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之上,圣姑娘纠结的看着慕皇帝,扭扭捏捏道:“我说老大,你确定这个方法能行?乱认弟弟可不是好事,阿堔会骂死你的。直接说不好吗?说不定人家能接受得了。一定要加上人家是你弟弟这个?”

    慕皇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圣姑娘,圣姑娘无语又继续道:“你怎么就知道人家二人不想恢复记忆了?说不定他们一恢复记忆之后就……”

    “这位姑娘多虑了。”若素和陌其现身道。

    “你们两个是一直都在这里等吧,哎?你是契机。你此番前来就是准备帮忙?你不后悔?”圣姑娘看着陌其说道。

    “不后悔,不过姑娘我却知道我们家主子是不会恢复记忆的。”

    “这点我也可以说明,如今有了我们家男主子,主子恢不恢复以往的记忆根本就没有多重要。我们来的目的你们应该也知道,你们还是先将我封印吧。不然你们是走不了的,虽然皇子已经在主子腹中,但是凭着他现在是压不住我的。”

    “好。”

    “恩,还请你们多多照顾我家主子,若素先行告退。”

    房间内。

    “你说这些人怎么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全无消息了。”陌妃菀嘟囔道,这些人一点消息都没有,也是有些无聊的啊!虽然不怎么担心那厉害的外公,但是总有些什么似的,让她有些不能定神来,似乎最近要发生什么事情,心中有些焦虑。

    “也不是全无消息,前些天还听说江都一带出现过一个年过六旬,背着大剑的男子。听起来与外公很是相似,这几日又说是到了缅怀一带。我已让地煞他们去查探了,一有消息就立即通知你。”西慕凉看着陌妃菀有些担忧的神色,安慰道。只是能不能找到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这也许是有人混淆视听。

    “不然我陪你去那些个地方走走。说不定还有些头绪。”见陌妃菀没有任何表示,西慕凉又道。

    陌妃菀笑笑,身子往西慕凉怀中一靠,柔柔道:“没事。以外公的本事我不担心,只是这事情稍微有些怪异。”

    是啊!这事情又岂是怪异二字,能说得明白的?

    容不得陌妃菀多想,木子脚步略有些不稳地走了进来。面色也有些苍白。

    “什么事?”木子很少会出现这种状况,陌妃菀从西慕凉怀中站了起来,将木子迎到一边坐。

    “主子,缅怀一带出现了很多年过六旬之人的尸体。”木子担心的看了看陌妃菀,又继续道:“那个从江都一带背着大剑走的六旬男子也在此列,原本我们是想先去确定一消息,看是不是将军。但是却听到了这个消息。”

    “木子。你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陌妃菀面色不见惊慌,平淡的问道,这件事情是不能着急的。

    “是这样的,主子。那天……”

    听完之后,陌妃菀说道:“去准备,去缅怀。”说完站起身子,西慕凉跟随在她身后走了出去,目光之中有些担忧。

    似乎是感觉到了西慕凉的心情,陌妃菀转过身子。对着西慕凉浅浅一笑道:“阿凉,不必担心。这件事情暂时还在我能力范围之内。”

    西慕凉点点头,没有说话。如今他是一个武功尽失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站在她身边。

    刚走出大殿,就见李公公走了过来。弯身道:“陛,玄帝到访。”

    玄帝?

    陌妃菀站住脚步,看着李公公。李公公不敢看陌妃菀的眼神。低了头。

    “李公公,这玄帝是谁?”陌妃菀冷淡出声道,她平时还没有发现。这宫内一个小小的太监竟然如此不把人放在眼中,直接道玄帝到访,这皇帝和皇后都是摆设不成?不知道请安?

    木子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倒是那李公公依旧是不敢抬头,也没有回话。

    陌妃菀冷哼一声,李公公身子一颤,跪倒在地。哭泣道:“皇后娘娘饶命啊!奴才双耳天生有残疾,先皇不嫌弃奴才才将奴才收留在身边。故而声音传到奴才耳朵之时总会慢上一段时间。”

    “你起身吧,这般样子让人看到了,还不说我家主子闲话了。”木子站在陌妃菀身前一点点,如老鸡护着小鸡一般。

    李公公赶紧起身,陌妃菀嘴角闪过一丝不屑。若是传音慢了,为何木子一说起来他就起身了?这般做法又是谁教得?

    “走吧,前面带路。”西慕凉轻声,牵着陌妃菀的手,看都不多看李公公一眼,木子直接走上前领着二人去了接待的地方。

    陌妃菀边走边问道:“这个玄帝不要真是我想的那个?”

