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衣,你喜欢那个男人吗?”林清好醉醺醺的问道,似乎很讨厌自己这种不清不楚的状态,甩了甩头。

    “你呢!”夏衣没有回答,反问道。

    “不喜欢,只是被人甩的感觉总是不爽的对吧,咱们今天就一醉方休,哎哟,我的头好痛。好想吐!”林清好面色通红道。

    “恩,我也是。我们一起去。哎。林清好你说我都十八了,不然找个人把自己给破了吧?你破了没?”夏衣站在卫生间内,嘟囔道:“不然太他妈的不划算了,那男人不知道都找了多少个女人了,凭什么老子要对他守身如玉?”

    “说得好,我支持你。听说这件酒吧的牛郎都是人品好的,咱们出去找找。”这醉酒的女人之间的话往往是混乱的,之前还都在还有咪咪点伤心,现在又想着找男人了。穿黑衣的手不得不给自家主子打电话。

    “主子,你要是在不来。夏小姐可就去找牛郎了。”说完之后大气都不敢出,光是一个电话就让人觉得压抑啊!

    果然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男子笑了笑又赶紧跟在两个女人身后。

    “夏衣,你看,都不错。好多帅哥。”说完就直接上前扑去,说巧也是巧。刚巧就撞上了一个男子。这种情况一般男子都会伸出手将女子接住,夏衣虽然喝醉了但是依然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接来的一幕让她吃惊了,男子往旁边一躲,只见那花一般的人儿瞬间就趴在了地上。

    夏衣脚步慌乱的准备去扶起她,同一时间却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抹黑色,意识就想逃开。却被来人直接抗走。

    女子的嘟囔声也随之不见。

    “唔,好痛!”林清好站起身子,稍微有些清醒了,直接伸手就抱住男人的腿,不满叫道:“你怎么没接住我?”语气软软的。有些撒娇的意味。

    男子闻言,面色更黑。刚才只是一眼他就看到了这校服,只是这校服在这间酒吧很常见。也有些女人故意穿着校服到处瞎逛。但是听到女子声音的那一刻,暮离还是忍不住看了看。

    事后。暮离长长在想,若不是当时低了头,是不是就要错过这个女子。

    女子长及齐腰的黑发,虽是醉醺醺的眼神,却依旧透露出明媚的颜色。直直照近暮离的心中,很多年后他知道了当时的那种感觉,叫温暖。

    “咦,”在看到男子面孔的那一刻,林清好的酒醒了一些,顺着暮离的腿爬了上来。拍了拍男子的脸,又扯了扯,最后直接将粉唇印了上去,见男子没有反应又道:“这家店的牛郎长得真不错。”笑了笑,像捡到宝似的。

    暮离嘴角扯了扯。面色也黑了。谁不知道他慕大少虽然喜欢玩女人,但是唇一直都是个禁区,从来都没有人感如此过。这个女人竟然敢如此!

    “说!”突然又被凶神恶煞的语气也惊呆了!

    暮离低着头看向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子,女子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恶狠狠道:“你多少钱一夜!”

    暮离头上青筋直跳,扯着女子就往外走。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还没说你多少钱一夜了,价钱太贵的话我舍不得的。”喝醉酒的女人一般都是没有形象的。在暮大少扯着林姑娘走到自己车前的时候,林姑娘大声嚷嚷道:“你快点说啊!”

    暮离也不跟这女人废话,直接将她丢进副驾驶。也没系上安全带,直接踩满,车子呼啸而去。林清好混乱的脑子也有一些清楚了。不过看着这男人的侧面,怎么就一直想要去摸摸的感觉。这么想着,于是咱们林姑娘也就行动了。

    暮离正开着车,被突然的袭击吓了一跳。本就开得很快,被林清好这么一亲,突然间一猜刹车。也不准备去自己的别墅了。车子停得也很凑巧,刚巧就是林清好午才来过的酒店,暮离将林清好抱在怀中,直接往楼上去。

    这家酒店是他得私人产业,随时都可以来。走的是专属电梯,晚上的时间也没有人。甚至连监控器都没开,这是专属电梯,想看老板的八卦,除非是这些人都不想活了。

    “嗯~”电梯突然一抖,林清好直接趴在了暮离的怀中,林清好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此时出了汗,就更是明显了。而且酒后的身子本就有些燥热,体内一阵空虚,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似的。

    暮离看着原本清纯清秀的一个人,变成了妖媚勾人的妖精。身子不停的摩擦着暮离的身子,暮离眸色都快蹦出了火花,却依旧是镇定自如。只是额头暴起的青筋,点点汗水。在宣誓着他也不好受。

    暮离不爱好女色,但是不代表没有过女人,但是从来没有一个能像怀中的她一样。让人有胸制不住。

    “叮~”电梯又是抖了一,这贴得更紧了,暮离将林清好扯出电梯,动作粗鲁。林清好一巴掌拍了过去。

    “啪!”

