个个仙子翩翩起舞。

    陌妃菀斜靠在西慕凉的怀中,西慕凉伸出一只手缓缓抚摸着陌妃菀的头发。这么久的时间,陌妃菀已经习惯了西慕凉这种亲密的动作。心中都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盯着那些花儿开始发呆。

    陌妃菀一直在发呆,但是西慕凉却没有,对于陌妃菀时不时的走神。时不时的不再状态,西慕凉本对此也没有什么不满,但是见到陌妃菀看着花就发呆了而忘记了身后自己的存在,这样子就引起了西慕凉的不满了,低头在陌妃菀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微微叹气。没办法呀!

    陌妃菀笑笑,又往他身上凑了凑最近太平静了!让陌妃菀觉得有些异常啊!不过这黄帝当得如此悠闲的也就只有西慕凉了吧。当故意问道:“慕凉,你真的不用去上朝,不用去批改奏折吗?”最悠闲的皇帝应该就是他了吧?难怪都是给自己称号为闲,闲皇。本来陌妃菀是没有多大所谓的,但是最近走路的时候听见有人说那些大臣现在都在琢磨着将自己的女儿往宫里送。

    陌妃菀的心情就是不自觉的开始烦躁。

    西慕凉轻轻凑近陌妃菀,小声道:“菀儿比较重要。”一句小声的话语,直直地进入了陌妃菀的心。但是这最近真的是太正常了啊!

    “慕凉,你说你那皇帝老爹到底是怎么死的?我怎么觉得这整个都是疑点重重啊!最近弄得都心事不宁了,老是在想这些事情。”陌妃菀道。

    西慕凉目光看向远方,有些不确定道:“这件事情是有些蹊跷,但是皇后和贵妃之前不是有来确定是皇上的躯体吗?”西慕凉恢复记忆之后,就知道了这皇帝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父亲,只是为何还能继承皇位这个,他先前的身份是太子。自然就是能继承皇位的。

    南王当时也没心要当,而北王却是在前一天就把皇帝给得罪了。这东王又远在边疆,自然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当西陵宇回圣都的时候这个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西慕凉已经坐上了皇位。

    皇帝突然驾崩,贵妃出走。小公主莫名奇妙的被暴尸荒野,这一切都是疑点重重,这贵妃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值得人去深思。

    而且西慕凉坐上皇位之时,根本就没有半点阻抗,仿佛一切都是顺水推舟一样。自然而然就成了。

    “别想太多了,一切我都能解决的。”西慕凉笑着道,他不喜欢看陌妃菀的脑袋中想些别的事情,最关键的其实是。他不希望陌妃菀的脑袋里面想些关于别人的事情,不管那个人是谁。

    “对了,慕凉,外公都多久没有传回来消息了?好像快有一年了吧?怎么感觉消失得一干二净了一样?”陌妃菀都快属于自言自语了,西陵宇之前出去平乱。那里不是外公负责的地方吗?难道是外公早就在一年之前消失了?不然为何这一年多都是没有半分消息传来,就像是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陌妃菀一子站起身子,西慕凉微微惊讶了一之后也站起身子道:“怎么了?”刚才不是没有听见她在说,而是想知道她现在想到了什么。说起来也的却是好久都没有收到朱元璋传来的消息了,还有那个叫陌夭夭的女子也是,像消失了一样,了无音讯。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