    语气有些怪异,西慕凉也没计较。温柔道:“这个人的名字跟我一个,叫慕凉,是隐世的皇族,据说当年有一从异世到来的女子让他收敛了全身的光辉,将整个王国改成一个平凡的家族,生活。”

    “啊?一样的名字啊?”陌妃菀有些小小的惊讶。

    “是啊,他……”

    大殿之内,文武百官都在,玄帝坐于主位之上,方官员,敢怒不敢言。这玄帝可是妖,世人都知,只是不知道这玄帝为何会出世。又为何会来他们的国家?这件事情才是让人注意的,更为惊讶的是,这玄帝与自家陛相似的眉眼,让人总有些遐想。

    莫非这人是故意说是玄帝,其实不是?难道是陛在外流落的子女?

    一时间,大殿之上都在乱想。

    “陛到。”木子清冷的声音传入大殿之内。所有人都看向外面,真的是太像了。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

    接待厅向来都是有四个主位,这一点不得不说是对的。一来是让人觉得这国家没有轻视之意,二来是给了别人尊重的感觉,西慕凉牵着陌妃菀走上主位,只属于西慕凉的主位。陌妃菀抬起黑眸看向玄帝。

    微微一笑道:“可是玄帝陛?”

    慕皇帝冷冷一笑,点了点头,圣若璃站在慕皇帝身边对着陌妃菀善意一笑道:“我家陛的却是玄帝,不知圣都陛可否将这些人……”

    “好说好说,众卿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就先退吧。”陌妃菀看都不看面的百官直接说道,有些人都直接被气得面色通红。

    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是人人都懂,但是有些时候却偏偏就是忘记了。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难道臣等不能与陛一起……”兵部尚书上前一步,咋呼呼道,面色有些扭曲。

    陌妃菀诡异一笑道:“何大人,是听不懂本宫的话?”

    “臣听得懂,只是皇后娘娘,这自古以来。后宫之妇孺不能管朝廷之事,皇后娘娘如此遣散我等,是不是有些不妥,况且陛都还未说话。”见西慕凉没有任何反应,何大人倒是有些理直气壮了,说不定陛只是不想说。就看看有没有人看出来了。

    如果自己能在玄帝陛面前将皇后娘娘说通了,说不定能让两位陛都刮目相看。

    “何大人,我看你还是没有听懂本宫的话吧?”陌妃菀的语气越来越温柔,面色也越来越柔和。但看在何大人眼中却有些怪异,这皇后娘娘莫非是在向本大人抛媚眼,这样想着,何大人赶紧向后退了一步。

    吞了吞口水,扯了扯衣服,不过这样子倒是让旁边的人觉得有些好笑了。

    “皇后娘娘,您还是别这么看着微臣,微臣上有老有小的。”何成有些吞吞吐吐道,这皇后娘娘是长得好看。但是对于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

    魅力,其实也不小啊!

    “哈哈哈哈哈……”陌妃菀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似的,圣若璃也是直接将头埋在慕皇帝的肩窝中笑个不停,这人若是生在现代。怕是个极好的演员吧!?

    “好了,若是没事,其余人都退吧。”西慕凉终于出声了,他若是在不出声。等陌妃菀解决的话,这事情莫不是要变成当初阿六调戏鬼七的场景。

    “是。”所有人都闭嘴了,虽然这皇帝最近才上位,但是威信还是不小的,一次婚礼。就足够让人知道他得厉害,他得冷血手段。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退了。何成最后走出大殿,最后还看了陌妃菀一眼。那眼神让陌妃菀直接跳到西慕凉怀中,嗷嗷道:“阿凉,你得好好看着我,你看那人如狼似虎的眼神,好像要将我吃掉的样子,好可怕!”

    西慕凉无奈笑笑,抬起头又是清冷的目光,对着慕皇帝道:“玄帝陛,到访圣都。有何事?”

    慕皇帝看着西慕凉那宠溺陌妃菀的样子,微微一皱眉。有些不满,冷冷道:“这才多久没见,你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几双眼睛同时看着慕皇帝,这话是何意?

    连圣若璃都是一脸惊讶,“我说慕老大,你认识这个人?不过这人是跟你长得有点像啊!难道是你的…私生子!”圣若璃大声道。

    “胡说八道什么,你在仔细看看。”慕皇帝不满意了,直接将圣姑娘扯到自己身上,不满道。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