    声音响在空挡的地方,很清晰,林清好又清醒了几分。

    “说!你多少钱一夜!”林清好有些后悔了,这种事情也不是说来就可以来的。就算她是白痴也知道刚才的酒有问题了。

    哎,坑爹啊!不是说这间酒吧的人不会乱来的吗?

    见林清好开口闭口都是多少钱,嘴角扬起一抹妖孽的笑容,林清好被这笑容俘获。一时没了主意,暮离低头,吻向那罗里吧嗦的嘴巴。嗯~味道不错!干干净净的味道让暮离有些爱不释手。

    见林清好醉醺醺的,暮离使坏的咬了咬她的嘴巴。这惊起了林清好的好胜心,妈的!你亲就亲,咬什么啊!

    当直接将暮离啪的一按在门上,房门还没有打开,两人就直接在走廊上演了什么叫热吻。都是初吻,彼此都不知道。

    两人的吻都是霸道的,像是在宣誓一样!

    等一吻结束的时候,水润的唇都能告诉他们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清好想着刚才粗鲁的吻,越想越不爽,直接一咬在暮离的喉结上。暮离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是忍无可忍。直接将房门一脚踢开,又反手关上门,扯进房间之后就咬着林清好的嘴巴不放,一手直接扣住她得脑袋,让她想动都动不了。

    一手直接在她得柔软处开始流连,左捏捏又捏捏。

    暮离也像是喝了酒一样,精致妖孽的脸上也是一阵潮红,**来得很快,似乎在这个女人面前,一切的忍耐都会溃不成军。

    口水顺着两人的嘴角流,当暮离的手触到禁区的时候。林清好脑子中得一根线突然断裂,清醒起来推开暮离。但是暮离的力气又有几人能挣脱。

    在怀中的人不断的扭动的身子,暮离抬起快要冒火的眸子,盯着怀中衣衫已经扯得差不多的女子,咬牙切齿道:“怎么?现在才开始后悔?还是说想要玩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说着又在林清好身上到处点火了一番道:“你看,你的身子需要我。”

    林清好翻了一个白眼,有气无力道:“我可没心情跟你玩什么欲擒故纵,你还是说说多少钱一夜。虽然你长得很帅,不过本姑娘也不差。再说本姑娘还是第一次呢,说起来也是你赚了。说吧!到底多少钱!说完咱们就继续做!”

    暮离的眸子突然暗沉,充满了危险的神色,舔了舔唇瓣道:“一千万我买一一夜,如何?”原来还是个稚儿,暮离的心情突然很好,想起来调戏一林清好。

    林清好沉默了一,一千万虽然不多。但是……还是很多钱啊!对于林清好这种金牛座的守财奴来说,钱财可不是什么身外之物。那可是没有就不能活得东西。

    看着暮离舔了舔唇瓣,林清好吞了吞口水。妈呀!真是活香活色!酒吧里面的酒都有一些催情的成分,一般人都不会像林清好这般豪饮。只有第一次去得人才会将这里面的酒当成一般的酒来喝。

    很不凑巧的是,林清好第一次去,所以她并不知道。

    于是乎,酒喝多了。催情成分开始苏醒了,就算是这样林清好的定力也算是很强了。到现在才完全的开始发作。

    林清好觉得自己都快成了冒着绿光的野兽了,看得暮离头皮有孝麻。但是又想到这女人是第一次来这里就喝了这么多酒,若是今天自己没有去。或者说是碰上了别人,是不是就是别人和她?

    不!暮离不敢想象去,面色有些扭曲的扯着林清好的耳朵吼:“你是白痴吗?一个人去酒吧,还敢喝这么多酒?你是不是想死!”

    “我才不是一个人呢。”林清好嘟囔了一声,直接将身上的衣服都扯掉。暮离面上的红又多了一层,也不愿意在多想。遵从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抱着林清好就朝里面走去。

    作者有话:实在是不怎么会写肉啊,把握不了度,要是被吞了可就不好了。终于相遇了,哈哈哈。也是一件好事。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